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快吃我的奶使劲,被逼无奈 一晚干了好多次

7

林府。

林媚儿盯着远去的倩影,小脸上一片铁青。

赏花宴上众女中毒的事情,让她有苦说不出,无论她再怎么努力为自己辩驳,也没有人愿意相信她,就连一些与她素来交好的小姐,也都选择了袖手旁观。

唯有一个平常不怎么来往的文雨柔过来安抚她,还帮她出了些主意。

但文雨柔一个区区的七品参事之女,又能起到什么作用?一些花招而已,根本无法让她扳回局面。

林媚儿不甘心,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要白白为被人背上一口黑锅。在赏花宴上光明正大的给贵女们下毒,她脑子有坑吗?!

她明明拥有大好的前途,却全都折在了赏花宴上,如此拙劣愚笨的布局,竟然将她打入了万劫不复之地。

“小姐,我们真要那么做吗?”落春犹豫道,“如果我们拿不出实际的证据……”

“怎么拿不出!”林媚儿眼中划过一抹狠辣,冷声道:“你不是亲眼所见吗?沈千婳身边的丫鬟无缘无故跑进了厨房,不是下毒还能做什么?”

落春缩了缩脖子,下意识道:“我那时去房间中拿香料,根本没在厨房……”

林媚儿不耐烦的蹙起眉头,“本小姐说你在厨房,你就是在厨房,偌大的林府还能有人揭穿你不成?少啰嗦,记住,你没有拿香料,只是去厨房盯着糕点,顺便将菊花茶送了上来。”

“是,小姐,奴婢记下了。”落春连忙应道。

林媚儿躺回了榻上,双手轻轻抚摸上刚上完药的小脸,眼中满是怨毒。

若不是下毒那人横插一脚,沈千婳早已被她踩在脚下,永远都别想翻身!可偏偏在赏花宴上发生了那种事,让她没有机会再继续自己的算计。

还有那莫名其妙的七日散……

林媚儿神色狰狞,眉眼间一片恨意,七日散根本与她没关系!包括那拙劣的蒙汗药,统统与她没有任何关系!从头到尾,她想算计的人只有一个沈千婳而已。

该死,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她?难不成真的是沈千婳?

她那种蠢货,怎么可能有这种心思!

林媚儿不清楚的是,沈千婳当然没想过要毒害赏花宴上的贵女,也没想过要算计她,巧就巧在桃子是个记仇的,见不得她们在姑娘面前嚣张,想给她们一些教训。

没想到阴差阳错,反而让林媚儿有嘴说不清,扳回了局面。

此时京城坊间的传闻愈演愈烈,从林二小姐毒害宾客,到沈家明珠因妒忌而痛下杀手,只不过短短大半日的功夫,局面好似已经反转。

传言林府有证据在手,已经状告到了兵马司,只等魏指挥使带兵去沈家拿人了。

沈府当然也知道这件事,桃子信誓旦旦道:“姑娘,他们说谎,奴婢才没那么笨,当时厨房根本没有人,他们都忙着偷吃呢,林府那些丫鬟婆子一个比一个好吃懒做,烧个水都要出去唠嗑。”

沈千婳微微一顿,抬眸道:“桃子,你看清楚了吗?”

林府对外称有证据,直接告上了兵马司,他们这样有底气,一时间搞得沈千婳也有几分怀疑,难不成林府真的发现了桃子下毒的事情?

“看清楚了……”桃子蹙起眉头,小脸上划过一抹犹豫,“不过当时好像有人躲在柴房睡觉,呼噜声打得可响了。”

沈千婳叹了口气,摇摇头,低声道:“不管他们有没有看到你,你都绝对不能承认,桃子,毒害贵女的罪名不算小,若只是蒙汗药便罢了,可其中还有人中了七日散……”

“七日散之毒不是奴婢下的,”桃子连忙道,“奴婢只是想给她们一个教训,没想着害死她们,七日散是怎么回事奴婢也不清楚……可能是那坏女人自己想害人!”

“可巧就巧在两种毒混在一起,即便不是你下的毒,她们也只会混为一谈。”沈千婳沉默一瞬,罪魁祸首在背后的布局,就这样被桃子打乱,罪名也只会由一个人扛。

正在这时,外面有小厮通传,说是陈府二小姐来探病,希望能见她一面。

沈千婳想起宴会上陈家那位的表现,点头应了,随即化了个苍白虚弱的妆容,任由桃子和白芨扶着出去。

陈微不在府中养病,跑她这儿来做什么?沈千婳虽有些迟疑,可避而不见反而更显得她弱势没底气。

“沈妹妹,你可好些了?”陈微眼中满是心疼,迎上来想要扶着她,桃子却没有丝毫相让的自觉,径直路过她,扶着沈千婳坐下来。

沈千婳捏着帕子轻咳两声,虚弱道:“多谢陈姐姐关心,妹妹好多了,只是身子酸软没力气,走路还需要人扶着。”

陈微顿了顿,叹了口气道:“沈妹妹……唉……你身子不大好,外面的事情可知晓了?”

“陈姐姐也看到我这副模样,哪儿还有心思关心有的没的,只想好好养病。”沈千婳捏紧了帕子,美眸中划过一抹狠戾,发狠道:“等我病愈,我定然要扒了林媚儿的皮!”

全然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陈微心头微动,垂眸道:“沈妹妹,你身子本就虚弱,可怜那林媚儿不但对你下毒,甚至还想着让你背黑锅,妹妹不知,外面都已经传疯了,说是林府有证据在手,下毒是你所为……”

沈千婳顿时脸色大变,愤怒道:“可恶的林媚儿……咳……我现在就去找她算账!”

“沈妹妹!”陈微连忙上前拦住她,轻声道:“我知那林媚儿可恶至极,可咱们姐妹情深,又哪儿是她能随便挑拨的,说你给我下了七日散,打破了脑袋我也不会信的。

“林媚儿她尚未入宫便嚣张跋扈,等真的被宠幸,我们姐妹可还有活路?”陈微拧着眉头,神色间满是惶恐和担忧,“沈妹妹,你不也是想要入宫吗?我们只有联手才有希望。”

“……”妈卖批,老娘不想!

沈千婳几乎瞬间想到接下来的剧情走向,陈府二小姐在后出谋划策,而她被推出去当刀子捅人,落得一个声名狼藉的下场。

联手?她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这……姐姐我……”沈千婳秀眉微蹙,苍白的小脸上尽是一片惨淡,正当陈微还想继续劝说之时,她剧烈的咳嗽起来,一口气没缓过劲,直接晕了过去。

白芨和桃子顿时慌了手脚,桃子连忙道:“不好了,姑娘又晕倒了,白芨,快把姑娘扶回去!”

陈微想跟上来,却被桃子拦在了外面,凶巴巴道:“陈二小姐,你明知我家姑娘中了毒,身体不好,你却还拿外面的传言来刺激她,你到底是何居心?!”

“我们沈府不欢迎你!陈二小姐,请你离开!”

桃子推嚷着将陈微主仆赶了出去,想起沈千婳刚才的惨状,虽然明知是装的,却也忍不住担忧。这一阵子姑娘受了太多刺激,连性情都好似跟着变了,她得亲自去请大夫过来瞧瞧,免得姑娘落下病根。

已近午时,大街上的百姓很多,各种闲言碎语一股脑儿的往她耳朵里钻,气得桃子捏紧拳头,隔空晃动打爆他们的脑袋。

这事儿跟姑娘没关系,下毒也是她擅自做主,才不是姑娘指使!

街上有一列身着华服的官差,正骑着高头大马朝沈府走来,桃子认出了那张熟悉的黑脸,顿时心头一阵惊慌。

完了!兵马司来抓姑娘了!

桃子吓得小脸惨白,心中满是愧疚,她绝对不能让姑娘被抓走,这事是她干的,跟姑娘没有关系!

桃子咬咬牙,直接跑上去拦住了他们的去路,“魏大人,你不能抓我家姑娘!这件事跟她一点儿关系都没有,都是那坏女人陷害……你如果非要抓人,那就抓我吧,姑娘她身子弱,刚刚又昏了过去,根本经不起折腾!你抓我,我跟你去蹲大牢!”

魏长风微微凝眉,开口道:“你是沈姑娘身边的婢女?”

“是,我叫桃子。”桃子见他们没动作,直接挪过去死死地抱住了马腿,声音发狠,“你们别想抓走姑娘!”

“……”魏长风哭笑不得,摇着头道:“我们为何要抓走你家姑娘?你先松开,莫让马吃痛伤了你。”

桃子死活不撒手。

“这是宫里的御医,奉命为沈小姐诊脉,你不闪开,耽搁了你家姑娘的病情如何是好?”魏长风道。

桃子往后看了一眼,瞧见魏长风身后还有一辆马车,马车后面还跟着不少抬着大木箱的小太监,她眼珠子转了几圈,本想撒开的手又抱了回去,“我不信!只是诊脉何须那么多人?还扛着那么多箱子,哼,你可别想骗我!”

一定是小皇帝来给姑娘撑腰了!

昨儿小皇帝被姑娘迷得死去活来,一口一个婳儿的叫着,定然不忍心看姑娘被人欺负。桃子想到这儿顿时有了底气,扬起下巴看向周围的百姓。

她们家姑娘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被人欺负的!

魏长风看穿了她的想法,笑着道:“桃子姑娘误会了,这些都是皇上给沈姑娘的赏赐,还有一道圣旨……”

“听到了吗?”桃子立刻从地上爬起来,骄傲道:“我家姑娘那是皇上看中的妃子,才不会嫉妒林家那个坏女人,再让我听到你们胡说八道,我就去告诉皇上,砍了你们的脑袋!”

魏长风:“……”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12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