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少爷求你不要这样 和少妇的第一夜

我做了一个梦。

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梦里,所有的一切变得扭曲、昏暗、嘈杂、凌乱……

而唯一的清醒和不正常,便是身体里的感觉——

热!

好热!

热死了!

仿佛身处于一口烈焰滚滚的蒸锅里,滔天的热气,烧灼着我,让我几乎无法呼吸。我敞开喉咙,急促的喘息,可呼进肺里的空气,并不能缓解那种从内而生的灼烧感。

不远的地方,有影影绰绰的人影时不时晃晃而过。我紧紧地攀抱着怀里的支撑,努力地睁大眼,想看清周遭一切,可无论用多大的力气,眼前始终氤氲一片。

耳边模模糊糊传来呼喊声、脚步声、争论声……

不久,我感觉自己似乎被人抱了起来,然后,便是一阵急速的颠簸……

天和地似乎都在晃动。

我紧紧地揪着抱我之人的衣裳,仿佛只要不放开,就能感觉到一丝安全。

不知过了多久,有徐徐轻风滑过我的脸,带着清凉的气息。

窒闷灼热得到一丝丝缓解,我听到轰鸣的马达声和尖锐的汽笛声,一点一点,由远及近,慢慢变得清晰。

周围的景致开始有了轮廓。

我偏过头,朦胧视线里,一张人脸逐渐从漫无边际的灰暗中凸现出来。

立体的五官,焦灼的神色,有着让我心痛的熟悉,是林宇浩。

我想开口说话,空气中却仿若有一堵看不见的墙,无论我怎么张嘴怎么伸手,他的脸却始终停留在黑暗中,让我可看而不可及。

周围的光影不停地变换,水波纹一般旋转扭曲,伴随着流线型的光芒。

隐隐有开门声和说话声传进耳里,我想看清楚自己身在何方,一片刺目光亮倾泄而过,我不由得闭上了眼。

四周又变得晦暗一片,而脑海深处清醒而痛苦的知觉却变得敏感而奇怪……

我感觉自己似乎成了一条鱼,一条被架在猛火上炙烤体内水分哔哔啵啵蒸发而出的鱼,每一次呼吸都带出滚炙而灼人的热气。

每一寸肌肤都在燃烧。

每一个细胞都在呻吟。

每一滴血液都在沸腾。

我嘶着嗓子,拼命呼吸,可无论吸进多少清凉的空气,都无法缓解身体里那一波又一波的炙意。

滔天的火焰焚烧着我的身体,沸腾的烈油煎炸着我的神经。

我恨不能一下子跳进冰潭中,可浑身上下仿佛被人抽尽了血液一般,连动一动手指头的气力也没有。

眼前始终弥漫着一层厚重的雾气,有若实质,柳絮一般。而氤氲雾气深处,我隐隐看见一个朦胧人影。

“水……水……水……”冲着那人影,我用尽力气,呼喊出声。

不一会,人影出现在我模糊的视野里,紧接着,我被抬起了头。

有杯子递到我的嘴边,凭着本能,我张开嘴,一股清凉的液体顺着喉咙倾泻而下。可是,冰冷的感觉,暂降了胸口的温度,却没有消除血液深处的灼热。

不久,我的身体益发灼热,火烧火燎一般,全身上下连脚指头都开始热得发痛。

我偏过头,张开嘴,不可遏止的大口喘息,只感觉一阵阵说不清楚的渴望在四肢百骸深处蔓延,像无数只禁锢在身体里的蚂蚁,狂乱地找寻着出路。

“很难受吗?要不要去医院?”模糊的声音,带着淡淡地心疼,从遥远的天际飘渺地传来。

我睁大眼,极力想看清说话的人是谁,可眼前茫茫一片,什么都看不到。

我张开嘴,想给出一个答案,可喉咙似乎被冻结了一般,能发出只有“嗯啊”之类的单音结词。

身体越来越难受,仿佛有千万只虫子在血管里噬咬,灼疼、麻痒……

我开始抓挠,开始翻滚……想极力摆脱那种万蚁啮骨的痛苦。

身边的人影伸出手,按捺住我胡抓乱挠的手。

仿佛有电流从那双手发出,一股股酥麻的感觉由他的指尖过入我的手臂,传递进我的心脏。异样的舒服感从身体某处汹涌而出,迅速传递到四肢百骸。身体里痛苦似乎因此得到了些短暂的慰藉,可这却并没有减轻身体深处的那种灼热,反而在短暂的慰藉后,那些灼热以更加疯狂地气势反扑了回来。我的脑子里开始出现急切到疯狂地渴望,渴望着有什么能塞进自己虚妄的身体……

“啊……”痛苦难耐地喊叫出声,我感觉自己变成了一团被强烈发酵的面团,在膨胀的痛苦中瘫软,又在拉扯的紧绷中扭曲。

身边的人似乎不忍看我如此难过,一只手紧紧地桎梏住我胡乱翻滚的身体,一只手怜惜地抚过我汗湿的脸。他的那只手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被抚过的地方,灼热变成了酥/麻。我下意识地将身体凑上去,希望他抚得更多,他却像个老头子一般,只在我的脸颊周围和脖子上慢慢流连。

不满足于他的不识相,挣扎着挣脱桎梏,我反身攀抱住那只手,紧紧地。我想渴求那只手给我更多,但却不知道该渴求那只手给我什么。

“给我……”莫名的空虚感在身体里翻腾,我紧紧地攀着那只手,本能地一路向上胡乱摸索,希望从手主人的身上,摄取更多的凉意。

“别乱摸!”手主人僵滞了一下,用力抓住我的手腕,低低斥责道,嗓音沙哑,带着扣人心弦的轻颤。

“给我……给我……”我迷蒙地低语,近乎乞求。

手主人那股男子清新而好闻的阳刚之气,让我血管里的血液翻腾得更加疾速疯狂,像冲出闸门的洪流,肌肤都似乎被撑得皲裂,而他身上那略低的体温,更是纾解了些我身上的不适。

我胡乱地在他身上摸索,贪婪地汲取着他身上的凉意,他却像是被雷霹了一般,僵硬一瞬后,毫不迟疑地抽离了被我攀抱住的身体。

巨大的空虚攫住我的思绪,像一尾刚被捞上岸的鱼,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促使自己猛地翻身坐了起来。

一个在炎炎沙漠里迷失了方向干渴得奄奄一息的旅人,刚好在一根清凉舒爽诱惑到极致的冰激凌上舔了一口,就被人拿走了冰激凌,是什么感觉?

我想,不甘、怨忿、仇恨在那一刻都不足以形容我的内心世界。所以,凭着本能,我用尽全力向那个人影扑了过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18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