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啊……不要顶啦……不要顶啦_扒开双腿蹂躏

因为遭遇了被抢劫,又换了个陌生的环境,梅雪这一夜睡得并不太好,早早地就起了床。

一看时间早晨四点,算了算时间,这时候法国应该是晚上九点左右,肖毅法国那边不知顺利否?于是一个信息就发了过去,肖毅的回复几乎是秒回。

他发了个大大的笑脸,紧跟着又一句话:“正想你呢。怎么起那么早?”

梅雪开心的回了个拥抱的小表情,加了一句:“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你那边顺利吗?”

“非常顺利,今天就打道回府了。”肖毅一本正经的打了字发过去,接着又嬉皮笑脸的发了几个字:“想不想我?”

梅雪很快的回复:“你猜!”

“我猜你想我想的快发疯了。对不对啊?”肖毅给个杆子就爬上来了。

“哼!”梅雪很开心:“就不告诉你。你猜我现在在哪?猜对了奖励你一朵小红花。”

肖毅在那边提条件:“我不要小红花,我要一个吻。我猜你在被窝里!不许赖账哦。”

梅雪发了个敲打他的表情:“错!”

“那你在床上!哈哈哈,快还我一个吻啊,我不要表情的吻。”肖毅得意的大笑,自己玩了个小聪明。

“你个大赖皮,我要你猜猜我在什么地方,全中国范围内你猜吧。”梅雪给他放了个炸弹表情。

“啊?不在家?”肖毅连着猜了十多个地方也没猜对,求着:“大姐,你就告诉我吧,急死我了。”

梅雪偷笑着:“云南。”同时发过去地理位置。

面对肖毅的疑问,她讲述了这次行程的原因。

肖毅听了也很高兴随即关心的问:“一切顺利吧?”

梅雪讲述了昨晚的遭遇:“万幸只丢了些现金。王总借给了我一些钱,今天那个王总要带我到处逛逛,我晚两天回去。”

肖毅很担心“那地方治安不好吗?”紧接着又想起来:“王总是不是很帅啊。”

“嗯呢,帅呆了。”梅雪故意气他。

“你别忘了你是名花有主的啊。”肖毅急了:“你等着,我今天就飞往云南,我这个帅小伙亲自陪你。那个王总靠边站。”

“不逗你了,王总是个很好的人,你放心吧。”

“随时保持联系啊,在云南等我。”肖毅认真的回复着。

梅雪拗不过他:“你个犟牛。”

“哎呀,这都是老婆骂老公的话啊。”肖毅发了个得意的图片。

和梅雪又聊了一会就挂了,肖毅立即查了航班,离开酒店,坐上飞机直奔云南而去。

王东到达酒店的时候,梅雪早已收拾停当。

“梅雪,把这个先帮我收好,先放在你的房间里。”王东拿着装着两份合同的包,递给梅雪。他想叫梅雪好好玩两天,再告诉梅雪这件事。

两个人来到餐厅简单吃了点早餐便出发了。

云南的路到处都不平整,山路很多,植被茂盛,间或路中间会有野生小动物穿行,梅雪每次都惊奇的看着,车开了一会儿,下起了雨。

“这地区就这样,没事就下雨,一会就停了。”王东熟练地驾驶着车子。

果然雨下了一会就停了,王东说:“你看看停了吧,前几天连续下了好几天大暴雨了,你这次来赶上好天气了。”

“道路两旁这些树木那么粗壮,都有多少年了?”梅雪指着道路两旁那些粗大的参天大树。

“很多都是原始森林啊,几乎没有破坏,保持原有风貌。云南以旅游业为主,但很多地区因为交通不便,导致大量的丰盛的物产运不出来,因此云南大部分地区还非常贫穷。”王东详细的解说。

“王东,你应该兼职做导游,知识量很大。”梅雪夸奖他。

“嘿嘿,”王东抬起手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说到导游行业,云南地区民族保护意识非常强,一个地区的导游只允许负责自己范围内的,不允许越界到别的地区带团。”

“是吗?抱团保护自己的利益?”梅雪觉得很特别。

“对,云南地区少数民族就有25个民族,每个民族都抱团,据说有的极少部分人对汉族成见非常深,政府也是为了团结安置好这些民族,对他们的就业求学还有许多政策福利都非常优越。”

梅雪点点头:“嗯,是这样。那边什么?”

车子开到一条大河附近,很多游客都聚集在那儿。

王东停好车,梅雪早就跑下车,兴奋的看见一条宽阔的大河横在面前,拐弯地方水流湍急,有的地方形成急速旋转的旋涡,有的地方又平滑如镜面,河水清澈见底,两岸的树木青翠倒映在水中。河水倒映树木的那一半便一片深蓝,另外一半河水又是一片翠绿。

“太美了!”梅雪站在河边惊叹着。

好多人看向她,梅雪站在河边便是又一道风景,一身淡淡的鹅黄色短裙,露出修长洁白的长腿,长发松松的挽起,不施粉黛的精致的面容,看呆了众多游客。

王东拿出手机抓拍了几张梅雪照片,欣赏了一下,用微信传给了梅雪。梅雪照了很多照片,通通都传给肖毅,肖毅很久没回话,估计是在飞机上。

“上游有漂流的,去玩玩?”王东看着兴致勃勃的梅雪,提议着。

梅雪欣然同意,于是来到景点,一人发了一套塑料连体衣,穿戴停当便坐进了橡胶做成的小船上,水流很急,两个人都是第一次玩这个,小船只会转圈,不停的被别人乘坐的小船碰撞,两个人都紧张又兴奋的大声尖叫。

还有几个小伙子看着梅雪这么漂亮,就故意碰撞,两个人手忙脚乱的终于学会了怎么使用手里的木浆。

“太开心了!”梅雪看见王东身上被水溅湿了,王东像个落汤鸡一样,她大笑着指着王东。谁知道自己身上立刻就被飞溅的水花击中,两人互相指着对方,忘记了划船,小船滴溜溜的转着圈的顺流而下。

终于到了岸边,虽然穿着雨衣,但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大半。

梅雪浑身上下被湿透大半的衣服紧紧包裹着,玲珑有致,男人们都看向她,移不开目光。

梅雪没有察觉到,拧着湿漉漉的头发,索性把头发打开放下来,一头乌黑直直的长发就湿漉漉的垂下来,她左右甩了甩头发,动作非常妩媚动人。

王东呆呆的看着梅雪,惊叹着她的美丽,他只静静地欣赏却并无半点邪恶之心。

“走啊,王总。”梅雪把手伸到脖子后边插到头发底下抖动着湿发,偏着头调皮的看着发呆的王东。

王东有点窘,刚才自己那么失态:“衣服头发湿了不舒服吧?”

“还可以,一会就干了。”走了十几分钟走出游乐场,果然衣服就半干了:“接下来我们去哪?”

“去地底下原始森林里散散步去。”王东也很幽默。

就这样,梅雪每到一个地方,就给肖毅传些照片过去,肖毅一直没有回应。玩了整整一天,不知不觉游玩了很多地方,离王东的居住区已经好二三百公里了。

傍晚,天空下起了雨,越下越大,前方的路都看不清了,为了安全,两人商议了一下,就在附近旅游区找个宾馆住一晚上,明天如果晴天,继续带梅雪玩一天。

车子很慢的速度在暴雨中行驶着,雨水哗哗的浇在前挡风玻璃上,王东谨慎的查看前边的路况小心的行驶着,梅雪的心也揪着,这么大的雨她第一次遇到。

终于车子开了两个多小时才到了最近的一个宾馆,王东在车上备了一把雨伞两个人顶着大雨跑进宾馆里,就这样身上也已经湿透了。

很多游客都聚集在这里,房间爆满,根本没有客房了,又向别的游客打听了附近的宾馆,都摇摇头说:“刚从那几家宾馆过来,没有客房了。”

王东急急地询问餐厅情况,是否可以用餐。回答说可以,但需要排队,因为没有那么多餐桌,“不过估计排到了也没有什么了吧。”服务员耸了耸肩提醒着:“赶紧去那边超市买点面包什么吧。”

王东拉着梅雪来到超市,很多游客都自己带了零食,所以超市里游客并不多,王东买了两大购物袋子的食物。

“干嘛买那么多?就一晚上,赶上非洲灾民了。”梅雪忍不住笑了。

“还是多准备一些吧,这雨也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停。”王东担忧的说着。

两个人随后来到餐厅,密密麻麻的很多游客都在排队。

梅雪说:“别排了吧,这么多人估计也没那么多食材。”

“是啊,这样的餐厅都是为游客准备的团餐,几乎不准备散客的食材。”王东也知道,肯定吃不上饭了,但他还是心存侥幸,自己饿肚子没关系,不能让梅雪饿肚皮啊,他不想令梅雪受一点委屈。

果然,餐厅工作人员大声的从队伍面前边走边喊:“各位游客,餐厅食材已经不足,无法提供用餐需求了,请大家散了吧。”

因为天气原因,宾馆允许这些没住上客房的游客在宾馆大堂里过夜,很多人都在地上找了个地方铺了东西坐了下来,议论着这场大雨,大部分人都冒着大雨冲了出去,回到自己的车子里休息去了。

两个人商量了一下,这个大堂没地方休息,只能回到车子里了,于是王东叫梅雪抱着两袋食物,他撑伞,王东在雨里把伞全部撑在梅雪那边,两个人一边跑,雨水里的王东一边大声笑着:“我是梅雪的保护 伞!”。

坐进车里,梅雪透过水帘洞一样的车窗外,发现宾馆后身是一处大约六七层楼高的山坡。山坡看着很陡峭,雨水如瀑布一样哗哗的往下流淌,

“这宾馆怎么离这个山坡这么近?你看那雨水那么大,不能山体滑坡吧?”梅雪担心的问。

王东看了看:“是呀,是挺吓人的。这个地点交通便利,来往的旅游景点必经之路。也就这个地方开阔,也只能建在这儿了。”

他启动了车子:“还是离远点吧,以防万一。”于是倒车把车子开离了宾馆门口,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大多数游客,也是担心这个安全隐患吧,陆陆续续的有不少车子都远离了宾馆门口。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97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