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再浪一点你好紧奶好大,口述我被黑人粗大阴茎操

过了最初的震惊之后,清歌开心极了,她想要是自己跟杜藤枫在一起了,兮兮姐跟魏衡在一起了,那简直太棒了!

这样以后,他们就是世交,两家的孩子也会成为好朋友的!

清歌的脑洞开的极其远大。

咚咚敲门声响起,大概是助理买东西回来了。清歌起身去开门,走到门口的时候看着言兮兮呆呆的,不由得又追问了一次。

“要不要考虑魏衡啊兮兮姐?”

清歌作为旁观者,对魏衡的失常看得清清楚楚。

言兮兮觉得清歌有点异想天开了,人家老板明明没有表示过对自己有什么意思啊!

清歌的问题紧追不舍,搅的言兮兮心神混乱。她总不能说自己说不定啥时候就消失了,不能谈恋爱吧?

言兮兮绞尽脑汁思考怎么说起来比较婉转。

“老板……比较老,跟我可能不太合适。”

看着清歌幸灾乐祸的表情,言兮兮心里的叛逆小情绪又上来了,她突然想开个车,调戏系统的那种恶趣味又出现了。她想这一会儿就自己脸红了,这多不公平呢。

“比我大十岁呢,你说那方面要是不行可怎么办。人生在世活的是什么,活的就是感觉啊。”

言兮兮开启了耍流氓模式,她一条手臂扶在沙发背上,动作充满了大佬的霸气。

看着清歌越来越红的脸,她也说的越来越欢实。

“这要没有感觉啊,活着也没意思。你说是不是。”

清歌果然红了脸,搭在门把上的手都滞住了,门微微拉开一个小缝。

看着清歌红透的小脸儿,言兮兮快乐恣意的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

门被拉开,魏衡面色莫名的站在门外。

笑声戛然而止。

老?不行?

魏衡眯了眯眼睛,在梦里的那十几年,不知道是谁每晚到最后都颤抖着哭着求饶。眼泪滑过小脸儿,嗓子都喊嘶哑了。

呵,反正不是他。

“言兮兮,走了。”声音冰冷似冰,说完魏衡转身就走。

言兮兮懊恼的用双手遮住了自己的小脸儿,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脚,这就是了。谁能想到魏衡会下楼找她啊,发个信息就成,不行打电话也行啊。

这回换成清歌幸灾乐祸了,想到魏衡大影帝那堪比焦炭的黑脸,她觉得她的兮兮姐真是前途堪忧啊。

言兮兮丧着脸站起来往外走,明媚的小脸儿上都快被乌云遮住了。怎么就这么巧,怎么能这么巧?难道是天要亡她!

走到清歌旁边的时候,清歌憋着笑看着言兮兮。言兮兮转头瞪了一眼她,英勇就义般的走出了门。

魏衡正在电梯前等着她,见她过来了没有看她也没说一句话。言兮兮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颗不易察觉的蛋,默默的跟着他。

两个人周围弥漫着尴尬的气氛。

上了保姆车,魏衡也没有主动说话。言兮兮更不好意思搭话了,这个时候她说什么都不合适。甚至司机师傅都察觉到了车后方的迷之尴尬,默默的打开了收音机,歌声传来。

“岁月催人老,回首往事知多少。轻叹世间变换过得太快了。岁月催人老,人到中年才知道,这辈子到底什么才重要。”

魏衡听着歌词额头的青筋不可抑制的一跳一跳的,“关了。”

老板声音低沉,司机师傅连忙伸手把收音机给关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怎么觉得关了之后,车里更加死寂了呢?

言兮兮缩在魏衡隔壁的座椅上,她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团,把自己变成透明的,让自己的存在感骤降为零。

她无奈的想,要是当时要个随时能隐身的金手指好了!

到了片场,车一停下魏衡就率先下了车,头都没回。不再像每天那样帮着言兮兮拿着装满东西的背包。

言兮兮慢吞吞的跟在后面。

垂头丧气。

无言以对。

心乱如麻。

为什么要嘴欠!

怎么就那么嘴欠!她无助的想。

等魏衡进了化妆间,周围的人多起来,这种尴尬的气氛终于得到了消解。言兮兮觉得此刻真的无法面对魏衡,默默的拎着包走到了片场旁的小棚子里。

她没坐在魏衡的沙滩椅上,规规矩矩的坐在小塑料凳上。过了一会儿魏衡过来了,扫了她一眼,抿了下嘴唇到底没有说话,直接进片场开始走戏了。

言兮兮在魏衡走远之后弯了刚才坐的笔直的腰,她懊恼的捂住了自己的脸,这可太丢人了。在人背后议论这个,不合适,不礼貌。当时就不应该想要让清歌脸红,这可好,逞一时之快把自己拉下水了。

小姑娘望着前面出神,言兮兮想好像得哄哄魏衡,可是这怎么哄啊?

这让她怎么开口啊,难道说,老板你行你可行了。

可拉倒吧。

言兮兮抓狂的把双手十根指头插到了自己的发间。正当她纠结万分的时候,清歌慢慢走近,拍了拍她的肩膀。

“没事儿吧?”清歌蹲下身,平视言兮兮轻声问道。

言兮兮怨念的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一个眼神代表了一切,清歌了然了。她有点心里过意不去,要不是她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开了个门缝,魏衡也听不到。

是她大意了。

清歌觉得自己有义务帮言兮兮转换一下心情。

于是为魏衡拍完戏往回凉棚走的时候,就看到言兮兮和清歌凑到一起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什么呢。

两个人的表情还都挺激动的,魏衡顺着她俩的视线一看,是戏里的两个男配,一会儿要拍干活砌墙的戏份。男配正裸着上半身做俯卧撑,为了把身体拍的好看一点正迅速让肌肉充血。

魏衡思索了一下,拿出手机远远的拍了两人的照片。然后打开了杜藤枫的微信对话框,发了过去。

魏衡:【图】

就一张图,别的一句话没说。

果然看到照片里有清歌,杜藤枫的信息回的很快。

杜藤枫:清歌干什么呢?

杜藤枫直接无视了照片里的言兮兮,一门心思只看到了清歌。

魏衡又转了一下手,拍了个小视频。镜头从清歌和言兮兮窃窃私语的兴奋表情开始,慢慢转到另一边一身腱子肉的小鲜肉男配。

杜藤枫:……

看到杜藤枫不爽,魏衡心里舒服多了,面无表情的把手机收起来,然后向言兮兮走去。

他都走到了身边,言兮兮还没察觉,跟清歌交头接耳说的火热朝天,离的近了还能听到两个人聊的内容。

清歌:天啊,他体脂率好低啊,你看腹肌上一点肥肉都没有。

言兮兮:是啊是啊,也不知道摸起来是什么感觉。

魏衡听不下去了,咳嗽了一声。

好像天降寒霜,言兮兮瞬间被冻住了。清歌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一眼,握着言兮兮手臂来回摇摆的手也停住了。

好像又被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呢……

魏衡眼神幽幽的看着她们,她充满歉意的看了一眼言兮兮,正巧副导让她开始走戏了。清歌脚上抹油,溜了。

凉棚里又只剩魏衡和言兮兮了。

言兮兮都要崩溃了,心想自己的运气怎么这么不好,怎么就这么寸呢?一共就说了两句骚话都被听到了。

一个黄花大闺女跟闺蜜说这种私密话觉得没什么,但是被男人听到了就觉得有点尴尬了。再加上刚刚之前发生的事情。真是迷之尴尬Max。

“老板,拍完戏了?”言兮兮主动开口打碎冰封的氛围,“咱们准备回吗?”

今天魏衡就一上午的戏,正常拍完就可以回去休息了。

“不回。”魏衡惜字如金。

“那我们去哪啊老板?”魏衡眼神平静的扫过言兮兮,没有说话。连戏服都没有换,妆也没有卸,转身就往外走了。

言兮兮只好收拾好东西紧紧跟上。

魏衡此刻心都要酸炸了!他克制着自己不要多说话,省得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覆水难收。

就像言兮兮这样,他才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尴尬的境地。

老男人,要脸。

上了保姆车,魏衡和言兮兮都坐好之后,老男人转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言兮兮,眼神深沉的把言兮兮浑身的汗毛都要看站立了。

看了一会儿之后,魏衡转过对,语气平静的对司机说,“去市内的运动城。”

言兮兮:???

去运动城干什么?言兮兮心想难道是有活动?还是魏衡去那有私人行程?

言兮兮刚要开口问魏衡,就看到男人把座椅调低,闭上了眼睛,英俊的脸上,眉间写满了疲惫。

言兮兮默默的闭上了嘴。

运动城离他们剧组在的小镇有些远,开了一个小时才到。车停的那一刻,魏衡就睁开了眼睛,眼内一片清明,一点都不像是睡着的样子。

言兮兮觉得魏衡好像没有生气,更像是跟自己闹别扭,可是她之前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她也拿不准。

魏衡还是率先下了车,回头看了一眼言兮兮示意她跟上。

工作日的下午,体育城里没有多少人。魏衡还带着戏装,一点都不像是温文尔雅的影帝,倒像是忧郁潦倒的失意人。

的确是某种概念上的失意人。

进了运动城,魏衡一直往前走,言兮兮在后面神游天外的跟着。

走了一会儿前面的男人突然停住了脚步,言兮兮一下撞到了魏衡坚硬的后背上,她捂住自己的鼻子往后退了一步。

两人之间的气氛太尴尬了,她不敢说疼。魏衡也没问。

好像没有被撞似的,魏衡转过身,目光深沉闪着幽暗的亮光,“你去选。”

选?

选什么?

言兮兮转头一看,里面全是各种体育器械。她不解的转过头跟魏衡对视,用眼神问他选什么?

对面的男人突然吊儿郎当的邪魅一笑,“去选器械。”

言兮兮:???为什么选器械?选什么器械?

魏衡好像看懂了言兮兮的心理活动,他哼笑一声。他往前一步走到言兮兮面前,微微弯腰凑到她耳边。

男人的体温炙烤着言兮兮,耳边还有他的鼻息,扫在她的耳朵上,好痒。

言兮兮微微侧头躲了一下。可是魏衡没有放过她,又往前凑了一点。

“作为我的助理,希望你能帮我一下,毕竟我比较老,身体可能也不好。”

“为了某些感觉,为了防止不行,我准备好好锻炼身体。”

“这样摸起来手感也好,你说是不是呢兮兮?”

言兮兮不可置信的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之后,言兮兮浑身发烫都要炸起来了!

他大爷的,这个老男人居然在这等着她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8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