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在公交车上干表妹 老男人要了我很多次

林镇宏带着冷如烟出席酒会,引起了不小的骚动。除了一些听到风声的人之外,其他人纷纷低头侧耳小声地议论起来。

有人走上前来和林镇宏打招呼,眼睛不停地在他和冷如烟身上扫射,上面人的一点点变动都会引起下面不小的波动,所以必须时刻关注着,这样才好随时做出应对。

冷如烟安静地站在一旁,保持着得体的微笑,只有林镇宏向她介绍了某个人,她才伸手打招呼,其余时间则是一言不发。

“林秘书,有失远迎,莫怪莫怪啊!”一个中年男人笑着迎了上来。

“陈董,客气了。”林镇宏笑着说,转而向冷如烟说:“这是富全建筑公司的董事长。”

“想必这就是如烟小姐吧,林秘书真是艳福不浅啊!”陈董笑着说。

“陈董,你好!”冷如烟适时地打招呼。

“多谢如烟小姐赏光,真是蓬荜生辉啊!”陈董说。

“陈董真是太客气了。”冷如烟说,虽说她不喜欢这样的场合,但是应对起来还是绰绰有余的。

“林秘书,我先失陪一下,你自便,千万不要客气。”陈董笑着走开了。

冷如烟百无聊赖地环顾四周,觉得自己和这里的人格格不入,以前母亲也带她去参加过这样的应酬几次,她觉得十分无聊,后来再怎么说也不去了,想到母亲,她心里有几分酸涩,想要回去看看,又觉得有些无颜面对他们,她终于体会到“近乡情怯”是什么感觉了。

“以你现在的身份,这里一大半的人,你都可以不用理会他们。”林镇宏低头在冷如烟的耳边说。

她现在什么身份?林镇宏小三的身份?是不是只要和他扯上一点关系,就算是这么不光彩的身份,别人也会敬畏她三分?虽是这么想的,但冷如烟还是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对你没有帮助,和你没有利益关系的人际交往都是浪费时间,知道吗?多结交一些有用的人,不仅对你,就是对你哥哥以后的事业发展也会有很大的帮助,我想他应该不甘心于一辈子给别人上班,想要白手起家,一些人际关系是必要的。”林镇宏说。

冷如烟的眼睛亮了起来,这种场合不就是结交人脉最好的机会吗?她打起精神,跟着林镇宏在酒会上穿梭,虽然还是不习惯,但总不至于显得漫不经心。她现在要利用一切的机会来帮助哥哥,让她们家东山再起。

林镇宏满意地点点头,接着说:“从今天晚上开始,你的身份会被外人熟知,你不再是从前冷家的千金,而是我林镇宏的女人,别人对待你的态度也会截然不同,你要端起架子来,不想见的人就不要见,不想理的事情就不要理,有我给你撑腰。”

“我知道了。”冷如烟说,其实现实一点想,跟着林镇宏也没有什么不好,除了他年纪大一点,有时候霸道了一点,其他的都挺好的。

“如烟,跟着我,你觉得委屈吗?”林镇宏突然附在冷如烟的耳边说。

冷如烟错愕地抬头看向林镇宏,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怎么?不好回答吗?说实话就好,我又不会打你。”林镇宏笑着说。

“没有啊!”冷如烟摇头,其实也没什么好委屈的,做出这个选择是她心甘情愿的,林镇宏可以说是救了她父母的性命,这份恩情就是要拿她的性命去还都可以。唯一难过的就是因此和上官海分手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但事已至此,只能努力去适应,去面对。

“如烟,以后你就会慢慢发现跟着我的好处了。”林镇宏说,他会让冷如烟慢慢去感受,去发现。

“我没有觉得委屈,相反,我很感谢你。”冷如烟看着林镇宏的眼睛认真地说。

林镇宏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拍拍冷如烟的头,他要的不是她的感谢,而是她的爱,不过他相信来日方长,他肯定会拥有的。

陆陆续续地又有人走过来和林镇宏打招呼,有的人他只是点点头,不多予理会,有的人他就会握手寒暄几句,冷如烟也在旁边认真用心地学习。

酒会临近结束的时候,陈董走到林镇宏的身边,悄悄地说:“林秘书,麻烦你上楼一趟,有点事找你。”

林镇宏了然地点点头,揽着冷如烟的腰跟着陈董上了楼。

陈董偷偷觑了冷如烟一眼,心想这小女孩年纪轻轻,可是在林镇宏心里的分量可不轻啊!这种场合都不避让着她,看来自己以后也要小心供着这尊佛了。

三人进了楼上的房间,陈董递过一张支票开口到:“林秘书,上次的事多谢你的帮忙了,这是一点小意思,千万别推辞。”

林镇宏点点头接过,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陈董又拉开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盒子,打开放在冷如烟的面前说:“如烟小姐,初次见面,也没有准备什么礼物,请一定要笑纳。”

盒子里躺着的是一枚翡翠镯子,颜色,质地都十分漂亮,就是冷如烟这种外行都看得出来这镯子价值不菲。

见冷如烟没有动,陈董又笑着说:“如烟小姐可千万别嫌弃。”

冷如烟看向林镇宏,见他点点头,于是伸手接过了这枚镯子。

回家的路上,林镇宏搂着冷如烟坐在后排,将镯子套进她的手腕,观赏了一会问:“怎么样?喜欢吗?”

“还好吧!”冷如烟无所谓地说,她对于这些配饰没有特殊的喜好,有时候甚至觉得是个累赘,所以她都很少佩戴。

“你也太素净了些,你看宴会上的那些女人,一个个珠光宝气,身上不知带了多少项链戒指,偏你与众不同,什么装饰都没有。”林镇宏把玩着冷如烟的手说,她的手洁白柔嫩,配上这碧绿的镯子煞是好看。

“她们戴着不嫌累得慌,我看着都累,一个个金光闪闪的,莫不是要成仙了?”冷如烟打趣到。

“你自己不戴,还不许别人戴了?”林镇宏笑着点了点冷如烟的鼻子。

“我嫌麻烦,能不戴就不戴,反正都是些身外之物,被这些东西所累,多不值当啊!”冷如烟说。

“你喜欢怎样就怎样,也没人敢有意见。”林镇宏说,随即转移了话题问到:“今天一天,有什么感想吗?”

“社会很现实,权势很重要。”冷如烟想了想说。

“说得很对。这个社会有钱有权别人才会高看你一眼,对你点头逢迎,你的话就像圣旨一样有效,如果你什么都没有,那你在那些人的眼里连根草都不如。”林镇宏点点头说,当初他还是个小科员的时候,谁又多看过他一眼,后来他慢慢爬上现在这个位置,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仰望他,求助他,就是这么的现实。

“收这个,没事吗?”冷如烟晃了晃自己的手,她早就明白那个道理,不想再多些这些。

“没事,你就放心大胆地收,出了什么事也都还有我呢!”林镇宏笑着说,到他如今的这个位置,别说逢年过节送礼的人很多,就是平日里送礼求办事的人也不在少数,形形色色的东西他见得多了,也很少有看对眼的,今天看到这镯子,就觉得挺适合冷如烟的,而且寓意也好,就收了下来。

“嗯。”冷如烟点头应到。

“你哥哥现在在做什么?要不要我给他安排一下?我看他能力还是很强的,可不要浪费了。”林镇宏问。

“我也不知道,哥哥不想去公司上班,听妈妈的意思,应该是要自己创业的。”冷如烟说。

“这样吧!明天让你哥哥来找我一趟,说说他的想法,我来安排安排,刚好手头上有几个项目要做。”林镇宏说。

“真的吗?谢谢你!哎哟!”冷如烟兴奋地跳了起来,结果乐极生悲,头撞到了车顶上。

“这么高兴做什么,也不小心点,我看看,痛不痛?”林镇宏抬手揉上冷如烟撞伤的地方。

“不痛不痛。”冷如烟连忙摇头,既然林镇宏开口说了这句话,那哥哥再创事业的日子就不远啦!

林镇宏还想再说什么,电话却响了起来,他接起电话说了两句之后,就吩咐秘书将冷如烟送回家,自己中途下车了。

冷如烟没有听见说话的内容,也不知道打来电话的人是谁,林镇宏没有和她说,她也就识趣地没问。但她知道电话那头是一个女人,或许是他的妻子吧!也不知道今天晚上两人如此光明正大地出席酒会会不会引起什么麻烦,算了,这也不是她该考虑的问题。

冷如烟回到家,空荡荡的家让她生出几分寂寞来,思念像一张网,紧紧地将她包裹其中,自从那天上官海离去之后,她再也没有收到他的任何信息,她想要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可却不敢打扰。一想到以后有其他的女人依偎在他的怀里,她就觉得心痛难忍,可自己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呢?哎!她忍不住长长地叹了口气。

时针不知不觉间已指向了三,可冷如烟还是毫无睡意,她静静地坐在落地窗前,手里捧着一本书,思绪却不知飘向了何方,她总感觉自己的生活失去了方向,什么都一团糟,她都有些不认识现在的自己了,她想起了白天杨倩倩和她说过的话,她是不是也要为自己留条后路呢!

突然“咔嚓”一声,惊醒了沉思中的冷如烟,她紧张地从地上站起来,看向门口。

“怎么还没睡?”林镇宏走了进来,看到站在地上的冷如烟有些奇怪地问。

“你怎么回来了?”冷如烟问,她还以为林镇宏回家去了,晚上不来了呢!

“这是我家,我不回家这还去哪啊!”林镇宏说着走进冷如烟,看到她赤着一双脚站在地上,一把横抱起来,嗔怪到:“也不知道穿双鞋子。”

冷如烟吐吐舌头,没有说话,他发现林镇宏对她这些方面还管得挺严的。

第二天一大早,冷如烟就回家去了,拉着冷如风兴冲冲地跑去找林镇宏。

---

连续加班了几天之后,关于在北京创办公司的事情已经差不多定了下来,尽管反对的意见很多,但余楚天最后还是坚决地执行自己的想法,他不想自己这个董事长还掣肘于那些股东成员,所以大刀阔斧地惩治了一批老顽固,现在反对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小了,他站在落地窗前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余总,还是有人私底下议论、反对。”秘书敲门进来说。

“我知道了,不要管那些人,按我说的去做就行了。”余楚天说,这件事是势在必行的,他不仅要将总部设在北京,还会把一些核心技术移到那里,短期内肯定是会损害一些人的利益,所以有人反对也是在预料之中。

“好的。”秘书点点头就要退出去。

“对了,把这些人的名单给我。”余楚天又交代了一句,如果只是私底下讨论也就罢了,要是敢有什么小动作的话就别怪他不留情面了。

“好的余总,我等会把名单整理了发给你。”秘书走了出去。

余楚天拿起手机,找到夏听雨的号码,正要按键,想起了什么,手又停顿了一下,他总感觉她最近在逃避他,每次打电话聊不到两句她就借口很忙挂断了,难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他思考不出个所以然来,想着过两天自己就要去北京了,到时候当面再问也比较好,于是干脆把手机放下,继续批阅文件去了。

“爸爸。”余梓浩推开门跑了进来,脸蛋红扑扑的,煞是好看。

“放学了?自己先在旁边做会作业,我等会带你去吃饭。”余楚天说。

天渐渐黑了下来,余梓浩捂着咕噜咕噜叫的肚子,哀怨地说:“爸爸,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

余楚天看了看手表,已经八点多了,连忙放下手里的文件,说:“走了,我们去吃饭。”

余梓浩牵着余楚天的手蹦蹦跳跳地走出电梯,问:“爸爸,我们真的要搬去北京住了吗?”

“是啊,怎么了?你不想去吗?”余楚天问。

“我舍不得这里的老师和同学,要是去了北京,就看不见朵朵了,可是不去的话,就看不到干妈了,哎,好烦啊!为什么要做这么困难的选择?”余梓浩苦恼地说。

“鱼和熊掌不能兼得,你要朵朵还是干妈?”余楚天笑着问。

余梓浩皱着小脸想了一会说:“那还是要干妈吧!”

“梓浩,让干妈当你妈妈好不好?”余楚天问。

余梓浩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摇晃着余楚天的手问:“爸爸,真的吗?如果干妈能当我的妈妈就好了,这样我就不是没有妈妈的小孩了。”

余楚天闻言有些心酸,他蹲下身,看着余梓浩说:“梓浩,对不起,爸爸没有照顾好你,让你这些年受委屈了。”

“没关系啊!爸爸对我很好,只是如果有妈妈的话,就更好了,我们一家人永远在一起。”余梓浩说,想了想又问:“爸爸,干妈不是有子墨叔叔吗?”

“他们分开了,所以爸爸想追求她,让她做你的妈妈。”余楚天说。

“分开了?子墨叔叔是不是欺负干妈了?他真是太坏了,干妈那么好,爸爸,我们去打子墨叔叔一顿,为干妈出气。”余梓浩握着拳头说。

“爸爸已经为干妈讨回公道了,那我们现在努力把干妈追回家好不好?”余楚天说。

“好。”余梓浩大声地回答,伴随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爸爸明天要去北京把公司和房子的事情处理好,你要乖乖的,知道吗?”余楚天交代。

“知道了,爸爸,那是不是下次再去北京的时候就可以把我带上了?”余梓浩问。

“是啊!”余楚天回答,这么多年了,他终于也遇到了想要相伴一生的女孩,难得的是梓浩也那么喜欢夏听雨,他忍不住期待起未来的日子。

夏听雨自从知道余楚天对她有好感之后,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对于他的安慰、关怀总是下意识地去逃避,她才刚和梅子墨分开,还没有从上一段的伤害中走出来,现在根本就没有想过开始新恋情。而且最近刚到公司上班,各种各样的事物她都要一一去了解熟悉,每天都被工作排得满满当当,也没有时间去思考恋爱这回事。

梅子墨!一想到这个名字夏听雨的心就开始疼痛。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是不是一出生就注定了,所以即使当初她以飞蛾扑火般的勇气去到他身边,两人最终还是要分开。这一场恋爱让她遍体鳞伤,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勇气再重新开始。

“叩叩叩。敲门声将夏听雨的思绪拉了回来,她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说:“进来。”

秘书推门走了进来,说:“夏经理,有人找你,说是你的朋友。”

“叫什么名字?”夏听雨问。

秘书还没有回答,余楚天就从门外走了进来,笑着说到:“你这个大忙人,是不是都没有时间见我啦?”

夏听雨惊得从椅子上站起来,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吗?”余楚天笑着说,在夏听雨的办公室踱了一圈,点点头道:“办公室装修得挺不错。”

“你来出差吗?”夏听雨问,这个月余楚天来北京的频率也太高了吧!

“有点事情来处理一下,顺便来看看你,到底有多忙。”余楚天说,一下飞机,他就迫不及待地来见夏听雨了,一解他的相思之苦。

“这不是刚刚熟悉公司嘛!好多东西都不懂,所以就要多花时间学习咯,笨鸟先飞。”夏听雨闻言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专门来找她的,她现在看到余楚天就有点害怕,生怕他讲出什么话来,让她不好回答。

“还适应吗?”余楚天问,要接手一个公司肯定是不那么容易的,当初他也是跟在父亲身边学了好几年才能独当一面的,夏听雨现在从头开始,肯定要费一番苦功夫才行的。只是想到她要那么辛苦,他又有点心疼,可是她没有兄弟,这个家业肯定是由她继承的,不过以后自己会长驻北京,有些事情可以帮她分担一些,这样想着,心里才好受了一点。

“不太好,感觉自己好笨啊,什么都不会。”夏听雨苦恼地说,这些天,那些文件、合同弄得她焦头烂额,要不是父亲帮助她,她肯定会捅出很多篓子来。

“怎么会呢?我教你。”余楚天说着拉了条凳子在夏听雨身边坐下,拿过她面前的文件,快速地浏览了一遍,然后慢慢地详细地解释给她听。

等两人解决完面前的文件,天已经全黑了,办公室的人也都下班了,夏听雨伸了伸懒腰站起来,一看手表才发现已经九点多了,她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地说:“都这么晚了啊,害你晚饭都没吃呢,走,我请你吃饭。”

两人并肩走出电梯,正要上车,夏听雨就接到了李月霞的电话,让她回家吃饭。

“妈,我晚上不回家吃饭了,我现在和朋友在外面。”夏听雨说。

“什么朋友啊?男的还是女的?做什么的?我认识吗?”李月霞连珠炮似的问。

“妈。”夏听雨忍不住扶了扶额,说:“你的问题也太多了吧?”

“快点从实招来。”李月霞说,一副夏听雨不说就不罢休的模样。

“是楚天来了,我们现在要去吃饭。”夏听雨回答。

“去外面吃什么啊!带来家里,刚好我有事找他。”李月霞说。

夏听雨闻言,捂住听筒,对余楚天说:“我妈让你去家里吃饭,说有事找你。”

见余楚天点头,夏听雨说:“那我们现在回来。”

李月霞这才心满意足地挂断电话,走到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饭桌上,李月霞不停地招呼余楚天吃饭,夏听雨打趣着说:“妈,楚天别不是你儿子吧?自从我们进门,你就没正眼瞧过我,眼里全是他。”

李月霞敲了敲夏听雨的头,嗔怪道:“你这臭丫头,乱说什么话!不过楚天要是成了我女婿,也和儿子差不离了。”

一句话说得夏听雨无言以对,乖乖地低头吃饭,李月霞在旁边得意地笑了笑,她还斗不过女儿吗?

吃完饭后,夏听雨就回到自己房间了,反正老妈自然会招待好余楚天,她一点都不用操心,今天文件看得头昏脑涨,还是早点洗洗睡吧!

“楚天,这次来北京是出差还是来看我们小雨的?”李月霞问,尽管余楚天和夏听雨八字还没有一撇,可她现在对他有种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的感觉。

“伯母,我已经决定在北京开公司了,以后会一直在这里,这次来就是来看看哪里的位置好适合用来办公。”余楚天说。

“真的吗?那以前的公司呢?”李月霞难以置信地问,要成立一家新的公司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以前的公司我会请专业的团队来打理,以后北京这里会是总公司。”余楚天说,随即又道:“伯母,请你相信我对小雨的真心。”

“好好好。”李月霞忍不住拍了拍余楚天的肩膀,看到有人对女儿这么用心,她的心里十分欢喜。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余楚天就去客房休息了,李月霞走进夏听雨的房间,问:“你知道楚天是来北京干什么的吗?”

“他说有事要来处理啊!”夏听雨漫不经心地回答。

“还说其他的了吗?”李月霞问。

“没啊!怎么了?”夏听雨看向母亲。

“没事,你早点睡吧!”李月霞说,看样子余楚天还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夏听雨,那她也就不多管闲事了。

“什么嘛!莫名其妙。”夏听雨嘟囔了一句,接着沉入了梦乡。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2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