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喂奶时被领导要了 哥我想让你轻一点

就在叶依雨神游思考叶依言的事情的时候,这个剧作的男二号,季青,来到了叶依雨的身旁。季青微笑着看着叶依雨,给人如沐春风的温柔感。叶依雨又神游了,这样的人演的出男二的风流邪性吗?男二号司慕表面风流邪性,处处与男一号慕斯为敌,甚至还想和男主抢女主。却是后来娶了男主妹妹慕思妍也不过是戏中戏。唯有面对互相不明身份的思妍才露出沉稳内敛的性格。这样精分,考验演技的反派角色,导演竟然选中了这么一个小偶像,难道是个深藏不露的主?

季青是看不透面前这个神游太空的人在想些什么,竟然是脱口而出一句:“你好,我叫季青,是这个作品的男二号,你男人。你看看我流不流氓。”说完自己也是一愣,叶依雨更是莫名其妙。这孩子怕不是琢磨剧本琢磨傻了吧。季青接收到叶依雨那个疑似看傻子的眼神也是不好意思的轻咳了一下,丢脸了啊。-.-

叶依雨也是发觉了自己这样的眼神不太好,也是笑着打招呼。“你好,我是叶依雨(差点打成本名,最近自我介绍太多,有点疯魔了。),是慕思妍的饰演者。呃,就是你女人……是要这样说吗?”话音一落,季青的脸瞬间爆红,气血上涌,仿佛下一刻,鼻血就流出来了。

叶依雨一看,吓一跳,这孩子调戏不得啊!“开玩笑的。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吗?”

季青深吸了一口气,控制自己平静下来,才回答叶依雨的问题。“我是想和你交个朋友,认识一下,方便到时对手时没有那么尴尬别扭。顺便找你对下词,如果你方便的话。因为这也是我的第一次拍戏,没什么经验,我担心出错,先对下词找找感觉。可以吗?”

叶依雨看着这个红着脸的大男孩忍不住笑了,看着季青,眼里带着戏谑的光,“当然可以啦。直接开始吧,就从我们正面交锋的第一场戏。”

原本一个脸红害羞的男孩竟然一下子气场就变了。叶依雨顿时收敛了玩笑的心,认真地对词。心里也是提高了对季青的评价。这是叶依言的劲敌,如果叶依言以后转型做演员,十之八九会撞上。不过,听说季青没有原创作品,这就是叶依言最大的优势了。一个有野心的,肯努力,还有运气的人,他的高度不会太低。更何况还是一个聪明的人呢?不过叶依雨也没有太多的担心,因为她相信叶依言的潜力,也相信墨家的权力。

放下这些多余的担心,叶依雨开始认认真真的对词,也希望能从季青的身上学习到东西,何况,叶依雨自己目前也只是一个新人啊!

一个上午,两个没有戏份的配角在片场一直对戏,还互相探讨学习片场其他演员的拍戏状态的方法,观察他们的表现。叶依雨觉得自己学习很多,也十分开心。一个上午,两个人瞬间熟络了许多。在一个上午的交谈中,叶依雨也发现了他们彼此竟然有许多相似的地方。还有很多共同的爱好可以交流,真是相逢恨晚啊!

细细数来,两个人都是带真情实感对台词,连句断和呼吸的习惯都非常相似。看到送花第一反应都是莫名其妙。都是慢热型的人,生前话少,熟后话痨。人前文静人后疯癫。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作为南方人的叶依雨不喜欢甜食,而作为北方人的季青超爱吃甜的。这也就非常可怕的甜咸之争站不住脚了。

两个人直到剧组开始吃午饭了还在争吵“南北战役”。是豆腐花的甜咸竟然不是粽子!粽子南咸北甜倒还好,但是这豆腐花的甜咸真的因为生长环境的不同争吵不休。

叶依雨难得涨红了脸,大喊:“豆腐花当然是甜的,而且你不是喜欢甜食吗?连我不爱甜的都觉得甜豆腐好吃。豆腐怎么能搭配酱油做豆花呢!“

哪知季青竟然也不甘落后地对吼:“豆花当然得加酱油啦!而且豆腐怎么就不能搭配酱油了,平时吃的豆腐不也是加酱油的吗?“

“那能一样吗!“叶依雨无语地回怼。旁边的工作人员都忍不住笑出了声。这南北战役果然不论何时何地都会爆发战争。

接下来季青的一句话令叶依雨懵了,也让周围的人爆笑不止。这就是两小孩的斗嘴啊!“所以啊!那能一样嘛!反正我,我不管。豆花就是咸的,加酱油!不然,不然我们绝交,哼,朋友都没得做了。“

没想到季青还真是和外表一样就是一个小孩呀!亏得平时装的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唬得大家一愣一愣的。

不过,谁也没想到接下来的午饭时间,两个人真的一句话也没有说。只不过,叶依雨是看季青没说话,不敢说,而且到现在还有些懵,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而季青呢,压根就是一个不记事儿的人。说了什么转眼就忘了,只是,季青是个吃货,吃的还特多。所以就安安静静地疯狂进食,倒是让旁边的人都非常担心。而且看着季青那吃的多有猛的,还以为他还在生气呢?谁知道会是因为饿的呀!

吃完饭休息半个小时就是季青和叶依雨第一次正面交锋的戏份了,周围不少人都在担心生气的季青能否表现出那种表面被美色迷住,但实际内心毫无波动的感觉。导演倒是一声不出,估计是,只要两个人有什么不对,把刚刚的情绪带到戏里来就直接开骂了。

出乎众人的意料,这场戏极其顺利,一条过。当导演一声令下,场记打板的一瞬间,两人就进入到了情绪当中。

接下来,两个人一天也没有对手戏了。都是各拍各的。周围人倒是在庆幸就那么一场戏,今天一天都拍摄的十分顺利,不然要是得加班加点的,大家都得崩溃,资金人力的消耗也是一笔损失。

不过周围的工作人员看着季青的眼神实在是太明显了,即使是再神经大条的季青也有所反应。不禁问起了身边的助理。助理倒是一脸无语外加看白痴的眼神对着季青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季青听了也是满头黑线。这是什么脑洞啊!也开太大了叭……

但是季青也是担心叶依雨会误会,赶紧找到叶依雨想要澄清事情的真相,却是撞见了墨钺来找叶依雨的画面。

也许就是老天爷喜欢开玩笑吧。墨钺也做了那个荒诞无稽的梦。可是面对这样一个梦境,深深思考了一个星期的墨钺有着和叶依雨截然不同的想法。

墨钺觉得,在最后长期陪伴的时光里,他对叶依雨是日久生情了。他知道自己对不起叶依雨,暗自发誓再也不会有意外发生愧对叶依雨,但是他还是想和叶依雨在一起。而怜人艺就成为了那个年少轻狂的梦,梦醒了,人就该对现实负责。墨钺觉得自己是爱过怜人艺,可是他也曾喜欢过叶依雨,所以在最后相伴的时光里,情商低的他误将陪伴后不舍当成一直对叶依雨的恨意。是他懦弱不敢承认最后爱上了叶依雨。所以今生他不想再放手,给自己和叶依雨一段幸福的人生和感情。可是他却错估了一个被伤了心的女人的心狠,也没想过叶依雨是否还愿意接受他,和他在一起是否是叶依雨想要的最好的结果。

打定好主意的墨钺倒是毫不犹豫地来到剧组探班叶依雨,看到叶依雨的瞬间一把抱住她。就是这一幕让季青看在了眼里。然后季青有些尴尬的回到了休息室,感觉有些难受。

在楼道被抱住的叶依雨愣住了,余光看到季青时瞬间清醒了,立刻推开墨钺。墨钺也知道现在的自己有些鲁莽了,担心引来叶依雨的不适,只好尴尬地解释:“我刚刚头有些晕,不太好意思。就来看看你帮我的公司完成到了那种状态,来探下员工的班。不过你拍完这部戏,我有话要对你说,你先好好拍戏吧。然后公司对你很重视,每天晚上都会有人给你送上一锅汤,记得要喝。好好注意身体,记得休息。我先走了。“说完,墨钺头也不回地走了。叶依雨有些哭笑不得。既是开心得到重视,也有苦笑,原来墨钺对工作伙伴都会比身处在当时那个境地的叶依雨好。

想起刚才转身离去的季青,叶依雨担心会有什么误会。此时此刻,叶依雨是真的想和季青做朋友的。无论以后,现在还是朋友。叶依雨带着一些小零食来到了季青的休息室,敲开了房门,就看到季青呆愣在那里。季青一看到是叶依雨就一脸委屈。“怎么我陪着那位大帅哥了来看我一个小屁孩?“

叶依雨倒是乐呵呵地笑:“你可不是小屁孩吗?刚刚还生我气不理我呢?结果又因为误会打算往我身上泼脏水啊?那是公司法人,执行总裁前来慰问,摔了。“

季青一愣,羞红了脸:“哪里小孩了,我比你大!误会就误会嘛。你说我就信。而且我也没生你气,只是刚刚只在乎吃饭。“

叶依雨像逗小孩儿似的,笑看着季青,“那,我还是不是你朋友了。一个字,还是不是兄弟!”

季青懵懵懂懂地看着叶依雨,“我们是朋友?”

“好哇!你现在是不认了是吧。刚刚还是小宝贝,现在翻脸不认人了!”叶依雨开着玩笑,季青却当真吓坏了。“别别别,是兄弟,是兄弟。我 错了,宝贝,你最好了!我刚刚只是太惊讶你竟然真的和我当朋友了。以后,你就是我兄弟,有事找哥,哥罩着你!”

“好,那哥哥,以后靠你啦!”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319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