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爸爸快上女儿愿意 夏天偷拍低胸春光

“妈,”我冲到母亲前面,堵去她的去路,像小时候撒娇一样,搂抱住她的胳膊,泪水涟涟地央求道:“这件事归根结底,我也有错。是我不该去酒吧,是我警惕心不够,你就别怪林宇浩,别告他,好不好?”

“你说什么?”母亲停下脚步,阴沉着脸,扭头看向我,苍老的眼睛里流露出滔天的悲愤,“这世上有这么欺负人的吗?老的欺负了……小的也来!姓林的老王八蛋欺负了你……姨妈,没给个说法,就那么了了。现在这小王八蛋竟然也像他老子一样,欺负到你身上来。要是我再不去讨个说法,他们还真当我们是软柿子,随意好捏拿!”

“妈,”我的心里一阵哀痛,“你要我失去清白的事情人尽皆知吗?你要姨妈的悲剧在我身上重演吗?”

听到我的话,母亲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她死死地抓着手里的提包,仿佛那是她救命的浮木一般。像安慰我,也像安慰她自己一样,她用尽全身力气,切金断玉一般,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时代不一样了!”

“时代是不一样了,”我一边将求助的目光投向床上一直没再吭声的父亲,一边死死地抓着母亲的衣袖,生怕一松手,她便冲出去了病房,“可大部分人的观念还是很传统的啊!妈,如果你去告林宇浩,去找新闻报纸报道,这件事只会闹得越来越大,而受影响的除了林家,就是我们家。而我们家里,最受伤害的是我啊!”

“妞儿……”母亲苍白了面色,转目看向我,颤抖着身躯想说什么,顿了顿,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妈,你真的愿意我失去清白的事情人尽皆知吗?你真的愿意我以后没脸面抬头见人吗?你真的愿意我以后嫁不出去吗?你真的愿意我像姨妈一样被迫……”

啪的一声,母亲手中的提包跌落在了地上。

“别说了……”颤抖着双手,母亲轻抚上我的脸,因为悲愤难抑,她的嘴唇不停的抖动,眼泪大颗大颗地从眼眶里滚落出来,滴溅到衣襟上,“妈,不想你受委屈啊!”

“妈,”轻柔地擦去母亲的泪水,我看着她,一字一句,用力地,坚定地说道:“我不委屈,只要你和爸健健康康地,我就很幸福!”

“可怜的孩子啊!”听到我这句话,母亲再也忍不住,一把抱住我,失声痛哭起来。

“妈,对不起……对不起……”我轻轻地回抱住母亲,心里内疚而疼痛。

良久,母亲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

我将她搀扶回父亲病床边的椅子旁。

“你啊,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这么……”父亲躺在病床上,见母亲满面泪痕,眼眶通红,眼里闪过一丝爱怜和心疼,“身体都还没好利索,就这么气冲冲地出去……你也不怕女儿女婿担心?”

母亲沉默不语地在椅子上坐下,不知在思忖些什么,对于父亲因为疼惜她而发出的责言,不置可否,不发一语。

我拿起搁在床头柜上的水瓶,倒了些热水在洗脸盆里,打算拧条热毛巾给母亲擦擦脸。

“什么时候去拿掉孩子?”就在我蹲下腰身搓揉毛巾的时候,良久无语的母亲突然发出询问,口气冷硬而直接。

察觉到母亲又恢复了正常的固执和专横,我的心里不由得一紧。

稳定住情绪,缓缓搓揉好毛巾,我一边将拧干的毛巾递给母亲,一边在脑子里深思着该如何开口。

母亲接过我手里的毛巾,用力在脸上抹了几下后,啪的一声,直接将毛巾投进了洗脸盆里。

洗脸盆里的水,摇晃飞溅起来,像风暴前的海面。

我咬了咬嘴唇。

“什么时候去拿掉孩子?”见我没有回答,母亲目光愤恨的扫视向我的腹部,再次发问,口气不耐而焦躁。

“我,”我咽了咽口水,强作镇定,缓缓地说出已经做好的决定:“我想留下这个孩子。”

“什么?”仿佛听见了惊天噩耗一般,母亲大喝一声,跳下椅子,两步跨到我面前,用不加掩饰的难以置信和失望愤怒冲我吼道:“你给我再说一遍!”

“妈,”目光坚定地迎向母亲严厉而愤恨的目光,我缓缓地重复道我的决定:“我要留下这个孩子!”

“你疯了吗?”见我态度如此坚定,躺在病床上的父亲倒抽一口冷气,而站在我身旁的母亲则愤怒得狂呼起来:“你忘记了那小王八蛋是怎么占去你便宜的吗?你忘记了你姨妈是怎么被害死的吗?……林泽煜那个老王八蛋,骗了你……姨妈……害得你姨妈……她死的时候才十九岁啊!……你个死丫头……你怎么能……怎么能……忘记这个仇恨……你怎么能想着要生下这个孽种……”

“他不是孽种!他是我的孩子,是你们的外甥!”我凄楚地打断母亲愤怒的指控,“他的身体里也流着你们的血液!”

“我不稀罕!”恨恨地将头扭向一边,母亲狠声说道:“你马上去给我弄掉这个孽种!马上!”

“妈,孩子是无辜的啊!”见母亲如此地固执专横,我扑通一声,直直跪到地上,抓住她的手哀泣道:“姨妈的恩怨和他根本没多大关系啊!爸,妈,我求你们,求你们让我留下他吧!他是无辜的啊!”

见我如此维护这个孩子,母亲脸色铁青,怒目圆睁,“你也知道孩子是无辜的,那你怎么还能让他顶着私生子的身份流落到这个世界上来?”

“不是私生子的身份,”忍住眼前突然冒出的眩晕,我小声说道:“我已经决定和孩子的父亲结婚。”

“什么?”猛地甩开我的手,母亲用瞪视一个疯子一般的目光瞪向我,仿佛只要我敢再说一次,她就会毫不犹豫地出手掐死我。

“爸妈,我要和林宇浩结婚,求你们同意。”心虚地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一脸凝重的父亲,我迎视向母亲杀人一般的目光,提高音量,缓缓说道。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1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