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我在他的身体里律动 交换妻子出租屋

经过一上午枯燥而繁忙的课时后,终于迎来了最后一节课,能够让我们放松的体育课。

当然,体育课也不完全是玩,先是要围绕着操场跑上两圈,随后还要被老师组织着跳远比赛,只有在最后快下课的十五分钟里才是自由活动时间。

跑步,跳远对我们男生来说,还是轻轻松松的,但对那些较弱的女孩子们来说,早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她们在好不容易熬过这些运动后便立马的四分五散的走了,有的在树下乘凉休息,有的去打水补充水分,也有的耐性不错的去打羽毛球去了,而花叶跟她几个朋友,便是在玩捉迷藏游戏....

你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也被她们强行的拉着玩,当然,田垄也在,不然我可不会玩,要知道全是女生的游戏里,救我一个男生在玩的话那会有多尴尬啊!

其实我跟田垄都不是自愿的,都是班长大人的强行要求下执行的...

“喂,神代,你发什么呆,到你抓了!”一声大喝惊醒了我,我茫然的看了看拍我肩膀的班长西门三叶,内心忍不住小声嘀咕:明明长的很可爱,却是个男孩子性格...

“你有没有听我讲话?”又是一声大喊,我这才不敢多想点了点头,嬉皮笑脸的答应着:“听到了听到了。”

“那好,倒数三十秒哦,不许耍赖皮!”三叶提醒着我,随后便转过身跟身后待命的大家大喊:“游戏开始啦,大家快藏好!”

“哦!!”于是,我便看着他们欢叫着四面八方跑了,唯独还在原地一脸迷然的花叶,我静静的看着她,她疑惑的看着我眨着眼,似乎完全不知道游戏已经开始了...

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缓步走上去,想要告诉她快去藏好,就快要走到时,班长却不知什么时候冒了出来,一把拉住花叶,还瞪了我一眼...

“花叶酱,游戏开始了,我们快去藏好!”

花叶似乎还是没听清,依然有些迷茫,但三叶不再说话就拉着她走了,而我...心情复杂的看着他们逐渐跑远、消失在我面前,说真的,我的心里很不适滋味。

三叶为什么耀瞪我一眼?难道是认为我想趁人之危欺负花叶?

你们冤枉我了啊....

唉,好人难做啊...

我内心又是一叹,垂头散气的走到树前,捂着眼放出声:“我要开始喊了哦,一、二、三、四....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你们藏好了吗?我要来抓咯!?”

回答我的自然是鸦雀无声,我也不明白是谁规定这个游戏数完要问这么一句,说话不就暴露了位置吗?真是粗心。

我松开了眼睛,转过身,缓步走在花园内,仔细而又粗略的四周扫视着,说真的,我觉得这游戏好没意思,还不如跟田垄摔跤来的快乐多。

唉,我又一声轻叹,抬着头看了看天空中高挂的太阳,因为太阳太过明亮,眼睛有些受不了,我用手挡了挡阳光便没再看了,我心想着时间已到正午,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而这温暖的阳光和舒服的微风却让我感到有些困乏,想睡觉。

看了看手上的手表,十一点三十分,离下课还有十分钟时间,看来还要再玩几轮捉谜藏这无聊的游戏。

我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眼角却不经意被一颗树吸引了过去,那棵树离我大概十步之远,而那颗树下,一小半黑色的折叠裙露出的树身。

我眼睛一亮,内心一喜,这肯定是她们其中的一人,没想到这么简单就找到了,但今天穿黑色折叠裙除了花叶还有谁呢?

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到,只怪自己没有多留意,干脆还是走过去看个究竟吧,如果是花叶的话就假装没看到。

我缓步走了过去,直到来到她的身边,她也没发现我,真是笨的可以,不过能做到这样笨的在我看来也就只有花叶了,我摇了摇头就要装作没看到离去时,花叶却发现了我,她大惊失色的站了起来,似乎在说我找到了她,那崇拜的眼神,不会是在夸我厉害吧。。。

拜托,是你自己不经意的暴露自己了。

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但我的内心是不想抓花叶的,因为花叶耳朵不方便,要她来抓的话会很幸苦,所以我从一开始玩就决定着不会抓她。

“嘘...”我小声的朝着花叶说着,而花叶也一脸疑惑的学着我把手放在嘴边“嘘....”

...

“呐,你接着藏着,我要去抓其他人了!”我说着指了指她身旁的树,手忙脚乱的描述着我话语的意思,我知道就算我这样她也肯定没看懂,但稀奇的是,她竟然如我所愿的蹲了下去,我以为她明白了,但在她迷惑的眨眼动作中知道她其实并没有看懂...

算了算了,反正她接着这样就好了。

我自我安慰的叹了口气,便朝着花叶摆动着再见的手势,我便走了。

既然花叶在这,那大家肯定也在附近,那个桀骜高傲的三叶肯定也在,让你冤枉我,仗着班职欺负我,我今天谁都不抓就抓你!

我在内心强调着的说着,眼神也更认真的仔细找着,然而这些树后、草丛后都是空空如也,没有半点人影,我正要感叹他们藏得好时,我看到了蜷缩在一个小亭石桌后的田垄...

石桌那么苗条的柱子,田垄庞大的身躯,他居然也有胆子藏在那,尤其是那沾沾自喜的笑容,是在骂我白痴吗?

我本来今天是铁了心谁都不抓就逮三叶的,但就冲你这一下,我爪定你了!

我大步流星的走到亭子内,朝着那个石桌后的田垄一声大喊:

“田垄,我找到你了!该你扮鬼了!”

随着我这声大喊落下,这小亭子的附近让我大吃一惊,三叶,栀子、杏子都冒出头来,她们藏得藏花堆中,草丛中,但却都在田垄的附近,要不是田垄暴露了,我还真发现不了她们。。。

“你这个蠢猪田垄,我叫你别藏在那,好在神代没发现我们!”三叶依然是大嗓子的叫着,责备着田垄,田垄听了却有些委屈了,他小声没有底气的解释着:“我身子太大,藏不进你们那些地方,只有这,我也不知道神代居然这么聪明啊,这么隐蔽的地方都能发现!”

什么?这么隐蔽的地方??

我听着不由得嘴角一抽,我感觉他的话在侮辱我的智商!这明明一眼就能看到啊啊!哪里隐蔽了!

“别狡辩了,田垄,到你扮鬼了!”此时,温柔的杏子开口了,说出了我想说的话,他这就是在狡辩!

“可不可以不玩啦?我有点儿累了,还有点饿呢,肚子咕咕叫个不停的!”

“不行!!”三个女生异口同声的大喊着,声音刺得我忍不住捂住耳朵,女孩子的声倍果然名不虚传...

....

下一轮,田垄是鬼,我们躲鬼,可能是因为上把我轻而易举的发现花叶,为了不让花叶被抓到,我带着花叶躲着...

可能是我太认真的寻找合适的躲藏地方,此刻的我拉着花叶的手,一点也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十八、十九....”不远处田垄慵懒的喊声传在我的耳边,此时我更加心急了,更加努力的四处找着。

什么地方隐蔽找不到呢?在哪儿呢!

我着急的四处望着,因为规定游戏区域不能躲太远,所以地方也就被限制的不好找了。

草丛?不行,刺太多了,会疼的,我可不像她们那么傻(三叶、栀子、杏子:你说谁傻???)

树后肯定也是不行的,只能躲着一面,而且两个人树也不够大。

但这这个花园除了树就是草丛花丛,那个小亭子,还真的没什么好地方去了!

“二十八、二十九、三十、我开始抓了啊!”田垄依然是慵懒的喊声,但他的声音却在我的心中敲打警钟。

游戏开始了,再不快点第一个被抓的就是我们两!去哪呢?去哪呢!?

情急之下,我突然发现不远处的并排着三个小木屋,我似乎看到黎明的希望,顾不上遐想,我便欣喜的拉着花叶跑了过去,拉开木门,躲了进去,门关着只留一条小缝观察情况。

直至我呆在里面,我才发现这个小木屋原来是堆放体育设施的地方,我开始在考虑,这里应该可以躲吧,不会被老师骂吧?

不过反正只躲一会,就算不准我们也马上会出去的,所以应该没事。

我放下心的回头看看身后的花叶,她正一脸乖巧的缩在我后面,看着十分可爱,突然间,她看向了我,眼睛眨了眨不明白我在看什么,而我向来是不敢眼对眼看女生的人,所以我脸红的低下头,却看到自己的手正握着她的手...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唐突了,是我没礼貌!“我内心炸毛的一声怪叫,像抛恐怖的东西一样弹开她的手,我的脸也更加红了,脑袋一片空白。

太无礼了,太无礼了!我怎么可以去碰她的手呢,她会不会生气,会不会怪我,会不会再骂我流氓变态痴汉???

一时间,我空白的大脑不停的冒出各色各样的问题,我模糊的眼光下似乎看到自己将来的处境...

在班上,全班人指着我,一脸嫌弃的说着:神代你这个变态,流氓,居然拉着花叶在小黑屋欺负她!你不配活在这个世上。

走在大街上,突然跳出一个可爱的马尾辫的小女孩,指着我大喊着:变态!就连路过的小猫小狗,都跑到我的脚下撒尿!!

回到家中,妈妈是一脸微笑的看着我,说着:神代,不能做流氓变态的事情哦。

....

想到这些,我怀疑人生的抱住大脑,瑟瑟发抖看着眼前的木板,此时,我感觉到花叶在拉我的衣角,我呆板的眼睛看了过去,只见花叶温柔的笑着,摇动着手,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

”大丈夫。“

黎明的曙光缓缓的升起,驱散了我内心中的黑暗....

....

”铛...铛...“好听的下课铃响起了,到了午休吃饭的时间,我跟花叶也随着这声铃响走出了器材室,你问我为什么到下课还在这?难道我要告诉你田垄不见了踪影?

”太过分了!待会要让我看到田垄这只蠢猪,我非要揍他一顿!“班长三叶在我们面前挥打着拳头,无疑是在告诉我们她的心情有多火爆...

我们尴尬的赔着笑容,只有杏子笑着说道:“三叶,先去吃饭吧...”

“哼,最好不要让我捉到他,他死定了!他完蛋了!”即使是手牵手的走了,三叶还在生气的说着,于是就只剩下我跟花叶站在这,我看了她一眼,她还在看着三叶她们离去的背影,我挠了挠头问道:“花叶,花叶。”

“嗯?”她转过头来,我也继续的开口问道:

“你不吃饭吗?”

“拿你?”我看着她正常的张着嘴,说着的话却有些难听懂,不过好在只是简单的两个单词,我还是能猜到她的意思。

“我说你不去吃饭吗?”这次我说着还模范了吃饭的动作,她才看懂点了点头,但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我,可能是在问我可以一起吃吧?

“当然可以。”我笑着回答道。

....

十二点三十分,已经吃好便当的我跟花叶清洗着便当盒,随后便分开了,在我回到教室后,花叶也并没有回来,我以为她去哪里玩了也就没有太在意,便去找田垄讨论最新出的游戏:星河战机的过关技巧。

我们有说有笑,说的忘却自我,不知不觉已经敲响了午休铃,我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然而花叶还是没有回来,慢慢的我开始有些担心她了。

这个笨蛋不会迷路了吧?

“神代,我刚刚看到永束拉着花叶去了天台!”栀子跑过来跟我说,我听得一愣,转身看了看永束的位置,哪里果然没有人,老师之前说过的话也回响在我的脑中:

“永束,你最近一直欺负着花叶同学吧?”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53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