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我被硕大挺入 伦 乱真实故事

南少博送路初晴回到家之后,回家依然是独自一人,在路边漫无目的地在路边走了很久。路上的行人逐渐稀少,暖黄的霓虹灯挥洒在整条街上,路边树上的枝叶子被风吹得唦唦得晃,冷风吹在穿着单薄的身子上刺骨。

        回了家,刚打开家门,嘴里还悠哉悠哉哼着调,就听见客厅沙发上一阵冷声传来:“回来了?”

        南少博猛然吓了一跳,开了灯,看到沙发上一个人背对着他正襟危坐,一猜就知道是谁,却假装没有看到,自顾自的往屋里走,那人听到了动静,没有回头,冷声又一次传来:“怎么?几天不见就不认得我了。”

        “我哪儿敢不认识您啊。”南少博自知今晚的谈话躲不过去了,吊儿郎当地走了过去,直接坐在了旁边长沙发上,往后一躺,翘着二郎腿,一副街头青年的样子。

        男人表情没有变化,目泛冷色,余光看到南少博的这幅样子,更是厌恶,雷声喝道:“你先把腿放下,你看你这像什么样子?”目光逐渐向上移,却看见了南少博捂着肚子和他脸上大小不一的青红,眼眸里尽是震惊,忙问:“你这脸怎么回事?又跟人打架了?”

         南少博不语

         “跟人打架打上瘾了是吧,你说说你,给我惹了多少麻烦?你说我怎么养了你这个破蛋玩意儿,我们老南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

        “哟,您可别,我可没那命让你养,反正在你的眼里别人的孩子都是天才,都是特别好的,看我就是个破蛋玩意儿,净给你惹麻烦的人。您啊,最好现在就把我踢出族谱,我不就不给你南家丢脸了吗?”

       “你……你……”南正海气得额头青筋凸起,扬起手掌欲打一巴掌给沙发上的南少博,南少博一见,冷笑一声,站起来把脸凑了过去,言道:“想打我啊,来来来,给你打!”

       南正海被气得不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南少博见状,连忙把脾气收敛了些:“你可别被气到了,别回头气出了心脏您又得怨我,我呀,现在就消失在你的视线范围内。”说着,往他自己屋里退去。

        回到屋里之后,开了灯,屋子瞬间亮了起来,南少博直接把上身仅存的短袖脱了下来,立于镜子跟前。他的身材健硕,腰却十分的细,他看着镜子里自己,有些惋惜地在脸上轻轻摩挲,不禁感叹:“真是可惜了我这张帅脸了。”

       目光一转,看到肚子上的印记,蓦然之间,脑海里浮现了卫生所路初晴细心抹药,还有一棍子发过来的样子,急忙晃晃脑袋,小声嘀咕:“什么回事?怎么老是想起那个傻子,整天傻乎乎的,真是烦死了。”

        南少博躺在床上,双手交叉在脑袋下面,凝眸望着窗外发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在路初晴缱绻地脸上,双颊微红,透着些许慵懒。

         门外敲门声响起,路初晴揉揉眼睛,掀开被子下了床,惺忪睡眼迷离,磨磨蹭蹭走到了门口,开了门,倚靠在门框,一副要睡着的样子。

        “几点还不醒,都不问谁就开门吗?小时候那么聪明的人怎么越长越笨呢?”颜初阳拎着早餐和三本数理化的复习资料走了进去,把手里的东西顺势放在客厅的桌子上。

       路初晴听到声音,很快便清醒过来,看到桌子上的几本书,满脸生无可奈,言道:“颜初阳,你来真的啊?”

        颜初阳微微一怔,似是听出了路初晴的声音不太对,忙看向她,说:“你昨天睡觉前喝药了吗?怎么感觉感冒比昨天还严重。”

        “嘿嘿,这个嘛?”路初晴面露尴尬,“好像是忘记吃了。”

        “好像?”

        “忘记?”

       “我是要选择相信你呢,还是相信你呢?”颜初阳说着,还把早餐都按路初晴的饮食规律摆放好。对路初晴说的话又十分无奈,又言:“快过来吃吧,一会儿就凉了,吃完饭先把药吃了,别到时候等阿姨他们回来又该说我为什么没有照顾好你啊,那我就真是冤枉了。”

       路初晴笑了一下走过去坐在桌前自顾自地吃着早餐。

        颜初阳坐在对面见她吃完早饭之后,又言:“把你要喝的药拿出来,我要看着你吃完,要不你又该借口了。”

   

       “颜初阳,我真的不想吃药,能不能不吃啊?”路初晴把眼前地残余推到一边,趴在桌子上,眼巴巴地看着颜初阳。

       “行行行,我去拿,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路初晴撇撇嘴去屋里把药拿了出来,再一次坐到原位,特意把药取出来放在手心让颜初阳看清楚,言道:“看好了啊,我现在就在你眼前把这吃掉,不过你能不能答应我今天不补习,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身体极其脆弱。”

        颜初阳未言,但是看着路初晴的样子确实有些脆弱,便点了点头。路初晴见此心里十分开心想都没想就直接把药咽了下去。

        “看来你为了不补习可以忍痛喝下你不喜欢的药,你不昨天还吵着要补习的吗?怎么今天突然变卦了。”

        路初晴说:  “我可没有变卦,只是小女今日状态极其欠佳,怕是要耽误颜少爷的时间。”

       颜初阳一副很懂得样子:“你少来,我还巴不得不给你补习呢。”又言:“说实话,你昨晚是不是出门了?”

路初晴有种被戳破了的感觉,刚想解释,身后就传来十分熟悉的声音:“我说你们吵什么呢?大早起地不让人睡觉吗?”

俩人齐齐扭头,诧异地看着站在面前的人,异口同声:

“哥?”

路初晴大叫一声,激动地跑过去扑到那人的身上,像个小孩儿一样蹭了蹭他的脸,说:“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回来怎么也不说一声?”

颜初阳沉稳地走了过去,轻声言道:“哥,你怎么突然回来,应该提前说一声的啊,我好去车站接你。”

被他们叫做哥的那个人正是路初晴亲哥哥路旭尧,之前一直在外地工作,平时只有过年才回一次家。路旭尧对这个妹妹也是很无奈,笑了笑把路初晴放了下来,声音很温柔,说:“我昨天晚上半夜回来的,看你睡着了就没跟你说,昨天老板终于肯把我们放了回来说让我们休息几天,你说我容易吗?”

路旭尧看到颜初阳像想起了什么事,又言:“真是谢谢你这两天照顾初晴,还麻烦你整天的送饭。”

     

“没事,应该的!哥要在卞海待多久啊?”

“五天吧。”路旭尧感觉到周围很奇怪的氛围,忙说:“没事没事,你们继续聊,我去补个觉,当我不存在就行。”话毕,再无多言地回了屋。

二人瞬间觉得空气尴尬极了。

“既然你哥回来了,那我就先回家了,桌上的资你记得看。”颜初阳首先打破尴尬局面。

路初晴点点头,颜初阳的脚步远去。

路初晴悄然进了屋,屋内陈设不同于其他男生的凌乱,反而是特别整洁,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还带着淡淡的清香。路初晴走过去坐在路旭尧的床边,不好意思地开口:“哥哥啊,你这次回来有没有给你亲爱的妹妹带好吃的啊?比如土特产什么的。”

路旭尧早就会料到路初晴会问这个,靠在床头,表情自然,轻声说:“你觉得呢?我回来怎么可能不给你带吃的呢?就在我包里,你自己去拿吧。拿完就赶紧出去吧,你哥哥我要好好地睡一觉,来洗去这半年多的劳累。”

路初晴眼前一亮,走到椅子旁抱上路旭尧的包就出了屋。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318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