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穿越时空

好弟弟再插深点 可以和妈妈那个

秦知若看了他一眼,那眼泪是怎么都止不住,一盒抽纸眼看就要被拿空了,然而哭泣的人却依旧哽咽。

陆亦何想了想,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我说别哭了,现在你也不能反悔了,不是吗?”反正生米已经煮成熟饭。而且跟他睡无论如何对于他来讲是不亏的。

秦知若红肿着眼睛,半晌才开口出了声:“你是说我们两个在一起的事情吗?我想说的是我们两个的家境并不般配,简单来说是我配不上你,所以这件事情压根就是不可能的事。”

秦知若本意是想说门不当户不对在一起干什么,然而这番话到陆亦何耳朵里又成了另一番意思。

“你放心,这事交给我,既然做了,我就是一定会负责的,我说到做到。”他自然而然的认为秦知若是在跟自己思考着未来的事,并且试图对面前的人做出承诺。

“你在说些什么?你负责?”秦知若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抬头盯着他,见面前人郑重的点头后被气笑了,“话是要我说的多明显你才能够明白?我根本就不想跟你结婚,婚约什么的,我不承认!”

陆亦何愣住,这件事情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万万没有想到面前的人会这么拒绝自己,万般疑惑涌上心头最后化为了脱口而出的质问。“为什么,跟我在一块有什么不好?”  

“我不跟你结婚这件事情是既定的事实,既然你没有听明白那我就再重复一遍,”秦知若抬眼看了看时间,“少自作多情了。”

“我认真的在跟你讨论这件事情,你告诉我说我是在自作多情,那么你呢,生米都已经煮成熟饭了,你到底在逃避些什么?”陆亦何不明白,但却盯着人的面孔,一字一顿的回应,“反正无论你怎么说,我都已经做好了打算。”

“对于你的任何打算我都没有兴趣去听。”秦知若坚决拒绝婚约并且选择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她强忍着内心的委屈和怒意跑去洗手间用凉水泼了把脸让自己冷静下来,随后再次看了一眼时间。

即使是发生了这种事情,她也没有忘记自己还是要工作的。

回家一趟显然不划算,上班时间根本就不够自己来回跑这一趟,秦知若心下盘算了一下,果断决定还是先去上班,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便来到了公司,然而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那一番收拾最终还是出了些许纰漏。

“你们为什么会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秦知若疑惑。不同于平常的目光,似乎是多了几分试探,在询问了数个人之后终于有一个人给出了答案。

“你这里。”一个同事指了指自己脖子的位置,又指了指洗手间,“喏,你自己去那里看一下吧。”

“可恶……”去那洗手间仔细一照,终于看明白了自己同事在看的是什么,秦知若不由咬牙从牙关挤出了那几个字。

是自己尚未整理好的衣领里露出的那一点吻痕。然而就算是整理好了衣领,也因为高度不够而隐隐约约露出来一点印记,看起来更能激起人们的求知欲。

“……在哪儿?”匆忙赶到了办公室翻找才发觉问题的严重性,自己的化妆品都不在这里。想了半天才隐约记起,好像是全部都落在了陆亦何的家里。

这个念头一出现,她立刻就被冷汗浸了全身,怎么可能会这样,现在的自己也不可能现在就抛下工作回去拿,但是留在这里的话,那帮同事们探寻的目光又会让自己如坐针毡。

秦知若再次冲进了厕所,试图用冷水敷的这种方法让脖子上的吻痕消掉。

“我想你可能需要这个。”声音从背后传来,身陷困境的秦知若转身,看到了她此刻最不想看见的人。

陆亦何手上拿着一管东西出现在她的面前,见她一脸防备,不由得晃了晃手上的东西说道:“我的错,赶紧将这个抹上吧。”

秦知若后知后觉他手中的东西是遮瑕膏,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突然想到了什么又被吓了一跳:“等一下,我说这是女厕所吧!”

“对啊?”陆亦何眨了眨眼睛,“有问题吗?”

问题大了!

秦知若倒抽了一口冷气,随后双臂抵上人的后背推着他就往外走:“拜托,这是女厕所,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有点自觉性,快给我出去。”

陆亦何侧头看着催自己的那个人,不经意间瞥到了她脖子上的吻痕,嘴角终是勾起了一丝笑意,转过身去握住她的手腕,最后用一只手抬起了她的下巴:“我说,这么亲密让外人看到可是会误会哦?”

在陆亦何在女厕所挑逗秦知若时,秦可柔正造谣着秦知若,借她脖子上的吻痕大肆扬言秦知若去当睡的上位赚钱,又不知道多少个爸在那儿帮衬着她,但这一切在厕所里的二人浑然不觉。

“秦小姐,有您的花朵,请签收一下。”甚至在厕所挑逗完毕后陆亦何还让人订了花送到公司,此刻秦知若面对的就是配送的小哥捧着一束鲜花站在她的面前,等待着她签收。

她想了想,斟酌再三还是选择配合着做了下去,在那张单子上龙飞凤舞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十分感谢,顺便告诉他一声,他订的花我十分喜欢。”

“秦知若?这花儿是谁给你的?”有同事见她捧着花儿走在去办公室的路上,不由得好奇地探头询问。

听了这话的秦知若停下脚步拨弄着鲜花,随后想了想,对着那个询问的同事说道:“这个是我男朋友送的,很漂亮吧?”

玫瑰花什么的,毫无疑问是最好看的。秦知若并不吝啬自己的夸赞,也并没有掩饰自己说话的声音,一时间所有听到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面面相觑,他们都清楚秦可柔在早上怎么跟大伙说的。

终于秦可柔忍不住咳嗽了几声随后站起了身,攥拳盯着秦知若,当着在坐所有人的面大声的质问着面前的她:“秦知若,你一边被老板包养一边还交男朋友?你要脸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152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