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吃乳文 喝奶水h 生子 h拓张产道

四面都是白墙,没有窗户,只有一扇紧闭的门,墙的每个角落有监控器,全方面监控。

而这中间坐着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长发及腰,脸色苍白,穿着白色的病号服,墙上投影出动画片多啦A梦。她的手臂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针眼。这时门开了。

进来了五六个穿着白色大衣的男人,戴着口罩,露出一双探究的眼睛,动画片被关闭,女护士最后出现,看了一眼小女孩,拿起病历表,对小女孩说

现在你是谁

洛净之,女孩对女护士回答到

女护士明白后,对旁边男人回答到

实验者9958,没有危险,可以接近。

原本离洛净之五米远的男人们,一下子接近了洛净之,摘下了口罩,对洛净之开始探究起来。

没想到,实验了那么多的失败品,居然成功了,我们的辛苦没白费,哈哈哈哈哈。

诺贝尔医学奖在向我们招手,我们要出名了。

一个男人对女护士说道

9958可有什么副作用

女护士如实回答道

注射药剂的时候,痛苦万分,注射24小时后,出现第二人格,杀戮。前五个小时,有个三人来探究她是否存活,一个被她活活咬死脉搏,一个手脚被扭断送进医院抢救,而另外一个就是她。

护士首先最先靠近她,她立马起身,扼住了护士的脖子,力气特别大,让她呼吸困难,她以为会死在小女孩的手上,她身后的两个男人急忙救了她,女护士急忙连滚带爬的离开了病房,女护士在监控器看到她用牙咬死了男人,一个扭断了手脚晕死过去,"洛净之"嘴巴都是血,露出掺人的微笑,恶狠狠的看着监控器

你们,都要死。

女护士怕死了,被一个小女孩唬住了。

医务人员为了救出受伤人员,放出了睡眠瓦斯,把"洛净之"放倒,救出了受伤人员

女护士的颈脖上还印着这五只手指印,青紫着,女护士用衣领遮住了伤口。

男人们听到护士的话语,连忙退后几步。

她现在不会咬我们吧。

现在不会,只要你们不刺激她,她就不会出现。

是吗,药剂注射完成,后面的实验者不用在注射了,都解决了,不要留下任何把柄。现在开始下一个计划。

护士从口袋拿出针筒,注射在洛净之的手腕上,洛净之就这样陷入昏迷。

净之,净之,醒醒。

有人在呼喊她,是谁?

洛净之睁开双眼,眼前灯在黄亮的闪烁,几只飞蛾在灯旁边飞舞,稍微有一丝身影在呼喊她。

宁星星发现洛净之醒了过来,十分开心。洛净之恢复清明,看清了星星。

星星,我们这是在那阿秋。洛净之没说完就打了喷嚏。

我也不知道在那,我醒来就在这里了。我们的手机被他们拿走了,肯定是勒索,绑架我们要钱,他们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

洛净之从地上坐起身,声音叮当响,她们的手脚被铁链子考住了。

洛净之观察了四周,没有窗户,只有一张铁门。

门外隐约听到脚步碎语的声音。

凌呈啸,你干嘛带我来鸟不拉屎的地方,我很忙的,要看什么东西非要来这里,意,真肮脏。

宝贝,别生气嘛,你看到就开心了。

开心,我有什么好开心,笑脸贴一个冷屁股去讨好一个娇气大小姐,要不是她有用,我才不回来。

铁门被一个的男人打开,他穿着休闲服,叼着烟,领进门了女人,身后是人高体壮穿着保镖服的男人。

被男人领进门的女人居然是郝谷娜,满脸不情愿的进入,看见了被铁链铐住的宁星星与洛净之。

她怎么在这里,郝谷娜问向凌呈啸

宁星星看见郝谷娜就看到救星,喊出了妈妈,救救我。这是宁星星第一次喊妈妈,也是最后一次喊。

你不是一直想把她带去新加坡吗,就想得到她的好感,这一星期一直讨好她,买这买那,简直浪费时间,我就把她抓来了。

当初不是你说要得到她的好感,就带去新加坡,我才去接近她,哦,你说浪费时间,就把她抓来了,那我浪费那么多钱干什么。我还去死皮赖脸去贴。

宁星星看着歇斯底里的郝谷娜,她的温柔如水是装的吗。她对我的好是假的。

洛净之问出了问题

郝阿姨,你把我们抓来,有什么企图,是要钱吗。

郝谷娜也不想装下去了

我有的是钱,我要的不过是宁星星的心脏罢了。

郝谷娜指向宁星星,盯着宁星星的心脏。

这让宁星星心寒,脸色苍白的问

为什么。

郝谷娜狠毒回答

因为凌云开与你的血型相配RH阴型血。

你就为了血型回来找我,挖我心脏。

是啊,要不是这样,我为什么要回来这里增添烦恼。

我也是你的女儿,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宁星星朝郝谷娜吼道

凌云开能帮我过上大好荣华生活,那你能给我带来什么,你爷爷奶奶的鄙夷白眼,你爸爸的不闻不问,就因为我生下你,重男轻女的爷爷奶奶就对我百般刁钻,还让你爸爸再找一个能生大胖孙子的女人,我才二十一岁,还有能力在生一个,可你奶奶说什么,必须生头胎男孩,聪明,二胎不中用,教育不了什么,你爸爸是一个十足的大孝子,什么都要听,在你一岁的时候,你奶奶从外面带来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有十足背景商业,门当户对,准能生一个大胖孙子,她和爸爸结婚了,我只能被藏在家里养孩子,这不公平,但我没有退路,离开了这个家,我哪里也去不了,什么也没有。我只能忍气吞声在这家苟延残喘。你可能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弟弟宁泽临,可惜啊,已经死了,大块人心。

然后,凌呈啸的手机向响起,回答了几声便挂断了电话,对郝谷娜说道

专业的医生已经来了,可以做心脏摘除移除手术。凌呈啸使唤保镖把宁星星带走。

宁星星怕了,歇斯底里

你们不能抓我,我是时远大集团的大小姐,不要,不要,郝谷娜,你会遭报应的。

保镖抓住宁星星往外走,洛净之急忙上前帮忙,一个手抓,撂倒了一个保镖,把宁星星拉了回来,护在她的身后。宁星星觉得现在洛净之特别的帅。

洛净之撂倒了一个保镖,头开始疼,洛净之强打精神。

凌呈啸;哎哟,还会一些功夫,可不怎么会下死手。

被撂倒的保镖起身,右手已经脱臼,保镖面无表情的自己接了上去,他们是经过残酷的训练,被一个小女孩撂倒昏迷是不可能的。

三个保镖开始进攻洛净之。以三打一。

洛净之与三个保镖周旋,凌呈啸没兴趣看。拿起匕首向洛净之刺去。

净之,小心。宁星星在角落心急大喊

洛净之回身,抓住了匕首,尖锐匕首在洛净之的手掌划开,鲜血滴在地上,洛净之一用力把匕首撇成两半,刺向凌呈啸的大腿。

啊,臭表子。凌呈啸被洛净之猝不及防刺入大腿。

崩。

保镖拿出破烂的椅子棍子朝洛净之的头部打去,洛净之不稳倒地。洛净之的意识模糊。

凌呈啸气急了从裤腰拿出TOP2:Vector打向洛净之的腹部。

凌呈啸想再打一枪,宁星星冲出来护住了洛净之。

洛净之已经昏迷,腹部的鲜血流了出来。宁星星按住洛净之的腹部,宁星星的手都是血。

凌呈啸;不用按了,我要让她血流而死,带她走,你们这群废物。

我不走,放开我,净之。宁星星哭喊

保镖关上门,把昏迷的洛净之关在里面。

宁星星被保镖架走,她力气小,无力反抗。

而在另外一边,警察局

袁秋越,洛恒,叶晚瑜,赵立新,江琛苏,宁时远,顾弈,高二理科九班的班主任李闵行,在警察局里。

宁时远原本在出差,一周才能回来,叶晚瑜哭这打电话过来,宁星星被绑架了。宁时远急忙订飞机火急火燎的回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459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