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放荡的女老板bd 我添妈妈下面

“大叔,你这么明目张胆的露面,不会有事?”尹芊思单手支着头看向身旁假寐的男人。这个男人的骨子里血液里都透着与生俱来的高贵、不可撼动、不可挑衅的王者气息。他这类人生来就是给人高高仰望的。

“你这是关心我,嗯?”萧唯眼中带着笑意,看着身边的女孩。她今日在宴会上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尤其是她在警告尹晴兰时,那让人折服在脚底的气场,让他久久不能忘怀。

“我那是关心我自己,你住我家,你暴露了怼我也没好处。”尹芊思不动声色的将目光转向窗外,她明显感觉到体内那股燥热在蠢蠢欲动。

她越发的想要敷衍过去,他就越发的想要挑逗她。

“口是心非。”

身体的燥热让她心烦意乱,她咬着唇保持着微弱的理性寄出一句话来:“把车开快点。嗯——”最后还是忍不住的发出一声轻吟。

萧唯很快意识到她的不对劲,她这明显是中了药,他竟一直没有察觉到,厉声道:“去医院!”

“不,不去医院。”魅声如丝,娇羞中带着坚定。

“你这个样子,不去医院去哪?还是说你想让我帮你。”萧唯的双眼散发着阴冷的狠光。

尹芊思见萧唯不发话,加上身体燥热难受,和上一世在医院的阴影,泪水霎时间喷涌而出。那一滴一滴的泪水如石子一般在萧唯心湖那片柔弱处,泛起一片涟漪。

他将尹芊思放在腿上擦拭她脸上的泪水,柔声道:“我们回家。”淡白的唇轻轻的吻在尹芊思出血的嘴角,舌头慢慢的挑开她紧咬的薄唇,直驱而入。

叶辰铭可没心思去看,只是将油门踩到最低,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东区别墅。

萧唯将尹芊思抱入屋内,才到尹芊思房间的门口,尹芊思随即一跃脱离萧唯的怀抱,没等萧唯反应过来,门就被尹芊思反锁上了。

停完车的叶辰铭,刚一上楼就看到萧唯一脸黑沉,再看看尹芊思紧闭的房门。顿时,他就明白了自家的三少,为何脸这么黑了。不知有多少女人想尽各种方法上三少的床,三少都不以为动。偏偏对尹小姐来了兴趣,上赶着不说,还被拒之门外。

难道这就是一物降一物?叶辰铭努力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据说欲求不满的男人很可怕。他家三少平时就很可怕了,他可不想现在在去招惹……

尹芊思回到房间后,身体的灼热感开始发作,刚才车上发生的事情,将她体内的药效完全激发出来。但是,这还不够,她将自己从尹家带出的花茶,又喝掉一大杯,随后又喝了一点酒。讲药效完全引发出来。

萧唯突然想到什么。一脚踹开房间的门,一旁的叶辰铭见状也也着实吓了一跳,三少这是?硬来?

萧唯进门就看到尹芊思躺在床上左右翻滚着,他看到床头柜上的空杯。果然,证实了他的猜想,以毒攻毒。薄唇微抿,眼中满是心疼、酸涩。

“你怎么就不相信,我是为你而来。”萧唯将尹芊思额前因汗水打湿的头发别到耳后,“你想变强,我不管。但如果再有下一次伤害自己,我不介意使用强硬的手段,把你留在身边。”

“思思,别逼我。”萧唯在尹芊思额头轻轻一吻。他将尹芊思的双手绑在头顶,将她身上的衣物褪去,然后出去守在门口。

……

尹芊思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四肢无力身体发软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身上的衣服也换做平时穿的史迪仔的蓝色居家服。一身清爽,完全不像是**过。

“咦?醒了。”一个陌生男人出现在她的床边,她谨慎的打量着跟前的男人。与萧唯不同,萧唯是典型的k国美男,眼前这位明显是个混血儿一般来讲,身材高大、皮肤略呈金色、棕色头发、蓝眼睛。

“你不用这么看我,我可没碰你,你这衣服都是老大打理的。”池威一边摇头一边啧啧道,“我这凌晨才到,就被老大吩咐在门口等着,歇都没歇呢!”

池威喋喋不休的说着,他是怎么来的,来了后又是怎么被萧唯抓到门口守门的,整整两个小时,四个大老爷们就这么在门口听着屋内人的**声,别提多煎熬了。

“哦。”尹芊思倒也好奇萧唯就能忍受这么喋喋不休的人?

事实上,池威在萧唯面前还真这么喋喋不休的说过,就是萧唯根本就不搭理他,所以久而久之他也就没在萧唯面前说些没用的了。

听说屋内人醒了过来,其他三人也进来了。叶辰铭手里还端着一个砂锅,里面是外婆给她开的方子制成的药膳。

凌晨,池威来的时候,萧唯第一时间让他在门口侯着,就是为了尹芊思醒来好给她检查身体。池威给尹芊思号完脉朝萧唯点了点头,两个人就出去了。

叶辰铭将小桌放在尹芊思的床上,金翰子将药膳放了上去。朝尹芊思咧了咧嘴,说不尽的怪异。叶辰铭看着金翰子那呲牙咧嘴的模样,也是一阵无语。嘴角抽了抽,‘汉子’你这样确定不会吓到尹小姐?

尹芊思看着面前一米九的大汉,眉头一皱,强忍着心中的笑意。一个一米九的彪形大汉,眼带戾气,脸上还有一条从右眼角到左脸的十公分伤疤。一看就是长期浸淫在杀伐、血腥中的人。

叶辰铭实在看不过去打断了示好的金翰子,向尹芊思解释道:“金翰子和池威是sariel的高层,长期处于腥风血雨中,但是他对你没有恶意。”

叶辰铭瞟了一眼金翰子继续说道:“他只是想表达友好。”

“嘿嘿!翰子,我就是个粗人,打打杀杀在行,这文邹邹的笑真做不来。”说着就豁达一笑。

“汉子?!”竟然有人叫这名,尹芊思打量金翰子随后点点头,也符合这形象了。

“不不不,小嫂子。我叫翰子,二声,不是汉子。”金翰子连忙解释道。就因为这名字,池威他们没少揶揄他,这能怪他吗,只能怪他妈啊。他也很无奈。

“哦。”不是尹芊思不想多说,而是这一夜的折腾,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多说话了。

叶辰铭见她疲惫的样子,识趣的把套近乎的‘汉子’拉走,让尹芊思休息一下。

两人进了书房,恰好听到池威和萧唯讨论尹芊思的身体状况。萧唯、池威、金翰子、叶辰铭还有没有出现的叶辰宇这五人都在艾格南宫瑾身边呆过几年,自然对尹芊思有些了解。

池威是五人中唯一一个医生,南宫瑾在他在医学很有天赋,于是就将自己毕生所学交给了他。

“老大,你早就知道她是早产儿了吧。”池威坐在转椅上,漫不经心的品尝着红酒,都说y国人喜好红酒,果然不错。

“什么!小嫂子是早产儿。”刚进门的金翰子被这消息惊到。

萧唯瞪了一眼金翰子示意池威说下去。

池威抿了口酒,继续说道:“老夫人让我过来之前,告诉我说,丫头是不足七个月生的。除了胃功能不好之外,身体也比一般的早产儿虚弱。所以她才用一些进补的药膳滋养她的身体。表面和常人看起来无差。”随即话锋一转,“但是,经过昨天一夜的折腾,将她这些年滋养的身体又掏空了。”

萧唯听后,眉头紧皱,他知道她身体很虚弱,可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说重点!”

池威看着薄怒的萧唯,清清嗓子,笑意敛起,正经道:“总体来说,没什么大碍,多吃些老夫人准备的药膳,就好。不过……你要想以后有‘性’福美满的生活,我建议你最好还是从现在开始就给她找些好东西调养,因为就算用老夫人的药膳将她身体调养回来,也经不起折腾。”

萧唯没有多说,紧抿着淡白的薄唇,浑身带着杀伐、冷冽的气息。池威三人知道,老大这是心情不好,三个人胆战的看着他,不敢出声。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判个死刑给他们。尤其是池威和金翰子这二人,虽说是南宫瑾让他们过来的。但是真正做主的却是他们面前的老大。

“为什么,不吃!”一个清越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尹芊思看着萧唯修韧似竹的体魄,显现出一种令人景仰的气势。深邃凌厉的五官轮廓充满了冷酷、凉薄。

昨夜的一幕幕传入她的脑中,尹芊思的脸颊顿时红了起来,直觉阵阵的尴尬,心中还带些恼怒。她别过头去,嘟囔道:“太烫了。”便不在出声。

经过昨晚的事,再加上今早她醒来的居家服,尹芊思和他见面,除了尴尬是尴尬。脸也越发的红。

萧唯在床边坐下,尹芊思显得有些局部,下意识的向床那边挪挪,把脸埋得更深。萧唯很不喜欢她这样疏离的感觉,一把将她搂入怀中,拿起碗来喂她。

尹芊思刚要挣扎,却被萧唯一声喝止了,她抬头对上萧唯那冷冽的目光,竟然从中发现了疼惜。

他也会有这样的表情吗?回想昨晚,他一直都是这副表情,疼惜、恼怒、自责。

尹芊思也彷徨了,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他,她对于他来说真的不是玩物吗?她不敢在拿自己的心做赌注。

“你昨晚的话,是真的?”尹芊思窝在萧唯的怀里,问的很没有底气。

萧唯拿着汤匙的手顿了一下,嗯了一声,继续喂着。稍纵即逝,尹芊思没有察觉他的异常。

萧唯将碗放在小桌上,环抱着的手臂紧了紧,低头闻着尹芊思颈间清淡的薰衣草香,在她耳边低唤着她:“尹芊思……”婉转悠扬,像在嘴中慢慢咀嚼品味。

“你喜欢薰衣草的香味,但你可知它的花语:等待无望的爱。我可以等你,接受我的那天。但在那之前,不要刻意的疏远、防备我。至少正视我的感情。好不好?”

尹芊思张口欲言,却发现到嘴边的话,一句也说不出口。

尹芊思点了点头,“好。”

如果他说的是真的,她不介意尝试着跟他在一起,毕竟一个人能为另一个人,做到什么地步呢。

薰衣草有一个传说:相传很久以前,天使与一个名叫薰衣的凡间女子相恋。为她留下了第一滴眼泪,翅膀为她而脱落虽然天使每天都要忍着剧痛,但他们依然很快乐。可快乐很短暂,天使被抓回了天国,删除了那段他与薰衣那段快乐的时光,被贬下凡间前他又留下一滴泪,泪化作一只蝴蝶去陪伴着他最心爱的女孩。而薰衣还在傻傻地等着他回来,陪伴她的只有那只蝴蝶。日日夜夜的在天使离开的园地等待,最后,化作一株小草。每年会开出淡紫色的花。它们飞向各地,寻找那个被贬下凡间的天使。人们叫那株植物“薰衣草”。

尹芊思不知道她对于萧唯来说她就是那只化蝶的天使,他一直等待她回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2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