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女书记的高跟鞋 含着他的巨大

脑部传来的剧痛让尚清婉清醒了过来,守在一旁的靳良见她醒了连忙按了铃。

医生拿手电照了照她的瞳孔,对靳良说,“还好,受的伤不重,脑部只是磕到了,有点脑震荡,这几天尽量不要大幅度运动,多吃点高蛋白的食物。”

“好,谢谢医生。”

靳良感觉到放在口袋中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一看是周强发过来的信息。

“你的表哥来了。”靳良说,“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靳良从另外一边楼梯下去,尚文庭走到了病房里。

“我很抱歉。”

尚文庭的心情很复杂,这件事情里面隐约他的父亲也插了手,但是他宁愿是自己查错了。

“你不用抱歉。”

尚清婉虽然觉得现在昏昏沉沉的,却强撑着跟尚文庭说,“有些事情,你不能管,你只能看,我希望的是你依旧做好自己的。”

尚文庭站起身,“好,我知道了。”

尚清婉觉得每个人都很喜欢跟她说,我知道了这句话,知道代表着什么,有很多层意思,我知道该怎么做,我知道但我还是要这样做。

冬天可真冷啊,心冷人也冷。

“你不该动她的。”

白祁阳看着倒在地上的人,又踹了他一脚,“我说过我为你们办事,唯一的要求就是不能动她!”

白祁阳靠着自己的才华活着,做的丧心病狂的试验,可就算这样,他的心里始终有个底线。

“阳,你也太激动啦,不就是一个女人,竟然这么对待自己的人。”站在旁边的外国男子一脸无所谓的说着。

“她不是普通的人。”白祁阳说。

“是你的小情人?这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不能找。”杰克非常的不赞同,“要是你在这上面误了我们的事儿,我可不介意将你砰——”

杰克从内侧的口袋中掏出手枪,指着白祁阳。

“……”白祁阳捂着脸低声笑了起来,“你大可以杀了我!我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你真是个疯子。”

“疯子,这个世界都疯了。”

杰躺在床上,却看见了尚清婉进了病房,连忙要爬起身,牵扯到了背后的伤口。

“伤口疼就不用在意那些礼数。”

护士要进来换绷带涂药膏,“还好送来的及时,不然伤口还要恶化。”

杰忍着痛,尚清婉却说,“疼就叫出来,没必要忍着,在我面前,你还要忍着吗?”

一旁的护士看了看他们,这两个人之间说话的语气怪怪的。

等护士走了,尚清婉才说,“我不知道是不是你以前职业的关系,导致你现在一直有主仆的观念,在我面前,没有主仆。”

“你虽然喊我一声小姐,可每次都是将自己的生死抛之脑后,我希望这次过后没有下次。”

尚清婉将手摊开,两颗糖果放在了他的手里,“捡到你的时候就发现你很爱吃糖,收着吧。”

杰的手掌还摊开着,直愣愣的看着离去的身影。

她的笑容很明亮,是他这种黑暗的影子里最向往,也是见过的最为光明的存在。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543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