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穿越六零神仙送粮 小黄文摸到人下面到流水公交车

第四十章 别亦难(一)

周一上午刚刚上班不久,市委组织部部长汤达,市委宣传部长陈文彬,突然带着宣传部副部长魏桥等人来到报社,随后马上就召开全体职工大会,宣布了市委关于调整阳州日报领导班子的决定。

黄总因年过六旬正式退休,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魏桥调任阳州日报总编辑。汤部长同时还正式宣布了另一个任命:记者部主任钱卫东任阳州日报副总编,接替此前调离的刘总。

传言终于成为事实,如果说大家对黄总退休的事并不意外的话,但对钱卫东真被提拔为副总,却多多少少还是感觉有些突然。

谁都知道黄总年纪早已到站,但上面却并没有马上动他,这里面原因虽然很复杂,但有一条很关键,黄总在报社威望极高,这客观上对他的继任者就会形成一定压力,所以上面考虑这事就相当谨慎。

这一次突然决定让黄总下台之前,就有不少传言,说是有人告了他黑状,但事情很快就得到了澄清,因为另外还有人在网上看到过赵天成那个帖子,说明黄总并不是被人告了,而是受了何飞和阳光集团的连累,所以就要为某些人和某些事承担责任。

体制内的事一向如此,虽说事出有因,却也没有办法。

黄总离开报社的时候,情景相当感人。尽管之前他已经和各部门的头头打过招呼,但魏桥送他下楼的时候,却还是看到了一个非常震撼的场面。报社职工只要岗位临时能离开的,都自发地去了大门口送黄总,总共大概有三百来人,黑压压地把报社门口都挤满了。

外面大街上一些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报社出了什么事,便也前来围观,最后看见只是送一个老头退休,都觉得有点失望。

本来按黄总意思,既然大门口人太多,他和魏桥悄悄从报社侧门溜出去也就行了,谁知魏桥却笑眯眯地一把抓住他,说黄总你还是光明正大地从前门走吧,要不然我可没法给职工交代。我有没有面子并不在这一刻,也不在这件事情上。千万别让人以为我容不下你个退休老头,刚一来就逼得你走投无路呢。

黄总看魏桥既然不介意这事,也就大大方方地从前门走了。黄总有意识地走得很快,一路走一路和大家告别,却没作任何停留。

向雪梅和几个女职工红着眼睛走近黄总,想和黄总说几句话,黄总却也视而不见,直接就坐进车里,他不愿把场面弄得太过煽情。

钱卫东早已知道他升官后要分管行政经营,所以对记者部的事,就不想再操那么多心了。在正式任命宣布之前,他就开始把记者部大大小小的杂事,都往高明身上堆。高明目前作为记者部唯一的领导,除了没实权,别的什么都有了。

因为值班实在走不开,所以高明没去参加全报社职工大会,但有关黄总的事,早上一上班他就已经知道了。

自从因陈小薇的事关系搞僵之后,高明就再也没和黄总说过话。其实高明倒也并非故意要记仇。只是这些日子时运不佳,里里外外赶上一大堆闹心的事,所以就没时间,也没机会去修补和黄总的关系。

高明不知道黄总会不会误会他,心里还惦记着什么时候方便了,专门去找黄总交流一下,把之前那些事能澄清就澄清,实在没法澄清的也就让它们过去好了。可是如今看来,要在单位和黄总交流已经来不及了,只能以后找机会专门到他家去一趟。

职工大会散会之后,高明本来也想抽个空去大门口送送黄总,但正想出门,却听见有人敲门。

高明说了声请进,苏菡就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高明见是苏菡,便赶紧起身倒了杯水给她,然后就和她坐在沙发上说话。

自从那天晚上苏菡向高明表白之后,他们还没有单独在一起说过话。苏菡为了不让高明感到压力,再没去过横街公寓,又回家陪父母去了。即使都在报社五楼上班,苏菡也是刻意回避,能躲就躲,两人即使偶尔照面,也只是点头示意,几乎连话都很少说。

苏菡自从向高明倾诉了心底的秘密,心里虽然一直忐忑不安,但几次和高明照面时,却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也就踏实下来。虽然高明还没正式给她回话,但苏菡既然有了信心,也就不在乎这样静静地多等待几天。

这会见了高明,苏菡脸虽说有点红红的,倒也显得落落大方。她小口小口地喝着水,柔柔地看着高明,并没有急着说话。

倒是高明见了苏菡,略略有点儿心慌意乱,赶紧就极力掩饰,生怕流露出来。心里虽然有一种甜甜的暖暖的感觉,却又怕苏菡觉察,便总觉得跟做了贼似的心虚。

自从知道苏菡的心思之后,高明每每看到她,就不像以前那样坦然了。再加上他去找陈小薇时,又碰了一鼻子灰,感情上似乎也就渐渐向苏菡倾斜了。也不知道是自己没察觉呢,还是虽然已经察觉了,却不愿那么快就承认这一点。

于是高明就装出一本正经的模样,说苏菡,我这里你轻易不来,既然今天无事不登三宝殿,那肯定就是有什么好事,对不对?

苏菡却做出公事公办的模样,说高主任,任剑给你打电话了吗?

高明听苏菡直呼任剑其名,心里又有些惊异,忍不住就问苏菡,哎哎哎,怎么任老师什么时候也变任剑了?

苏菡一撇嘴,说他不都离开报社了吗?为什么还管任剑叫任老师?再说了,只要一出这办公室,我连高主任都直接叫高明了,哪儿还有什么任老师呀?

高明一看就知道苏菡没说实话,但既然在办公室里也就没和她纠缠这个话题,说任剑没给我打电话呀,他给你打了吗?

苏菡点点头,说是呀,估计他待会肯定也得给你打呢,我来找你就为了这事。

高明说哦,那他说什么了?

苏菡说任伯伯马上要回阳州跟他算账,所以任剑害怕了,这一两天就得走,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正忙着订机票。

高明想了想,就问苏菡,说那你的意思是?

苏菡微微一笑,说我来找你商量,我要正式兑现当初的承诺。

高明一时没明白过来,就问,当初你什么承诺?

苏菡很严肃地说,当初我不是答应过你吗?如果我爸没事,我就在梅园请客,请你和任剑大吃一顿。

高明看她一本正经,说的却是这事,忍不住笑了笑,说就这么个小事,也值得搞得那么隆重?那么严肃啊?

苏菡白了他一眼,说我注重承诺,也信守承诺,所以当然得严肃啊!高明我给你说正经的,今天晚上你最好不要安排别的事。

高明说小姑娘还真的目无领导了,办公室里说话也这么厉害?

苏菡听了高明这话,才嫣然一笑,说高主任,咱们三个今晚聚一聚吧,任剑可是说走就走,要不就真的没时间了。

高明稍稍考虑了一下,就痛痛快快地答应了,说好吧,听你的!既然有人请客,不吃也白不吃,苏菡你说对不对?

苏菡笑眯眯地说,你明白这一点就好,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请客?多不容易的好事,都让你们赶上了。

高明想了想,说想想也倒是啊,除了你搬家那一回,请任剑吃了麦当劳,还真没见你请过谁吃饭。

苏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那可不算是请客,只是吃顿便饭而已。 先说好啊,下了班我等你一起走,我要坐你的车。

高明顾虑影响,正打算说让任剑到时候来接她,不料苏菡却先堵了他的嘴,但想想还是提醒了一句,说你不怕影响?

苏菡俏皮地笑笑,说以前怕,以后也许就不用怕了。

高明听她这一说,当场愣住,没敢接她话茬。于是就赶紧换了话题,说好好好,这个先不说了,那个,黄总对你那么好,没去送送?

苏菡说我早上专门去十一楼看黄总了,当时他屋里有好多人。

高明听了这话就问,忍不住就问苏菡,说那,黄总没跟你说点啥?

苏菡点点头,说就跟我说了两句话,他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干了一辈子媒体,也该歇歇了。还说让我好好干,一定要比任剑干得还好,才不枉你们大家一番苦心。

高明说瞧瞧,人家黄总说得多好!

苏菡说去你的吧,我不是一直都干得挺好吗?

苏菡临走时,拉开门又回过头来,意味深长地看了高明一眼,说高主任,不对,高明,那件事,别让我等太久,好吗?

高明笑了笑,故意装傻,说什么事儿呀?

苏菡的脸猛地一下就红到了耳根,她狠狠地瞪了高明一眼,转身就跑了出去。

苏菡走后高明独自发了一会儿呆,心里回味着刚才的事,似乎有一点甜甜的感觉。好不容易回过神来,看看时间,应该去总编室开选题会了。正打算出门,手机却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正是任剑。

一接起来,就听任剑哇哇大叫,说师父,我的事苏菡都告诉你了吧?今天晚上千万别安排什么事啊,要不我都没机会跟你见面了!

高明被他大嗓门震得耳朵疼,赶紧将手机拿开一点,才说贱人你小点声好不好?我这儿上班呢!晚上的事都安排好了,等会苏菡肯定要给你打电话。你也真是的,什么事都弄得跟火烧眉毛似的!

任剑说师父你不知道,我老妈刚才又偷偷打电话过来了,说我老爸已经买了明天晚上的火车票,后天一大早就到阳州。老头子是回来拼命的,我能不害怕吗?

高明本想说任剑几句,但一看没时间了但只好作罢,说贱人我得赶紧开会了,有事晚上见面再详谈吧。

任剑说等等!师父,还有一件大喜事没告诉你呢,欧阳刚刚给我打电话说,我们那只股票过会了,估计再过个十天半月就能上市,总算熬到了头,我们马上就要发财了!

任剑大概也想起来高明在值班,也就没再啰嗦,说完之后就赶紧挂了电话。

高明一听这个消息也激动起来,马上就想起了陈小薇。当初陈小薇拿走杨伟划给高明那五十万之后,离婚时便毫不犹豫地把这些原始股票,都当成垃圾扔给了高明。如果陈小薇知道这五十万如今可能变成五百万,不知她心里会怎么想。

想想也是,国内股市稳定一段时间了,新股发行也已恢复,只是高明和任剑最近连逢变故,所以谁也没去关心这事,此刻突然得知这个消息,也就应该算是意外惊喜了。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这话的确有道理。苏菡告白这事再加股票上市,高明突然间双喜临门,整个人也特别有精神,走路时昂首挺胸,感觉轻飘飘的,就仿佛在腾云驾雾一般。

如果人的心情好,就感觉时间也过得特别快。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下午下班的时间。高明把手上最后一条稿子处理完,提交给夜班总编之后,看看时间还不到六点。这个点苏菡应该早已下班,但她肯定一直在办公室等他。

高明想了想,就拿起电话拨了苏菡桌上座机。果然那边电话铃声刚刚一响,苏菡就接了,说喂,高主任,你那边都弄好了吗?

高明说刚刚完事,你收拾好就到大门口等我,我这就下楼取车。

苏菡说早就收拾好了,就等你呢。

挂了电话,高明先下楼去后院车库里取了车,开到大门口,苏菡已经站在传达室门口等他。高明停下来让苏菡上车,原本是想让她坐后座,但苏菡却想都没想,直接就拉开车门,坐了副驾位置。

高明心里暗自苦笑,看了看苏菡却也没说话,然后就启动车子朝梅园开去。顺口问了苏菡一句,都安排好了吗?

苏菡点点头,说梅园上午就打电话,预定了小桥流水。刚才我下楼时跟任剑也联系过了,他保证七点之前准时到。

然后两人就沉默了一会儿,都装模作样很专注地听着音乐,其实各人在想各人的心事。苏菡心情看上去很不错,脸上一直笑吟吟的。开了一段路之后,苏菡伸手把音乐声调小了一些,高明虽然知道她的用意,却故意没作声,也没敢去看苏菡。

果然,苏菡侧过脸来看了高明一瞬,就直接问他,说高明,我跟你说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高明也回头飞快地瞥了苏菡一眼,没有正面回答,却反问她说,苏菡,我很想知道,你到底看好我什么?

高明原本是想用比较轻松的方式,来和苏菡谈谈这个沉重的话题。但一看苏菡此刻神情凝重,就觉那已经不大可能了。

苏菡沉吟片刻之后,又说如果简单地说吧,高明其实我最初关注你,纯粹只是因为崇拜你的才华,但之后却又有了新的发现。比如你的为人,你的品格。当然除了这些,还有许久以来,你在工作上和生活中对我那些帮助,默默为我做了那么多……

高明听到苏菡这番话,不禁苦笑起来,赶紧打断了她的话,说苏菡,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其实并没有为你做过什么,真的!至于你所说那些事,也只是同事和朋友之间的正常交往,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意义。

苏菡看高明急于辩解,忍不住也就笑了笑,说高主任,你不会是也怕人家说你蓄谋已久吧?

高明虽然明明知道苏菡在开玩笑,却难免也有些尴尬,便说别人怎么说我倒无所谓,你千万别这么想就行。

苏菡看高明脸色有些不自在,便赶紧扭过话头,说如果我也这么想,就不会对你这些话。说句实话吧,我觉得对男人来说,有一点非常非常重要,那就是必须有责任感。即使撇开前面说那些事,以我对你的了解,也觉得你挺有责任感,我相当欣赏你这一点。

高明叹了口气,说可所谓男人的责任感,也不是仅仅体现在口头上啊。苏菡你应该知道,我现在什么都没有,连房子都是租的。

高明说这话的时候,其实有些言不由衷。既然股票上市会产生巨大收益,如果说到经济实力,他此刻心里还是有点底气的。

本来苏菡上车之后,高明就想跟她说说股票的事,但转念一想,一来他还没想好怎么支配那笔钱,二来他和苏菡之间的关系,似乎还没到那一步,于是就没有吭声。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788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