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往女主下面塞道具的文在线阅读 好猛22p

医院的夜里是静谧的,没有我想象中的哭声和那些生离死别的场景,医生告诉过我,需要让我住院观察三天,那我就在这里呆三天。

老爸一直没怪我,用他的话来说,他认为,年少时候的冲动是成长中的必要部分。

耳机里面落日飞车的《my Jinji》一直在响着,把我带入了一种很慵懒的情绪当中,我倚在医院的床边,屋子里面仅仅就我一个人,这种感觉我很熟悉,又很陌生。

我想起自己的前女友,她最喜欢这个乐队,也最喜欢这首歌。

我们似乎就是在这首歌里面相遇的,当时,我有种感觉——我终于在一片绿叶当中,找到了那颗属于我的金桔。

查房的夜班护士来到了我的房间,虽然她穿着制服,但是,在我的眼中,她生生地将制服穿出了诱惑,我开始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女生穿着制服——这不是为了满足男人自己的猎奇心理,而是男人想把自己投入到另一种模式当中去,他们实在是想看到女人不同的一面,或者说,是另一种搭配——正式的服装,配上妩媚的笑,没有男人不会动心,所以说,这种心理是天生的。

护士走到我的跟前,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而我的目光却从她的脸上一直向下滑,滑到.........

请别恶心,其实每个男人都会这样,不管他是有心还是无心,而我,只是不想将一个真实的自己隐藏起来而已,我不想让自己不自然,既然想看,我就会去看,没半点犹豫。

护士发现了我很直白的目光,只是微微地向我笑了笑,然后,将手中的那个本夹子放下,看着我。

“这么晚了,似乎不像你的查房时间。”

她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表,笑了笑,

“我就是想看看,肖大夫嘴里那个最荒唐的病人到底住在哪儿!”

她笑的时候,看起来很像林浅,林浅是我前女友的名字,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最近总会越来越多地想起她,而不是想起简月,这么多天,简月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来过,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生气了,但是,我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很好,好得不想听到她的声音。

护士冲我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然后就消失在门后面了。我开始有些疑惑,她应该是习惯了男生那样的眼神,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样的自然和潇洒?

时候不早了,我想,我该好好睡一觉,没准,还可能梦到那个护士,也没准,会梦到林浅。

我被一股寒意弄醒,这样的夜晚里,怎么会有如此的寒意?

我轻轻地披上那件病号服,想去方便一下,

屋里面的厕所打不开,我只好叹着气,走进走廊。

我很讨厌医院的走廊,不知为何,今天晚上的走廊里面,我会觉得分外的阴冷,似乎是有人在我的耳边不停地吹着气,我慢慢地走着,走着,这窄窄的走廊一直向前延伸着,没有尽头。

走廊里面的灯很昏暗,而且一闪一闪的,我借着灯光,看着自己的手,发现自己的手,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惨白惨白的。

奇怪,卫生间离我的房间并不远啊!

我一面叹着气,发现自己周围的空气变得更加寒冷,之前我一心找着厕所,却没有心思顾及着周围的情况,这温度,似乎冷得有些异常。

我慢慢地向前方走着,耳边,似乎隐隐有哭声传来,我慢慢地,慢慢地向前方走去,终于,在楼梯口的位置停了下来——那是厕所的位置。

我缓缓地拉开厕所的门,这家医院的厕所还算干净,厕所里,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气味,厕所的天花板上,一盏黄色的灯,在不停地摇晃着,似乎在随着风不停地摆动着。

其实,医院的厕所还算舒服,至少,很人性化,在我方便的时候,我就能感到,医院的冷气,就可以直接地喷在我的脖颈上,真是说不出的惬意。

我很快就释放完自己身体内的所有水分,走向厕所的门,奇怪,医院晚上的厕所怎么这么大,大得似乎没有边际,而且,这厕所里面是一个封闭的空间,但是,为什么,那个哭声在我的耳边越发清晰,那声音,说实话,伴着风声,让我觉得有些凄厉,

“我的儿啊!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反复就是这四个字,无休无止,一直在刺激着我的耳膜,想来,是哪个失去儿子的母亲在不停地嚎哭吧,真是可怜。

一阵风吹过,我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我迅速地走到厕所的门前,拉门。

门开了,风声却更大了。

不对啊!这厕所里不是开着空调呢么,怎么还会开着窗户?我回头看看,发现窗户被关得严严实实地,似乎没有一丝风吹进来。

想来是我多虑了,不过,我不记得这家医院的厕所里,有冷气啊,什么时候安上的啊!

我抬头看看吊灯,黄色的吊灯不停地摇晃着,将光阴分割成好几个部分,我借着灯光看了看自己脚上的拖鞋——那双红拖鞋,不对啊,我记得,我的拖鞋是蓝色的啊,问题是,我的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那么,这双拖鞋是谁的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586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