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被面试官按在桌子上吸奶插穴|一边吸奶一边进入

从学校到家仅仅三公里,凡住在附近的小孩子都不必家长接送,包括罗青羽。

她一向独来独往,其他小朋友都是成群结队的走,时不时回头指指点点,讨论她的斗鸡眼忽然正常的原因,甚至有几名三年级的男女生索性在路上堵她:

“哎,鸡眼妹,你的鸡眼怎么治好的?你.妈吗?哈哈哈……”

罗青羽:“……”哈你.妹啊哈,小小年纪性格就这么恶劣。

她一直以为校园暴力会出现在初中阶段以上,前世的时候读初中,男女同桌,她的同桌是班里最高大、成绩最差还长得特丑的一名男生。

同是特高生,互相看不顺眼。

他当时不让她坐,被她掀翻长凳,然后两人各拿一张板凳在教室大打出手。可她有老爸指导的格斗技巧,将对方打得鬼哭狼嚎,最后双方被请了家长。

班主任将两人重新编座位,让他俩天各一方,从此他对她向来是绕道走。直到中考结束两人才惺惺相惜,一笑泯恩仇,也是蛮搞笑的。

但现在咋办?一群脑髓未长实的小家伙,受得起她一拳么?

想绕道走,这些小家伙竟然嚣张地挡住她的去路。特么的,老纸除了成年的人贩子,还没怕过谁呢。

“我的眼睛一直很正常,没有斗鸡,装成那样只有一个目的……”她垂着眼眸说,表情淡淡的。

果然,小家伙们上当了,追问:“什么目的?”

罗青羽一撩额前乌黑的柔细的齐刘海,眨着那双卡姿兰大眼睛唿唿地看着他们几个,唔,命挺长的嘛,活到三十乃至六十岁的都有。

“因为我能看见鬼,比如你,身后跟着一位老奶奶。你的肩窝靠着一个长头发的女人……长得好恐怖喔!你们怕不怕?你脖子上骑着一个缺腿的小男孩哦。”

她的一番话吓得他们几个寒毛直竖,尤其是为首那个,被她的话吓退两步,因惊恐吓得五官扭曲冲她高嚷一句:

“你胡说!”

对呀,她是胡说。

“爱信不信,我不靠近你们是为了你们好,别不知好歹。”

放下齐刘海,原本长相清秀的小姑娘,瞬间成为孩子们眼中鬼气森森的小魔女。尤其她那双黑亮黑亮的大眼睛,仿佛两个黑洞,里边藏着无数幽冥鬼魅。

这回无人敢拦她了,昂首挺胸地从他们中间走过,其他小盆友纷纷站在路边一脸惊恐地瞪着她,红苹果般的脸蛋被吓成煮熟的鸡蛋,白得无半点血色。

嗯,相信日后更加没人敢跟她做朋友了,完美。

可惜,走到半路,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挡在前头。定眼细瞧,原来是笑眯眯的小姨谷婉婷。

“小姨?”

世上哪有这么多巧合?如果有,八定是故意的。罗青羽皱皱小眉头,一丝不祥的预感掠过心头。

上辈子,小姨和谷妈一直是最谈得的亲姐妹,除了罗爸坚决反对她嫁姓徐的闹得不太愉快,其他时候都很好。

她对罗氏小兄妹也很好,每次过来各给他俩一个大红包。等罗萱长大找工作时,她到处托关系试图帮外甥女在深市的大单位找一份好工作。

奈何现实很残酷,人家大单位要脸要尊严的,不是什么人都肯收。

尽管不成功,她的一番苦心,罗萱铭记于心。

但是,前世的恩义,不代表她今生必须以命相偿,她是一个莫得感情的人,将来要长命百岁的。

“怎么这副表情?不想看到小姨吗?”谷婉婷被外甥女的表情取悦了,笑骂道。

罗青羽讪笑两下,悻悻地问:“小姨怎么来了?我妈呢?”八成被医院叫走鸟~。

“你妈回医院了,小姨特地过来接你回家哦。”简直天助她也,老姐不愧是单位里的骨干,除非请长假,否则短假通常都很短,“青青,想不想吃雪糕?”

“不想,”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她只想快点回家,“次(吃)了会胖。”

“你才多大,胖点才好看。”谷婉婷不容分说地拉她走到路边的一间士多,帮她买了一根X羊甜筒,“吃吧,你最爱的朱古力味。”

罗青羽背负双手,死活不肯拿。

“小姨,该说的我已经说过,”可怜当初的她年幼无知,以为说出来无所谓,“我现在什么都不敢说,因为说多了我要遭殃的,你懂吗?”

没想到她会说这些话,谷婉婷拿着甜筒发愣,直到外甥女背着小书包使劲往家里跑才醒过神来。

“青青,等等我……”她连忙追上去。

她当然追不上罗青羽的一双小短腿,人家可是从小养成的长跑小能手。像谷婉婷这种长期呆在流水线上的运动废材,跑两步已经气喘吁吁,望而兴叹。

扶着自己的老腰缓气,望着外甥女的小背影呆了好久。片刻之后,她撕开甜筒表面的那层纸,慢慢品尝那股儿时最爱的冰爽奶香味道。

谁知,一股浓浓的苦涩味呛入口中,难以下咽……

等到晚上,孩子睡着了,客厅气氛凝重,谷氏姐妹面对面坐着。罗宇生出去应酬朋友,给姐俩腾地方说说女人之间的事。

“阿婷,我是你二姐,”谷宁率先开口,“有什么话不能直接问我?要问一个六岁大的孩子?”

千防万防,妹子还是让她失望了。闺女之前告诫过她,她不仅不听,现在竟要引诱孩子再犯一次禁……不错,她是她二姐,更是一个母亲。

没有谁能比她的孩子更重要。

谷婉婷本想解释,当接触到二姐了然的目光,她不由感到心虚心累,别开了眼睛。

“你说,你是不是跟那姓徐的好上了?”谷宁见她这样,不禁内心充满绝望。

“姐,这事不能怪我,”既已说穿,谷婉婷愁眉苦脸,语气艰涩,“他听我跟旁人说不与姓徐的交往,所以用了假名……”

对方在深市另一个开发区的外资厂管理部门工作,有一次陪朋友来她这边的厂区找人,因此认识。

据说他对她一见钟情,却从旁人嘴里得知她不与姓徐的交往,便用了假名,还让朋友的朋友拉红线,配合他撒谎。

等谷婉婷发现的时候,已经对他情根深种,无力自拔。

听得谷宁浑身直哆嗦,想起女儿之前提醒过的那些人的下场,不由心惊肉跳。

“他骗你,你还对他情根深种?!”生怕惊醒女儿,惊怒交加的谷宁努力压下音量,“求你了,清醒一点行吗?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赶紧分,别再回去了。”

“不行啊姐,”可能被戳中痛点,谷婉婷忽然泪流满面,捂着脸哽咽说,“我有了……”

她这番话犹如晴天霹雳,把谷宁整个人劈懵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17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