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我们来做爱 12个单亲妈妈的自述

王洪刚和杨芙雅的通话记录在他手机里放着,没过多久孙耀薇就问他们通话说过什么。

王洪刚如实说。

孙耀薇摆个苦脸,“怎么离婚不知道避嫌呢?”

“你什么意思?难道像罗罗那样一年没见到亲爸算避嫌吗?”王洪刚只想确认前妻和女儿过得好。

“好啊,那你就别避嫌,让你前妻成天在我面前晃,我可不保证对她多客气。”

王洪刚道:“你最好别让我看见你的幺蛾子。”

孙耀薇不屑地看他,“在家摆什么领导架子。”

王洪刚也答应一周去见可可一次,他已经食言那么多次,不想再食言了。

......

杨中凯拿好还能供上吃饭的钱拎着身份证手机那些必备品,行李卷都没敢打包就走了。

出租没在他跟前停下,停下一辆面包车,车窗里熟悉的人脸。伤疤男笑嘻嘻地问他:“上哪啊大老板?”

杨中凯觉得冷汗冒出来了。

“去想办法呗。”

“不是有你姐的房子吗,还有什么办法要想?”

杨中凯闷闷地说:“我就算财迷心窍也不至于没有良心。”

风哥似乎肯定地点头,“要不我们帮你想个办法吧,杀了你把你能卖的零件卖了,两个肾,眼角.膜,骨髓,血……不知道能不能够。 ”

杨中凯脸色惨白,“你们到底想干嘛?”

风哥笑笑说:“劝你别有跑路的念头,否则跑不出去不说,再把命搭里。”

杨中凯还在扯谎,“我就是在想办法。”

“好啊。你要记得天天有人盯着你,识相点,和钱相比命更重要。”

杨中凯被踹下车,一个趔趄差点撞到树上。他驼着背在路边坐到汗流浃背,还是没想到办法。

......

王洛可的睡觉时间,杨芙雅给她晚安吻,她想飞飞得不到妈妈的亲吻一定会寂寞吧。

杨芙雅发现可可的额头很烫,她一直在摆弄小熊没做剧烈活动怎么会这样烫?

王洛可作为孩子来讲身体算不错。她很少感冒发烧,杨芙雅一向对自己给孩子们的营养很仔细,看来可可这孩子心思太重。

那时候还没有打车软件,就算有,也很少有司机愿意半夜到城边拉活。而别墅区更是没有出租车出没。杨芙雅彻底没了主意,后悔没有留下司机和车,后悔只剩孤零零的母女住在偌大的别墅里,空荡荡的喊一嗓子能被回声吓一跳。

她拉着女儿的手,看她半梦半醒的样子心如刀割。怎么办?要给王洪刚打电话吗?她能求助的也只有他吧?她的顾虑在脑袋里没见少,心里紧张地咚咚直跳,拨通那个一辈子都不想拨的电话。

“可可发烧了,附近没有车。”杨芙雅的声音不稳,带着忐忑和哽咽。

“你们在家呢?”

“嗯。”

“我马上过去,先想办法给可可降温。”王洪刚本来已经睡下,醒来听到电话对面熟悉却不同往日的语调,看到身边同样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孙耀薇,失落她不是梦里的人。

杨芙雅为了女儿找他帮忙,他不知晓心中什么滋味。他和孙耀薇说句:“你继续睡吧。”就穿衣离家,一句不再多说。

孙耀薇知道他去找前妻了。那么大个人,独自送闺女去医院做不到,孙耀薇可不信。她单独带着儿子也没少吃苦,有点事矫情什么?孙耀薇看杨芙雅也是心机深得很,离婚还打算再套住前夫呢。孙耀薇睡不着了。

王洪刚以最快速度赶到。

杨芙雅抱着王洛可站在门里,见他车来开门迎出去。

“多少度了?”

“39度2。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搅你,我实在没有办法了。”

王洪刚说:“我是可可爸,你和我道什么歉?”

杨芙雅不知怎么接。

触手可及的身影,无法企及的距离感。丈夫终究成了别人家的顶梁柱。杨芙雅一路上就想的这些。好在女儿打着吊瓶安稳地睡在了父亲怀里,珍贵的、少有的互相陪伴的时间。

王洛可困得厉害,不知自己是不是醒着的。她记得妈妈很着急,她好像看到爸爸来了,她手上有一点针扎的疼,她好像躺在一个能让她有安全感的人的怀里......

然而这些温暖的感觉随着她的清醒全部消失,她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如何到医院来的。

那时,王洪刚已经离开。

这些记忆深埋脑海,很多年后才想起,原来爸爸是爱她的。

......

王洪刚回到家时,孙耀薇坐在沙发上面目凝重地看他。

“孩子怎么样了?”

“退烧后睡着了。”王洪刚随意地将外套扔在衣架上。以往孙耀薇见他回来会迎上去接一把,现在冷眼看着他脱外套.动都不动一下。这证明她在生气。

“她不是没反对和你离婚吗?这种戏码还要来几次?”孙耀薇发酸的语气带着怒气。王洪刚过来伸手揽住她被她不满地挪开一个位置,“送女儿去医院都做不到,当什么妈?”

王洪刚的手僵在一边,怒视着她,“怎么说话呢?她没资格当妈就你有资格?”

孙耀薇见王洪刚语气强硬带了哭腔,“对,她有资格,就她柔弱。我和她都是女的,还能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思?我才是日后要和你一起生活的人,你就知道成天朝我吼!”

王洪刚见她要哭怕事情没完没了,软下语气去哄:“行了行了,不闹了。她一个那么死板的人哪有你这么聪明,什么事情都能自己搞定?何况你不也搞定我了吗?还担心什么。”王洪刚嬉皮笑脸地讨好孙耀薇。

孙耀薇破涕为笑,“就你脸皮厚。”心想等他们结婚的,谁都别想打扰他们的家庭。

......

杨中凯终究没跑了。他这边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被几个壮汉堵在墙角,他的心理素质在逐渐崩溃,越发觉得对不起家人。

这天他出门又撞见迎面走来的催债头头,被带到一条小路上的一个角落。对方一如既往笑呵呵地和他算着还债时间。一只手上只有两根手指头立在眼前,还有两天。

杨中凯终于崩溃地骂出口,“给老子滚!你们这帮助纣为虐的缺德货!不怕天打雷劈吗?”

头头当下送他一拳,杨中凯只觉腹部酸水往上返,带来一股恶心。

风哥揪着他的头发,“助纣为虐?你这种欠钱不还的人装什么高尚呢?你需要钱周转,我也需要钱养活家里,有什么问题吗?”风哥保持着姿势继续说:“我看你这几天不去银行,不去找人借钱的,这钱估计还不上吧?”

杨中凯不吭声。

“把你姐住哪告诉我们,少吃苦头。”

杨中凯没脸把姐姐的住址抖出去,硬着头皮喊:“不说,我就不说!”

风哥狰狞地笑,“有骨气,我欣赏。”随着他手臂一挥,手下全围上来,瞬间把杨中凯撂倒,一圈人对他又踢又踹。看他无力反抗了,风哥让停。“怎么,现在还有骨气不说吗?”

杨中凯羞愧加疼痛,趴在地上嚎啕大哭。

三十多岁的汉子,眼泪一串一串往下掉。

风哥就耐心等着。说实话追.债这么久他坚持的算时间长的,他对这类人多少会讲些情面,他也是靠骨气一步步当上大哥。然而再有骨气,也不及维持生计来得实际。

等他哭够了,风哥蹲下问:“怎么,想通了吗?你姐住哪?”

杨中凯再也抵不住身心煎熬,将地方说了。同时又想起姐姐曾经告诉他的别信高利贷的话,巴掌一下下扇在脸上,像个疯子一样自己打自己,好久没停手。

一圈人饶有兴味地看着,等他冷静下来再将他带上车往杨芙雅别墅去。

天黑了。杨芙雅听见有人敲门。杨中凯站在前边没脸吭声,被风哥踹了一脚才喊:“姐,是我。”他的声调哽咽,两边脸和身上咝咝啦啦的疼。

杨芙雅只在门镜里见到弟弟一张面目全非的脸,吓了一跳,但那确实是弟弟的样子和声音,她提心吊胆地将门开了个小缝。

杨中凯就那样扑通一声跪在了她面前。“姐,我对不起你,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实在没处筹钱了。”一个七尺男儿,在亲姐姐和那么多大老爷们儿面前,硬是哭得稀里哗啦。

杨芙雅脸色很难看,一群男人将她堵在门口不说,弟弟又是这么一副没出息的样子。

“起来,像什么样子?”杨芙雅打开防盗链,始终没有伸手扶起跪倒在地的亲弟弟。

那群五大三粗的男人随意地坐在客厅,不断打量着房子的摆设,还有男人用色眯眯的眼神往杨芙雅身上瞄。

风哥咳嗽一声,说:“我们来呢,就是因为你弟弟欠我东家钱,他之前说他姐姐有个房子,卖了够还债,我们就想知会你一声。”

杨芙雅说:“把房子给你们东家不行吗?我也省事。”

风哥摇头,“我们东家不缺房子,他只要钱。给你一个月时间将房子卖出去,到时候他要是告诉我们债还没清,别怪我们拿你家人开刀了。”他往里屋门缝瞄一眼,“小丫头挺可爱啊,和我儿子差不多大,去和他做个伴儿怎么样?”

王洛可惊慌地离开门口,小心脏砰砰地跳,手指离按下拨通110的按键还有五毫米。自从妈妈看一眼门外开始,就让她按好数字在屋里别出来,她就将里屋门开了一道缝,紧握着手机在门口处盯着外面。

杨芙雅故作镇定地挡到他面前,“房子会卖出去的,别打我女儿的主意。”

风哥起身,“好,那就算谈完了。我们也不打扰你们一家人叙旧了。”他多看一眼杨芙雅,带着手下走了。

杨芙雅脱力一般坐在地上,耳朵里回想的全是风哥威胁她的话。

不能让家人再受伤害。要是有看重的,她愿意降价,只要那价格够弟弟还债。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54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