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爸爸和女儿,好硬蹭的我下面好多水小东西

陈丽容说话的时候引得班级里大部分学生在窃窃私语的讨论着,结果江寒秋这么一个动作,弄得班里霎时安静了下来。

就算江寒秋不站起来,林邪说本来也准备站起来离开教室的。

她心里笃定不会有人为自己出这个头,况且陈丽容也没说出衣服是她拿的,站起来反驳也就没有意义了。

但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江寒秋居然会不顾一切的站起来替自己说话,林邪说心里莫名觉得有一股暖流划过。

然后再看向江寒秋的时候,心脏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用手抵住了靠近心脏的位置,她脸上是一片茫然。

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她还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缓了一会儿之后,才晓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

才说要学喜欢,现在不用学了。她自己无师自通了。

陈老师被江寒秋喊得有些尴尬,虽然她心里确实觉得这是林邪说偷的东西,但到底没有说出来。

“江同学,你有什么事情吗?老师也没有说是林同学做的。当然,也希望班级里在座的各位,不要对号入座,我只是觉得可能有人拿了外套,而不是肯定就是我们班的谁偷了,知道了吗?”陈丽容有些不悦地看向江寒秋,说道。

“不管老师您有没有在刻意指林邪说,我就是想要告诉您一声,拿走翟老师衣服的人,绝对不会是林邪说。”江寒秋直视着陈老师说道。

这就是成年人的虚伪和恶劣,即便是最接近花季雨季,最能够保持年轻心态的老师们,也不可避免的受到污染。

当初江寒秋也有机会变成这样的人,但是她没有选择给自己的眼睛涂上一层灰色,所以她努力了十年,才只做了分公司的一个小部门经理。

一个人在成人之后,摆在他面前的路是各式各样的,只是有的人的路更广更多,有的人的路窄一些少一些,但无疑都是会有选择。

不管你选择了什么,那都令人值得尊重。

本来江寒秋无意多管闲事,使得自己成为别人眼里固执的人。

可林邪说是她的底线,有人非要挑林邪说的错,那她就只好奉陪到底!

“你这么说,难道是知道了拿走翟老师衣服的人是谁吗?所以你才会这么肯定不是林邪说同学拿了翟老师的外套?”陈丽容反问江寒秋道。

“没有,我不知道是谁拿的,我只是在表达我的观点,我相信林邪说。”江寒秋道。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这毫无意义,可目前的林邪说,说不定就是需要有一个人能够站出来表明立场呢?

无关真相,重要的是态度,是有没有人肯相信她,站在她这边。

不管这样的表态是不是让人看起来特别白1痴。

陈丽容确实不知道江寒秋心之所想的,只是最近听说江寒秋和林邪说玩的比较近。

果然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陈老师本来只看不惯一个林邪说,如今连带着江寒秋她也看不惯了。

被坏学生带坏了的好孩子,在这位老师的眼里,似乎连拯救的必要都没有了,直接被判了死刑。

“陈老师,你很闲吗?”林邪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嘶哑,本来就很动听的女声添上了嘶哑的声调就显得格外的性感。

全班所有人听到林邪说的声音的时候,心里都稍稍有些痒痒的,不约而同地朝身后望去。

林邪说有些慵懒地坐在后座,她支着一只手,一双带着潋滟的眼睛里满是挑衅地看向前方。

陈丽容向后排看去,见到林邪说这眼神的时候,瞬间就感觉自己恍若掉进了幽潭之中。

一阵凉意,直从她的脚底生起,一路而上,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连发根都有些竖立起来的感觉。

林邪说来学校很久了,往日里除了不怎么配合老师的合作之外,平时她都是安安静静的一个人,作业按时完成,成绩也一直保持优秀,人长得也很好看。

按理来说,她该是所有老师都偏爱的学生才对。

或许老师们也是有劣根的吧,越是能够成为优秀学生的老师,越为自己感到有所成就。

他们也是人,也会从学生对自己的尊敬当中感到些许的优越。

直到大家遇到了一个优秀,但是却将自己当做空气的学生。

被人无视,难免就叫人难受了。

他们对林邪说的抱怨可能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吧,南城又实在太小了,老师的光荣职业将他们大部分人滋养的只会往下看。

还有一点就是,现在的南城,虽然一直在宣扬男女平等的思想,但是恶劣的重男轻女思想仍然盛行。

十年前的南城没有开放二胎的政策,许多已婚的女老师都经历过打胎,甚至是男老师的妻子,也大多都有过这一场噩梦。

或许十年之后,乃至百年之后,迟早会有人忘记,很久很久之前的南城,居然是这副模样。

有时候不管男女,在被养成了南城思想的人眼里。

林邪说不过是一个生育的工具,有什么资格无视别人?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连世间冷暖都没有尝过。大人要你好好听话,那是在教你做人。

但是林邪说却几次拒绝他们的好意,真是令人失望啊!

负面的情绪积累了两年,大家对林邪说的态度也就开始转变了。

毕竟谁家有钱能够为学校盖一栋楼,却会把自己的孩子扔到南城呢?

林邪说是被家里人赶出来的,是犯了错的坏孩子。这句话成为了大多数教师心里的共识。

总有几个清醒的老师,却也中庸着,不去说破,不去揭穿,于是就这样了。

而今日的陈丽容,在经过林邪说的扫视之后,她似乎有些清醒了,或者可以说是临界在半梦半醒之间。

她仍然讨厌林邪说的,但是从林邪说的眼神中,她明白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如果林邪说不爽的话,很可能她就会被学校撤职了,就算不会被撤职,至少也会不能再教重点班了。

所以在听到林邪说的话之后,陈丽容清醒了过来。

“好了,题外话不要多说了,大家现在把试卷拿出来,我们来讲一下。”颤抖着手从讲台上拿起了试卷,陈丽容说道。

江寒秋见陈丽容妥协,也就坐回了自己的座位。

这次不再是悄悄地看了,江寒秋转身向林邪说望去。

只见林邪说也正在看着自己,她眨了眨眼睛,甚至,还对自己扬起了嘴角,这是一抹略带甜度的微笑,直甜到了人的心尖,酥麻江寒秋的全身。

转过身来,江寒秋捂住了自己的胸1口,心跳极剧的跳动了起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105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