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清穿之一直在生孩子 美女啪啪啪故事

可能是过年我们没有去庙里拜佛求签的缘故吧,倒霉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的来。

我们出去玩的那天晚上,卜水是约了夏静的,怕夏静没有时间,大年初二他就为夏静安排好了过年走亲戚的所有顺序,以确保初四晚上大家可以一起出来玩,可就是那天晚上,卜水尽心尽力的怕夏静有事情,所以他进行了周密的计划跟安排,考虑了所有会出现的突发状况,可是夏静还是爽约了。夏静给的理由是:“她来大姨妈了,肚子疼,就不出来了,想在家休息。”这是一个完美的不能再完美的理由,你卜水还想说什么?难不成你敢来我家给我熬红糖水,还是说你要强迫我出来冒着冰天雪地的陪你自己开心,你化妆品同志忍心吗?所以卜水只能心疼的千叮咛万嘱咐的撂了电话,还不忘玩的过程中为夏静死命的赢布偶。

一个人一旦心里装进了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就无时无刻的不出现在脑海里,想的,做的全都不自觉的会想起她。卜水对夏静就是这样一个状态。

太拼命的爱情,一定不得好死,儿女情长必然英雄气短。这是我送卜水的警世箴言。可是,爱情面前,亲爹亲妈估计都得让道,更何况热血方刚的卜水,我的话从来都是狗屁般的被他否定。

撞南墙不回头的代表我觉得非化妆品莫属。一个对夏静事无巨细的男生,我不信他会不知道夏静大姨妈的日期,估计他比夏静自己都记的清楚,所以那天夏静来没来大姨妈他心里一清二楚,我不知道他是什么原因让他没有选择在电话里质问夏静。也许是不想吵架,也许是夏静真的大姨妈提前了,如果卜水自那晚过后没有连续一个礼拜的情绪低落,我差点就相信了那晚他玩的很开心,肚子也是真疼到没办法才提前开溜了。

晚自习结束,左希刚走,卜水就掏出烟,捣鼓我去试验楼冒一支。虽然我答应了左希不再抽烟,但是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更何况卜水明显有事要说,我这抽烟算的上是普渡众生了,这么动人的善举,我相信左希会原谅我的。

抽烟如果没有悲伤的情绪衬托,我认为这样吐出的烟圈是没有灵魂的。看着整个校园里的灯火通明,我两在十八班的旧址旁很淡定的吞云吐雾。

“那天晚上,我说我肚子疼,其实不是,我是去夏静家楼下给夏静送布偶去了,她说她超级喜欢嗨喽kitty跟七仔的布偶,所以我就去了给她送,当做新年礼物,想让她开心。”望着忧郁的卜水,我忍住了我那句“跟踪,蹲守”挺符合你气质的调侃话。

“然后呢?”

“然后到了她家楼底,我打电话,手机关机了,那时候,我特别担心,特别着急,怕她有什么事情,或者她爸爸妈妈不在家,她一个人要是太难受了怎么办?我想上去但是又不敢,所以就干着急一直打电话,我想万一她等会开机呢,后来实在等不住了,我就想大概她已经睡着了,毕竟她爸爸妈妈肯定也在家,没什么好担心的?我想在等等再回吧,万一她给我回电话呢,可是,可是就多等的那几分钟里,我在无数次我跟夏静告别的地方,看见了跟她告别的段玉,最操蛋的是我竟然像自己做错事情了一样,害怕的躲了起来,我TM怕什么啊?可我就是躲了,就跟是撒谎的那个人是我一样。那时候我才想起来,夏静的日期还早呢。她编出了一个拙略的理由就是为了出去跟段玉约会?操TM的,是,段玉比我帅,比我会讨女生开心,比我舍得,可是我TM 对她夏静那点不如段玉,就因为段玉比我帅?我对她怎么样,你们总该知道吧?她这什么意思啊?我现在整天还得装的像不知道那件事一样。对着这两人笑,我真TM觉得自己恶心。我真想上去揍段玉那小子一顿。”

“哦,那那些布偶呢?”

“啊?在我房子呢。怎么了?”卜水显然被我突然的侧重点搞懵了。

“哦,那别浪费了,拿来吧,哥送左希,跟皇甫吧。反正左希也挺喜欢那些玩意的。”卜水瞬间收起了那副忧郁王子的气质。

“卧槽,卜北,你TM能不能不要总这么剑走偏锋,老子这正悲伤呢。”

“好好好。你继续悲伤,继续吧,那你现在什么想法?要不要跟夏静挑明了?或者问问段玉怎么个意思?你这自己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啊,索性来个快刀暂乱麻,一了百了,一刀的事情嘛,看把你难的。”

“怎么好好的说件事情,到你TM 嘴里怎么就跟要去做太监一样。难怪左希说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点没错。”

“道理基本都一样。”我顺势将烟疤碾灭弹进了花园,转身靠在了栏杆上准备把卜水同学的故事听完。

“如果我问夏静,怎么问?直接问你喜欢段玉吗?她要是说不喜欢呢?我怎么接话,要是说喜欢呢,那我不就凉了?还落一个怀疑她的话头,还是说我先问一下,她那天晚上干嘛去了?她要是说在家,我怎么说?她要说跟朋友出去了,我要不要问跟谁?她要是不说呢。或者她要是说了呢?”卜水开始自导自演,一人分饰多角。

“妈的,废话真的,你就问一句你喜欢老子不?哥想让你给哥做个媳妇就完了,她要说不喜欢,你就甩她个耳光,走人!”我实在受不了卜水,啰啰嗦嗦一大堆,没一句重点。

“哈哈哈,操,卜北你TM这就一流氓,我敢肯定,我要敢这么说,夏静立马会让我滚蛋。还甩夏静耳光,你怎么不甩左希啊,这情况我得及时跟左希汇报了,你TM这暴力倾向啊。这样的男人不能要,作为朋友,我有义务跟必要提醒左希慎重选择。”

“你要是没事,老子走了。”

“哎,等等等,事还没解决呢,再抽一根。来来来。”

最后我们商量的结果就是我又被卜水坑一次,他经过各种贿赂让我去探探夏静口风。

可是这种事,别人怎么可能承认呢,更何况在我面前承认,那不跟承认自己绿茶一样吗。所以我带着不喜欢的口风回复卜水时,他很开心,可这开心的药效太短,一天不到的功夫就没劲了。

因为段玉的课桌上,多了一套夏静的复习资料,虽然每天还是卜水自己接送夏静,可是他们之间的话题聊到段玉的次数却越来越多,卜水不多想,可这不现实,多想,他又无可奈何。只能生闷气的给夏静找事,闹不愉快,所以夏静为了避免在这种事情上浪费精力,耽误学习,就不再让卜水送她,这就让卜水更加确信自己的怀疑了,段玉绝对是钻空子的好手,他很快趁人之危的继承了卜水的衣钵,开始接送夏静,当然,夏静没有拒绝,卜水如果这时候还有精力放在学习上。那除非他是神。

眼看着要失去,人本能的就会开始祈求,开始挽回。开始变本加厉的对一个人好,那种不被接受的好只能用变本加厉形容,当一个人开始反感你时,你对她有多好,她对你就有多反感。

卜水端咖啡倒水买早点,恨不得住到夏静班里去,时刻为夏静服务着,他做了他认为他能做的一切,可是结果却远不是他想要的,频繁的走动于两个班级之间,风言风语不会没有的,起哄八卦这种事那个班都一样,这严重影响到了夏静在新班级的交友跟学习。只是她在忍,可当一次又一次难听的话传到夏静耳朵里时,夏静爆发了,她拿起卜水为她带的早点,气势汹汹的冲进了我们班。把豆浆狠狠的摔在了卜水桌子上。卜水刚才还扬在脸上的笑意瞬间变得难堪。

“你是不是巴不得全校都知道你喜欢我啊?要不我别上学了跟你回家结婚生孩子算了,你能不能有点分寸啊?知道班里都怎么说我的吗?说我不知道上进,整天跟个普通班的瞎混呢,说我都跟你开房了,你知不知道?你知道我每天压力有多大吗?谁看我都跟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我TM做什么了我?我跟宋留洋同桌,你怀疑我两,我跟段玉出去吃个饭你也怀疑,是不是只有我跟你一块你才会不怀疑了啊?你谁啊?卜水,我们什么关系啊!啊?以后不要再给我送东西了,你送的我都不喜欢。就当我求你了,好不好?你放过我,好吗?从现在起,我们绝交。以后不要再见了。”说完话,夏静没有给卜水任何解释的机会,就哭着离开了十四班,我们被惊的早点都忘了吃,而卜水只是默默的收拾了桌上的包子跟四溅的豆浆,就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安安静静的坐在桌位上,等待这场风波的过去。

晚自习,我还没到教室,就听到了传闻我们班打架的事情。当我到教室时,整个教室一片狼藉,书桌被推翻了好多,满地都是课本,试卷,动静太大,听说这次杜颖还没来得及赶到教室,年级主任已经先一步赶到了。

大家不知道什么原因,卜水下午一到教室,就直接招呼了在闲聊的段玉,段玉当然不甘示弱,两个人大打出手,年级主任拉开他们时据说拳头把老主任的眼镜都打飞了。教室外面被围的水泄不通,聚集了满楼道看热闹的人。

很快,他们两个就被带去了年级办公室,原因卜水是拒不交代,声称就是看段玉不顺眼,段玉则说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既然是卜水单方面的挑起是非,那么处理决定就会简单许多了。

段玉检讨2000字,卜水开除学籍。尽管距离高考就剩不到100天的时间了,可是他两的事情影响太坏了。高三第二学期本就人心惶惶,气氛浮躁,他们两个还在这个关键时间段打架斗殴,学校不严重处理不足以震慑其他学生,所以通告第二天就贴在了布告栏。

我以为我认识的人中不会有那种特别邪恶,甚至不择手段的人,可是我以为的也只是我以为的,卜水告诉我,学校里传的夏静跟她开房的鬼话就是段玉散播出去的,所以、、、

我可以理解卜水的愤怒,我只是不能理解段玉的想法,那么多女孩,为什么非得去夏静跟卜水中间插一杠子,就算真的喜欢夏静,为什么不可以大大方方的告诉卜水,大家一起竞争也好,为什么非得偷偷摸摸的约夏静,背后搞一些小动作。现在,朋友不是朋友的,他跟夏静也不见得会在一起,还落得一个众矢之的下场。

这件事的原因卜水谁都可以不说,但是他绝对不会不告诉夏静。夏静想要找老师说清楚原因时,主任才没工夫听她那套为打架开脱的理由。主任只一个原则: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告诉老师的,非要通过打架解决,既然动手了,那就要承担后果。夏静没敢在多废话,因为主任一句还没有追究你们早恋的事情呢,就足以让一切解释偃旗息鼓。不是谁都敢跟那个严厉的老头,掰扯与学习无关的事情,尽管夏静已经很勇敢了,可是仍然没能改变结果。

当然,我卜叔还是有点人脉的,活动了一个礼拜,请这个吃饭,请那个喝茶的,还好最后的处理决定是:开除通告就在通告栏里的贴着吧,好警示一下想要犯事的同学,别以为快毕业了就不敢处理你了,至于真正的处理则是:不撤销,不执行。卜水回家自行复习,保留学籍,允许参加高考,只是这些都都要在暗地里进行的罢了,相信只要段玉不追究这事,过两天等事情平息了,卜水就可以回来继续上课了。

所以因祸得福的我们,借给卜水补课,可以经常光明正大的蹭我刘姨的饭。卜水当初租房子的时候,可没想过这饭是大家经常一起的吃的,卜水的祸造就了我们的福。只是他的祸却是真的祸。

卜水从这以后整个人就变得特别懒散消极,比皇甫还混蛋了,跟学习无关的他统统感兴趣,什么可以让他不进教室,他就干什么,放眼整个高三已经找不出像他那样都这个时候了还拼命泡篮球场的人,球场上欺负高一高二的学生成了他唯一可以笑出来的事情,再加上他少了杜颖的限制,他可以一整天都呆在操场,然后晚上再回房子。当然他心情不错时,还是会来教室晚自习一会,跟我们做做试卷,意思意思。

等到夏静情绪差不多平复后,我们找到了夏静,因为我们觉得夏静是唯一可以劝的住他的人,只要夏静开口,卜水就一定会有收敛,可是我们感觉错了,被伤了心的卜水,就算夏静亲自出马也还是无济于事,他心里认定了夏静不喜欢他的事实,他从心里开始放弃夏静,放弃这所有,当然在这之前,他首先放弃了自己,就仿佛放弃了就不会在悲伤一样。

毕竟不是谁都可以像皇甫一样,被杜颖骂醒,有些人固执的已经偏执,我们没想放弃朋友,只是朋友自己松开了手。

我们都以为这次他对夏静应该是彻底死心了,可是我们以为的又只是我们以为,难得悲伤中的卜水因为不愿意夏静内疚,在夏静找过他三次后就乖乖的回到了教室,老老实实的开始跟我们上课,即便这个教室还流传这夏静甩豆浆的故事,即便这里面还坐着段玉,但他还是会坚持来,只是在学习上一直不怎么尽力而已。

这件事情一度让我们几个很难过,因为我们一直玩着学着,大家都是一起的,可现在要目睹着卜水放弃自己,而我们真的无能为力,很多话说的多了,他烦,我们也烦,如果连夏静都拉不起他,那么就只能靠他自己了。

我不知道夏静是不是内疚,段玉是不是内疚,我只知道卜水肯定会后悔,因为放弃工作为他来备战高考的刘姨,这一件事就可以让以后的卜水想起今天的所作所为而无地自容。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414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