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快点进来人家要嘛 被下药后男女做那个全过程作文

第十八章社团活动

樱诺轩的会议室里,一群人严肃的商讨着明天社团活动的事宜。

“虽然对每个社团的活动都有所了解,但是为了防止社团作弊,防止社团与社团之间起争执,我们还是要有所监管。”梦看着一边一直玩笔的林逸,拿起桌上的笔砸了过去。

“对此,你们有什么想法吗?”梦冷冷的撇了他一眼,见他有说收敛,又把眼神移走了。

“分区监管,两个人一个区域,我们把地图拿出来,看看具体怎么分配。”上官云对这方面还是有些经验的。

梦点了点头,拿出学校的地图,“若儿和澈,你们两个守好监控室,有什么事第一时间通知。痕和咩咩,你们两个负责这一块。烨和瑛,你们两个负责这一块。哥和林逸,你们两个负责这一块,释和幻,就负责这一块。我会全程巡逻,哪里有需要我的地方就给我打电话。”

“可是我想跟咩咩一组。”林逸看着咩咩,对着她露出一个傻傻的笑容。

“林逸,活动结束后,把我们整栋楼的马桶刷干净。”梦冷冷的看着他,真是孺子不可教也。

“什么?”林逸惊讶的看着她,刷马桶?“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啊。”

梦却不理他,林泽那么能干的人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弟弟,“散会。”

“诶!梦,刷马桶的事你也是开玩笑的吧?”林逸跟在梦的后面,献媚的笑着。

“看你明天的表现吧。”梦白了他一眼,这人可真是够厚脸皮的。

林逸点了点头,“你放心,我明天一定认认真真的完成任务。”说完就一溜烟的消失了。

“哥,你明天看着他点,林泽是我的得力干将,他特地交代了,要我帮他看着他这个弟弟。”梦有些无奈,怎么觉得他有点想扶不起的阿斗啊。

上官云点了点头,“你放心吧,我会看着他的。”

有上官云这句话她算是放心多了,就是不知道林逸会不会辜负自己的一片苦心。

社团活动当天,果然是热闹非凡,就连平时不出门的屌丝们,也都纷纷出门晃悠。

梦从最角落的社团开始逛着,这些人还真是费尽心思了,插花社的花居然全是假花,说什么这样可以放很久,不用饱受凋谢之苦。

茶艺社就和插花社截然相反了,他们的茶是真茶,而且还是花茶,这两家人都不算多。

负责这个区域的是痕和咩咩,看来两人算是比较闲,毕竟人不多,也不用这么辛苦。

梦继续向前走,一路看过去,新闻社的人是最多的。他们很会想办法,卖的是学校的小道消息,还有学霸的学习笔记,以及他们樱诺轩这些帅哥的照片。排队的人已经挤满了整个新闻社,梦远远的看过去,她倒是真的很知道,这个社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才。

“你看也没用,人太多了。”欧阳幻大概能猜出她的心思。

梦无奈的撇了撇嘴,他说的没错,的确是没什么用,“怎么样?没什么特别的吧?”

“你放心吧,我们这儿的人都是不需要作弊的。”释若有所指的看了看新闻社,又看了看隔壁的篮球社。

“他们这是......”梦看着站在门的那两个人,他们似乎是在卖入场劵。

“他们是在卖篮球社的入场劵。”梦肯定还不知道篮球社的社长是韩宇轩。

梦点了点头,觉得无趣打算接着往下走。转头看见上官月颖提着一大堆东西走了过来,脚步也收了回来。

“幻哥哥,我给你们带了点吃的,你们这么辛苦,要好好照顾自己才是。”上官月颖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

幻见她提这么多,急忙接过,“谢谢,你不是舞蹈社的吗,怎么还有空出来?”

“是啊,好可惜,幻哥哥等下都看不见我表演了。”上官月颖撅着嘴巴,可怜兮兮的样子。

“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幻的话虽然是在安慰人,但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

“那我先回去了,幻哥哥再见。”甜甜的笑了笑,松开欧阳幻便走了。

“孔雀。”梦不高兴的嘟囔了一句。

她的话虽然说的很小声,释就站在她旁边,还是听的一清二楚。“什么意思?”

“孔雀开屏,自作多情。”梦也许自己都没有发现,她这句话酸味有多重。

释邹了邹眉头,梦,你喜欢他了吧,为什么,没有了韩宇轩,你的心里依然装不下我。

“倒是我这个队长亏待你们了,让你们连水都没得喝,真是辛苦了。”梦冷言冷语的说了一句,转身便走了。

倒是欧阳幻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这是哪里惹到她了,他奇怪的眼神看向蓝冰释。

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看着梦离开的背影,有些感慨,连你自己都没有发现吧,你对他已经不一样了。

梦气呼呼的走到上官云的身边坐下,云奇怪的看着他,今天这是怎么了?

“出了什么事了,你好像不太开心啊?”林逸一脸得意的看着她,她不开心的样子,自己看了却是开心的很。

梦冷冷的眼神看向他,他吓的往后一缩,自己现在还是别惹她了,万一真让自己刷马桶可怎么办?

“梦,你......”上官云有些担心的看着她,但是又不好直接问。

“我没事,就是巡逻走的有些累。”梦假装锤了锤自己的腿,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见上官月颖跟欧阳幻亲密的样子就有些生气。

“你要是累了,就回樱诺轩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的。”上官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梦耍小孩子脾气的样子真可爱。

“那好吧,哥,辛苦你了。”感受到云宠溺的眼神,所有的不愉快瞬间消失了。

这边瑛和司徒烨,他们这边都是一些小社团,来的人十个手指头也能数的过来。

“口渴吗?我去买点水吧,这里人不多,我们倒是可以偷偷懒。”司徒烨看她总是不说话,自己先找话题。

瑛点了点头,司徒烨马上起身去买水,回来的时候居然没看见瑛。四处看了看,在围棋社找到了她。

“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把刚才作弊的钱和东西还原,我就当没看见,不公开处置你。”瑛的声音很温柔,尽管她已经用自己觉的很凶的语气说话了。

对方见她只有一个人,并不怕她,“我说了我没作弊,这盒棋子确实被别人买走的。”

“我刚才明明看见你把棋子藏起来了,还把自己的钱放进去。如果你再不拿出来,我立刻举报你作弊,取消你们比赛资格。”瑛显得有些紧张,平时都有梦和若儿在身边,自己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找过别人麻烦。

“哼,你别不识好歹,信不信我揍你。”对方恶狠狠的看着她。

瑛往后退了一步,自己和若儿她们不同,自己不会打架,有的也只是若儿逼自己学的三脚猫跆拳道,但是自己还从来没和别人打过架。

“围棋社,你们比赛资格取消了,至于要怎么处置你们刚才的行为,我们会再通知你们。”司徒烨走到瑛的身后,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还提着他买的水。

“司徒学长,误会啊,我们真的没有作弊。”来人一看司徒烨立马服软,急忙跟他说好话。

“就凭你刚才威胁我们樱诺轩成员的话,就该取消你们比赛资格。至于作弊,看到那个摄像头了吧,你刚才作弊的行为已经被记录下来了,你们围棋社等这解散吧。”司徒烨指着墙上的摄像头,冷冷的看着他们。

“不要啊,司徒学长,求求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那个人紧紧的拉住司徒烨的衣服,都快哭出来了。

“要不我们再给他一次机会吧。”瑛见他是在可怜,围棋社本来就是个冷门社团,要是解散了,貌似不太好吧。

“你刚才不是已经给过他机会了吗?我们走吧。”司徒烨对着瑛轻声说到,任何欺负你的人我都不会放过。

他甩开拉着自己衣服的手,揽着瑛朝外面走去。

“我真是没用,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还好刚才你来了。”瑛感激的看着他,没想到自己离开了若儿她们,真是一无是处。

“别这么说,你已经做的很好了,只是还不习惯处理这种事,有没有觉得我刚才太过分了?”司徒烨拧开手里的水递给她。

瑛摇了摇头,“本来就是他的错,是我太心软了。”

司徒烨笑了笑,她的确是很心软,不过自己就喜欢她柔弱的样子。会让自己觉得保护她,是自己的使命,很有成就感。

梦这边走回樱诺轩,远远的看见北冷月从学生会出来,本来没怎么在意,但是刚到樱诺轩坐下便想起云说过。“我会把奖杯先放在学生会,等颁奖的时候再去取来。”

立马从沙发上跳起来,急急忙忙的朝学生会跑去。学生会已经没人了,为什么他会从那里出来,不是很奇怪吗?

监控室里,若儿奇怪的看着大屏幕;“这个梦,刚回来,怎么又急急忙忙的跑了?”

慕容澈也好奇的把脑袋伸了过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你能不能想点好啊?”若儿白了他一眼,这人脑子里是不是装的豆腐啊。

“我只是猜测,你还是好好盯着吧,出了事饶不了你。”慕容澈朝她做了个鬼脸,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梦气喘嘘嘘的跑到学生会,推开学生会的门,里面一股霉味传过来,看来这里还得利用起来,不然真得荒废了。

梦直接走到学生会会长的门口,门没有锁,她推开门,看到地上奖杯的碎片,心都碎了一地。

立马掏出手机,“若儿,立刻给我查查,今天都谁进过学生会?”

“出什么事了?”若儿担心的问着她,不会真被慕容澈那个乌鸦嘴给说中了吧。

“奖杯被人给砸碎了,我还想问问你们两个是怎么看着的,这件事结束后再找你们算账。”梦在电话那边冷冷的说到。

若儿顿时觉得一双恐怖的眼睛正盯着自己,浑身发麻,完了。

慕容澈看她一脸遇见鬼的样子,“到底出什么事了?”

“都是你这个乌鸦嘴啊,放在学生会的奖杯被人砸了,梦让我们赶紧查查今天都谁去学生会了。”说着手已经在键盘上敲起来,大屏幕里,学生会的视频正快速的运行着。

梦也不能干等着他们查,现在最重要的是赶紧想办法再找一个奖杯。但是这里是案发现场,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证据。

梦四处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很晚了,社团活动应该就要结束了,梦没办法,只好先回去了。

樱诺轩里,每个组里都抽了一个人回来,大家都在商量着现在该怎么办?

“这样吧,我们兵分两路,若儿和澈一组,瑛和释一组,林逸和咩咩一组,都出去找找看,有没有什么类似的奖杯。七点以前不管找没找到,都先回来,我们再想别的办法。”梦低着头,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

“好,那我们行动吧。”若儿有些着急,怎么说也是自己的过失。

梦回到房间,翻出柜子里被自己保存的很好的奖杯,摸了摸,“妈妈,如果真的找不到,那我就能把它拿出去了。”

另一边,大家都满世界的找奖杯,纳兰若儿看着一家店就冲进去,“请问有没有像水晶球一样的奖杯啊?”

“这位小姐,我们的奖杯都是要定做的,不知道你想要什么样的,有没有设计稿之类的。”服务员很专业的向她介绍到。

“定做?我要是能定做我用的着这么着急吗?”纳兰若儿气势汹汹的,把服务员都有些吓到了。

“这、、、、、、”服务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这位美女,你不用理她,她脑子不好使。”慕容澈看见她那样子,真是服了。

“你说谁脑子不好使呢,你找死吧。”纳兰若一把抓着面前的人,现在正想找个人出出气呢。

“喂,你还想不想找奖杯了?”慕容澈鄙夷的看着她。

纳兰若儿松开他;“你有办法?”

“这呢是X市最大的店了,看我的。”慕容澈说完回过头笑吟吟的看着服务员。

“美女,是这样的,我们本来呢,是定做了一个奖杯的,但是不知道是谁恶作剧,给我们打碎了。这马上我们就要颁奖了,没有奖杯可怎么办啊,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做好的奖杯,给我们看看呗。”慕容澈温柔的对着服务员说着,本来就是帅哥的他,谁经得起他这么诱惑。

服务员点了点头,“我们这里做好的奖杯倒是有,不过都有一点点瑕疵,是次品货。你们要是真的很着急的话,可以去找找看。”

慕容澈对纳兰若儿使了使眼色,跟着服务员向仓库走去。

“你们自己慢慢找吧,我还要工作,不能帮你们了。”

“谢谢美女,像你这么心地善良的人谁能找你做女朋友,那真是他的福气。”

服务员笑了笑,退了出去。

“恶心。”纳兰若儿见服务员走了,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找吧你。”他牺牲色相帮她,她还这么说自己,真是没良心。

学校礼堂里,上官梦邹着的眉头就没松过,这若儿和慕容澈到现在还没回来,晚会就要开始了,就算找不到奖杯,人也该回来了啊。

“梦,你别太担心了,若儿那人你还怕谁欺负了她吗。”蓝冰释看着她邹着的眉,心疼的要死。

“这个若儿,总是这么不守时,瑛,电话打通了吗?”梦看着不停拨着电话的瑛。

“还没有,外面那群人已经吵翻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瑛也很担心,没有奖杯可怎么颁奖啊。

“我们不等了,你上台宣布第一名吧。”梦走到柜子里,拿出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奖杯。

“你有个奖杯啊?居然还让我去外面到处找。”林逸不满的看着她,她是没看见他们在外面多辛苦。

“梦,这个奖杯?还是不要了,它对你很重要的。”瑛担心的看着她,这个奖杯的意义她是知道的,拿出去梦一定会很伤心吧。

“没关系,一个奖杯而已,快去吧。”梦催促着她,她眷恋的看了一眼奖杯,把它递到云的手里。

“很抱歉,让大家久等了,相信你们跟我一样,都很欺待第一名到底会花落谁家。”

“听说你们的奖杯不见了,所以才迟迟不颁奖,这件事是不是真的?”本来安静的台下,突然出现一个响亮的声音。

顿时所有人都炸开了锅,对他们议论纷纷。

“那人是谁啊?”梦在后台,看着站在最前面的女生。

“她就是新闻社的社长,尹依依。”欧阳幻看着那人,给她解释到。

梦这才仔细的打量着她,这人看起来不太像是中国人的样子,有一点外国的人长相,不过却是很吸引人。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585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