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老师强奸我_把腿驾到肩膀猛冲刺

“那如何?难不成将她赶出去,这多有损仙门的颜面?都怨宇华师兄,也不知怎么想出这些古里古怪的问题,招徕这么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丫头!”紫薇埋怨道。

正在此时,一个声音自殿外响起,“我收她为徒。”

哇塞,从没听过这么舒适的声音,如聆仙乐,又如和煦温柔的春风,立时吹开了她的烦恼与不安。

楚萱惊讶,回身看去。

不知何时,大殿门口,已经信步行来一人。

高挑秀雅的身材,一身冰蓝色长袍。长袍外笼着一层轻纱,分外清雅。

长长的墨发用一根冰蓝色缎带简单束起,余下披散下来的长发,如丝般直顺到腰间,肤色晶莹如玉,五官俊美绝伦,自带一股放荡不羁的傲气。

特别是那双生的风流韵致的桃花眼,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

行走之间轻纱扬起,飘然的不能再仙了,尤其是他慢悠悠的抬眼动作,不知迷住了多少姑娘,也包括自己哦!!

楚萱的双眼一瞬不瞬的看着他,此时此刻楚萱想起了一首歌,《咱们结婚吧》。

“师兄,你怎么才来啊!”紫薇抛了个媚眼,嗔道。

看得楚萱掉了一地鸡皮疙瘩。

“他能得空来过个场,都不错了!”闵云忠挑高语调道。

宇华微微勾起半边唇角,“我来的不是正是时辰吗!”说着轻蔑的瞟了一眼楚萱,“收尾捡剩吗!”

当下楚萱整张脸都垮了下来,整个人都不好了。

对他所有美感与崇拜顿时全无,妈妈咪呀的,不带这样整人的,每次都这样。

老天爷爷就不能赐给自己一个正常的男猪脚,她要将这个自负的男人,从脑中内存中移到回收站,删除他。

不过转念一想,此人若要修为高超,也可以暂且存着他,待学好法力,在删除,嗯!就这样。

于度几人好似像卸了个大包袱似的,纷纷找了借口溜之大吉了。

修林向宇恭敬的行了礼,亦要离开。

他走到了楚萱面前,温言道,“我是小师妹大师伯,于度的首座弟子修林,小师妹唤我林师兄便可。”

楚萱笑眯眯的向修林点了点头,“修林师兄住在哪,到时我好找师兄玩去。”

“千语峰,明霞阁。”修林回答。

勾三搭四的色女!宇华干咳一声。

修林见状没有再停留,向楚萱道了别转生走了,却在仙殿门口遇见了夙凤。

两人止步正攀谈着,楚萱迈着箭步,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二话不说,一把捉住夙凤的手,“看你还往哪里跑,快带我去找你那个糊涂师父,把这个破哑铃手链给我解开。”说着将手臂伸到了夙凤面前猛晃。

修林看看楚萱,看看夙凤,看看楚萱紧抓着夙凤的手,又看看她手腕上的哑铃手链,满脸的愣然。

楚萱仍就不依不饶的拽着夙凤不放。

夙凤眼含笑意直视着楚萱,“‘小公子’这回不怕男女授受不亲了!”

“少废话,快随我去找你那个糊涂师父。”她又看了修林一眼,“林师兄,你随我一同去,万一他师徒二人欺负我,你帮我。”男人好面,他不能拒绝吧。

这时宇华走了过来。

修林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宇华。

楚萱这才想起,自己不是新拜了个师父吗!

楚萱看向宇华,“师父你要替我讨回公道,”遂狠命的将夙凤拽到了宇华的面前,将手腕伸到宇华眼前,“你看,我不要,这是他非得强行给我带上的,还有他那个糊涂的师父,竟然只教了他带的咒语,却忘了教他解开的咒语。”

夙凤忍笑看着宇华,“师父。”

楚萱登时蔫了下来,将两只手抽回,背在了身后,垂下头,好似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等着大人的教诲。

宇华一头黑线的看着楚萱。

这丫头古灵精怪,野性太盛,难于管教。

哑铃手链是怕她偷跑,禁锢她的,同时如果她有危险时,摇摇手链,他便知晓,会敢去救他。

楚萱的心情以跌到了谷底,入门的第一天,就将师父,师兄得罪了个底朝天,同门的师叔伯又不待见自己,以后这日子是没法过了。也别指着能学到仙术了!是开溜呢,还是闪人呢。

遂楚萱笑的十分和颜悦色,“紫竹山一日游到此结束,各位帅哥美男后会无期!”言毕转身便走,可惜了这三个面皮养眼的美男,可惜了,都不是自己的菜。

“不解哑铃手链了,师妹?”楚萱身后传来夙凤,意味深长的问话。

楚萱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继续前行。这局面太过于尴尬,手链还是另寻仙师解吧,反正带着它也没副作用。

但她将将要走出的殿门的那一刻,只觉腕上哑铃手链一紧,下一瞬,自己向被定住了似得,动态不了。

宇华从她身边飘然而过,“夙凤,你师妹不想走了,将她待会静萧阁。”

夙凤走到楚萱面前,眼梢扬起,“师妹,恕师兄冒犯了!”说着伸出手将楚萱打横抱起,走出了仙殿。

修林嘴角浅浅的勾起一抹轻笑,也走了。

华丽的床榻,满墙的紫纱,散着幽异光芒的红罩烛灯,空气中萦绕着玫瑰浓香。

楚离缓缓的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紫色幔帐。

他脱力的起身坐起,黑曜石般的长发,如厚重的披风顺在背后,身上只穿了件轻薄的白色绸缎长袍,领口半敞开,露出弧度美丽的锁骨。

他拨开紫色纱帐,起身迈着虚脱的步子,躲开一地东倒西歪的空置酒壶。有些力竭的坐在了椅子上,拿起了桌子上的一壶酒,开始仇恨似得猛灌着自己。

酒随着嘴角不断地溢出,顺着完美的下颚一直流到胸前,晕湿了大片衣襟。隐约可以看到衣内的两点春光。

楚梦不知何时已从门外,走到了他的身后,红色袖摆垂下,楚离的脖颈被温柔的圈住,更浓的玫瑰香在楚离的鼻息间萦绕。

楚梦俯下身,红唇几乎贴到了楚离的耳畔,妖治一笑,慢声道,“喝酒纵欲又伤身!”纤长莹润的手不停的,在楚离的两点春光间游离,慢悠悠的画着圈挑逗着。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18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