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爹爹好大全文 妹妹给我玩她的下体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张平云看见了莫晶脸上的纠结,也解释道。“这几天会以观察以及辅助治疗为主的。”

“好吧张主任,我清楚了。谢谢”莫晶也算是了解了下自己的身体情况,也就放下心来了。

“嗯,你注意休息,我去查房了。”

“麻烦张主任了。”莫晶对张主任的上心感到感谢。

“不客气,职责所在。”张平云说罢,准备离开。

莫晶陪着张平云走到了病房门口。

“留步吧,莫女士。”张平云转身对着莫晶说道。

莫晶点了点头,看着张平云走了出去,而后关上了病房门,走回了病床旁边。

当莫晶一个人安静地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心中是有多乱。莫晶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去思考有关萧岗的事情。

毕竟自己跟他的关系,已经止步上星期。他们现在,再无关联。

莫晶想用睡觉的方式来逃避现实的折磨,可是一个有心事的人怎么能那么容易睡着呢?翻来覆去一个多小时,莫晶没有睡着一秒,甚至连一丝困意都没有,脑子里都在想着刚才张平云的所说的。

半晌,莫晶起身,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捏了捏自己紧皱了快两个小时的眉头,走出了自己的病房,准备去接萧帆下课。

刚下了楼,一阵北风袭来,将丝丝寒意吹到了莫晶身上。莫晶下意识地捂紧了领口,戴上了帽子。

好在萧帆的幼儿园距离医院并不多远,也就十几分钟步行的时间,莫晶在风完全吹寒自己身子之前抵达了萧帆所在的幼儿园。

“帆儿,这儿!”莫晶将手伸出,向着刚刚出幼儿园门口的萧帆招手。刚下雪的萧帆看见了正在挥手的莫晶,不像以前莫晶来接时候那么激动地高叫,而是低着头暗暗地朝着莫晶走了过去。

莫晶本来有些意外,可是当莫晶看见萧帆身边跟着的人时,就明白了。

“你是萧帆的母亲对吗?我是这家幼儿园的院长,彭晨。”跟着萧帆一起来的中年男子握着萧帆的手,对着莫晶坐着自我介绍。

“你好彭院长,不知道您在这里的用意是?”莫晶连忙伸出手去握院长刚伸出来的手,客气地问道。

“萧帆是个好孩子,只不过脾气有些暴躁。今天呢因为一些小口角就对别的孩子大打出手,而对方的父母呢,你懂得,有些权势。”彭晨满脸难色的对着莫晶说道。话刚说完,莫晶看着彭晨的眼神就有些异样了。

“真的不是我献媚谁,而是这件事处理不好,我的幼儿园就得关门啊。”在人堆里爬过的彭晨自然懂得莫晶那个眼神的意思,连忙解释道。

彭晨这么一解释,莫晶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看来对方的确是权势不小,而且十分宝贵这个孩子。

“对不起彭院长,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事。”莫晶的道歉并不是虚伪的,而是真心实意的道歉,语气也十分谦卑,“是我没有管好萧帆,才会给你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唉,萧妈妈你不必给我说什么对不起的。”彭晨被这么认真的一个道歉弄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头道。“真正难缠的是那边那个,就那个黑色轿车旁边站的人,那是刘家的司机。”

“刘家?就那个刘市长家的司机?萧帆惹了刘市长?”莫晶踮了踮脚看了一眼彭晨指的那边,的确有一辆轿车在等着,而且旁边还站着一位司机,正在尽力安抚一个跟萧帆差不多年纪的孩子。

“是啊。老师说刘家小少爷当时找了好几个人去羞辱萧帆,话说的也有点难听。而萧帆就直接拿书本砸了他们,而后刘家小少爷就出去拿自己的手机给他爸爸,也就是刘市长打了个电话,然后刘家的司机就直接来找我来了。”彭晨简要地介绍了下当时的情况,“当刘家司机找到我的时候,我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这些还是当时在场的老师告诉我我才知道的。”

“他们真是欺人太甚,说我是没爹的孩子。”一直沉默的萧帆听完了彭晨的叙述,说道,“可是我明明是有爸爸的啊,对不对啊妈妈?”说罢,萧帆把目光转向了低头看着自己的莫晶。

莫晶根本没有想到,萧帆会因为这个跟别人打架,更没有想到的是,萧帆的最后一句话。

看来其他人都是瞒着萧帆的,跟自己瞒着萧帆的理由一样,都不想让萧帆的心理上有任何压力,想让他快乐无忧无虑地成长。

可是,自己不想看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对,你有爸爸,我们是和谐美满的一家。”莫晶的眼圈有些红,喉头有些发涩地说道。

“萧妈妈,请允许我插一句嘴。我觉得现在还是去找那个司机解释清楚,道个歉比较重要。因为如果一会儿他们走了,这事可就复杂了。”彭晨在一旁插了句嘴之后,连忙看向刘家车的方向,看见车还在,心里的担心稍稍松了些。

彭晨说的不错,像莫晶这样没权没势没钱没人脉的四没人员,跟着有权有势的刘家刚起来,比鸡蛋碰石头的下场还惨。

“走吧帆儿,我们过去道个歉。”莫晶看了眼彭晨,又从彭晨手中牵过了萧静的手,准备去找他们道歉。

“为什么?为什么要我去道歉?明明是他们有错在先,为什么我还得道歉?”一听到要去道歉,萧帆立马不高兴地吵闹起来。

“帆儿,这件事情很复杂,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莫晶看着气呼呼的萧帆,不忍心用成人世界的条条框框去玷污萧帆的纯姐与天真,蹲在萧帆身边对着萧帆诚恳地说道:“就当是妈妈求你的,跟妈妈去道个歉,好不好?”

萧帆看着在自己身边认真说着的母亲,也不好意思拒绝母亲,于是决定跟着莫晶一起去道个歉。

莫晶母子二人在彭晨的领路下,走到了停着的汽车旁边。

“那个小兔崽子,我见找他非得打他不行,还敢动手打我,活的不耐烦了。”还没走到汽车跟,莫晶三人就听见了这句话,莫晶的眉,霎时间就沉了下去。

“少爷,别生气,我已经帮你要求他们找你道歉来了。”司机蹲在少爷旁边,蹲着开导到。“要是你这样的行为被老爷和太太看了去,是要挨批的。”

“他动手还有理了,还不能我骂他几句吗?莫叔,你该不会是向着他说话了吧?”刘子胜的声音依旧很扎耳地传到了莫晶等人的耳朵里。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莫晶听见这句话从萧帆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有些惊讶。自己的儿子一向活泼可爱,怎么会变成这个深沉不已的样子呢?

“原来你们在这啊。”莫叔有些没有蹲稳,一个趔趄,手扶在了道砖上,一抬头就看见了在一旁站着的三人。

“谁?谁在哪?”刘子胜因为个子矮,被汽车挡的严严实实,并未看见站在汽车另一侧的莫晶三人,连忙往前走了几步,让自己好看清楚是谁。

“啊,原来是你这个贱人啊,哟,还跟着你的贱人妈妈来了?”刘子胜的嘴巴里说出来的话,让在场的人都很意外。

这个刘子胜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个单纯年华的孩子,而像一个泼妇。

这样的话语,自然可以激怒在场的某些人。

“如果你想让我的拳头再教训你一遍的话,你可以再说一遍那句话。”萧帆的声音顿挫有力,边说还边向刘子胜那里走去。

“怎么了?人贱还不能说了是吗?明明就是一家贱人,还不准人说嘛?”刘子胜看见萧帆气愤的表情,心里变态似的还有些开心。

跟他的妈妈还真像。

“你有本事再说一遍试试。”萧帆人小,但是声音却很大,让刘子胜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我就说了,你们一家人都是贱人,该挨骂。我爸爸随便动动指头都能把你们这些狗东西给碾死,你们就该挨骂,没权没势没钱的,还不准我骂骂了?”刘子胜的声音也不小,指着萧帆就骂了起来。

幼儿园并不大,但是门口来接学生的家长还是不少的,听到这边的争执声,家长们都围了过来,看着现在的情况,议论着。

“这谁家的孩子啊,嘴上没毛?”一个火大的家长问道。

“嘘,这不刘市长的孩子吗?”另一个有些人脉的家长连忙劝到,别让他惹祸上身。

“怎么,刘市长的孩子就这个样子?这么没家教?”旁边一个听到全部的事情经过的家长忍不住议论道。

“就是就是,刘市长的孩子家教就这个样?那刘市长也不咋地吧,亏我那时候还选他当人大代表呢。”一边另一个家长说道。

“真的,这孩子就这样,他老子也好不了哪去,说不定经常这么骂人,被孩子学来了。”车头前面的另一个家长附和着。

“不就是个市长儿子吗?有什么权利来这骂人,还是骂跟我们类似的普通人。”人群中有人喊道,这一喊,让人们都附和了起来。

“对啊对啊,凭什么说我们。”

“我们的孩子不比你低贱。”

“艹,起来,让我把这小兔崽子揍一顿。”

“就是,揍一顿,进局子也值了。”

~~

“不行,我得把这事发到网上,再@几个报社之类的大V,让人们都看看。”一个拿着手机拍照录音的家长说道。

“你说什么?你他妈再拍个试试!信不信我让我爸把你们都带进局子里?”刘子胜听见有人要拍照,冲上去就抢手机。

可是手机没抢到,却将自己的丑陋行径拍了个清清楚楚。

旁边,越来越多的家长掏出手机开始拍照,用自己的社交媒体传播着这个消息。眼看事态有些失控,莫叔连忙拉了拉自家的少爷,想要让他收敛一点上车赶紧逃离。刘子胜也被现在的话语有些吓到了,连忙顺着莫叔的劲进了轿车里。

莫叔刚想开车,就发现自己的周围满是人,根本没法开车。

“呀,这不宝马么,好几十万呢。”有在车前面的家长看见了车标,惊讶道。

“市长工资可不高啊,这宝马哪来的?”有家长在思考。

“还能哪来,伸手要的呗。”

“就是就是,不是伸手要的就是别人送的,肯定不是自己买的,也不是什么干净的东西。”

“不行,我得给纪检委举报了,刘市长涉嫌受贿,这事可不小了。”

.......

外面的议论还在继续,车里面的两个人已经有些害怕了。跟着市长这么多年的莫语自然清楚,这些舆论一旦散播出去,搞不好刘博洋这个市长位置都得易主。

可是自己也压不下来啊,无能为力啊。

“咱们把他们拽下来问问吧?”外面的家长提议道。

“对,拽下来问问。”

“问问就清楚了。”

........

事情发展到现在,局面已经完全失控。这也是莫晶跟彭晨三人没想到的。尽管彭晨尽力维护秩序,也叫来了幼儿园的保安来维护秩序,可是家长们还是跟疯了似的围在一起,而且越围越近。不得已,彭晨打了报警电话。

附近巡逻的警察很快来了,那帮聚集在一起的家长们看见警察来了,也就不再像之前那般吵闹了。

警察用了十五分钟,才让全部围观的人散开,幼儿园门口的这条道路,才恢复了通行。

车上的刘子胜早已经被那些话语给吓得脸都有点白。“莫叔你说,我是不是闯祸了?”刘子胜颤颤巍巍地问道。

“至少得给老爷带来点不小的风波了。”莫叔尽量减小形容词。

风波?那都是轻的。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42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