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被吊起玩弄的女性奴 宝贝~给我好不好

王正后来才知道,自己来到的地方,是一个疗养胜地,每年都会有许多在职或者退休的老领导在这里疗养。只是疗养的地方和这个城市的居民是隔开的。

在王正最走投无路的时候,每天在这个城市里的街上翻垃圾桶,和这里的乞丐争抢食物,因为王正新来乍到,经常受到欺负,甚至有时候一整天都吃不到东西,每天晚上睡桥洞,睡树林。

来到这个城市三个月的一天傍晚,王正又受到了当地乞丐帮的追打,因为王正不服从他们的管理,不愿意去街上拖着、拽着别人去要钱。王正觉得自己不是乞丐,自己有手有脚,完全能够自食其力,只是,没人给王正这个机会而已。

因为王正当时年龄太小了,再一个,王正浑身脏兮兮的,谁会用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王正只能每天在街上混日子,慢慢的,王正自己都觉得自己快成了一个乞丐了。

这一次被当地乞丐帮追打,打得比较狠,王正的头被打蒙了,肋骨也被人踩断了,头上流了很多血,当王正晕倒在地上得时候。任由这些人脚踢拳打,王正都没有丝毫反应,这些追打王正的人才意识到害怕,这个外地来的乞丐是不是被打死了?

所有人一哄而散,这是一个离海边很近的小公园,晚上海风很大,人很少。王正晕倒之前,脑子最后想的是,我终于还是被人打死了。这个念头想完,王正脸上露出了微笑,晕死过去了。

终于不用再忍受痛苦了,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身上的伤口痛,心里更痛,终于都结束了。妈,爸,来世儿子在报答你们的养育之恩。来世我一定做一个会转弯的人,来世我一定不要自己的名字叫王正,我要我的名字里,有撇有捺有弯钩,我不要横平竖直,直来直去。

王正躺在路边,纹丝不动,像是死了。血还一直在流,脉搏还在跳动,王正的脸上始终带着微笑,他看到了妈妈,看到了爸爸,看到了满桌子的好吃的······

如果再没人来救王正,王正真的就要死了,不是饿死的,不是被打死的,是身上的血快流尽了。

一个满头白发,精神矍铄的老人,在两个警卫的陪同下,溜达到了这里,这就是王正和爷爷的缘分,也是王正命不该绝。

爷爷本来是不会走这么远的路的,今天有些事情让爷爷比较郁闷,所有就走的比较远。正好碰到了晕死在路边,还有轻微脉搏的王正。

警卫以为是这里发生了谋杀案件,保护着爷爷就要离开。爷爷是什么人?是从战争中走出来的人,呵斥了警卫,来到王正跟前,摸了脉搏,探了气息,人还活着,命令警卫立即送到疗养医院。

医院里,王正失血过多,需要立即输血,说来也怪,医院里其他三种血液充足,唯独缺少O型血。王正恰好是O型血,其他三种血液都不配型。

爷爷很生气,这是什么地方?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位高权重,你们医院怎么会缺少血液呢?

医院的解释是,今天做了两个大手术,O型血基本用完了,血液明天才能送到。爷爷当机立断,撸起自己的袖子,就要医生抽自己的血,医生快要吓死了,爷爷的身份他们可是知道的,哪有抽你老人家的血去就一个不认识的人,这是万万使不得的。

爷爷生气了,很生气,指着医生的鼻子大骂:“我的身体里流的就有人民给我输的血,现在人民需要了,怎么的?难道我一点血都不能付出点吗?抽,你不赶紧抽,小心我抽你嘴巴子”

医生建议,找几个O型血的人,不需要你老人家亲自献血。

没想到,医生的建议,触怒了爷爷的倔脾气,“我不管,今天我必须要放点血出来,其他人是其他人”。

医生没办法,只好狠心抽了爷爷二百CC的鲜血。在抽爷爷血的时候,警卫已经找来了几个O型血的人,血是够用了,被抽了血的爷爷,脸色惨白。在警卫的一再劝导下,才回家休息了。

走的时候,爷爷还吩咐医生,一定要全力救治这个孩子,明天我再来看他。

王正在医院的全力救治下,生命体征终于稳定了下来。医院有了爷爷的吩咐,哪敢不用心,随时观察着王正的情况。

当王正醒来的时候,守在王正身边的医生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我死了吗?”这是王正醒来说的第一句话。

“我的小祖宗,阎王不敢收你,你怎么可能死了呢?你活得好好的”。身边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笑着说道。

“这是哪里?”

“这是医院,你这小乞丐级别可是够高的,住的是部级领导的病房”。

王正听不懂医生在说什么,确定自己应该是没死,“医生叔叔,是谁救了我?”

“谁救了你?你明天救知道了,现在你的任务是,喝点稀饭,然后好好休息,千万不要乱动,不要扯动了伤口”。

“好,谢谢医生叔叔”。

一个护士喂了王正一碗稀饭,稀饭王正喝过,但是没喝过这么香甜的稀饭,吃了一碗,王正还想吃,护士姐姐微笑着说:“还想喝?那可不行,你的身体严重营养不良,需要慢慢调养,吃太多你会受不了的”。

王正听不懂什么意思,但是王正知道,稀饭没有了。

护士姐姐给王正盖好了被子,叮嘱王正有事就按床头的按钮,叫王正千万不要起身乱动。

王正静静地躺在病床上,看着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床单被罩,一切都是那么干净整洁,王正现在还是觉得自己一定是死了,怎么一切都是白的,白的那么刺眼,会不会一会儿飞进来一个长着一对白色翅膀的天使。这里一定是天使住的地方。

朦朦胧胧中,王正睡着了,这是王正离开家以后,睡得最舒服的一天晚上,即使自己身上伤痕累累。

明天我一定要谢谢救我的人,我该怎么感谢呢?除了命,我好像什么都没有。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336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