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别墅开幼逼 不要了好胀你出去

十三

梓涵醒来一眼就看到许正阳守候在自己的身边。她不顾自己头上伤口的疼痛,迫不及待地追问他;“你跑到哪去了?又喝多了吗?有没有受伤?怎么不接电话?不知道我很担心吗?”一连串的问话,每一句都充满着温馨的挂念,没有一丝埋怨他的意思,这让他的心都碎了。

“没事,对不起老婆,都是我不好,以后再也不会让你操心了,好好养伤,等伤好了,我天天都陪在你的身边听你的唠叨。”许正阳鼻子酸酸的。

她用手一边轻轻地抚摸他的头一边温柔地说:“真是个傻瓜,你要是天天陪着我,那我们喝西北风啊?别的我都不在乎,只要你没事就好。”

许正阳听了梓涵的话,七尺男儿的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出院后,日子照旧得过,许正阳依旧在外面应酬或偶尔的和朋友聚会,但只要能推掉的或无足轻重的应酬他就找理由回家。而梓涵还是重复着不变的唠叨,而每一次再听到她在电话里的唠叨,许正阳不但不生气,反而感觉到沉沉的温暖,心里特别的甜。因为他心里明白一个道理,女人的唠叨并非是小心眼,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对自己的爱。假如有一天女人不再唠叨,不再耍赖,不再喜怒无常,那也就不再爱了。

应该是从这以后,梓涵已经变了,变得沉默,变得很冷?许正阳感觉到了危机,他想挽回,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爱。遇到一个自己爱的人容易,遇到一个爱自己的人也不难。难的是在茫茫人海,两个相爱的人不期而遇,相濡以沫,痴缠一生。

---

心里有那么一个人,看不出优点,但就是谁也代替不了。也有些人看不出缺点,却没任何感觉。这就是爱。

在任杰爱上樱子的那一刻,她所有的不开心,都会牵动他的心,他愿意分担她所有的痛苦,即使早已知道这一生无缘携手同行,可他仍愿意默默地为她遮挡一些生活的风霜雪雨,只希望她能在她有他的日子里,快乐着……

樱子要修MBA课程,按导师的指点,那段时间里,两个人经常手牵手去北大校园图书室,搜集所需的资料。很自然地碰见许多上学的漂亮学妹。他说,与那么多的美女同行,牵动了他的眼。而她,却牵挂着他的心。像静静的心湖突然投下一枚石子,那爱的涟漪一圈圈地荡漾开来,中间是她明媚的芳颜。

平淡的日子里,任杰知道了樱子的一些故事,竟然可以说是大多与“遗憾、命苦”密切相关:在两年前,丈夫因公殉职,留下一个刚周岁的儿子便撒手人寰了,那年她二十五岁。把孩子交给了公婆,拿着前夫的抚恤金只身一人来到北京打拼,刚来的时候心里总是会想起那个很爱她的丈夫。失去了才知道了他的好,想珍惜已经晚了。每每想到他,心里就有说不出的痛......

十四

“为什么要跟你说那么多呢?”恍然发觉自己与任杰竟有些无话不谈了,樱子的心不禁一颤,难道这就是爱吗?

“谢谢你把我当作了可以倾诉的朋友。”她的故事令任杰冲动地想紧紧抱着她弱小的身躯,把怜惜和疼爱默默地传递。

“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遗憾吧。”樱子轻轻地叹息。

“尽管生命中的完美太少,但绝对不会由此放弃对完美的追求。”任杰一时不知该对她说些什么。那一刻,他的心里也乱得很。樱子的爱,未曾许诺就已结束。那样短促的爱,准确点儿说,不过是一场风花雪月的烟花,却也那样的无法割舍。从此,她便挥之不去地占据了任杰心灵的一隅。

以后的日子,他经常在街边的茶室,夜晚的电话里或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听她絮絮地讲自己的故事和经历。任杰偶尔会插进一两句自己的感慨,但更多的时候,他只是一个忠实的聆听者。而樱子似乎也只需向他倾诉一番,并不奢望从他这里得到什么。

任杰经常地想起她的那些遭遇,尤其是想到樱子至今仍如浮萍般的婚姻,他的心里便隐隐地生疼,那一丝丝说不出的疼,皆与她有关。

七月七日这天,任杰买了十一朵玫瑰。虽然当快递员把花送到樱子手里,她欢愉的表情、盈盈的感动,任杰看不到,但他能感觉得到。

下班了,任杰收拾好文件,在公司电梯口遇到了樱子。

“你、怎么还没走?”任杰有点诧异。

“在等你。”樱子说着话,挽起他的胳膊,走进电梯。

“等我?怎么了?”任杰一头雾水。

樱子如水的眸子看着他:“想和你在一起,可以吗?”

“嘿嘿。”任杰除了傻笑,再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临街的茶屋,在柔柔的音乐中,樱子轻轻地嗅闻着任杰送的粉色玫瑰。这次约会,她决定要告诉他另外一些从不愿向外人提及的遭遇。面对着任杰的善良和真情,樱子不知道如何开口。但她不想,也不能再继续隐瞒下去,无论结果如何,都要让任杰知道。因为,她爱他。

其实,樱子来北京发展,是因为老家有一个男性朋友在这里政府部门工作,那个人在她没结婚前就追求她。现在樱子单身了,他提出来可以帮她,但是有个条件——做他的情人。樱子也像许多女人一样,挣扎过,彷徨过,也试图摆脱过。都无济于事,一个孤身无助的女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就意味着失去自我,意味着毁灭纯洁的灵魂。

当任杰以莫大的包容和爱出现,樱子那被荆刺紧紧覆盖的情感强烈地滋生出来。深夜每当想起任杰对自己的百般呵护和细腻的关怀,眼泪就会止不住的流出来,被痛苦折磨的难以入睡。

十五

任杰惊呆了,他知道自己给不了那个男人给樱子的一切。虽然他爱得死心塌地,但也改变不了残酷的现实。从那以后,他不再奢望什么,默默地帮樱子打理公司,依旧对樱子像以前那么好。。

“你都知道我是一个堕落的女人,为什么还对我这么好?”樱子感动地问他。

任杰只是淡淡回了两个字:“心疼。”他没敢说出是因为爱,所以心疼。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去爱,虽然他爱得深入骨髓。如果注定这一生无缘相伴,那就在最好的日子里为她做些什么,也知足了,痛但快乐着……

樱子也不是傻子,她看的出来他对自己那种火热的情感,况且她也很爱任杰:“既然你爱我,我也爱你。那还怕什么?我们结婚吧!就算再回到以前的清贫生活,我也认了。”

“好,我回家和父母商量,然后我们结婚。”经过了很长时间的艰难抉择,任杰想通了,决定和樱子在一起。无论什么结果,也要努力一次,不想也不能给自己留下任何遗憾。他想回家告诉父母,要牵着樱子的手走一辈子,让这个受尽人生厄苦的女人幸福。

“好的,我送你。”樱子开车把他送到火车站。

列车载着心爱的人渐行渐远,也带走了樱子的心。任杰走后,她的情绪一直处在低落和不安中。樱子想,只要任杰不离不弃,自己就生死相依。

到家里已经很晚了,任杰直截了当的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父母。

“不行,我和你爸爸不同意。”妈妈没等他说完,就断然便拒绝了,更不听他解释。一旁的爸爸附和地点点头,一个女人,还带着孩子。怎么可能配得上自己的儿子。

父母无法接受在任杰的意料之中,但没想到这么坚决,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于是一个人关在房间,本不怎么喝酒的他,一口气喝了两瓶汾酒。

“杰子,吃饭了。”傍晚老妈叫任杰吃饭,喊了很久没声音。

“别管他,让他自己好好想想,真是不理解父母的心。”老爸大吼道。

老妈非常心疼儿子,这一天都没吃饭了,别饿出个好歹,赶忙找钥匙。

气冲冲的老爸喝了杯酒,刚唠叨着说了一句:“都是你宠坏的,多大了还没个大人样。

就听老妈凄惨的喊声:“儿子,你怎么了?”。老爸赶紧跑过去,当看到房间里的状况,老爸愣住了。反应过来的他,颤抖地拿起电话“120吗?......”

老妈脚下,任杰躺在地上,旁边是空酒瓶子和一滩血。

十六

焦躁不安的樱子简直度秒如年,穿着睡衣在房间走来走去,她不想坐下来,一坐下就忍不住想任杰,想着两个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想的头嗡嗡地疼。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消息,行不行也打个电话啊。

深夜,快十二点了,任杰的电话终于打来了。说下午已经到家了,和父母大概讲了一下,还没有答复。然后又说了几句短短的问候,淡淡的,如同陌生人。完全没有了先前的热烈与缠绵。

虽然任杰刚离开短短不到一天的时间,樱子已经下决心要嫁给他了,就算将来没有将来,就算所有的艰难和困苦毫不留情地侵蚀她的生活,只要有任杰在身边,她不后悔。她想说给他听,把自己的委屈和忧伤一股脑儿地向他倾诉,还有沉沉的思念……。

然而,她只说了一句话:“我等你,不管多久,不管你会给我带来什么......”

整整一夜,樱子都没有睡,她揪心的疼和无助的折磨在辗转反侧中越来越强烈。她知道一旦这个抉择付诸于行动,带来的不都是幸福,还有更多的艰辛坎坷和意想不到。

第二天一大早,任杰又打来电话:“樱子,任何语言的承诺都不可信,时间可以毁灭爱情,也可以证明爱情,就让一切交给时间吧!”

樱子希望得到他的海誓山盟,对这样的答复,很不满意。更令她产生绝望的念头是:电话之后,任杰一整天就失去了联系,再没有任何讯息。樱子觉得任杰辜负了自己,一气之下买了车票,到任杰的老家去找他,要当面说个清楚。

按照任杰先前留下的地址,一路辗转,来到一座山西普通的四合院前。门没关,她心跳的很厉害,忐忑不安的向院子里走去,每一步就像有千斤重,颤抖着朝前迈。到了房门口,正好一个中年妇女开门而出。

“阿姨......任杰在吗?”樱子突然结巴起来,自己也感觉到莫名其妙。

任杰妈妈迟疑了一下:“你是?樱子吗?”

“嗯,我刚下车。”樱子的突然觉得自己的脸发烫,一定是很红很红,想想这么大年龄了,这么还能像个小姑娘一样害羞。

“他在里屋,你自己进去吧。”任杰妈妈的态度让樱子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轻轻地走进房间,任杰坐在椅子上,正看着手机里两个人的合影。樱子拍了拍他的肩膀。任杰木讷地回过头,继而一愣,然后粲然一笑,拉着她的手站起来。樱子再也忍不住了,一下扑进他的怀里,泪水沁湿了他的衣襟。他的头很疼,却把她抱得更紧。

有句话,樱子一直记得:时间就像是爱情的筛子。有的爱情像泥沙,每筛一次,就掉一层,直到分崩离析;有的爱情却如磐石,筛得越久,就磨得越光滑、越晶莹剔透。

雨霖想去那个有梓涵的城市,想找梓涵。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21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