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空姐和两个黑人 他残暴占有不顾她疼痛

“怎么会是你?”

我猛地冲过去。

握住门把手。

可门拉不开。

再用力。

还是拉不开。

我惶恐地抬头。

冰冷的阴影从我的头顶笼罩而下。

“想走,是吗?”他右手压住房门,冷冷地凝视向我。

我茫乱而慌张地看向他:“……是。”

他猛地攥住我的手,手劲大得令我疼痛,“就这么不想看到我?”

“……是。”我紧紧地揪着自己的衣领,仿佛揪着自己的心一样。

咔嚓!

他扶在门把上的手突然用力一扭,反锁了包间门。

“你……”我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吻便已铺天盖地般地猝然落下来,又急又密。

“要”字的尾音被他嗖然卷进唇里,我大惊失色,似乎所有的血液轰然涌进脑中。

像一个垂死的病人,凭着残存的理智我不断地挣扎,“不……不行……唔……”

不顾我的抗拒,他使劲将我抵到包间门上,一只手桎梏住我的双手,一只手紧紧勒住我的腰肢,将我紧紧搂入怀中,强硬地力度箍得我丝毫不能动弹。

他狂乱地吻着我,急迫而迷恋,带着不容置疑的掠夺,辗转吸吮。

我感觉自己似乎被卷入了飓风中一般,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到,全世界惟有他的气息充斥一切,如同天罗地网般,让人无可逃避,惟一清晰的感觉便是唇上的灼热,与他近乎蛮横的掠夺。

理智告诉我这样是不对的,可唇上熟悉而灼热的接触,蓬勃而陌生的热力与气息,带着让人战栗的酥麻,如同炽烈的火苗遇到了松油,让我的心跟着身体不由自主地攀附向他,本能地渴望,渴望带着这种陌生又熟悉的狂热,与他一起燃烧,焚毁一切……

不知过了多久。

林宇浩重重喘息着,离开我的唇畔,与我额头相抵。

我呼吸紊乱,脸颊滚烫,全身都如同浸在沸水里,无力地依附着他的臂弯。

“柳歆婷,”他紧紧揽着我,手心滚烫,如同烙铁,让我的腰侧感到一种焦灼般的疼痛,“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他问,狂乱的喘息泄露出他痛彻心骨的思念、渴望、痛苦、狂热和眷恋。

我的心紧缩成一团。

如果可以,我愿意跟着自己的感情走,跟着自己的心意走,可是……

记忆的黑洞,乌溜溜地流淌着腥黑的过去。

我的心被扯得一片生疼。

“因为……”我扭动了一下身子,微微扬起脸,距离他的脸稍许。

他直直望着我,目光滚烫热烈,呼吸仍旧急促,脸上是激情未褪的迷乱与企盼。

我开始颤抖,心底泛起麻木地疼痛,可是我的声音很镇静,仿佛说过千百遍谎言一般的漠然冷酷:“……我不爱你。”

林宇浩脸色骤变。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看得我几乎都要心虚了。

目光渐渐变得嗜血而森冷,他带着讥诮看了我半晌后又带着笑容缓缓凑近我,一把扯住我的头发,“你不爱我?”

“你不爱我?”轻轻咬住我的耳垂,突地裹紧舌间一吮,在我控制不住的颤栗中他轻嗤出声:“不爱我,对我的吻会有反应?对我的碰触会这么敏感?不爱我,那天晚上会那么热情主动?亲热的时候会口口声声喊着我的名字?不爱我,听到我去约会会露出伤心……”

“林宇浩……”像一条被逼上海岸的鲜鱼,我重重地喘吸着,心上纵横的伤痕,在这瞬间迸发出令人窒息的疼痛,“你混蛋!”

“怎么?”透过明晃晃的灯光,林宇浩冷冷地半眯眼,眼底幽黑,讥屑地看着一脸恼怒的我,唇角勾出嘲弄的冷笑,“戳到心窝了?恼羞成怒了?不是……退避三舍避我如蛇蝎吗?”

“懒得和你说!”不想和他在口舌上相计较,我转过身去拉门,“我……走……啊——”

走字后面的“了”字还没出口,就觉天旋地转中,我一个倒栽葱地头朝下被被林宇浩抱在肩头架住了。

惊慌失措之中,我下意识地抱住他的背,隔着柔软的西装,他的脊背微烫,瞬间绷紧。

“林宇浩,你干嘛?”我使劲挣扎扭动,捶他后背腰脊,他却没有感觉般无动于衷地将我牢牢禁锢住,直直往房间中央走去。

噗!像一只麻袋,我被直直扔进沙发里,林宇浩猛虎一般扑上来,一把掐住我的脖子。

“不想我……掐死你……”他的音调平平,可是蕴含着可怕的怒气:“就给我好好待着别动!”

“咳咳咳……那个……林宇浩……”挣扎着抓开他的手,我从沙发上坐起来,沙哑着嗓子低声乞求道:“我们坐下来……有话……好好说……好不好?”

他没有说话,只是急促而破碎地喘息着,眸子里幽然的火簇缓缓化作了深深的痛楚和无尽的悲哀,“小白……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样的地步?”

我们为什么会走到这样的地步?

窒息地抓紧沙发的扶手,林宇浩的问话,像一把血淋淋的匕首,直直戳进我的心底。

“忘了我吧!林宇浩,”轻柔地抚上他纠结紧皱的眉毛,我故作无谓的笑,“一个男人纠缠一个不爱他的女人,是很没自尊的。何况你已经有妻子儿子了,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已婚男人身上……”

“我没有结婚,也没有妻子儿子!”眸光一沉,林宇浩凝声打断我的话,“我和静蓉之间的感情,并非你相像的那般。其实,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答应我的感情,而且,她已经明确地告诉我,她不会和我在一起……”

“是吗?”固执地别过脸,我苦涩一笑,“是这样吗?那么,你是被拒绝了,所以才回过头来找我的,是吗?”他的解释没有让我有真相揭开的欣喜,反而令我心口处闷得更加难受,原来,他和她真的有段过去,而且他对她竟然是真的有过情的。

“你乱想什么?”看我表情不郁,林宇浩低低轻斥一声,慎声道:“我和你都那样了……”

“那样?”轻佻地用手抚了抚林宇浩白皙的面颊,我冷冷一笑,“拜托,过一夜睡一觉在现在这个社会根本不算什么,所以……我们都别放在心上,行吗?”

“原来你如此前卫!”脸色嗖然一变,林宇浩一把捏住我的下巴,讥讽道:“看来比起你来,我落伍了。”

“林宇浩……”缓缓拉开他掐在我下巴上的手,忍住心底泛起的疼痛,我低不可闻地轻叹一口气,“我和肖庆丰……要结婚了……你……放开我吧!”

“你说什么?”眸底结了一层寒冰,林宇浩瞪着我一字一句地问:“你要和谁结婚?”

“肖……”我正要开口再说一遍,却见他眸光越来越阴沉,额上青筋都爆了出来,不由得弱了后面的语气,低低道:“即使不和肖庆丰结婚,我和你也是不可能……”

大手骤然扣住我的腰,林宇浩猛地俯下/身,嘴巴狠狠落下,直直堵住我还没出口的话。

火热的唇,带着怒意,带着爱恋,好似惩罚一般,那么强势,那么霸道,那么狂野,没有一丝温柔,仿佛要将我整个人生吞活剥。

我羞愤不已,这人怎么能又来这一招!

气恨交加地张口使劲咬了咬他的唇,他不以为然,依旧继续纠缠于我,唇舌交缠间,血腥味弥漫。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终于放开我,眼中一片灼热,似有焚焚欲燃一切的火苗,噬人一般。

“柳歆婷,这一生,你都休想再逃开。”咄咄地逼视向我,他低低道,轻缓地语气里透着不可言喻的坚定,犹如宣判,犹如起誓。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17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