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私伦故事床下男女-催眠控制小说

行动派司明决定开学立马采取行动。

这会儿司明也不打算打迂回战了。

有计划地去金融系看了祝千郢的课程后,一个明媚的下午,颜司明精心化了个妆,为了占据有利位置,提前去了祝千郢所在的教室求“偶遇”去了。

没到上课时间,教室里只坐着三三两两的人,颜司明环顾四周,本以为她来的已经算早了,谁知道祝千郢比她还早,已经坐在靠后排的位子上静静看书了。司明昂首挺胸,走到祝千郢的身边,开口问:“同学,请问这个位子有人坐吗?”司明挤出对着镜子练了无数次的微笑。

祝千郢蹙了蹙眉,脸色有些不悦,淡淡地说了一句,“没有。”

颜司明好像没注意到他的不满似的,“那我可坐咯。”一面说一面坐下。司明清晰地感觉到旁边的人往里移了一个座位,似乎还带起了一阵冷冽的风,当下有些难堪,但她决定豁出去,不是有句话说得好么,女追男隔层纱。下定决定后司明也跟着移了一个身位。祝千郢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问:“你到底想干嘛?”

“想坐你旁边啊。”司明微笑着说,——其实内心在祈祷,你可不要再移啦……

似乎是没想到司明那么(bu)直(yao)接(lian),祝千郢一下子愣住了,居然找不出话语来反,干脆就不说话了。把这一沉默当做是默认的司明心情大好,开始想办法跟他说话,“这位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司明笑着问,其实她知道他叫祝千郢。

薄唇轻启,慢慢开口道,“我叫嬴钱主。”,表情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噗!”司明没绷住笑,真庆幸此刻她没有喝水,不然可就喷出来了,讲真,要不是她知道他叫祝千郢,她绝对不会怀疑这个名字的可信度,那表情,太无辜了吧!

“嬴钱主同学,很高兴认识你,我叫薛沐鞘,知道为什么我的名字里有个剑鞘的鞘吗?偷偷告诉你,薛仁贵是我家的祖先哦。”说完颜司明还贼笑着伸出了手。

祝千郢摆明了不想搭理她,低下头看书去了,留颜司明的手孤零零的伸在那里。

干笑了两声,司明悻悻地收回自己的手,她有些想放弃了,可是她都想了这男的四个月了,哪能那么容易放下。司明有点小低沉,她的勇气都要被磨光了。

“等一下,你肯定不叫嬴钱主,这么出水芙蓉(其实司明当时想说的是出淤泥而不染,但是太长了就换了个词,显然这个词……)的人怎么可能叫那么接地气的名字!你别说!让我猜,嗯……你叫朱倩影?不对,太娘!朱钱营?也不对,还是俗!朱钱嬴,不对…………”颜司明自导自演地列出她所有可能想到的名字,并且都是姓朱。

一旁的祝千郢真的要崩溃了,原来他名字的谐音可以那么猥琐?!咬牙切齿道,“你给我闭嘴,我叫祝千郢,不姓朱!”

司明挑了下眉,得意地说,“看我多机智!一下看穿你不叫嬴钱主。”突然语气一转,“诶对了!你是不是拿了上个学期的奖学金?我看光荣榜上看见你名字了,哇!学霸一个诶~”

“我看你也不叫什么薛沐鞘吧,颜司明?”祝千郢瞥了她一眼,缓缓道。

“哇!神了,你怎么那么厉害!怎么做到的?难道我的气质不像带剑的,像雪一样温柔啊?”司明是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了!祝千郢可不像她在装傻,之前肯定不认识她这个小喽啰,那真的是靠猜的?要知道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光是谐音都有好多好多种排列组合,要不是刚刚被打断,司明保证那个zhuqianying的名字她还能组出一堆!司明看着祝千郢,满眼都是崇拜的小星星。

其实祝千郢很想告诉她——我看见你数学课本上写着的名字了……,但看着颜司明崇拜的眼神,有些心虚,打个马虎就想把这件事揭过,“呃…,正常推理,很简单的。”

“天啊!学霸就是学霸,干嘛都厉害!”颜司明的表情要多夸张有多夸张,就差拿个本儿让祝千郢给签名了。

“还好,碰巧猜到。”祝千郢满头黑线,这女的没注意到周围人都在往这看吗?她还以为是刚刚稀稀拉拉没几个人啊。

“学霸,你这么厉害,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帮我看到数学题呗。”说着期盼的看着他,刚刚的夸张都是铺垫,就为了找个借口让祝千郢教自己做题,(司明一直相信她的智商可以让男人对她刮目相看,她完全没有男人喜欢傻白甜的意识,所以想借此机会展现她的智商!)

虽然表情看起来很不情愿,但祝千郢还是压抑着不耐烦,低声问,“哪题?”

“就这个。”司明翻开课本,指着一道题。这道题司明解到一半借不下去了,这样的题才可以展示出司明的学习能力,(她自以为的)

祝千郢拉过课本,看了一下,对着颜司明说,“笔。”颜司明狗腿地递过去,“脑子。”颜司明……

“废话太多,你可以开始讲了。”颜司明不喜欢有人拿她的脑子开玩笑,三年级以前她成绩很差,老师怎么教都不会,所以总是被一个数学老师敲头骂笨,留下了阴影,从此只要听到有人拿她的脑子说事她就很生气,爸妈都不行!

祝千郢被颜司明这突然的生气搞得莫名其妙,也没多想,开始讲题。

沉静下来的颜司明如愿地展示出了她惊人的学习能力,祝千郢只是一点,司明就哗啦啦地把题目解出来了。

祝千郢看着颜司明的侧脸,皱起的眉头、微抿的嘴唇、专注的目光与刚刚的不正经形成鲜明对比,她专注得丝毫没有发现祝千郢的注视。祝千郢突然觉得,这姑娘蛮厉(ke)害(ai)的。

教授走上了讲台,法律课,教室里细细碎碎的说话声渐小,祝千郢本以为这堂课他会被旁边的这个女生吵死,然而真相是——颜司明认真地听着老教授将课,抬头听重点,低头记笔记,全程没有往祝千郢这边看一眼,虽然她没有课本,但她细心地把老师讲的关键词记在了随身带的笔记本上。倒不是颜司明装…咋地,高中时有一次成绩司明成绩下滑得厉害,被班主任叫去谈话,班主任再三提醒司明,上课一定要认真听,老师讲的都是有用的,不管是容易还是难,会还是不会,都要好好听课。司明就养成了认真听课的习惯,到现在都没有改变。

下课后,祝千郢看向颜司明,问,“你是法律系的?课本呢?”

“我是物理系的,没课本。”颜司明语气有点淡,她还有点点不舒服,为他调侃她的脑子。

“那你怎么来听法律课?”

“那你一金融系的不也来旁听吗?我就不能来?你就那么看不起我?”司明平缓地说出这些话,明明是质问的台词,却说出一种委屈的语气,好像下一秒就要掉眼泪。

祝千郢突然有点怕她掉眼泪,想了一会,“没,我是看你的法律好像不错,就误会你是法律系的了。”

“哈哈,本姑娘厉害吧~不是我吹,我高中政治每次都过及格线的了呢!(司明这句话是搞笑地,她是想说她高中的时候政治很烂,也变相地告诉祝千郢,她不生气了)”

“厉害厉害,我先走了。”看着颜司明恢复烦人模式,祝千郢决定走为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9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