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公公操闺女 在公司桌子上搞

应酬事件过后,我以为会继续过先前那种平静得近乎单调的日子,不想,接下来发生的一件并不起眼的小事,竟生生拉开了我成为宇昕公司茶余饭后谈资的序幕。

据说,为了加强员工之间的交流与情谊,宇昕广告公司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

那就是,谁的生日,谁就得做东请客。

李思棋青春靓丽性格开朗,豪爽大方,所以经常在被邀请去参加同事生日聚会的行列。

也许是出自好意,想让我有更多与同事交流的机会,也许是为了酒醉之后有人安全的送她回家,尽管我经常不在被邀请的行列,李思棋却总是喜欢拉着我一起去。

一天晚上,一位叫韩庚的同事在一家酒吧庆生,我又被李思棋拉去做“陪护”。

像以往一样,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也为了能逃脱喝酒,一到酒吧,我立刻抛开李思棋,选了聚会人群中最僻静最不起眼的角落,独自落坐。

我以为,像以往一样,静不吭声,默默等待,就能平安离场。

却没想到,这一次,老天故意在与我开着玩笑。

在平常替我挡酒的李思棋被几个敬酒的人纠缠着脱不了身的时候,韩庚的朋友,几个已有九分醉意的人,无意之间看见我独自坐着,便端起酒杯,执拗着无论如何都要与我这个在他们眼里看来是被冷落了的人喝上几杯。

在我眼里,喝醉酒的人,是没有理性的。他们放纵着自己的思维,听不进去任何推诿的理由,也不会因为对方是女子就有怜惜之心。

所以我,一边费力推拒着,一边努力寻找着对策。

像往常一样找借口迅速起身离开,似乎不太可能,因为左右都是醉意欣然却还提着酒瓶执拗着要给我掺酒的人员。

别说挤出去,连站起身来都是个难题。

以实话相告说自己不能喝酒,眼前这些半醉半醒的人摆明了是来罐我酒的,肯定不会听信我的说辞!

左也不是,右也不能。

一时之间,我犹如掉进了人圈里的青蛙,被左右夹击得仓皇而无头绪。

就在我推左挡右忙得不可开交时,一个明朗而又底气十足的声音破空而出,犹如惊雷一样,响彻在人墙之后。

“好热闹的聚会哟!韩庚,你这小子,生日请客,竟然选在这种地方!”

夜晚的酒吧,气氛喧闹,音乐震耳,而那个声音的出现,却使得所有的喧闹都停滞了刹那。

包裹我的人墙裂开了一丝缝隙。

透过缝隙,我惊异而感激地看向那声音的来源处——在酒吧迷离昏暗的灯光下,在变换不定的光影中,模糊而阴霾的杨俊达宛如神祇一般,隔着一大堆空酒瓶和一群醉意朦胧的人群,矗立在离我几步开外的桌子另一端。

“杨总!”反应过来的韩庚以及公司同僚立刻摆出迎接姿态,纷纷上前,而围裹我的人员也不得不暂时停滞下灌我酒的意图,转向迎接新来的故意以领导姿态自居的杨俊达。

趁人不注意,我挤出人围,躲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空气沉闷异味重重。

待我憋着性子在洗手间里磨蹭了半天后再返回时,除去那几个纠缠着要与我喝酒的人早已或趴在桌子上或歪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以外,大部分参加聚会的同事都已随着振聋发聩的音乐疯狂摇曳在灯光迷离的舞池之中。

我不喜欢跳舞,也没有跳舞的天赋与才能。

所以,这个时候,是我离开的最好契机。

扶起醉眼朦胧双颊绯红脚步趔趄的李思棋,在嘈杂地人声与音乐声中,我费力地大着嗓门与韩庚打了声招呼后,打算离开,可转身没走出几步,一道高大的身影挡在了自己面前。

我惊讶地抬头。

是已经消失了的却又不知道突然从哪冒出来的一身清醒的杨俊达!

他沉着脸,负手站在那里,在昏暗的光线中仿佛是一堵墙,纵然体形高挑,细长,但是,气势逼人。

我连忙停下脚步,向他打招呼,“杨经理,不好意思,李思琪醉了,我去送她,先走一步了!”说完,扶着李思琪,欲继续前行。

不想,他听了我的话,站在路中间,纹丝不动,一点挪步让道的意思也没有。

于是我只得扶着李思琪,从他身边绕过。

正与他擦身而过,他却骤然伸手,强硬地拦住了我的去路。

“柳小姐?”阴骘的目光扫过我的脸,他拧着眉头冷声开口:“我替你解了围,你连谢谢也不说一声就走了吗?”

不知道是因为压抑地愠怒还是因为振聋发聩的音乐,他的嗓音很高亢,很尖锐,有着咄咄逼人的凌厉。

我有些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昏暗的灯光下,他的面孔有些模糊,这使得我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但我还是很明显的感觉到他的嘴角因为讥讽而弯起了几丝弧度。

“不明白我的意思么?”见我没应声,他缓缓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目光清幽,却淡漠无情。

我继续不吭声,一副怔愣样,因为确实没弄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不知道他是真的想要我说句感谢的话,还是无理取闹。

“呵呵,还以为柳小姐是个聪明人,”见我没有回应,只呆呆地看着,他慢慢俯下头,在距离我的脸不到两寸的地方露出一抹冷笑,“原来……也不过如此!”

眼前骤然放大的俊脸,突兀而冷硬,我下意识地想后退一步,可因为胳膊上搀扶着李思琪,行动受限,最终只能僵滞地站在原地。

我用力地咬了咬嘴唇。

即使理解力再不济,也能听出他话中的讽刺了,何况他眼底的鄙夷如此清晰,简直昭然若揭。

深深地吸一口气,努力压制下内心的恼意,我看向杨俊达,“不好意思,杨经理,我急着先走,请问你可以长话短说,说得更具体一点吗?”

“还要具体一点?”杨俊达语气重了几分,脸上闪过一抹愠怒。

“对。”莞尔一笑,我用眼神示意向身边摇摇晃晃地李思琪,“因为我还得急着送这位美女回家呢!”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

接收到我的笑颜信息,顺着我的目光扫了一眼几乎依在我身上的李思琪,杨俊达晕染在眉宇间的怒意消逝了一些。

“看来你又一次刷新了我对你的认知。”他慢慢站直身体,眼底露出一抹讽刺,淡淡的开口。

“谢谢,我会把你这句话当作是夸奖。”优雅地勾唇,我微微一笑。

杨俊达滞了滞,眸光复杂的看着我,既没有再反唇相讥,也没有再出言不逊,可就是那副深沉莫测的表情,却让人觉得,他一定还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我的心中升起一抹浓浓的不安,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他,为什么酒吧里这么一次偶尔的碰面打招呼,也会这么夹枪带棒。

沉默蔓延在我和杨俊达之间,几分钟后,他垂下眼眸,淡淡道:“柳小姐,个人建议,不能喝酒的人,最好不要到这种地方来!”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冷意,不咸不淡的,仿佛那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没有关心的成分。

可这样直白地“超越界限的奉劝”,却让我有一种当面被人揭短的尴尬。

考虑到眼前的人并不能得罪,于是我一时间语塞,沉默几秒后方礼貌地吐出一句:“谢谢忠告。”

也许我一刹的沉默和简短的回答让杨俊达误以为我并不没把他的建议放在心上,所以他骤然抬头,脸色一下子变得不悦,甚至连眼睛里也带上了愠意。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会成为别人的负担!”他沉声道。

成为别人的负担?

我疑惑不解地看着他。

“你不会真这么笨,连这话也理解不了吧?”深幽的黑眸笼上一层浓浓的火气,他不满地拧起眉头,神色间流露出无法压抑的焦躁与不耐。

一种莫名的委屈开始冲上心头。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智力上有问题,可杨俊达这三番五次似是而非地指责言论,却真让我有些怀疑自己的智商了。

我一边思索着他无头无绪告戒我的理由,一边将目光转向旁边半个身子都耷拉在我身上醉得一踏糊涂的李思棋。

蓦地,心头一跳。

一道灵光迅速划过脑海。

怀着一种突然发现新大陆般的惊诧,我犹豫地抬起头,望向神色中带着愠意的杨俊达,内心满是难以置信。

他直直地立在我面前,正一脸不满地瞪着我,幽黑的眼睛仿佛冬日晴朗夜空下的万年寒潭,平静深暗,却有细碎的冷冽星芒。

我感觉呼吸有些窒息,不由得在心里细细推敲。

成为别人的负担?那个“别人”是谁?

是李思棋吗?

难道他在心疼李思棋?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14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