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尿给你乖乖含着 老总和她的秘书

邢邵郴觉得这是自己妈妈最好的办法,就是道歉,看着自己母亲一脸傲娇的表情,它有点儿想笑。

“那我们两个欺骗您是我们的不对,在这里向您道歉孩子都是因为我给带的,所以你也应该谅解一下。就让我这个做大人的来给您赔不是吧,虽然这个早餐做的不是特别好,但也是我的一番心意,希望您能够吃点。”

邢邵郴在自己母亲的身前身后忙过来忙过去不停地倒牛奶递面包,就是希望母亲能够快点儿原谅自己,没有想到自己还有这么可怜的一幕,怎么说也没有成想自己会这样。

“你以为一顿早饭就把我给收买了呀?你们两个说吧,说实话到底逃了多少节课?你以为咱们家有钱,所以钱就不值钱了吗?让你们这样花辛辛苦苦才能挣这些钱,还有多少人跟咱们抢家产?你们难道心里没有数吗,还这样乱来?”

邢母其实早就消气啦。那个时候虽然很生气,是因为看到这样的情景没有办法不生气,但是后来想了想,如果是换成不让自己见自己的亲生儿子,自己肯定也不能答应的。换位思考一下也可以理解,但是没有办法自己生在这样的家庭里,只能这样做。

“我发誓那时第一回以前的时候都是用课余时间,比如说上完补习班儿的时候才会去的,您不要这样。要不是孩子星期天课太多,当然可以跟他妈妈见面了。”

邢邵郴一边摩挲只要自己妈妈的后背。现在是认错的阶段,自己的态度一定要好,如果认错态度都不好的话,那么肯定自己的母亲不会原谅自己。

“你说你们的话我还能相信吗?你居然带着孩子去犯错,孩子现在就是可塑性很强,如果你一直让他这么做的话,以后吃亏的是孩子,你知道嘛?没有想到你是这样的一个父亲。你让我太失望了,原来我对你信心满满,但是你不争气对家里的财产没有兴趣,那么我就对孙子培养,现在你还阻止我。”

邢母知道自己这个家庭有多少人在争夺财产,如果自己不努力的话那就没有胜利的可能。就是这样的,谁知道在见不得人的地方还有多少私生子的存在。

“妈我知道,我知道我这次做错了,但是孩子大多数还是挺听话的,他也没有老是跟着我这样,我虽然带着他出去逃课了,但是前提我都跟他说好了,是在完成作业的前提下或者回来的时候就补好了。”

邢邵郴面部狰狞。其实这些她早就想到了自己的母亲,肯定会的地说这样的话,因为自己破害了她的亲孙子。在他心目中,自己孙子的地位可能比儿子还要重要。

“你们知道就好,我老早之前就跟你说过了,要减少他们之间见面的机会,你想想他为什么十年后又回来了,唯一让他牵挂的是什么呢,肯定不会是我们对吧?”

“那么现在目的很明显了,他就是为了孩子回来的,他这样不断地接近你就是想要回孩子的抚养权,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你是不是对她动了心,如果这样的话他想要把孩子抢回来那就是胜券在握了,你把这个事情想清楚了在做听见没有?”

邢母他自己也是一个母亲,如果有人想把儿子给夺走,那么自己肯定不会同意的。几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但是真正的做起来在自己身上他却做不好。

“妈,孩子生活了十年一直处于一个没有母亲的状态,对一个孩子来说,这是对他童年的一种缺失,我不管她什么念头。我都不能让我孩子的童年过的没有乐趣。十多年来。每一次做梦,我不止一次听到她说想自己的妈妈。所以为了圆他这个梦,我也会让他们见面的,就算你现在不同意,我还是会按照约定的时间让他们见面,但是不会耽误课程的,这个你要明白。”

邢母其实最害怕的就是觉得唐晚会把自己的孙子给抢走,如果真的把孩子抢走了在邢家,她就没有这个把柄了。

“我的侧重点难道你还没有明白吗?咱们家不能少了孩子呀,如果现在孩子被他抢走了,那么邢家的财产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你不争强好胜难不成还不想给孩子一个好的未来嘛?如果他真的把孩子抢走了,让咱们家怎么过呢?”

“妈你为什么要把事情想的这么极端或许他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想回来跟孩子接近接近毕竟是孩子的亲妈想见一见孩子这宗不是没有道理的吧你为什么总是版

妈,你为什么要把事情想的这么极端?或许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只是想回来跟孩子接近接近,毕竟是孩子的亲妈,想见一见孩子这总不是没有道理的吧,你为什么总是把别人想的那么坏呢?”

“或许他真的有想把孩子带走的想法,但是你觉得想把孩子带走就是强行把孩子藏起来,是这样吗?不可能的还要走司法程序,不可能那么简单就把孩子弄走的,你不要这么疑神疑鬼好不好?”

邢邵郴又不是个傻子,他怎么可能不会想唐晚在想把孩子带走的可能性呢?但是他知道想把孩子带走没有那么容易,但需要费很大的劲,再说她现在也没有那个精力吧。

要是说邢邵郴可能真的想让唐晚把孩子带走,因为她不想让孩子生活在一个这样的家庭里面,为了利益而生活哪里哪里都是利益活下去,太累了这样。

“你就总是愿意做一个傻子,别人把你骗的团团转,你什么都不知道,这样下去可不行,你这样怎么能够在这个家里活下去呢,你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你二哥是什么样你不清楚吗,我希望你能够明白这些道理,不要总是让我跟在你的屁股后面说。”

邢母每天都在不停地唠叨这个事情,可是自己的儿子也不愿意听自己说这个事情。因为他向往的东西和自己想的不一样,这样下去的话也不是个办法。

“妈,你说的这些东西我都知道,我现在也不是一个小孩子,我能够做好自己的事情,规划好自己的未来。我希望您能够给我更多自由的时间,还有孩子的教育问题,我相信我自己也可以搞明白的。你难道就不能相信我一回吗?”

邢邵郴一边跟妈妈说的这个事情,一边还不忘了往妈妈手里塞吃的东西。要知道他今天的首要任务就是让妈咪开心了。把前面生气的那段事情忘记再说关于孩子妈妈的事情。

“也不知道你们年轻人现在总是说要什么自由,难道给你们的时间还不够多吗?这是关于你自己孩子的问题,你自己就多想想吧,等以后真的遇到问题的时候你就知道来找我了。”

“妈,你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了,我肯定得让孩子健健康康的长大呀,对不对?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孩子开心就可以了,就算他想把孩子弄走也一时半会儿弄不走孩子,她也有自主意识他想要跟谁有他自己的想法,咱们对他也不错。”

邢邵郴心里有自己的想法,他觉得孩子有了自己的主意,他如果真的想跟着妈妈生活的话,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是缺失了十多年的母爱。

好不容易现在有一个叫妈妈的角色出现在孩子的生活,他怎么可能会感觉到不新鲜的,这种行为是正常的,只能说,慢慢的适应吧。

“你们都有自己的想法,想出去的时候自然会出去,即使我阻止也没有用的,你们想出去就出去吧,等事情真的闹到不可开交的地步,你别过来找我就行,能做的我都做了。”

邢母为了照顾自己的孙子这么多年付出了很多。现在有人要把自己的孙子抢走,她肯定不会同意的。或许自己现在二次这边松口,再另外想其他的办法对付这个女人。

“我们辛辛苦苦的把孩子养这么大,不就是为了让他开心快乐吗?如果孩子不开心不快乐,那我们这么闲年来做的不就白费了嘛,所以嘛你懂我的意思。”

“还有就是你千万不能对那个唐晚产生什么兴趣。十年前因为他的丑闻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怎么把你的名声给弄脏了,你也是知道的,如果现在你还跟他混为一摊,那么咱们家可能也容不下你了,你最好搞清楚状况。”

邢邵郴听到这个话的时候非常生气,十年前自己和他的事情是因为有人陷害谁,也不想把好生生的一个姑娘的名义搞成这样,现在妈妈居然说,是人家姑娘把自己的名声给搞砸了,这么说好像不太合适吧。

“妈,你要搞清楚状况,我一个大男人的名声有什么重要的?人家姑娘的名声都搞臭了,让人家怎么活,是不是人家都没说什么,咱们能不能不要这么针对人家,心里稍微存一点善意。”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174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