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哪里痒爸你帮我看看,两个夫君一起满足妻主

「好痛啊,我就算记忆好,也会被妳打笨了。」

「别闹了。」河伯严肃道:「微风河畔与妖族从无往来,零先生来此有何目的?」

「零先生虽专於医术,可同时身怀二十万年的俢为,以他的本领何须专程来此吸取灵气丶增进修为呢?」河伯推翻我的论述。

朋林看着我说:「我在想零先生是为淼音而来。」

「我?我不认识他,怎麽是来找我的?」我一头雾水。

「应该说是为了妳的伸缩锦囊。」

河伯眼神犀利,问道:「妳竟有伸缩锦囊?」他转而质问朋林:「妳为何未将伸缩锦囊之事报予我?」

朋林低头认错,「河伯对不起,是我一时疏忽。」

瞧他们如临大敌,害得我也紧张起来,「我的伸缩锦囊有什麽问题吗?」

河伯借了我的伸缩锦囊一观,他告诉我伸缩锦囊是稀有的法器,我手上这个更是名品中的名品,河伯追问我从何得来,我却回答不出,他的表情更为忧虑。

我从河伯和朋林口中得知妖王的妻子已失踪数年,妖王派遣族众在三界寻找妖后下落,身为一族之王的敌人必不会少,妖王担心有心人会抓住妖后藉以要胁,因此协寻妖后的文纸上并未提供妖后画像,而是以妖后随身之物做为线索。

「那随身之物不会正是伸缩锦囊吧?」

「不错。」河伯与朋林异口同声。

「可丶可我这个锦囊也不一定就是妖后的。」我突然感觉自己最近大事不断,不会是劫数将至吧?

「零先生也许就是为了确认此事而来。」我想我在拜康宫拿出伸缩锦囊的事大概传开了。

「若不幸是妖后的伸缩锦囊,怕是零先生要把妳带回妖族好好审问一番了。」朋林担忧。

「审我也没用,我真不知道在哪儿捡到它的!」我越听越害怕。

「先别自乱阵脚,这不过是我们的推测,待我见过零先生之後再做定夺。」河伯安抚我说。

河伯与朋林接待零先生时,我躲在书架後面暗中观察,朋林说这个零先生的真身是一只剧毒章鱼,我本以为他长得多吓人,结果没什麽特别嘛,不过他都二十万年高寿了,还保养得如壮年男子真有一套,他脸上纹着蓝色图腾丶五官俊朗丶有些胡渣,他的腰间挂着好...

朱华殿下化为美丽人形缓缓落地,她将我护到身後,气势凌人对零先生说道:「哪来的臭妖怪,谁给你的胆子在微风河畔撒野?」

「阁下便是凤凰朱华?」零先生非常从容。

「不错。」

「凤凰领地乃火燎原,此处是微风河畔,轮不到阁下多管闲事。」零先生胆子真大,敢在天界和大名鼎鼎的朱华殿下叫板,不怕死无全尸吗?

「我偏要管,你敢动她,我就烧死你。」

「成,妳烧吧,正好给我王寻个出师之名。」零先生大义凛然张开双臂。

我看事态严重,赶紧缓颊说:「朱华殿下丶朱华殿下,别冲动,他是我一个朋友,我们就是闹着玩。」

「什麽朋友会把人绑成粽子?」

河伯突然开口说:「还有一些朋友会把别人家乱烧一通的,绑成粽子算不了什麽。」

朱华殿下恼羞成怒,「河伯,我这是在帮你维护微风河畔的秩序,你倒反过来损我还有没有良心了?」

「零先生是来找朋友的,没有犯事。」

「零先生?原来你就是妖王的御用大夫,难怪这般嚣张。」朱华殿下不屑地瞅了瞅零先生。

「彼此彼此。」

零先生想带我离开,朱华殿下死不答应,二人都是硬脾气,久久僵持不下的後果自然演变成大打出手,朱华殿下虽法力高强,可零先生也非泛泛之辈,加上朱华殿下时刻防备零先生用毒,一心二用下无法拿出真本事,这场架怕是一时半会儿停不了,我和其它小仙妖忙着躲起来和逃命,深怕倒楣被他们弹来弹去的法术打到,河伯试着阻拦他们,无奈他修为不及二人,即使出手也无太大帮助。

眼见微风河畔受他们二人波及而没了昔日的风光明媚我实在心痛,此时无数个螺旋漩涡自微风河畔广大腹地的各处向上窜出在天空相互交错,仰头看去晃如一张巨大的水网,从漩涡交会之处凝出成千上万的水剑,这些水剑像是有生命般只追着朱华殿下与零先生,他们自顾不暇,也没心思与对方拼搏。

「……殿下……。」我身旁的朋林凝视着水网潸然泪下,难道这是水神的力量?她都死了两万年了,力量仍如此强大吗?

水剑数量太多,朱华殿下和零先生终究被其所伤,他们听从河伯建议收起杀气与法力,渐渐地水剑停止攻击,空中的水网也回复成螺旋漩涡,最後消失在大地中。

我想水神是想守护这处世外桃源,所以特意在死前留下咒术护卫,她拥有高深修为丶受众人追捧,俨然是人中龙凤,可惜最终仍唯有一死,实在令人唏嘘。

微风河畔出了这麽大的动静,不免引来诸多仙者前来探视,二殿下也受天帝之命带领一队天兵天将到此了解状况,朱华殿下与零先生身上多处受伤,庆幸皆是皮肉伤,上了药丶包扎起来就没什麽事了,但是二殿下仍不放心朱华殿下的伤势,非要带她回天宫让药王瞧瞧才行,看他们二人感情甚笃真让人羡慕。

「我要带淼音一块儿回天宫。」朱华殿下牵着我的手不放。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75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