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青春校园

干了前女友 放荡女纯肉辣文np

看着气的直喘气的白文菁,顾绵绵暗中皱着眉头,这个白文菁好像不对劲,刚刚已经感觉出来不对劲了,还以为是自己感知出错了呢,现在看来并不是错了。只是还需要进一步试探,这样才容易找出原因。

“白阿姨,您刚刚说我不尊重你,请问我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不尊重你了?我去哪里需要时时刻刻向你汇报吗?还是说您出门的时候也需要时时刻刻汇报?”

顾绵绵面无表情的模样让白文菁想起了齐青瑜,那个女人也是…也是这样的不屑一顾。如今顾绵绵也是这样,两个人的身影慢慢重合,白文菁以为自己看到了齐青瑜,内心的不满瞬间就爆发了。

“怎么就不需要了?我告诉你,我现在才是程家的女主人!”白文菁手指着顾绵绵,凶狠的模样让人怀疑下一秒是不是要打顾绵绵。

顾绵绵微微退后一步,避开了白文菁的口水,冷冷一笑,道:“白阿姨,有什么话还是回家再说,这里…不方便!”

“你有没有搞错,决定是我来做,不是你,明白吗?”白文菁一步步逼近,顾绵绵一点点后退,眯着眼睛看向周围。有人担心,有人看好戏,还有人在观察。

顾绵绵瞥了一眼杜如云,对着杨佳蓉使了使眼色,杨佳蓉立刻上前挽住顾绵绵的手将人扶到一边,才不解的问:“白阿姨……”

“妈,你在干嘛?绵绵…可是怀着孩子呢!”杜如云一把拉住白文菁,紧紧的抓住了白文菁的手让她 无法动弹。

白文菁盛怒中一巴掌甩过去,杜如云的脸顷刻间就肿了起来,那些所谓的贵夫人忍不住张大了嘴巴。白文菁这是疯了吗?连自己的儿媳都打,还是刚刚结婚的儿媳,关键的是谢依楠也在这里呢!

杜如云捂着自己红肿的脸,眼睛里噙着泪水,问:“妈,我哪里做错了?”

“你说你哪里做错了,我说话的时候插什么嘴,没大没小的东西,您给我过来!”说着,白文菁一把抓住杜如云准备来个二连抽。也不知道为什么,刚刚拿一巴掌让她心中升起了一种快感,如果刚刚是落在顾绵绵脸上……

只要一想起顾绵绵那恳求的表情,白文菁的心里愈发的畅快,至于杜如云就是她眼中的绊脚石。如果没有杜如云,刚刚肯定很爽吧!

白文菁眼睛里冒着凶光,杜如云表面上不在意,内心却是对白文菁充满了恨意,居然敢当众打她?

等着瞧!

“你给我过来……”

“妈--”

“你想对绵绵做什么?”

场面开始乱的时候,程溪年及时赶到救场,将顾绵绵护在了身后,一把抓住白文菁的手,冷着声音问:“谁允许你伤害绵绵的?”

“程溪年?”白文菁有些傻眼,程溪年怎么来了,他不是离开了吗?

程溪年没有感情的看了一眼白文菁,回头将顾绵绵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不妥之后才放下心,带着顾绵绵转身离开。刚刚走了两步,程溪年就看到红肿着脸的杜如云,说:“今天谢谢你,回去吧,这里的事情交给我。”

“…谢谢!”杜如云红着眼睛道谢,跟在程溪年的身后离开。众人看到程溪年,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或许是动静闹得有些大,直接惊动了男客。程仲蕤没来由的感觉有些心慌,有心叫程溪年离开,却始终找不到程溪年。找人的时候发现女客那边的动静,眼皮也开始跳个不停。

程仲蕤内心的不满逐渐扩大,赶紧走了过去,还未走到里面,就看到从里面出来的程溪年与顾绵绵。正准备上前问两句,却发现杜如云羞答答的跟在后面,散落的头发遮住了杜如云的脸颊,程仲蕤奇怪着杜如云怎么中途换了发型。

等三人走近的时候,程仲蕤蓦然发现不是发型换了,是杜如云脸上添了伤。

“谁做的?”程仲蕤怒气冲天,看着顾绵绵的眼睛,问:“绵绵,你也在女客那边,怎么就不知道……

“父亲,这件事您还是问问白阿姨好了,而且绵绵也累了,我们该回去了。”程溪年说着额,带着顾绵绵对程仲蕤点点头便离开。

杜如云可没有打算轻易离开,白文菁刚刚在那么多人面前打她,这个仇不报,杜如云心里不舒服。

“父亲,妈妈她……”

“文婧怎么了?”程仲蕤心里突突的,刚刚程溪年的话让他乱了心神,难道说……

“你们给我站住!”

没有等到杜如云解释,白文菁已经跑上前,张开双手准备将杜如云拽过来,来个三连抽。

程仲蕤看着冲向自己的妻子,疯狂的眼神,狰狞的表情,已经散乱的头发,哪有一点贵夫人应该有的模样。程仲蕤瞬间明白杜如云脸上的伤由何而来,也明白程溪年的话是什么意思。

看着近在咫尺的白文菁,程仲蕤伸手一把拦住,并且控制住白文菁,对着周围的宾客道歉:“抱歉,我太太不胜酒力!”

多的话也不说,强行带着白文菁离开,而白文菁怎么可能让程仲蕤如愿,一路叫嚣着、挣扎着。有好几次,程仲蕤差点控制不住白文菁,还是杜如云上手才能将白文菁拖到外面。

到了外面,白文菁有些安静了,呆呆的看着程仲蕤,“仲蕤?”

“是我。”

看着妻子慢慢清明的眼神,程仲蕤心里的那块石头开始准备落地。放松不过三秒,杜如云又看到了另一边的杜如云,神色突然间大变。

“不要脸的女人,忽然勾引自己的公公…呜呜……”

程仲蕤眼疾手快的捂住白文菁的嘴,与沉着脸的杜如云合力将白文菁弄到车上。杜如云一脸黑的走开,程仲蕤也尴尬的不行。转身阴沉着吩咐司机,“开车!”

这边发生的事情,顾绵绵很快就知道了,得知之后,顾绵绵摸着下巴问程溪年:“白文菁是不是疯了?还是说……”

“另有所图?”顾绵绵放下手,双手一拍桌子,问:“白文菁最近不正常,你说她是不是故意的,我们要不要将计就计?”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170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