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陌生叔叔压在妈妈上面 西瓜地里干母亲

这天我正领着小侄儿在一家大型连锁购物中心闲逛,一位帅气的高个保安穿着制服别着警棍,出现在我面前,礼貌地拦住我的去路。

“对不起,女士,打扰一下。”他拿着对讲机,面孔冷硬。

曾经多次在报纸网络上看到超市保安误会顾客,强迫搜身顾客遭辱的报道,却总觉得那些报道如天边浮云,离我飘渺而遥远。

如今被这冷面保安莫名拦截,我表面上虽然无恙,心里却猛然一惊。

虽然知道自己并没做出什么违德乱纪的事,可眼前的保安身材高大,体格健硕,脊背笔直,一上来便有鲜明的气场感,于是,我忍不住惶恐了而惊异:不会这么倒霉,在这家超市遇上了吧?

胸腔里的心开始突突跳得急切。

“请问你有什么事?”紧紧地抓住小侄儿的手,我谨慎地看着挡在前方一脸严肃的保安,尽管胸口已心跳如雷,面上却仍装出一派平静淡然的模样。

保安抿一下嘴唇。

“对不起,女士,”他看着我,目光炯炯,“请问可以跟我去一趟经理办公室吗?”

去经理办公室?

我的手一僵。

“不好意思,”缓缓扯起一边嘴角,我一瞬不眨地盯着保安, “你们……是不是误会了……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只是带着孩子在这超市随便逛了逛……”

“我知道,”保安瞥一眼四周,见我语气中透出明显的排斥和戒备,僵硬的面容柔和下来,“这位女士,我想你误会了……”

“误会?”不远处开始有顾客好奇地向这边张望,我的目光缓缓落下去,从上至下地开始打量他。

也许没料到我会这样直接地打量,保安神色间露出一分诧异,可因着我目光中的怀疑和探究太过明显,一刹那他露出更多的还是难以言喻的窘态。

“是这样的……女士,”片刻后,他挠挠头,似乎有些为难地开口,“请您去我们经理办公室,不是因为怀疑你什么……而是有人想见你……”说到这里,似乎为了增加话里意思的可信度,他极不好意思地扯出一丝笑。

“有人想见我?”唇角一弯,我一脸怀疑地抬起眼皮,直直盯着保安的脸看了几秒,“谁?你们经理?”

估计我怀疑的神色和研判的目光搞得保安有点儿不知所措。他抬手抹了一下鼻尖,样子颇有点儿狼狈,“女士,请你配合一下我的工作好吗?”

“配合你的工作?”我不动,嘴角的笑容有些凉,“凭什么?”

“……”保安无声看我半刻,显然对于我简单直接的拒绝有些无言以对。

四周隐隐看过来的目光逐渐增多,甚至有好事者开始往这边聚集。

淡淡的扫保安一眼,我漫不经心的开口提醒:“你不说清楚,我是不会去的!”

保安露出一脸为难的神色。

凉薄地瞅着,见他眉心皱得几乎拧成一个结,却还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我不由得心头火起,脱口吐出一剂狠话:“如果不想这家超市出现个冤枉顾客强迫搜身的新闻的话,我奉劝你一句,要么——实话实说,我再根据你的说辞考虑去不去;要么——我们直接就在这里掰闹开,让来这超市的人有一出免费的热闹看!”

见我面露不耐,虽语调平常,言辞却偏激,保安神色一僵,看着我的目光变得隐忍。隔了好一会儿,他才勉强的开口说:“女士,请你跟我去一趟经理办公室吧!你要是不去,我会被炒鱿鱼的……”

“你被炒鱿鱼和我有关系吗?”冷漠地看着他,我无情地指出事实。

“这……”保安的脸色变了又变,沉默半晌,最终露出无奈神情,“小姐,请你就跟我去一趟吧……你放心,我保证,绝对不是你心里担心的情况……真的,只是有人想见见你而已!”

“真的?”我一脸怀疑。

“真的!我以我的人格发誓!”保安表情郑重,一脸严肃。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

让人为难不是我的性格,何况现实生活中我心软,骨头也软,并不属于那种固执己见顽固不泯的人,所以,看着眼前的保安眼神笔直地立誓保证,一张年轻的脸上写满窘迫和无奈,感受着周围逐渐汇聚起来的异样目光,我的心不由得软了下来。

“那走吧!”犹豫一会,我示意保安到前面带路。

“谢谢!”保安帅气地侧过身,几步走到前方,“请跟我来。”

明亮的电梯缓缓上行。

隔着虚无的空气,我目不转睛地看着电梯显示屏上数字一个一个的跳变,头顶上方隐隐传来钢缆平而稳的滑行声,如果不是处在这样封闭而安静的空间里,浅得几乎听不见。

这种让我害怕的声音,每当处在人类的这种现代化的铁盒里,总让我觉得有点透不过气来,就连心底深处曾经经历过的那种恐惧亦开始死灰复燃。

我忽然有种茫茫然不知所措的害怕感,且越来越强烈。

“是什么人想见我?”为了转移内心的恐惧,我开口问。

保安侧过头看看我,又垂下眼帘看着脚下,眉头微微蹙了蹙。

“对不起,”过了半晌,他有些犹豫地喃喃出声:“其实……那个……我也不太清楚谁要见你……”说到这里,他稍顿了一下,神色间流露出浓浓歉意,“我只是遵从……上面的命令而已……”

叮---

楼层到达的提醒铃声响起,打断保安的话。

电梯的门缓缓打开。

保安带头迈出电梯,我抱着小侄儿忐忑不安地跟着走出电梯。

看着眼前陌生笔直的走廊里白炽灯发出耀眼的光芒,在地板上照出一个又一个明亮的光点,那种茫然不知身在何处的不安全感真切地袭来。

我不知道谁要见我,为什么要见我。

人生第一次这么盲目地跟着一个陌生人去见另一个莫名的人,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跟着保安,一步一步地走在空寂地走廊里,心中紧张而惶恐。

这个要见我的人,能让这么大的超市保安对他/她充满敬畏,听他/她安排,为他/她跑腿,可见其身份并非一般。

会是谁呢?

自从父母退休搬家到这个城市,我今年是第一次回家。

这诺大的城市,除了父母及其他亲人,我还没有认识其他任何人!

何况看这情形还应该是一位隐隐有着一点权位的人!

这个想见我的人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要见我?

会是谁呢?

这个想见我的人到底会是谁呢?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17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