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二姐你喝多的啦 开嫩苞经过故事

就在这时,天上的云不知是什么原因,渐渐聚集在了一起。

突然,“轰隆”一声打了一个干雷,这使他睁开眼凝望着天。他看到自己正上空有一片正在散去的云,他不由得喃喃自语:“你能听到我心中的声音么?”不过下一秒,他又自嘲的说道:“又有谁会懂我呢?”

天慢慢黑了,他知道自己该回去了,不然,那“所谓的”父亲又要发动公司里的人来找,找不到就会因为他而被责骂。

他开着车,不疾不徐的往回走,然而他并不知道,一切都不一样了。

.........

回到家门口,停好车。

“小枫?是你么,你到哪去了,老师今天给我打电话说你今天一天都没上课,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屋子里传出来一声略带生气,却又充满担心的话语。

听到这话莫晗枫浑身一颤,刚准备迈进家门脚顿了一下,随即,飞快的跑了进去,这声音对他来说太熟悉了,在他听来就是天籁。

他永远忘不了他十八岁那年发生的事,那件让他从无忧无虑坠落谷底的事。从那以后,他变得很孤独,什么事都埋在心里,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该给谁说。

在这之前,他虽然没什么朋友,但是,他依然过的很开心,因为他始终知道背后一直有一个人,在默默地支持他,每次有什么好的事情,都会第一时间给她说。

“妈?”他走进厨房,对着那正在忙着做晚饭的身影试探性的喊道。

“嗯?!怎么了,逃学了一天,回家不认识妈妈了?”那身影笑着对他说。

“妈!”这一刻,他卸下所有的坚强,抛掉所有孤独,扑进那身影的怀抱。一向很少掉眼泪的他,这一刻眼泪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往下落,他明白,那是激动的眼泪。

良久,他缓和了情绪,仔细看着面前的身影,喃喃自语:“不对,您不是在八年前已经......”话没完,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起身,跑进卫生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不是十年前的自己么?

十年前,他上高二,十六岁,和源沐辰、源沐熙在同一所高中,那时的源沐熙还是高一的学生。他并不怎么认识她,后来也是因为他的父亲才认识的。他的父亲知道源氏集团也是顶尖的集团,于是他希望能和他们之间有点关系,于是他想牺牲自己亲生儿子的幸福。

大学毕业后,他的父亲不顾他的反对,和源家订亲,而在那时,他的母亲已经不在了,他的父亲也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怕他跑出去不回来,所以一直让人看着他。就这样,才有了婚礼上当众离开的那一幕。

他并不是不喜欢她,而是不愿意别人强加给自己,不留一点选择的余地。

莫晗枫此时也已经明白了,这是回到了十年前,他下定决心,一定不要重蹈覆辙。

“既然这样,那么,我一定要先离开这个学校,离开这个麻烦的发源地。”他顾不上想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他现在想的就是离开这儿。

“小枫,干什么呢,快下来吃饭。”莫晗枫的母亲似乎也感受到自己的儿子有些反常。

又过了一会,他下来了,看着这个早已印在脑海深处的面孔,他笑了,很开心,这八年来,他从没有这么开心过。

“妈,我爸呢?”他问。

“你爸晚上有应酬,所以不回来了。”

“又是应酬么。”他低语。

“小枫,你不是不舒服吧?”

“没,没有不舒服”

“那怎么从回来开始就奇奇怪怪的。”

“妈,”莫晗枫突然抬头,很严肃的说,“我想转学!”

“嗯?!怎么了,学校呆的不舒服么?”

“不是,就是想过一过最普通的生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很不喜欢贵族学校的生活方式”

他的母亲沉默了一下,随即又说道:“转学可以,你先告诉我,你今天一天干什么去了?”

“没有,我就是开车出去转了转。”

“开车?”莫晗枫的母亲带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对啊,现在我是十六岁,还没学开车。”他突然想到。

“儿子!你不是在做梦吧。”他的母亲说着还摸了摸莫晗枫的脑袋,“没发烧啊。”

“妈,我真的没事,那我转学的事能不能先不告诉爸?”

“嗯,那就得你自己去办手续了。”

“嗯,谢谢妈。”

第二天起床,他便去记忆中的学校,对于他来说已经属于回忆的学校,办理了转校手续,离开了中水。

.........

下午四点,易安高中。

他把所有东西安置好后,就来了易安高中门口。

在他面前有一所很普通的高中,而他穿着也很普通,如果不知道他,或许很难想像他是一个这里所有人都比不上的富家公子。

他出门之前,看到桌子上放了一张面值一百万的存折,他知道那是他母亲留给他的,他把存折放在了床下的箱子里,没有带出来,他想凭借自己的努力得到社会的认可,于是他只是把当年打工赚来的几千带在了身上。

他走进去,找到了主任,办理了各种手续。

用这一天剩下的时间熟悉了一下这个陌生的校园。

他知道,从今天起,他要忘记曾经那十年的经历,开启全新的自己。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585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