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我和美女护士,健身房里的乱事

近意流一夜无眠,早上起床的时候,神情是平日里见不到的冷,就连张秘书过来看见近意流,都被他浑身的气场给吓了一跳。

“先生,是不是出了什么麻烦事?”张秘书小心翼翼的问道。

毕竟能让近意流这样不开心的,除了工作上的事情,张秘书实在是想不到还有什么其他的。

“没什么。”近意流去泡了一杯咖啡,总算是让自己清醒了一些,转头问道,“让你带的东西呢?”

“啊……”这么一说,张秘书才恍然想了起来,将一直提着的口袋递给近意流,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近意流并不在乎张秘书想要问什么,他一夜没睡,那些个幻影折磨了他一个晚上,现在的他没有心情去在意别人。

近意流上了楼,敲了敲房门,里面传来了细细索索的声音,没过一会儿,就看到连软顶着蓬松的头发探出了一个脑袋。

“我不知道你穿多大的衣服,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近意流说着,将手里的袋子递给连软。

连软微微一怔,看到了近意流明显在躲闪自己的视线,有些疑惑,但还是接了过来。

里面是一套女装。

“谢谢。”连软有些脸红,自己住了人家的房间,现在就连衣服都是人家给自己准备的。

“没事。”近意流没有看连软,瞥过眼,看向了一旁,然后就转身走开了。

连软觉得近意流的态度有些奇怪,却也没有多想,拿着衣服就走进了房间。

近意流就这样坐在桌旁,等着连软下来。

“先生,今天还去公司吗?”张秘书问道。

“不去了。”近意流垂了垂眼眸,“要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你就先帮我处理了吧。”

“是。”张秘书应了一声,包里的手机就开始震动起来。

张秘书拿出来一看,微微顿了顿,看向近意流,“先生,是二少爷的电话。”

“开免提。”近意流毫不犹豫的说道。

张秘书很快就接通了电话,并且将免提打开了。

对面欠揍的声音传了过来,“喂,张秘书,你见到我哥了吧,精神状态怎么样,看上去开不开心?”

张秘书看了一眼近意流,见对方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就回答道,“先生今天看上去似乎很累,像是没有睡好。”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秘书话音刚落,对面张狂的笑声就传了过来,甚至还伴随着敲桌子的声音,“张秘书,我快有嫂子了!!”

“等我哥订婚的时候,一定要让他握着我的手,然后告诉所有人,我!近炎!是天底下最好的弟弟!!”

张秘书莫名的觉得背后泛起了一股凉意,朝着近意流看过去,就看见了近意流沉沉的眸子,里面寒气翻滚。

张秘书没忍住问了一句,“二少爷,你究竟做了什么?”

才能让近意流这么生气。

“我?”近炎丝毫不知道对面还有一个当事人在听电话,毫无芥蒂的说道,“当然是让我哥在温柔乡里沉沦了一次啊~”

句尾还微微上挑,吓得张秘书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近意流的脸已经黑的像锅底了。

张秘书还是第一次在近意流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

近炎完全不知道自己掀起了多大的风暴,还在电话那边笑得像个傻子,“我哥今天一定很幸福,真想看看我哥现在的表情。”

张秘书看了一眼近意流,咽了一口口水,觉得还是不要看到比较好。

“唉,真想问问我哥昨天过得怎么样……”近炎话还没有说完,近意流眼尖的看到了从楼上下来的身影,一把将手机抢过来挂断了。

连软看到了下面的张秘书,微微勾唇,礼貌的打招呼,“你好。”

张秘书看到连软,一下子就明白了刚才近炎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是怎么回事,一时间眼神也变了。

怪不得近意流一大早就让自己买女装,原来是这样。

近意流将手机丢给张秘书,转头看向连软。

女孩穿着简单的白色连衣裙,黑色的长发落了下来,纤腰细腿,泛着水光的眸子朝他看了过来。

这条已经是最小码的裙子,穿在她身上竟然还显得宽松了一点。

明明昨天抱起来的时候,似乎没有那么……

近意流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思又开始翻涌起来。

“近意流?”连软看见近意流一秒瞬变的神情,有些奇怪。

近意流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肯定是魔怔了,“没事,走吧,我带你先去吃东西。”

“你今天不去公司吗?”连软有些意外,随即有有些愧疚起来,难道是因为自己在,所以才耽误了时间。

“今天有些不舒服,就给自己放假了。”近意流说着,站起身来,顺手拿起了自己的外套。

连软却是想了想,“那个……要是你不介意的话,就在家里吃吧。”

近意流脚步一顿,转头看向连软。

连软莫名觉得男人今天的目光带着些不易察觉的侵略感,有些不自在的挪了挪脚步。

“反正说好了要请你吃饭,不如就今天吧。”连软抬头笑了起来。

女孩冲着一个人笑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世界都只剩下了对方一样。

近意流心跳微微顿了一秒。

“好。”

张秘书在一旁站着,原本以为按照近意流的性格应该会拒绝,没想到居然应下来了。

想到刚才近炎在电话里说的,居然也有了一丝怀疑。

这两人不会昨天晚上真的做了什么吧?

刚才连软好像还是从近意流房间里出来的……

张秘书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脑子里还是一片疑惑,就感受到了一道凉凉的视线。

近意流看着张秘书,明明是正常的神情,可是张秘书还是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两个字。

滚蛋。

张秘书嘴角一抽,正好连软也看了过来,“张秘书要不要一起……”

“不了不了。”张秘书连忙摆手,他可不想有来无回,“我还有事情,我就先走了。”

连软也没多说什么,“那好吧。”

张秘书几乎是小跑离开的,近意流神情稍缓,转头看向连软,“你会做饭?”

“当然。”连软说着,一眼看到了地上还没有来得及打扫的碎掉的玻璃杯,弯腰想要去捡。

“别动。”近意流站起身来,一把抓住了连软的手腕,“这里我来收拾吧。”

连软看着近意流的手,突然间就想到了男人握着她的脚腕,低声叱道,“别动”,的那一幕。

脑子一下子一片空白,像是有什么东西一下子断了。

近意流抬头,就看到了连软涨得通红的脸,一挑眉,“怎么了”

连软连忙往后退了一步,脑袋摇得像个拨浪鼓,“没事!”

近意流眯了眯眼,想到了什么,低声问道,“脚还疼?”

两人的距离有些近,男人的呼吸落在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薄荷的味道,连软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烧起来了。

“不疼!”连软说着,往一旁躲开,见近意流还想过来,转过头,气得像是一只仓鼠,“不准过来,去坐好!”

近意流看着女孩恼羞成怒的样子,轻笑出声,“嗯。”

近意流果然乖乖的去坐好了,连软松了一口气。

连软去找出了食材,想到了自己刚才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暗骂了一声自己龌龊。

近意流这样心无旁骛的对自己,自己却想写个有的没的,实在是太丢脸了!

他是朋友,对,他是朋友。

连软刚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工作,去找出了食材,就看到了近意流拿了扫把过来,将地上的碎玻璃打扫干净了。

连软吓了一跳,刚要开口说话,近意流却笑了,将碎玻璃倒掉之后,转头看向连软,神情似乎还有些委屈。

“我现在就去坐好。”

连软看着近意流,噗嗤一声笑了,心情豁然开朗,“嗯。”

近意流就看着连软有些手忙脚乱的在厨房里忙着,这个身影似乎和另外一个身影重合起来,近意流目光渐渐深谙。

他已经好久没有吃到过为他一个人亲手准备的饭菜了。

连软对于近家的厨房还是有些不熟悉,想要找盘子,却没找到在哪里。

近意流忍不住扶额笑了,然后站起身来,走进厨房,打开了一旁的柜子,顺手就拿出了两个盘子。

“给你。”

连软接了过来,“谢谢。”

连软有找不到的东西,甚至不用开口说,近意流就会递到连软手边,这样一来一回,倒是让连软有些意外。

“你怎么知道我要什么?”连软问道。

“嗯……”近意流顿了顿,难得调侃道,“默契?”

连软笑了起来,将两个人的早餐端了出去,卖相还不错。

心情忐忑的看着近意流吃了一口,“怎么样?”

近意流抬起头来,勾起唇角,眉眼中满是柔和,“很好吃。”

“那就好。”连软也放下心来,开始吃了起来。

“一会儿给你换药吧。”近意流一边吃着,一边问道。

“嗯?”

“你的脚伤。”

连软一愣之后,耳根微微泛红,差点被呛到,缓了一会儿才说道,“不用了,只是一个小小的伤口,其实已经快好了。”

近意流看了一眼连软,瞧见了小姑娘从头发丝流露出来的拒绝,动作微微一顿,却也点了点头,“那好,注意这些天不要太剧烈的运动。”

连软低着头,脸都快埋到了盘子里,“嗯。”

近意流却是一直用余光看着连软,心头有些烦躁。

小姑娘看上去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其他方面的想法,自己却满脑子废料。

真是龌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910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