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豪门世家

男老师和学生做床战-昨晚不带套约了

昨日答应思乐坊的老板说要给他们介绍客户的,于是何月笙早早便起来梳妆打扮了。

何月笙穿了一件较为素净的黄衫,系了蓝色裙腰,绑着一根柳叶黄裙带,退至后方,远远的在镜子中看自己的打扮,又加上了一层薄纱套在外层,在镜子前转了一圈,满意的点了点头。

何月笙双手把裙子捋平坐了下来,看这盒子里琳琅满目的饰品,挑了一个珠翠让丫环戴到发髻中间,左后方别了一个绒花。

脑子灵光一转,拿出了芙蕖金簪,何月笙将其插到了右边髻上,看着精致的妆容左瞧瞧右瞧瞧,自己长得还真不赖。

梳洗打扮完后,何月笙直奔大厅坐着等人了。

昨天给三个大家小姐送了请帖,差不多时辰要到了,她们陆陆续续到了丞相府。

三个女人一台戏,别说这儿有四个了。

几个女人在一起就是聊聊京城里最近流行的衣服,饰品之类的,还会扯些有的没得八卦消息。

骄阳的两道光柱宛如两条透明的金丝带飘入了房间内,空气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尘埃。

欢愉不惜时光逝,相谈中很快就要巳时了,何月笙马上点明了今天聚会的主要事情。

“我发现了一家很好吃的酒楼,中午咱们去哪儿一块吃吧。”

“好呀。”周锦婕率先附和。

“是哪家酒楼,比聚贤楼好吃吗?”

“这怎么说呢,不能比较,都很好吃,是另外一种风味,聚贤楼的东西比较精致,思乐坊的卖相一般吃了会上瘾的。”

“哦?这么一说,我倒是迫不及待的想去尝尝呢。”应舒裳也喜欢吃东西,两人时常偷偷一起去吃美食,京城闺蜜圈里她两关系最好。

“那我们现在就去吧。”马艾艺提议道。

你一言我一语的几个人就走到了大门口,坐上了丞相府的大马车,一路上欢声笑语不断的从马车里传出来。

“不过那家东西虽然好吃,店里人可不怎么样,尤其是他们家的护卫,很凶的!”眼见快到思乐坊了,何月笙突然想到要提醒好姐妹们,“上次我要进厨房,直接把我推出来,你们可别招惹他!”

“竟然敢对丞相千金动手,他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马艾艺出声帮何月笙说,心里确实另一番想法,肯定是何月笙自己嚣张跋扈才会被人家欺负,也是活该。”

塑料姐妹花就是说的她们,只有应舒裳才是真心的朋友,其余两人不过是父亲为了攀附丞相而对何月笙趋之若鹜,心底还是不服气的。

何月笙这个人从小娇生惯养惯了,自然什么事情都会高高在上,心眼儿确是不坏的,甚至于有些单纯,也得益于丞相仅此一女,宝贝的不得了。

丞相的姐姐何秋惠自皇帝还未登基以前就嫁过去了,进门做了侧妃,不能说盛宠不断吧,却也是恩宠有加的,所以在皇帝登基后被封了德妃。

但因为德妃一直无所出,所以就把弟弟的女儿接进了宫里陪她,何文征自然乐意之至。

因为是在宫里所以少不了尔虞我诈,腥风血雨,在这种大环境下有一个单纯的像白雪一般的小女孩却是难能可贵的,皇帝就是看中了她这一点,对何月笙格外的宠爱,享受着公主般的待遇。

一般人很少会跟何月笙作对,不仅是有个爹爹是丞相,更有皇帝在她背后撑腰,即使这些人看不惯她,却也不敢说什么。

马车上另外两人都在说帮何月笙收拾护卫,只有应舒裳笑了笑说:“你也会遇到对手啊,哈哈哈。”

“你还笑,到了,我们下去吧。”

何月笙率先踏着马凳下去了,等应舒裳下来后就往店里走去,随后那两人也跟了进来。

环顾了四周,来得有点早,阳哥哥好像不在,那个凶巴巴的老板娘也不在,店里就一桌客人。

何月笙有点小失望,随便挑了个靠窗位置坐了下来,朋友们在跑堂的引领下还在挑菜。

应舒裳看何月笙兴致不高坐在那,帮她也点了一些东西,坐下来以后一直逗她玩。

何月笙终于没忍住被逗得咯咯笑,这一幕被旁边桌喝了挺多酒的醉汉看在眼里,感觉何月笙身上散发这一股吸引力。

正当何月笙开心的吃着的时候醉汉往她走了过来,由于是背对着,何月笙没发现危险靠近。

突然一个大脸从何月笙的侧边冒了出来,还说着:“你好漂亮啊。”

一股酒气从他嘴里蹦出来,吓得何月笙里面弹跳了起来,往后退了几步,说:“你有病啊!”

另外三个女的也怕怕的跑开,躲在了何月笙身后。

柜台的梦鸽跟小谷发现这边情况不对,想上去帮忙,谁料醉汉的同桌也跟了过去,围住了何月笙他们。

梦鸽跟小谷两个人属于较为瘦弱的人,感觉干不过,梦鸽让小谷看着,自己跑到后边找帮厨的季轲的来救场子。

“我大哥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还敢躲开。”其中一个人举起了沙包般的拳头,要吓唬她们。

几个高大的男子围着娇小的女子,平时嚣张跋扈的千金小姐在这种时候吓得话都不敢说,没有来之前说的那种汹涌的气势。

被称作大哥的人教育他:“怎么可以对美女这种态度,哦,对吧,美女。”说完就想往何月笙身上凑。

何月笙两只手马上举起来要挡住脸,这个时候没有醉汉的气息,眼前是一个身高八尺的男儿。

季轲出来的时候就看到醉汉要轻薄于何月笙,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拉住何月笙往身后送。

何月笙从来都是嚣张跋扈,眼高于顶的,难得被人保护一次,在季轲身后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季轲的一只手还拉着何月笙的胳膊,微低着头看着前面的几个男人,说:“欺负女孩算什么男人!”

对方明显是粗鲁的汉子经不得挑衅,季轲话音刚落对方就挥了拳头过来,季轲可不是吃素的,一掌接住了他的拳头,顺势一扭把大汉的胳膊拧了一圈,一拉一推将大汉背对他,一脚上去将其踢飞在地。

旁边的人看大哥被打了,纷纷要做冲上去的样子,却又怕挨打,在攻击与防御之间徘徊不断。

季轲冷笑了一声,说:“不想死就结账滚。”

打完大哥的季轲回到了一开始的位置护住何月笙。

那个大哥觉得很没面子,捂着腰站起来,放了狠话:“你给我等着。”

这个时候后面的何月笙回过神来了,从季轲身侧探了个脑袋出来说:“等着就等着,你敢欺负我,我爹可不会放过你的。”

季轲用左手把那个探出来的脑袋按了回去,柔声说:“别说话。”

何月笙丝毫没发现自己把口中的凶神季轲当成了护身符,在他后面就不觉得害怕,在他说出别说话的时候,何月笙呆在了原地,心跳加速,脸哄的一声热了起来,红彤彤的的云霞铺上了脸颊。

“就是,敢跟丞相千金作对。”

对方原本还不准备讨饶的,在听到周锦婕亮出何月笙身份后结完账后悻悻离去。

季轲收回了手转身告诉大家可以继续吃饭了,说:“有我在,你们放心吃。”

何月笙默默地理解成了有我在,你别怕。

应舒裳知道何月笙打小就追逐着姜辰阳,所以对她此刻的表现有些诧异,附到她耳边打趣道:“怎么了,月笙大小姐春心萌动了!”

“哪有,吃你的东西。味道怎么样?”

何月笙边反驳边吃着,问大家对食物的感受掩饰自己的尴尬。

约莫小半个时辰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何月笙让马车先送他们回去,自己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点事,账我来结。改天再找你们玩啊。”

应舒裳给了何月笙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后离开了。

等她们走了以后何月笙走到了柜台付钱,这次没有昨天那么咄咄逼人,反倒有些江南小女子的柔婉,说:“多少钱?”

“去掉零头,一两吧。”梦鸽早就灵活的打过算盘了,钱已经算好记在单子上了。

一两?我昨天吃的可没今天多啊,怎么昨天一两还不够!何月笙带着疑问付了钱,问道:“那个大高个去哪了?”

“在里面干活呢,有什么能帮到您的吗?”梦鸽答道。

“……”

何月笙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时候,恰巧季轲捧着一大坛酒出来,刚刚那帮醉汉喝了不少酒,需要补货。

梦鸽喊住了季轲,“季大哥,放完了过来一下来。”

“好。”放完酒坛子在柜台边以后季轲就往她们走过来了。“什么事情?”

“这位何小姐找你。”梦鸽说完话后就继续埋头弄自己的东西了。

季轲看着何月笙用眼神暗示有啥事情你倒是说啊?

“我吃完了……要……回家……”何月笙支支吾吾半天就说了这句话,抬头看到季轲一脸疑惑的样子 ,在心里鄙视自己怎么这么怯懦,不就想让人家送吗怎么就说不出口。

“那你回去啊。”季轲这种直男式的回答真是。

“你能不能……送我,我一个人回去路上会怕,万一他们回来找我麻烦……”何月笙一咬牙,眼睛一闭就说了出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40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