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姐姐让我帮他吸奶 啊…这里是教室,轻点啊同桌

三十四、紫罗兰

插一个身边的人的故事,看了自己后面的日记,第一是因为后面的日子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了,每天的想念袁暖暖,每天的倾诉,如此以往。其次,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这个小说,本身也是我们青春的小说。

像前面说的一样,张超是一个像是大哥一直照顾我的人,他的性格有一些内敛,但是特别靠谱,有点直,这跟他现在的职业——军人,还是很贴合的嘛。

刚上高一的时候,学校组织了一次“露一手”才艺展示大赛,每个班出一个最有才艺的同学表演,高中三个年级电视直播。高一那个时候,还没有分文理班,一共23个班级,23个节目,记得当时好像下午直播了两节自习课,上台表演的无非是,各种乐器,唱歌,跳舞等等 。

高一是2009年,距离现在,已经过去了9年,那23个节目里面,所有的节目我都忘记了,只记住了一个,一班(张超和徐学良班)的霍妍光的孔雀舞。刚上高一就听年级的男生传一班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女生,后来偶尔看到了,确实是很漂亮,真的是那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美,就是你在她旁边,可能会觉得自己跟她坐在一起会不搭,天生自带高冷气质,平时走路都是优雅的,抬头的。那大概是,我第一次体会到女神的含义吧。

如果说之前,大家对于她的美只是一种民间的传说,那么那次“露一手”文艺表演,则把大家对于她的传说认证了。我想用我的语言去描述她优雅的舞蹈,但是,我实在是记不起来。只记得当时是自习课,大家都在下面做着自己的作业,后排的男生三三俩俩的还在聊天吃零食,老师也在讲台前面批改着作业。

当主持人报完幕,教室里面一下就安静了,没有了后排聊天吃零食的声音,也没有了笔尖在纸上划过的声音,大家齐刷刷地抬起头看向前面的电视,老师也扬起了脖子。

安静。

教室里面只有电视里传来的音乐声。

和霍妍光的舞蹈鞋,在地上摩擦的声音。

阳春白雪。

心里面想到的第一个词就是这个,感觉舞台上的她是不灵不灵发光的,好像把我们都照得自行残秽了。

一曲罢了,现场爆发出强烈的掌声通过电视传过来。后排有个男生不知道是情不自禁,还是瞎起哄,在教室里就大声地喊了声“好!”然后鼓掌,班主任扫了他一眼“咋的,没尽兴你要去现场啊”,他才灰溜溜地坐下。

总之过了这次文艺演出,霍妍光在学校里面彻底变火了,在校园里所到之处,都会有人窃窃私语,经常会有男生在路上冲她吹口哨,收到的各种鲜花玩具礼物也是层出不穷。可她还是那一副事不关己,高高在上的死鱼脸。哈哈,这个绝对不是贬义词,只不过,在我所有的印象里,她好像一直都是那一副没有表情的样子。

对于这样的女生,我除了多看几眼以外,别无他想,感觉她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暖暖就不一样,暖暖给我的感觉是温暖和亲切。

好了,说了这么多关于霍妍光的,说说张超吧。

我的这两个好哥们,张超和徐学良,截然不同的性格,首先他们俩都是很帅的,这个绝对不是奉承,而是真的很帅,都比我帅。。。徐学良就属于那种,会喜欢很多女生的男生,而且还都会忍不住地跟我说,最近看到的谁谁谁,哎呀我操,真特么好看,自己又偷偷地给人家买了什么礼物,什么零食,但是也是仅此而已,他也没有正式地跟谁在一起,大概是因为,emmmm,他当时还比较屌丝,他喜欢的都对他爱搭不理吧,hhh。

张超就截然相反,这也是我为什么说他像大哥一样吧,跟徐这种青春期躁动的男性荷尔蒙不同,我从来没有听张超说过喜欢哪个女孩子,似乎,这种花季少年的情感是跟自己无关的。一开始我们凑在一起的时候,还会讨论谁喜欢谁,每每问道张超这里,他都会说自己没有喜欢的女生。一开始我们都觉得张超又装又做作,后来日子久了,也就没人再问他开他玩笑了。

高三的周末只放周日下午的半天假期,所以我们的周末过得也十分的固定,跟张超一起打球,把汗水都出透,然后一起吃晚饭,晚自习下课以后,再去“水云天”洗澡,洗完澡在路边的涮串小摊,来碗牛筋面,涮串撸起来。

张超每次洗澡前后都会上称分别称一下自己的体重,有一次他洗澡前后竟然足足差了两斤多…从此这就是一个我嘲讽他的梗,你到底是有多埋汰…我总会在他洗头摸完洗发精的时候,突然把他的水龙头关掉,然后往他身上扬冷水,张超也从来不生气,大概这就是为什么,他是我的大哥把,hhh。

每次洗完澡差不多九十点钟,“水云天”出门就有一排卖涮串的小摊,远远的望去,这一片都是小摊摊主支起来的,昏黄温暖的灯光,氤氲弥漫的水汽,我经常点的就是牛筋面,加上摊主不知名的汤拌芝麻酱,那样的味道,一直到现在我都会怀念。高三的周末晚上,我总会透过弥漫出来的水汽,跟张超一遍遍地说着我跟暖暖的故事,对暖暖的思念,如此以往,张超总是默默地听,从来没有厌烦。

From暖暖日记,1月31号

上面是我这两天写小说,看到暖暖的日记看到的。我知道当时张超跟暖暖一起去花鸟鱼市了,但是也仅此而已了,至于买了什么花之类的,当时他们俩都没跟我说。

高考是6月7、8号,5月20号那天是星期日,那天我和暖暖没有什么特别的,没联系也没消息,对我来说,跟往常的星期日没有什么区别。

晚上跟张超洗完澡以后,和往常一样坐在小摊前面点了牛筋面,没等我先开口说话,张超突然开口说,“你听我说件事啊。”

好像90年代的老电影,历经沧桑的社会大哥,终于在行动的前一夜决定将自己内心深处的故事倾诉出来。好吧,原谅我的内心戏超足。

张超:“我1月份的时候,跟袁暖暖不是去了趟花鸟鱼市嘛,当时买了一盆紫罗兰回来,我今天把紫罗兰送人了。”

“卧槽,张超你喜欢谁!”我难以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好像看见和尚开荤了一样。

“你特么小点声,要死啊。”张超责怪道。

“卧槽卧槽,谁啊。”我直接蹲坐在凳子上,聚精会神地盯着张超。

“你特么好好坐着,你要上天啊。”

“卧槽,我激动啊!”

“霍妍光”张超很平静地说出来。

一脸懵逼,我觉得一脸懵逼,霍妍光跟张超的气质明明完全不搭的啊…一个高冷得跟个什么一样,一个淳朴得跟个什么一样…

张超没有理会我的诧异,继续很平静地说道,“高一刚到这个班级的时候,我就对两个人印象最深刻,一个是吕志宇,因为是中考吉林市状元,一个就是霍妍光,一见钟情。”

我还是一脸懵逼,这么抒情的话,竟然是从一个大木头嘎达,张超的嘴里说出来的。

张超继续说“你知道吗,其实每次吃完饭,我拉你在操场上一圈一圈地散步,不只是为了遛食,只为了能够多偶遇她一下;然后高中这三年,每当有男生冲霍妍光吹口哨,我都想上去揍他一顿,然后有一次,在篮球场上,碰到了一个总调戏霍妍光的男生,我在球场上给他一顿干。”张超说到这,嘴角上扬地坏笑着。

“那你咋不追霍妍光呢?”我十分疑问地看着张超。

“哎呀你别打岔” 张超嫌弃的说,“然后今天不520嘛,我就想把自己养了很久的花送给她,这花就是开春那阵,袁暖暖陪我买的。今天中午,我把她叫到你总买《读者》的那个报刊亭旁边(感觉我们的青春故事里面,报刊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呀),然后当时正放学,人还挺多的。我就低着头,把那盆紫色的紫罗兰送霍妍光。我就跟她说‘这是紫罗兰,我养了挺久的。’霍妍光双手接过去,拿在手里,然后笑着问我‘然后呢?’我就接着说‘然后这花现在开的没有刚买的时候好了,可能我养的不够好。’霍妍光把目光从花转移到我,眼睛继续温暖的笑着,我好像从来没看见霍妍光这么温暖地笑过,继续问我,‘然后嘞’。”

我自己脑补了一下,霍妍光,温暖地笑?面前是羞涩的张超?卧槽,这是怎样不和谐的一幅画面呀,我无论如何也没有将这样的一副画面联想到一起。

张超完全没有理会我诧异的表情,在路边摊昏黄的灯光里,冲着氤氲的,带有芝麻酱的水汽,继续说“然后我就继续说呗,‘现在这个紫罗兰送给你了’霍妍光清脆地笑了,说‘谢谢你哈’然后我就很尴尬,我跟她说‘不用谢’,然后扭头就走了。也没敢在再回头看。”张超说完这一大段,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看着从来没有如此深情的张超,一时语塞,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张超冲着远方,好像是在问我,也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你知道紫罗兰的花语是什么吗?”

紫罗兰?的花语?紫罗兰长什么样啊?为什么提起紫色的花,我心里第一个想到的是,紫色牵牛花???

张超“永恒的爱。”

后来我也问过他,为什么不追霍妍光呢?张超说,感觉自己还不够优秀,配不上她。

感觉自己配不上对方,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大的欺骗了吧。当你真心的喜欢一个人,产生的第一个感觉,大概就是——感觉自己配不上对方了吧。

如果,霍妍光能够看到这个小说,我想替张超问下她,那盆紫罗兰还好吗?

未完,待续。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585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