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好粗好大的肉棒 操大波熟妇15P

那天,晚自习下课后林宇浩没有与我一起走。

第二天,林宇浩没来上学,黄鹏和丁玮也没来。

有同学传言,说林宇浩因为聚众斗殴,打伤同学,被请进派出所了。我不信,可在看到班主任老师气急败坏地冲进教室口沫横飞地批评全班同学心态不正在高三这么重要的时段居然出现打架事件,苦口婆心地规劝大家一切都应以学业为重争风吃醋女人什么的都是浮云时,我知道传言是真的了。

于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担忧开始出现在我心头,而这种担忧在被叫到班主任办公室后直接衍变成了一块石头,沉沉地压在了我的胸口。

第四天早上,林宇浩和丁玮来上学了,脸上均是青一块的紫一块。

林宇浩的一只手还缠上了纱布。

冷冷酷酷地站在教室门口,他目光嚣张而桀骜地扫了一眼整个教室,然后,和我不经意抬起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我的心猛的一跳,慌张的掉开视线。

有唯恐天下不乱的同学凑过去与他玩笑,他充耳不闻,抿着唇,面无表情地推开,然后不管不顾全班同学各式各样的目光,大步向座位上走去。

他泰然自若地走到座位上坐下,一些与他关系要好的同学凑过去与他说话,他面容沉静地听着,眼光却直直地朝我望来。

我的脸颊一下变得滚烫,只觉得被他投射过来的目光看得浑身上下不自在,整个人情不自禁的开始紧张不安。因为不知为何,在那一刻,我突然发觉我似乎能够从他平静无波的神色和不温不火的眸光中,感受到几丝让我害怕的热烈。

想起班主任老师办公室那一番近乎审讯似的询问,我慌张的埋下头去,一瞬间,思绪纷杂,如坐针毡。

道义上,林宇浩这样帮我出头,我应该过去道声谢谢,可想到班上那些异样的目光和同学间暗地里我和林宇浩“好” 上了地传言,我畏怯不已,只得趴在位置上纠结。

矛盾了一天,仍没想出是要去问候一下林宇浩还是不去,晚自习下课竟有同学过来叫我,说教室外有人找。

忐忑而疑惑地跟着那位叫我的同学走出教室,教室外的走廊上果然有人,但却不是一个,而是一堆。

看着人堆之中那个熟悉的身影,我蓦地停住了脚步。

晚风,轻轻拂过,微微的痒,像是母亲温柔的手掌,抹去一切烦恼和焦躁。

绰绰人影中,那人身形颀长,如画中模特,穿着清爽的浅蓝色衬衣。如果不是脸上青一块的紫一块,我都禁不住要说一句,好一个英挺俊美的少年!

他气定神闲地从人堆中缓缓走出来:“怎么回事?”看的是我,问的却是我身后叫我出来的那位同学。

那同学在我背后使劲推我一把,高声道:“‘浩哥’,她有话要单独和你说!”说完,即招呼其他同学离开。

我一呆,疑惑地看向那位叫我出来的同学。

不是说有人找我么?怎么变成了我有话要单独和林宇浩说?

那人目光一闪,无视我的疑虑,对着林宇浩点点头后转身离开。

“哈!耗子,表白来了哦!”人堆之中不知是谁突然冒了一句玩笑。

其他同学一听,立即瞪大眼睛在我脸上来回打量,不约而同地露出一副看戏的表情,甚至有人还夸张地吹起了口哨。

“哦嚯嚯,木头终于开窍了!”

“嘿嘿嘿嘿,浩哥,好好抓住机会哟!”

“哇!不得了!好放得开!”

……………………

打趣的语言五花八门,我的脸一下子羞得通红,辩解的话脱口而出:“我没有要找林宇浩,是……”

“都很闲是不是?”林宇浩突然大吼一声,粗暴地打断我的辩解。他迅速转过身,狠狠地瞪向那几个调笑得厉害的同学。

于是——

“走啰!走啰!”

“不打搅人家约会了哦!”

………

一群人彼此对着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后,迅速的一哄而散。

走廊里很快地只剩下我和他。

我又羞又恼,只觉得耳根发烧,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林宇浩默不作声,缓缓走到我面前,站定。

风似乎静了下来,袅袅药味从他身上袭来。

我深吸一口气,想到他是为了帮我出气才弄成这样,我若不管不问,也太过冷血,于是指着他缠纱布的手,心虚地问:“怎么样?不严重吧?”

他依旧面容沉静,一言不发,只看着我的目光,格外的深沉。

我心跳得七上八下,似做了亏心事一般不敢坦然迎视。

良久,就在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沉默到课间休息时间结束,他突然低低吐出一句:“我们到楼下花园里去说!”

我惊得睁大了眼睛,“要上课了啊!林宇浩,真的不是我要……”话还没说完,林宇浩却已转身走向楼梯,摆明了不想听我解释,逼迫我不想去也得去。

我顿了顿,只好摸摸鼻子灰溜溜地跟着下楼。

可才下了一层楼梯,上课铃声就响了。

“哎,林宇浩,上课了!”慌慌张张地向还在朝楼下走的林宇浩大喊一声,我急匆匆地转过身,往楼上跑。

不想,才抬脚上了两梯,便听见林宇浩怒气冲冲地在后面大喝:“柳歆婷!你给我站住!”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见林宇浩对我那么高声喊叫了,所以我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我回过头去,林宇浩站在下方的楼梯上,仰头瞪着我,目光不善,带着一股子愠意。

我情不自禁地往后缩了缩。

“下来!”他低低命令道,口气嚣张而强硬。

“干什么?”我色厉内荏地盯着他。

急着回教室的人群三三两两地与我们擦身而过,见我和林宇浩一男一女一上一下目光互怼的僵持在楼梯上,纷纷露出诧异而探究的神色。

我又着急又慌张,想对他的命令置之不理硬着头皮转身离开,又抹不下那个脸面,狠不下那个心肠,只好站在楼梯上狠狠地用目光与他对峙。

见我踟躇不前,林宇浩放柔神色,轻声道:“不是有话要单独对我说吗?走吧!会有人帮我们请假的!”说完,再不管我反应,径直转过身,继续不紧不慢地朝楼下走去。

我心头一颤,有些怀疑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因为我竟从他解释一般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诱哄的味道。

回忆起他曾经对我的救护和帮助,想到他的固执,我只得提起脚步,跟在后面继续向楼下走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1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