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第一次跟老外,被撑爆了-被两个老外搞的感觉

二虎哥,帮我烧火去。”百里天弦莞尔一笑,拎着小竹篮紧紧跟在小二身后,欢天喜地去厨房。

当百里天弦来到厨房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我靠!超级豪华大厨房,映入眼帘的是个百十平米的独立房间。二十个青砖砌成的连排大灶靠墙而建,右边一字排开五个超大水缸,左边是一排两米高的蔬菜木架子,居中摆放一个长四米宽一米八的大型木案板。木案板上一直排开摆放二十个小的独立小菜板,一旁放着调料罐子、洗菜盆子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摆放在一边。

看来,这香满园的生意不错啊!

百里天弦压下心中的激动,望着一脸平静的店小二问道。

“小二哥,我若用了厨房里的调料和食物,请转告你家掌柜,等会儿在肉价里面扣除。”

“小的记住了,请姑娘你慢用。”店小二说完又紧张兮兮地朝门外看了看,接着低声说道。

“姑娘切记。用完厨俱后务必要仔细清洁,放回原处。若不然,大师傅发起飙来,就连掌柜都要让他三分。”

百里天弦连连点头。心想,从厨房的整洁都可以看出,这个厨师长定然是个生活严谨、一丝不苟的人。

看来,不露一手怕是不能征服这个大厨师了。唉!可怜她一个种地的农场主,赶鸭子上架,深深逼成了一个大厨。

“阿弦,我去烧火。”齐二虎见百里天弦站在大灶前一幅娇憨样,慌忙从灶角找出火绒和打火石,熟练地点燃了灶膛里的木柴。

一颗青春年少的心,‘砰砰’直跳。

扫了一眼木架子上昨天的剩余菜品,百里天弦心中已有了主意。卷起袖子洗手后,快速的把盆里的冷馒头放入笼屉里。

“二虎哥,帮下忙。”百里天弦指了指超大的笼屉,请齐二虎搬到铁锅上去蒸。

那么大个的笼屉,身材娇小的她可是毫无办法啊!

齐二虎俊面一红,放下手中的木柴,起身咽了口唾沫讪讪笑道。

“阿弦,这白面馒头可金贵了。你一下蒸这么多,二虎哥恐怕忍不住多吃,到时卖野猪肉的银子怕是要少了许多。”齐二虎低沉的嗓音中带着无限的酸楚。

战后的大玄王朝百废待兴,尤其是粮食更加紧缺。普通百姓只能食用一些粗粮和野菜,大玄王朝的百姓个个翘首以盼,只盼春种秋收能果腹。

相对而言,桃花县的情况好了很多。有廷绵数万里的桃花山天险作为屏障,再加上去年的年景不错,百姓们野菜家粗粮也勉强能填饱肚子。

故,县城中有不少富户存有余粮,酒楼客栈中自然也存了不少。

“无防,往后咱们可进桃花山去打猎。二虎哥尽管放心,敞开了吃。”百里天弦是豪气万丈。有白小萌那吃货在,何愁打不到猎物?况且,自己这个高科技农场主可不是吃白饭的。不出两个月,第一批高产农作物必然惊艳时光。

齐二虎一双深潭似的眼眸里闪出一抹灼灼光华,裂嘴角露出了一排整洁的牙齿。阿弦的话,他自是相信的。

“有劳二虎哥。割一块里脊肉和二斤后腿肉,我有用。”百里天弦边切卤肉边吩咐。奔波了一宿,自己也饿得前心贴后背,何况是齐家父子三个壮劳力。

“好。”齐二虎点头。青春的脸庞上是止不住的浅浅笑意,忙塞两块木材进燃烧的灶堂里,起身就往外小跑而去。

百里天弦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在摆菜的木架子下发现了一小篮干巴巴的红辣椒。另一个框里,装满了鸡蛋大小的土豆。

“嗯!虽然个头小了点,就勉为其难的用上吧!”百里天弦自言自语,打算做一道家常的水煮肉片和小炒肉。

方掌柜今日的心情是格外的美好,看谁谁顺眼。若是顺利的话,儿子接到莫大掌柜就知道主子的下落了!到那时,何愁洗不清主子身上天大的冤屈。

窗外阳光明媚,炊烟袅袅。

“吁!哪来的香味?”方掌柜吸了吸鼻子,抬腿就往厨房方向走去。

只见院子里摆了一张小桌子。桌子的正中间摆着一大碗红绿相间、色泽亮丽的水煮肉片,一盘香气四溢的小炒肉,还有一盘卤菜拼盘。

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大师傅正提筷奋战。一口白面馒头,一大筷水煮肉片,吃的辣叫一个畅快淋漓。

齐家父子三人也是饿狠了,低头大口吃肉,大口吃馒头。

百里天弦则慢条丝理把馒头掰成两半,夹了一块小炒肉放在中间,啊呜 一大口吃了起来。清瘦的脸颊上,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容。

“没想到啊!这辣死人的东西做出来的菜肴如此美味!”满头大汗的大师傅咬了一大口馒头,含糊不清地说道。一扭头,便看见了目瞪口呆的掌柜。

“掌柜的,快、快尝尝这些肉。”大师傅的味蕾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没想到啊!用另一种方式烹制出来的肉类竟然如此美味。

百里天弦暗自偷笑。看来,整头猪卖给这天香楼是妥妥的了。

在大师傅和掌柜的强烈要求下,百里天弦以五十两一道菜的价格,卖断给了香满楼十道菜谱。

方掌柜是满心欢喜,大手一挥,下帖子请了全县城的老饕们。

五百两银票到手,再加上十八两卖野猪肉的银子。百里天弦觉得,这样的日子才有盼头。

走出了香满楼的大门,齐家父子才在震惊中回过神来。

齐二虎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来往的行人,小声问百里天弦。

“阿弦,香满楼的大师傅都夸你的手艺,干嘛不自己开个小店?”

齐二虎有些遗憾。他认为百里天弦不该把菜谱卖断给香满楼,若是自己开个小店,不久的将来,肯定会赚个盆满钵满。

“嗯嗯!我志不在此。”百里天弦连连摆手。再说了,没有后台罩着的店如何开得起来?

说话间,几人直奔粮店而去。

百里天弦四人在桃花县中肆意采购,好不惬意。而此时,在桃花县与青林县、阳州的三角交地带密林中,传出了 ‘乒乒乓乓’ 的刀剑碰撞声。二个身材颀长的英俊男子背靠背,正在与六名中年男女酣战。

“阿卓快走~~。”一袭天青色长袍的俊美青年大喝一声,毅然决然地吞下了藏于牙缝中的药丸。

瞬间,一股磅礴的内力至丹田处喷勃而出。只见他双目赤红,额头上、手背上的青筋一片血红,仿佛随时要炸裂开来一般。

“要走一起走。”方卓话音刚落,忽然觉察到后背传来一阵巨大的推力,刹那间把他推出了战斗圈。

“快~~,结阵。”六人中身材魁梧的领头大汉厉声呵道。就在他们快速结阵时,只见一抹天青色的残影如闪电般游走在六人间。

一身血衣的方卓一跃而起,正要提剑杀入阵中时。但见莫少手中剑光闪闪,剑浪一浪接着一浪,好似水平面上出现的落日那般。长剑挥掣劈斩,仿佛掀起流波千涛,又似焰火交织,风旋刃回中空气仿佛瞬间开始燃烧了起来,远远望去,就犹如火焰利刃一般。几个呼吸间,只见眼前一片刀光剑影,七人已经站成一团,分不清敌我了!

此时的莫少手中长剑舞出了阵阵烈焰,烧的空气滋滋作响。方卓只觉得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莫少剑刃上传来了惊人的热量,不过是十几吸的光景,先前还生龙活虎的六名男女已支离破碎倒在血泊中,死的不能再死了。

突然,莫少颀长的身躯轰然倒下。

“莫少~~?”方卓的心沉到了谷底。踉踉跄跄奔了过去,一把扶起了口中狂喷鲜血、内力枯竭,已陷入昏迷的莫少。

清风掠过树梢,就连沙沙作响的树叶中也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味。腐烂的树洞中,爬出了一只色彩斑斓的、仿佛蜥蜴的动物,飞速蹿向哪血肉横飞处。

方卓咬牙、强忍着内心的悲痛,小心翼翼背起莫少潜入密林中。

他何尝不知,若不是到了生死关头,莫少且会动用激发人体潜能的禁药?恨只恨自己功夫低微,若有主子一半的功夫。

今日,也不会陷入绝境。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这片桃花绽放的土地上,让人有种只身仙景的感觉。

官道百上,里天弦坐在装满粮食物品的马车里,闻着淡淡的桃花香昏昏欲睡。一夜的奔波,她实在是累极了!

齐大虎父子笑眯眯的坐在另一辆马车上。望着越来越近的桃花村,淳朴的脸颊上,露出了一抹风雨过后的浅笑。

阿弦大义,购买了半年的口粮和种子。这往后的日子哟!是越过越有盼头了。

这层层叠叠、迎风摇曳的粉色桃花哟!仿佛也染上了一层醉人的彩芒。

粮店的小二在齐叔的指引下,赶着马车穿梭在村中石头路上。微风中,纷纷扬扬的桃花瓣飘洒而下,暗香流动美不胜收。

忽然间,前面传来了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不好,出事了!”百里天弦猛地清醒过来,一跃而下,朝家的方向飞奔而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12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