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宝贝把腿再张我插 老大爷进人我的身体

白巍屁颠屁颠的跑到林落落的面前,主要是灵光一现的白巍想起给林落落道歉会不会让他叔放他一马,他要去抱林落落的大腿。他涎着一张俊脸冲林落落笑的阳光灿烂“呵呵,小婶子,你好啊•••”

“啊,你叫我什么?”林落落被一句小婶子给叫僵了,她又结婚了吗?那她自己怎么不知道,还有个便宜的大侄子。

“叫你小婶子啊,您不是和我叔是一对的吗?”白巍乖乖的回她的话连您都用上了,现在为了自己小命就算林落落要扇自己一巴掌他都会自动的吧脸给凑过去,就怕她不揍啊。

“你叔?”林落落想了想又说道“白巍,白家。难道你是朵儿的哥哥!”林落落大叫,这是见识到了哈,原来白家还有白巍这号花心男。

“原来小婶你还认识朵儿啊,对,我就是朵儿的大哥白巍。”白巍没想到林落落还认识自己的小妹,他打出亲情牌:“小婶啊,你能不能不要给我小叔说个好话,让他不要在追究你挨巴掌的事了,我要早知道你是我婶子,我怎么会敢动你一根毫毛啊。现在我知道错了,你就看在我是朵儿哥哥的份上,小婶你就帮我去劝劝小叔呗!!”

“我不是你小婶,你可别乱叫让人误会了不好。”林落落被他左一句小婶右一句小婶给叫的毛骨悚然,丫,她今年才24岁,这白巍看起来也是27、8的样子叫她长辈也不觉得别扭啥的。

侧重点不在这啊,尼玛。白巍垂下了头,他想这下是真求救没戏了,人家根本就不想理他,还把他叔都给一枪打死了。

林落落早就听白朵儿讲过她家那三位极品哥哥,只是她一向记不怎么住名字,她只知道大白,白巍是主管白氏,二白,白柯是个背包客,常年不在家,小白,白傲也在白氏任职总经理,但也是摄影发烧友也是经常有时间就往外跑。白氏的掌舵人也就是白朵儿他爸基本是放权给白大了,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会出乎意料的不和谐啊。

林落落虽然也去过白朵儿家,但极少看见他的哥哥们,这算是见到大白的真面目了还真是不怎么愉快的见面啊。

“帮你劝也是可以的,但是•••”林落落望着粱冰停顿了一下:“你如果以后好好对待粱冰的话,我考虑不追究,也让白笙不追究,这个条件你答应吗?”

白巍皱了皱眉头,到底是答应呢还是不答应,答应就等于要放弃那些可爱又美丽的女人们了,不答应就等着小叔的打击报复吧,说不定会生不如死。犹豫了半天他咬了咬牙忍痛说道:“我答应你的要求,以后会好好对粱冰。但是你一定要跟我小叔说,说你原谅我了啊啊啊••••”

“没问题!你只要遵守承诺,你叔那边我帮你搞定。”林落落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不过她连自身都快难保了还要去做好人,落落啊,你先担心好你自己吧。

粱冰站在一旁感动不已,虽然和林落落只是一面之缘,但林落落为她做的所有都是只有最好朋友才会去做的事情,为她出头,甚至是挨别人的巴掌,她都记住了,这个有着直率性子的女人。

忽的一阵电话铃响,林落落接起:“喂!”电话那头传来磁性的男低音:“聊怎么久,还不出来•••”白笙在外面等了很久,见林落落总不出来,有些担心的便打电话来催她。

“哦,好,我马上出来,你在等我一下下!”林落落讲完挂了电话,她给了粱冰一个拥抱然后放开:“今天很高兴认识你,我给你我的电话,有时间来找我,187********”给了粱冰电话她火速的离开现场。

夜晚的气温有些冷,林落落出来的时候,白笙是站在车外等着的,他身姿挺拔,在帝豪车道边的路灯笼罩下显的更加俊逸。

“真冷啊•••”林落落跑到白笙身边她说话的时候呵出一口气真好全到了白笙的脸上,白笙没闪躲,林落落汕笑一声就自顾自的跑进了车里。

随着林落落之后白笙也坐上了驾驶位。

依然是那辆奥迪A8L,车里还是坐着她,开车的还是白笙。林落落有种很安心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刚刚从那场华丽的宴会中出来,让她没有了那种不适应的感觉,她只是觉得那样的场合会让她总透不过气,看着那些人都带着最精致的面具却虚伪的让人唏嘘,这不是她可以理解的世界,她的生活有的只是干净的天空,单纯的人和那些美好的事情。

有时候她在想她是不是被保护的太好,那些黑暗的事情都有人给她扛了。

林落落沉思自己的世界里没看到白笙从前视镜里正偷窥她,他的眼里有些许的懊悔,他就不该把林落落带到这样一个满是利益的坏境里来。

他以为林落落是因为那一巴掌的事情还在郁闷。他在镜子里看到林落落的脸开始有些肿,突然他踩下刹车,把车停到路边上,他话也没说一句就打开门走出去了。

林落落一脸不解的看他走出去,白笙这是干嘛,不是要把她就怎么抛弃在这路边吧,就因为她和那女人的事。真的说起来她还是受害者啊,被人甩了一巴掌,还不是为了自己。

不过粱冰还算有良心,甩了那个死女人两个,她这巴掌也没白挨,不过如果让她动手的话应该会把那女的打成猪头,早知道白巍是白笙的叔叔,丫,她早就动手了。她就不相信了,她白笙还会不帮她,不知为何她就很既定白笙会帮她,不要问她为什么,很多时候她的感觉是很准的。

林落落敲了头,她是疯了才会想到要白笙帮他,要知道如果她不来这个破慈善晚会那就不会被打,她长怎么大还是第一次挨耳光,连她爸她妈都没动过她。反正一切都是白笙的错,想到今晚过后就不欠白笙债她又很高兴。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880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