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电梯里的旖旎 小叔和嫂子

任晗努力在上班时间把事情做完,说是不想多乐也是不可能的,一到下班的点,任晗就拉着晴子往外跑,悦姐看见晴子坐位单亲妈妈都活的那么的开心,心里又羡慕又嫉妒。吃过晚饭,任晗抱了抱多乐,多乐晓得可甜了,任晗觉得看看多乐的笑容,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琼姨忙完之后,任晗说:“琼姨,多乐给你,我和晴子有话要说,齐叔呢?”琼姨说:“在厨房说要给你准备明早的早餐呢?”琼姨接过孩子会房间,任晗来到厨房看见齐叔在弄果蔬粥,任晗说:“齐叔,已经很晚了,您先去休息吧,齐冷刚才和我说了,今天医院比较的忙就不过来接您了,您就住下来吧,琼姨都给你准备好了。”齐叔说:“那多不好啊,我自己回去好了,我吧这个周放下去,等一下和你琼姨说明天早上的细节,我等一下就自己回去了。”任晗拉着他说:“齐叔,明早齐冷会来吃早餐,您已经有半个月没见过齐冷了,你不想见见他吗?”齐叔一听到这儿就软下来了,但是还是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任晗说:“留下来吧,就一个晚上没事的。”齐叔见任晗这样说,也就不好推迟,就答应留下来了,任晗说:“房间收拾好了,您就别再厨房呆着了,先回房间休息,粥我会看着,我先和晴子有事,您回房休息啊。”

任晗说拉着晴子说:“接下来我要和你说的事情,你不能和任何人说起,一定要烂在肚子里。”晴子点点头。

任晗回忆:多乐的父亲是叫杨子墨,是我暗恋了快十年的同学,我们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同学,甚至同个专业,他是一个很帅气的男孩子,从小就很帅,但是在小的时候,我是很讨厌他,因为他很喜欢捉弄别人,很喜欢玩女孩子的头发,上课不认真听见就算了,还要打扰别人上课,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他留级了,因为成绩实在是太差劲了,可留级还是没有改变什么,他还是照旧他的生活,上课不听等等。那个时候我很不明白他长的也不是很高,看上去痞痞的,却又很多女生都挣破脑袋想要和他做同桌,而且有些女生为了想要争取成为他传闻的女友都要挣个半天,很可笑,在那个时候不以为然的事情,很讨厌的男生,我居然用了十年的时间去喜欢。我不知道我们的缘分是不是孽缘,我因为身体不好休学了一整年,然后留级和他同个班级,更不幸的是我还是他的同桌。我在老师那里请求了半天说要换个位置,但是老师就是没有不换,我只能忍着,那个时候的我头发很长,每天梳着两条麻花辫,他似乎找到乐趣了一样每天上课就玩我的头发,我都不学和他说话,要玩我的头发更是不允许,我记得我对他说过,想要玩我的头发,有本事考的比我好,不要天天捉弄这个捉弄那个的,想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我对他这样说话,他很不喜欢,后来我们在大学的时候他对我说:那个样子很假,假正经,不是自己,只是在为了博取长辈的喜欢罢了。在我说过这句话之后,我以为他上课会认真的听讲,但是他还是一样,甚至变本加厉,让我也不能好好的听课。在期中考,他数学居然考了全班第一,很多人都怀疑他是在作弊,但是作弊能全班第一吗,也不可能啊,最后一道大题,全班就只有他是对的。就因为这样我改变了对他的看法,上课他不在吵闹,我的头发似乎就是他找到好玩的玩物一样。我是第一个和他成为同桌三年不改变,没有被他气哭的女生,从考过那一次第一,他就没有考过第一了,但是都能在班级前十名,他的大题永远是空白的。我们就这样成了三年的同桌,上课不讲话,下课他管自己去打篮球,偶尔我有些不会做的题目,他都能好好的解释给我听,可从来不会解释两次。他说一次就够了,两次太多了,这样讲解还不会,说明你和这个问题没有缘分,我都认为他在鬼扯,肯定是不会讲解才瞎掰的。

任晗停顿了一下没有说话,晴子着急的说:“后来呢,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他的,你们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呢?”任晗叹一口气继续回忆:初中三年,我们就这样过去的,毕业的第一件事就是觉得以后不用见到他真的好开心啊,然后我就去把头发剪短了,只够一个小马尾的样子,去学校填志愿的时候也是避开瘟神一样避开他的时间去的。一个假期过后,在新学校报到的时候,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名字,我就有点担心,心理想着:不会这么的倒霉吧,走到哪儿都能遇见,或许是同名同姓的可能。我自我安慰,但是在一踏进教师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任晗大小姐,我等你很久了,你怎么才来啊!”一听到这个声音很抗拒,天都要塌下来的感觉,我假装不去看他,但是他是个活人,他自己会走过来说:“我就让你这么的丢脸吗,那么的不想见到我啊!”听到他的话,感觉很不可思议,转头看看他,一不小心,心理咯噔一下,后来才知道那一刻,我对他动心了。我刚想说话的时候,齐冷走过来让杨子墨让开位置,杨子墨有点不开心的走开了,转过头去看他的时候,感觉到他的孤独感,但是我和齐冷很早就认识了,我不可能说让齐冷给他让位置,要是这样,或许你现在就见不到我了。

我们是艺术班的学生,我们生活不像普高班的学生那样的规矩,我们做什么都是靠自己的感觉来的,杨子墨吧我后面的男生赶走,坐到我的后面说:“不对啊,任晗,你什么时候把头发剪了,你剪头发有经过我的同意吗?”子墨说这句话的时候嗓门很大,大家看着我们,起哄道:“你们什么关系啊,任晗剪头发管你什么事情啊,你们有情况啊......我尴尬的看着齐冷,齐冷默默的看着我,什么都没说,我很无奈的转过头,就看到几个女生恶狠狠的眼神,我转过头对杨子墨说:“别人说长大了,脑汁也会变聪明一点,你怎么和以前一样没脑的啊,我要不要剪头发和你又什么关系,我想减就减......”我说完这句话就灌管自己,看都不想看他,但是心里有一点点的不舒服,我知道他现在肯定很生气。

高中一开始,我们就杆上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18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