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教室啪啪啪 大屁股群交经历

一身黑夜星空系列的钻石礼服穿在余生身上别样的好看,齐膝的长度完美的展现了她极美的小腿和脚踝。南右茗随后把目光落在了她的脚上,他原本是给她准备了两双鞋子,一双黑色水晶高跟鞋,另一双就是她脚上这双平底的黑色水晶小皮鞋。他了解到她懒散的性格,特意准备了两双,就是避免她到时候穿双人字拖。

他很满意,从崔沐手中牵过她的手,走进了祠堂。

仪式很简单,不过就是跪在驭生门的祖宗面前上了两炷香。南家似乎并不太在乎这场订婚,除了上次来过的那几位南家人外,也没有多余的人到场。两人在布置好的宴会厅里扬着假笑,接受着那些根本就不熟悉的人的祝福。

不过遗憾的是七爷和五爷称病没有到场,余生倒是不在乎,这本来就是一场虚假的交易,他们的到场也改变不了什么。

一场饭局下来将近三个小时,余生累极了,躲在角落里敲打着发疼的腿。南右茗也不轻松,跟着她躲了过去。

余生好笑的瞥了一眼他们身上的礼服,确实好看,奢侈品唯一的好处就是看着贵。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南右茗说了话:“我选的。”

大概是因为现在的身份变了,余生也不顾及他南家少爷的身份,揶揄道:“南少破费了。”

“这个称呼是不是该改一改了?”

“右茗?”

“可以,这个称呼我挺喜欢。”

余生轻哼了一声:“得了吧,这得被你床上多少个女人叫过。”

南右茗侧头看向她:“你在乎?”

余生也不否认:“当然,我可不想成为那些女人。”害怕他误会,赶紧解释:“南少放心,你尽全力去找女人吧,希望你找到真爱,到时候我保证献上祝福和成全。”

“心真大。”

“我的心不大,若是我的男人,他的眼里心里便是只能容我一个。”

“今天开始,我便是你的男人了。”

“不,你是南家二少爷而已,而我却不是南家的二少奶奶。”这话说的很隐晦。

“我现在非常期待你能成为南家的二少奶奶。”

余生看了他一眼,笑睑如风:“我们都不傻。”话落,她又补了一句:“我不是商墨蓝那种女人。”

南右茗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对她提及的人有些敏感,一直谈不上喜欢那个女人,作为商朝墨家最小的女儿,理所当然的得到了所有人的爱。在遇到他的时候,商墨蓝几乎把得到的所有爱都倾注在了他的身上。他一开始其实挺喜欢这姑娘的,为了他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又听话,还能成功的帮助到他。他一直觉得身边只需要留下这些听话的女人就可以了。

订婚以后她展现出来的依然是最初的天真无邪和善良,她总是在家等着他,做了一个贤妻良母所有该做的事情。

然而他是南右茗,没有真心的人。

商墨蓝有着性感的身体和完美的长相,他愿意时不时的沉醉在这样的表象里。

可是他爱不起来她,到了最后原本对她的兴趣成为了浓浓的愧疚和不安,他第一次觉得对不起一个女人。

他逃走了,他惧怕着商墨蓝的善解人意。

所以,当父亲要求他取消和商墨蓝的婚约和余生订婚的时候他欣然接受了。

他把这一切只是当做理所应当该接受的事实,没有反抗,他一点都不在乎对方是谁,是什么样子,只要能够逃离商墨蓝就好。

直到上次的饭局上,他意外的看到了余生,这个和其他女人完全不同的女人。

那个时候他终于有了一点想要去了解这个人的想法。不过几天前瑞丽塔才把调查报告给他,里面是能调查到有关余生的所有资料,却只有仅仅的几页纸。他不相信一个人活了二十六年可以这么毫无痕迹,又或者说,是驭生门将她保护的太好。

可是这样人身上却没有丝毫被保护过好的天真无邪,同样是在保护圈里长大的女人,余生和商墨蓝完全相反,给他一种强烈信号的危机感。总觉得和她在一起就会有各种不好的事情蜂拥而至。

不过人就是这样一种神奇的动物,越是危险他们就越想靠近。

这场滑稽的订婚来得快,结束的也快。

老祖宗对南右茗说了一句:“带回去吧。”算是打发了他们。

余生还来不及换到身上的礼服就被南右茗带出了驭生门,余生跟在他身后,想说些什么,却终归没有说出来。也懒得挣扎,跟着他的动作一直往前走。

一直走到了大门外。

姚管家似乎早就在那里等着了:“大小姐,老祖宗让我给你带句话。”

南右茗看了一眼余生,识趣的走开了。

姚管家手里是一个塑料盒子,余生熟悉的很,盒子里装的是她的吊命药。

“姚叔。”

“大小姐,老祖宗说了,让你以后就好好跟着南二少,他会好好照顾你的。”随后才把手的药递了过去:“这是一个星期的量。”

余生点了点头,默默的接过盒子:“我知道了。”转身走出了老宅子。

南右茗没有要等她的意思,等她走出去,两人已经拉开了很长一段距离。余生也没有要赶上去的意思,缓慢的走在发热的公路上。

再抬头,南右茗的背影也不见了。

她原想他忘了自己存在更好,所以走的更慢了,可是才走到主路,就见那人倚在一辆出租车前等着。

余生挑眉,走了过去:“南二少已经穷的只能做计程车了?”

南右茗微笑的看着她,耸了耸肩膀:“我可是被他们从京城押过来的,哪里来的车。”

“那你是打算做计程车会京城?”

“不,带你去我们的新家。”

“我们?”余生特意加重了那两个字。

南右茗直接忽略了她的阴阳怪气:“我们基本上已经算是夫妻了,自然是我们的家。”

余生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捂着嘴就笑了起来:“那你和商墨蓝的家又在哪儿呢?”倒不是她小肚鸡肠,毕竟他们维持了三年的婚约都没有走到结婚那一步,何况是他们两个才订婚的人。

南右茗知道她是故意的,懒得与她计较:“她商墨蓝以后就是商墨蓝,只是你北余生以后就是南右茗的北余生了。”

“商墨蓝的该是有多难过啊,此刻还住在你们的爱巢里期待着你的归去,哪里知道你已经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摘掉了她最想拥有的头衔。”

南右茗有些诧异,几个小时前她还不知道他们的订婚,现在却连商墨蓝还在京城的事情掌握的一清二楚:“你的动作真快。”

余生没有想要隐瞒的意思:“这也许是我表示在乎你的举动。”

南右茗此刻有些笑不出来,他爱不了商墨蓝,可是那个女人偏偏又是他最害怕别人的伤害。他查不出北余生的背景,能调查到的也只是明面上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也正是因为这种可怕的未知感让他觉得危险。

而接下来的话,他便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危险。

“我知道自己的最后的命运就是被你们所有人抛弃......”她很平淡的陈述着一件事实:“但是,在这之前你们要有一个人敢提前松手,我就拉下所有人来给我陪葬。”

余生打车门,进去之前又看了一眼南右茗:“南少,你要记住一点。”

“什么?”

“我不是谁的......”

南右茗一愣,想起了自己之前说的话,皱着眉跟了进去,朝司机说了目的地:“南山北洞。”

没想到南右茗说出的目的地是那里,余生以为像他这种人理应会住到维亚区那种地方。南山北洞应该是北歌市唯一私人公园,很多年前也是被作为景观区开放面向市民游客。不过接二连三的旅客被害命案都发生在那里,市政府不得不关闭了南山北洞,并且作为个人土地产权进行了拍卖。

她还记得当初南山北洞被拍卖的时候在北歌市也算是引起了不少的影响。原本因为命案被压下的价格硬生生的被炒了上来,最后据说是一位煤矿土大豪以巨额的价格收入囊中。

余生斜睨了一眼南右茗。

看来,他就是那个“煤矿土大豪”了。

计程车顺着南山北洞原有的公路开了进去,落寞的萧条的景象仿佛这里已经被闲置了很久。公园里原本的建筑设施都还在,只是大多数都已经淹没在横生的杂草种。

再往里面走就没了路,司机把他们放下后就扬长而去。毕竟,这里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没人愿意多呆在这里。

“南少不会把我带到这里杀人卸尸吧?”余生依然小步跟在他的身后,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住人的地方啊。

南右茗回头看了她一眼,示意她赶紧跟上:“怎么会,我是懂得怜香惜玉的人。”不过,他并不否认,这里确实挺像杀人抛尸的好地方。

余生走的很慢,她身上还穿着行走极为不方便的礼服,被裸露在外的小腿总会被茂盛的芦苇叶划过,洁白细嫩的腿上已经留下了不少划痕。她倒没有因为这点小伤有什么不满,让她郁闷的是她要非常困难的睁大眼睛仔细的寻找,才能看清楚已经被淹没的汀步。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2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