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被外教玩站不起来 口交超爽内射

初春,浅浅的蔷薇花香在风中酝酿,清甜,酸涩,轻巧越过窗棂,引得薄纱翩飞。

几束慵懒的阳光懵懵懂懂,细细密密,洒下一地光芒。为她,踱上一层不俗的梦。

卷曲如墨般的长发在枕边散落,几丝碎发在眉眼前斜斜。眉梢弯弯,眉头微皱,倒也有几分凌厉的寒意。双眸浅闭,长如蝶翼的浓密睫毛在眼下投下了淡淡的阴影,衬着眼底的疲惫更让人瞩目。脸颊小巧白皙,红唇却紧抿着,似乎她的梦更让人难过。纯色的白色睡裙有些褶皱,在阳光下却有些刺目。

“小卿,你要好好地......”铃声蓦然响起,安静的空气,终究,还是被打破了。

床上的人双眸微动,缓缓睁开的黑色眼睛有着的,是满满的忧伤。坐在床上,她轻轻地呢喃:“为什么要离开呢?我真的...很想你。”宛若叹息的语言瞬间消散在空气中。闭上眼睛,泪水划过面颊,没入衣襟。她,努力的勾了一两次唇,确定了最完美的嘴角弧度,扬起双眸,纤细的手指划过屏幕,接通电话,尽显语气之轻快:“大人,召小的何事啊,小的随时待命。”屏幕另一边的女子,短发红裙,眉目如画,同时,脸色阴沉:“木陌卿,一个小时你不来学校报道,以后也不用来了。”木陌卿闪过一丝疑惑,轻声开口:“今天?报道?”屏幕另一边的南宫语窕,嘴角轻咧,眼神闪过好笑,但依旧沉着声音道:“明天报道自然也可以,如果你愿意全校只有你一个人报名的话。”话毕,便挂断了电话。

学校大门面前,楚雨悠对着南宫语窕微微一笑:“我听到了,她忘记今天报道了,可能还在睡觉,我们再等等吧。”

南宫语窕轻轻笑笑,与强势的外表不同,语气略显柔软,“现在除了等啊,可还真是没有办法了。”楚雨悠一如既往的温和,“这个傻丫头啊可真的是一点都没有长大呢。”说罢,抬头看向澄净但确实格外闷热的天空,手指抚过褐色的微曲长发,感觉到指尖传递的热度,无奈微笑:“语窕,旁边的咖啡店是个等人的好去处。”南宫语窕听闻,抬头看看天空,眉头微皱:“嗯,走吧,在这样的温度待下去,没等到小卿来,我们就脱水了。”两人相携而去,走向不远处的咖啡厅。

这边,被挂断电话后的木陌卿迟疑了几秒后,赤足下床,踩过柔软的地毯,走到落地窗前。伸手拉开了纱帘,一时间阳光乍泄洒满了整个屋舍,闭了眼,感受着这样温暖的感觉,她的面上有些茫然。转瞬,粲然一笑,似乎自己的记忆力越来越差了。有些慌张的走到浴室匆匆洗漱了一番,换上了一身茉莉色长裙,随手拎了一款素色的书包,按下门把手,忽然回头,侧目看了一下墙面上的钟表,秒针滴滴答答。她觉得,有些事,有的人,时间长了,可能就需要逐渐淡忘了吧。

推开门,关上门。木陌卿慌乱地跑向离公路近的地方,伸手挥动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南城大学,尽量快点。”木陌卿坐上后座向师傅说明了地点,便打开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发送给南宫语窕和楚雨悠,等到信息显示已发送。木陌卿低垂着脑袋,视线还是专注地盯着手中紧握的手机,纠结了一会儿,便更改了手机的来电铃声,起床铃声,消息提示。这次便将有关那个人的记忆彻底删除吧,木陌卿如是想到,她觉得她的人生该是,马不停蹄,生生不息。

木陌卿忽然觉得自己有些释然了,她抬起了头,看向窗外转瞬即逝的风景,按下车窗,感受着微风摩挲着发丝。“哎,姑娘,你是这届南城大学的新生吧,怎么这个时间去报到啊?”驾驶座的师傅透过后视镜看见后面坐着的姑娘抬起了头,便热情地搭话道。木陌卿闻言看向师傅,面上有些尴尬:“我忘记了定闹铃。”师傅看着这个姑娘有些腼腆,便打开了话匣子,热络的聊起了天:“你们现在这些姑娘小伙子啊,性格都跳脱的不得了了啊,我们家那个小孩子也是这样的啊,每天赖床闹着不想去上学,不过人呢,开开心心点最重要,你说是不是啊,姑娘。”木陌卿笑着应答,她又成为了那个大方明朗的女子,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师傅聊了起来,一路上的气氛倒也是活跃。

这边的南宫语窕和楚雨悠在咖啡厅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点了饮品以后开始闲聊,话语间收到了木陌卿发来的消息,“在路上,稍等。”在南宫语窕低下头编辑消息的时间,一向温和的楚雨悠惊呼了一句:“语窕,你看那个人,他是谁?”南宫语窕闻言抬头看向窗外,那个男生穿着一身白色衬衫,袖口微微挽起,着一条蓝色牛仔裤,背着一个白色的书包,简单帅气而又爽朗,宛若童话中走出的校园王子。这样的人本该让女生心动的,但此刻看见他从窗边路过的南宫语窕和楚雨悠却有些发愣,甚至有点害怕,因为,这个人,竟然回来了。

少顷,接收到南宫语窕发送的位置短信后,木陌卿到了学校门口,径直跑向旁边的咖啡厅,看见坐着的等待了她许久的两人,面上微红,惭愧的打了声招呼,然后在南宫语窕与楚雨悠的身边坐下。但是此时等待了许久的两人却有些异常,感觉到气愤的不对劲,木陌卿赶紧讨好的笑笑:“我们,去报名吧。待会儿午餐,我请客。好吧?”南宫语窕的脸色有些阴沉,不像是平常开玩笑时的故作姿态,而是真的有些异样。这让木陌卿生出了几分好奇,正打算开口问问,楚雨悠突然打断了木陌卿的想法,温和中却透露着一丝焦急:“好,小卿,我们先去报名吧,午餐去我喜欢的那家吃。” 木陌卿有些惊讶,雨悠说的那家店离南城大学很远,虽然味道的确不错,但雨悠毕竟不是任性的人,突然说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可真是有些奇怪。不过木陌卿没有多想,楚雨悠看向南宫语窕,南宫语窕便即刻懂了楚雨悠的意思,于是,她站起身来,拿上背包拉着两人就大步向前走去:“真是,报完名就赶快离开这地方...去吃饭。”木陌卿看着被南宫语窕握着的手开心的对两人笑着,主动挽着南宫语窕和楚雨悠:“走啦走啦,你们两个今天可真是有些奇怪呢,我们吃完饭去吃香蕉船冰激凌吧,我馋了好久啊,哈哈。”

南宫语窕看着笑兮兮的木陌卿,忽然有点难过,为什么这个傻姑娘经历那么多痛苦还是躲不掉那个人,他为什么离开,为什么离开又回来。

三人赶着尾流在人星寥落的校园畅通无阻的报了名,没有和其他学生一样在校园里寻找教室,安排宿舍。反而打车到几十公里外的小店,一到店里,老板娘便十分热情邀请到二楼的房间,显然对于这几个家境富庶但为人亲和的女孩子很有好感又很熟悉。一餐吃过,木陌卿下楼结账,楚雨悠有些为难的看向南宫语窕,犹犹豫豫的说道:“语窕,我觉得,我们这样不让小卿见到他,究竟是对还是错啊,毕竟这是他们两个的事情,过多的参与,可能不好。”南宫语窕看着楚雨悠,顿了顿,轻轻叹了口气:“唉,你这样说,我何尝不是这样想。但那个人真的伤害了她太多,虽然不想让她再受伤害。可她,也该长大了。”“嗯,随缘吧,只希望他能不再打扰她。”楚雨悠看着同样纠结的南宫语窕道:“小卿快回来了。”话毕,木陌卿的身影出现在两人眼前坐下,看了看腕表的时间,又看向对面的两人问道:“下午有什么安排?”

南宫语窕思索一下,说:“我在学校附近选了个公寓,住宿舍进出不方便,这样会方便很多,我们也可以住在一起。哝,给你门卡”“嗯,那我和语窕一起。”楚雨悠附和道,“那小卿,你和我们一起吗?”木陌卿想了想,微微一笑:“不了,我还是去学校里取书吧,顺便熟悉熟悉校园。”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586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