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啊!啊使劲操 丫头我忍不住了帮我

第二天,李信小心翼翼将枕在他手臂上的杜亭亭轻轻移到枕头上,她还是被摩擦出的窸窣声惊醒,虽然有了意识,但还带着睡意,她抓住他正要抽离的手眯着眼问:“几点了?”

“六点了,我去机场之前还得去一趟公司,你再睡一会,我帮你定了7点的闹钟。”

“嗯,一路顺风。”

她松开他的手,立刻又睡着了,直到七点闹钟响起,才起床。洗漱完,看到冰箱上有李信写给她的字条。

‘我煮了粥,上面还蒸了包子,上班之前记得吃早饭。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loving you,信。’

纸条上还印了个爱心,杜亭亭收好纸条。她都不记得这是他第几次准备早饭和情诗,可每次她都能感受到不一样的幸福,一个人坐在餐桌上边看杂志边吃。这时,方丛文卧室走出一位金发美妞,杜亭亭当时吓着了,以为是自己突然穿越,一口包子没吞下去给噎住了。她赶紧喝了一口粥,却还是不停的咳。

金发美女走过来,用英语关心问她:“Are you ok?”杜亭亭当时咳得根本说不出话,只向金发美女做了一个ok的手势,缓缓之后还是艰难地说:“year,I am fine。”屋里的方丛文听到咳嗽声慌忙从房间出来,就穿了一条沙滩短裤,很焦急的问杜亭亭:“你怎么啦?怎么咳的那么厉害?”。杜亭亭又喝了口水,感觉喉咙没有那么胀痒了,低头不敢直视说:“我没事儿,我先回房间了。”边说边往房间走去。

方丛文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见金发美女一副怎么啦的表情望着自己,他也摊开两手,表示不知道。杜亭亭进屋之后坐在沙发上顺了顺气,然后贴着门听外面的动静,确定他们走了以后自己才出门。

S市的早上八点,太阳早已进入到烈日骄阳的模式。杜亭亭撑了一把太阳伞,刚出宿舍大楼就看到方丛文正和那个金发美妞在他车前接吻。她把伞打得很低,生怕方丛文看到自己后双方尴尬,经过他们面前时,更是加快速度往前小跑,可没想到还是被认了出来。

“杜亭亭。”

听到方丛文叫自己,她停了下来,没有立即回应他,她在心里盘算要不要装作没听见继续往前走,可方丛文已经站在她身边了。

“杜亭亭,你是要去上班吗?”

“是的,好巧啊,这里碰到。”

杜亭亭假装才看到他的样子和他打招呼,说完就后悔了,在家门口碰到有什么巧的。不过,隐藏表情是职业所需,杜亭亭没想到原来生活中也随时需要。她安之若素站在他对面一手臂长的地方望着他。

“你律所在哪里?我送你。”

“不用,不用劳烦您大驾,我律所离这里很近,再说我喜欢环保出行,走着就可以。”

没等方丛文再反应,杜亭亭掉头就走,她还在心里庆幸两人的对话可以这么快结束。可方丛文却是个逮到机会就不会轻易放弃的人,自春节他们一起对酒当歌之后,他和杜亭亭见面除了礼貌问好就再无其它,这次好不容易有个套近乎的机会,他怎么可能轻易错过。

“杜亭亭,是我哪里惹你生气了吗?怎么感觉你总躲着我样的,而且还对我不友好。”听到方丛文的抱怨,杜亭亭感觉自己被扣上了一顶‘莫须有’的帽子,她立定脚步,随后又倒退几步,转身正对着他。

“方少爷,你看你想多了吧,过于敏感了吧,我又没有欠你钱,干嘛要躲着你呢,是吧啦?还有啊,我对你不友好吗?我觉得我对你挺好的啊。你送女朋友上班还顺带我这么一大尊活佛,也妨碍你们亲热,是吧啦?再说了,我律所离这里真的很近,都不够你一脚油门的距离。好了,不和你说了,再聊下去我就要迟到了。拜拜。”

杜亭亭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还未等方丛文反应就摇摇手拜拜走人。方丛文站在人来人往中,怅然所失。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609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