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美女用脚踩蛋糕喂我吃 浴室水中h文

三个人都点点头,郝秀秀就拎着编织袋子笑眯眯的带着小文小武下了地。四个人搭配,干活不累。郝秀秀给了他们休息的时间,又有人看着花生,一举两得,干起活来小家伙们谁也没吵没闹,干活很麻利都想快点轮到自己去休息,两亩多花生他们用了半个多上午就刨完了。

四个人坐在地前头,只有郝秀秀累得厉害,气喘吁吁的,三个小家伙还有点知道心疼她,把母亲柳淑梅给他们带的水递给郝秀秀,让郝秀秀先喝。

郝秀秀干了这半上午的农活,一会儿也没闲着,这会儿是又渴又饿,接过军绿色的水壶咕咚咕咚喝了小半瓶,才把水壶又递给他们,让他们分着喝。

郝秀秀把气喘匀了,开始整理花生。小孩子没多少力气,摔打的花生也不是特别的干净,趁着三个小家伙喝水休息,郝秀秀蹲着抓着一把花生朝着地面摔打,把泥土摔掉装进编织袋子里,三个小家伙休息了几分钟,就过来她身边帮她的忙,很快就把所有的花生装进带来的编织袋子里。

等都装好拿绳子封了口,郝秀秀抬一头儿,三个小家伙抬另一头儿,四个人把几个编织袋抬上拉板车,就准备回去了。郝秀秀拉车,三个小家伙高高兴兴的在后面帮着推车,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几个人都很高兴。

等听小燕儿唱完最后一支儿歌,他们四个也进了家门,郝秀秀把拉板车放下,三个小家伙立马飞奔到屋子里去喝水吃东西去了。

郝秀秀笑起来:“真是一群小馋猫儿。”

花生需要在太阳底下晒好,花生杆都晒干后,抓起花生杆一摔,花生也就全部全部脱落了,这个时候把晒好的花生收起来就可以去城里卖了。

郝秀秀把所有编织袋子里的花生倒出来,一排一排的摆放在院子的空地上。都摆好后她也才进屋喝水,看了看表,刚刚到吃午饭的时间,肚子已经饿得咕咕响了,刚想去厨房,就闻见一阵饭菜的飘香。三个小家伙端着饭菜进了屋。母亲柳淑梅也端着汤进来了。

“饿了吧,我想着你们回来肯定都饿得不行,就提前给你们把饭做了,去洗洗手,过来吃。”

郝秀秀点点头,快速的洗了手,搬了板凳坐过去吃。柳淑梅看着他们四个人狼吞虎咽,笑起来:“你们真的是饿急眼了,也不说话不闹腾了,也不嫌弃菜难吃了。”

三个小的嘻嘻的笑起来,都说柳淑梅做的饭香。惹得郝秀秀和柳淑梅笑得前仰后合。

吃完饭睡了会儿午觉,三个小家伙就都出门找小伙伴去玩了。郝秀秀把牛粪清理了,又给牛喂了草料,就跟着她母亲柳淑梅接着刷奶瓶。等把活都做完,日头都有点偏西了。

郝秀秀揉了揉自己酸痛的肩膀,回了屋去做作业。

……

又迎来了人人痛恶的星期一,不知道是周六日的没有休息够,还是依旧沉浸在周六日的散漫时间里,班上的同学一个个有点无精打采,一向精神抖擞的周成军和郝秀秀居然也有点蔫蔫的。

课间,周成军趴在桌子上,那手指戳了戳趴在桌子上的郝秀秀的肩膀:“你今天怎么这么没精神啊?”

郝秀秀趴在桌子上没起,整体扭过来抬了一只眼眨巴眨巴看了看他,开口:“那你呢,你怎么也这么没精神?”

周成军枕着伸出去戳郝秀秀肩膀的那只手,拿另一只手揉了揉眼睛,神情有点不自然:“我昨天看那本武侠小说,一直看到深夜,熬夜熬的没精神。你呢?”

郝秀秀把头埋进自己的臂弯里,瓮声瓮气的回答:“我昨天干了一天农活,晚上又写作业写到半夜。”

周成军突然有点精神,看着郝秀秀的背影,眼神有点深邃。

“干啥这么拼啊,农活慢慢干嘛,白天先把作业写完啊。”

郝秀秀头也没抬:“时间不允许啊,这个时节不把熟了的农作物收了就晚了,晚了农作物就不是最好的状态,就卖不了好价钱。”

周成军哦了一声,只能认同郝秀秀的话。抽屉里躺着一封信,只有这封信知道写它的主人有多紧张。

……

周成军好不容易熬到放学,整个人的状态都是紧绷绷的,见郝秀秀收拾书包要走,一把拽住郝秀秀,差点把她拽一个趔趄。

郝秀秀皱着眉问他:“你干啥啊?”

周成军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远处陈念却看得分明。

“你不说话,我走了,我着急回家呢!”

周成军眼睛一闭心一横,心想反正是一死,赌一把。就伸手把那封信塞到了郝秀秀手里。

“这个给你。”

说完转身就走了,只能看得他的背影里,耳朵红的厉害。

“……”

郝秀秀看着手里的信,有点懵,但还是装进了书包里,飞快的回了家。

等到写完作业,家里人也都睡了,郝秀秀才把信从书包里拿出来,小心翼翼的拆开。

秀秀:

自从在学校附近见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喜欢上了你。你不顾危险抓小偷的那份勇敢,后来相处中那份开朗,对待同学的那份善良,为了家里努力学习,帮着家里任劳任怨,没有一处不让我喜欢。

第一次见你是惊艳,开学时你忘记了我们的第一次见面让我生气,后来的相处中我想让我们亲近一点却总是让你离我越来越远。看你和其他的同学都能好好的相处,这些都让我悔恨自己为什么不能从一开始就对你好一点。

后来我终于等到一个可以对你好的机会,也是这一次才能转变我们之间冷漠的关系。我用两本书换来你的温柔和友好,你想象不到这让我有多么的欣喜若狂。

但你还是始终把我当作一个普通的朋友或者同学,这让我的心又酸又甜,酸的是我多想让你了解我的心意而你始终不知,甜的是至少你对我和其他人是有些不一样的。

可能正是因为之前我对你太让你嫌弃,现在才能看到你用随意亲近的态度对待我,对别人还是带着一份友好的疏离。

但我还是渴求更多,我内心对你的感情越来越不能隐藏,也不想隐藏,我越来越喜欢你,喜欢到目光总是不自觉的追随你,有了好的事情想跟你分享,有了坏的事情想跟你诉说,想让你更加了解我的好,想要拥抱你。

罗伊·克里夫特诗歌《爱》里曾经说:我喜欢你,不光因为你的样子,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我的样子。我喜欢你,不光因为你为我而做的事,还因为为了你,我能做成的事。我喜欢你,因为你能唤出,我最真的那部分。我喜欢你,因为你穿越我心灵的旷野,如同阳光穿透水晶般容易。我的傻气,我的弱点,在你的目光里几乎不存在。而我心里最美丽的地方,却被你的光芒照的通亮。别人都不曾费心走那么远,别人都觉得寻找太麻烦,所以没人发现过我的美丽,所以没人到过这里,因为你将我的生活化腐朽为神奇。因为有你,我的生命,不再是平凡的旅店,而成为了恢弘的庙宇,我日复一日的生活里,不再充满抱怨,而是美妙的旋律。我喜欢你,因为你比信念更能使我的生活变得无比美好,因为你比命运更能使我的生活变得充满欢乐。而你做出这一切的一切,不费一丝力气,一句言辞,一个暗示,你做出这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你就是你,毕竟,这也许就是喜欢的含义。

I long to speak the deepest words I have to say to you ; 

我想对你说出我要说的最深的话语; 

but I dare not, for fear you should laugh. 

我不敢,我怕你晒笑。 

That is why I laugh at myself and shatter my secret in jest. 

因此我嘲笑自己,把我的秘密在玩笑中打碎。 

I make light of my pain, afraid you should do so. 

我把我的痛苦说得轻松,因为怕你会这样做。 

I long to tell you the truest words I have to say to you; 

我想对你说出最真的话语; 

but I dare not,being afraid that you would not believe them. 

我不敢,我怕你不信。 

That is why I disguise them in untruth, 

因此我弄真成假, 

saying the contrary of what I mean. 

说出和我的真心相反的话。

I make my pain appear absurd, afraid that you should do so. 

我把我的痛苦说得可笑,因为我怕你会这样做。 

I long to use the most precious words I have for you; 

我想用最宝贵的名词来形容你, 

but I dare not, fearing I should not be paid with like value. 

我不敢,我怕得不到相当的酬报。 

That is why I gave you hard names and boast of my boast of my callous strength. 

因此我给你安上苛刻的名字,以夸示我的硬骨。 

I hurt you, for fear you should never know any pain. 

我伤害你,因为怕你永远不知道我的痛苦。 

I long to sit silent by you; 

我渴望静默的坐在你的身旁; 

but I dare not lest my heart come out at my lips. 

我不敢,怕我的心会跳到我的唇上。 

That is why I prattle and chatter lightly and hide my heart behind words. 

因此我轻松的说东道西,把我的心藏在语言的后面。 

I rudely handle my pain, for fear you should do so. 

我粗暴的对待我的痛苦,因为我怕你会这样做。 

I long to go away from your side; 

我渴望从你身边走开; 

but I dare not, for fear my cowardice should become known to you. 

我不敢,怕你看出我的怯懦。 

That is why I hold my head high and carelessly come into your presence. 

因此我随随便便的昂着走到你的面前。 

Constant thrusts from your eyes keep my pain fresh for ever.

从你眼里频频掷来的刺激,使我的痛苦永远新鲜。

——泰戈尔《园丁集·26》

郝秀秀,你能做我女朋友吗?

周成军

合上信,郝秀秀的脑袋有些乱。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34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