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我的绝色美房客斗破苍穹 趴在桌子上睡觉脚发麻

有一种绝望,叫做毫无办法。

如果能想到别的办法,就不会这样了……

就像中了蛊,停不了眼泪,控制不了行为。

似乎……死亡会是唯一的选择……

我将茶杯碎片,渐渐地贴近脖子。

“鸾霜!”

黑暗之中,一个人夺门而入。

我吓了一跳,在床上坐起来,手里却将碎片握得更紧了。

门开了,月光洒了进来,我看见他穿着一身便衣,满脸焦急。

“你在做什么?!我明明已经让你出宫了,让你自由了,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做?!”

晗冲了过来,掰开我攥紧的拳头,将碎片扔出了院子。

“……什么意思?”我抬头看着他。

“你觉得什锦有能力让你偷偷溜出宫不被我发现?你觉得什锦能这么快给你造出一个山水田园中的木屋来,能将下厨种菜的步骤写给你?!”晗背对着月光,双眸却亮亮的,注视着我,“你以为,你一个人呆在这个地方,我就能放心?!”

“……”

原来是你安排的……原来我并没有逃离你……

“霜儿,你病得不轻。”他转身,从柜子中找出好几盏灯,将所有油灯都点亮了。

屋中顿时亮堂起来。

我抱着膝盖,靠着墙,不住地发着抖。衣襟已经被我的眼泪浸湿,布衣穿在身上凉飕飕的,温度已经抽离我的四肢,双手失去了知觉。

我不想哭,但是就像那个假意讨好晗的行尸走肉一样,现在的我无法控制自己。

晗在床上坐下,伸手想要拉我。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我僵硬地坐在墙角,却动弹不得。

这次,他并没有再顾及我的想法,狠狠将我拽到怀中,紧紧拥着。

春天的早晨和晚上还是很冷,虽然不会冷到能呼出一团白雾,却还是有冰凉的感觉。我被他这么抱着,恢复一些暖意。这才明白过来,他以为我发抖是冻着了,才会将我拽过去,并不是不顾我。

而我也才明白,我发抖并不是害怕,或许只是冻着了。

人在悲伤的时候,似乎总会很迟钝,很多问题想不明白,就会使劲钻牛角尖。其实想破局很容易,但是没有可靠的人来帮忙,或许到死都走不出困局。

晗连名带姓地叫我:“鸾霜。”

“……”

我没有说话。

晗:“我已经在你身边,你如果对我有怨恨,那就发泄出来吧。”

我木然,沉默。

晗在我耳边轻声说着:“最起码你要告诉我,你在伤心什么。”

伤心什么?

太多的烦恼了,曾经有的一切都是烦恼,因为他们现在都没有了。

母皇的训斥,什锦的教导,我的地位……

还有至少看起来和我关系和谐的皇姐,至少看起来爱着我的晗……

“骗子……”

你们都是骗子。

我想到这里,猛得推开他。

逃离他,这是我的目的啊,他假装放我出宫,实际上却从未放手。骗子,他还是骗子,什锦也还是骗子。

绝望。

就像被这群人玩弄于鼓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攥紧拳头,又发起抖来。这会儿不是因为寒冷,而是悲愤和自怜。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26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