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揉着她的小腹肚子疼 我上邻居小媳妇

叶凡羽回了房看着房间里空唠唠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很不舒服,又有那么一瞬间豁然开朗了。

“也许,这就是命吧。虽然说我叶凡羽也不是什么相信命运的人,可你要是别人我都可以不顾一切,可你为什么偏偏是夏钦,这会纵然我想也不可能了。”叶凡羽瘫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脑子里一片空白,嘴里这么念叨着。心里也不知道在想谁,可能会痛又也许不会。

叶凡离在房间里收拾着东西,一件一件的拿着往行李箱里塞:“这个?算了这个不带,这个要不要带?要不然也别带了吧,要不然还是带着吧。”叶凡离选了半天也不知道哪些要带那些不要带。

“你X得,为什么。这不是逼选择强迫症就范吗。这简直太狠心了吧,是什么狠人才干得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叶凡离在暴躁的边缘跃跃欲试,她离马上暴走就差那么一点点。

“有了!”叶凡离突然灵光一闪把那些东西都扔到一边索性不理了。拨通电话给搬家公司。不用想也知道她要干嘛了。

合着没几天顾南铭就找上门来接叶凡离了。叶凡羽特地推了行程在家里陪着叶凡离等着自己妹妹给人接走呢。顾南铭刚进门就看到叶凡离早已换好行装,就等着他来了。

“南铭你来了。”叶凡羽内心其实已经高兴得像小火山喷发似的了,心里乐的不可开交。可表面上还要装作我不舍这是我妹,我不想让她走的样子。真是一股子亲哥哥的做派。

“羽哥,你客气了。我来接阿离到我那去住,这你知道吧?”顾南铭笑着说。看了看叶凡离,叶凡离一脸得意洋洋的表情。看不透真的看不透。依着叶凡离古灵精怪的性子她这样子的反应肯定没什么好事。

叶凡羽接了个电话:“你们两个自己可以弄好吧,我那边有点事就先走了。”叶凡羽一副有要紧事了样子,急急忙忙走了。其实他早就想找机会开溜了,年度甩锅侠“叶凡羽”就是他本人不会有错了。坑妹妹的本事他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叶凡羽出了叶宅,这回这倘然偌大的厅堂中就只剩下了叶凡离和顾南铭二人大眼瞪小眼了。

“东西都准备好了吧?”顾南铭撇过眼,看久了眼前这小丫头倒是忍不住想去触碰她了。“那我肯定是准备好了,还用得着你问吗?”果然叶凡离一开口...就是在是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怼她。肯真是个疯丫头,顾南铭无奈的拽过叶凡离的手,这丫头可是有够自己受的了。

“好了好了快走吧,磨磨唧唧的不就和你住吗,我才不怕呢!”这会倒好了,别人都是童养媳这个可不是什么好招惹的人物。她叶凡离什么事没干过,就算是心心念念的青梅竹马又能把她怎么样,就算顾南铭再讨厌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顾南铭回来还是要死皮赖脸的娶我。就算叶凡离本身不想嫁,可也逃不掉。这都二十一世纪了竟然还有包办婚姻,叶凡离真的是气愤的不行。包办就包办了为什么一定要是这货,这货除了长得好看点,家里有势力,和自己是青梅竹马,分明一点优点都没有好吗!腹黑就算了,还招人烦,自己凭什么嫁给他。他顾南铭不就仗着老娘我喜欢你吗,平时那么讨厌我现在不还是要娶我,活该你姓顾。叶凡离心里这样絮絮叨叨一直骂着顾南铭,坐在车里就这样不动声色看着外面的景色。骂了这顾南铭一路,顾南铭还是时不时瞥了一眼边上这个小家伙,一动不动像被狼顶上的小兔子似得。你还别说挺可爱的,可他不知道的是,这个在他眼里是小兔子的家伙已经把他变着法骂了不知道上千上万回了。狡兔三窟说的就是叶凡离本人没错了。

好不容易回了顾宅,顾南铭还没开到家门前就看见一辆搬家公司的集装箱挡在家门前,他不由得看向叶凡离,没想这小家伙倒是什么也没说先下了车。

“搬家公司的对吧,帮我把东西全都搬进去吧,辛苦你们啦!”叶凡离笑的甜甜的,顾南铭看着这一车的东西不禁不寒而栗这家伙是把整个叶宅都搬来了吧。顾南铭锁了车走到叶凡离边上,抬手把手臂架在了叶凡离的肩上。这不治治他这个活宝夫人还得了?看这个架势过几天他整个顾宅不得被掀个底朝天,甚至还要被翻新一波:“我说,夫人,你这是要干嘛?我这什么都有,你这是把你的传家宝都搬来了吗?你哥知道不得把我皮都拔掉一层。”顾南铭似笑非笑,压低声音在叶凡离耳边轻声询问,到没有那种油腔滑调的样子。反倒是有些开玩笑似得。“那哪能啊,虽然本小姐巴不得等着我哥来好好暴揍你一顿,但也不至于用这种方式吧,那样你的价值岂不是,体现的更高了些?”叶凡离脸上笑嘻嘻,心里早就想揍边上这个家伙了。她轻轻地拍了一下顾南铭搭在自己肩上的大猪蹄子,顺势猛地就像给这人一个过肩摔,好让他知道别随便把手放在别人身上这个道理。顾南铭好像警觉的本能感觉到哪里不对劲立马把手收了回来,好汉不吃眼前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顾南铭悄悄把手探到身后,顺势拦过叶凡离的腰杆,我顾南铭哪能吃这亏:“可你搬这么多东西来干嘛呢?到头来可还是和我一间房,我可不是会分房睡的那种人。”顺便咬了咬叶凡离的耳根,迎着脸颊亲了一下:“不亲你两下不知道什么是耍流氓了。”然后迅速的撤离了危险区域,离叶凡离半径两米。也没管其他的便走了,这种时候跑就完事了。

叶凡离站在原地两个脸颊瞬间就红了起来,气得直想跺脚。没想到顾南铭还真是勇者,每次都敢随随便便就调戏本小姐。叶凡离在后悔刚才自己为什么傻了眼,错过了给他顾某人来个过肩摔爽一爽的大好时机。算了,既然让他跑了以后也有他好受的,叶凡离揉了揉脸。看着一集装箱的东西,所以说我搬来这些是为什么?

远处修剪花圃的徐伯倒是看得不亦乐乎:“这家里怕是要热闹好一段时间了。自打老爷和夫人走了,好久没看到少爷这般开心了。”

HL大楼里,韩子正收拾整理着叶凡羽的办公室,这女人开心的和向日葵一样,至于为什么呢。当然是她已经知道了关于苏景消失的事实了,她连这么安慰叶凡羽的说辞都想好了。能不开心吗,自己的头号敌人没了,她想着这回叶凡羽绝对只属于她了。作着这样的美梦,自然是高兴地不得了。但她不知道的是,叶凡羽手上有着苏景被带走时遗落下的戒指,就算这样也是她韩子远不可及的。

叶凡羽回到办公室,刚打开门就看见背着自己的韩子,韩子和平常一样没什么差别,穿着工作装,叶凡羽也没多看回到办公桌边拿起文件就走了。韩子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叶凡羽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里了,只留韩子一个人,和那刚准备抬起打招呼的手。越川路过只得无奈的摇摇头,权当没看见罢。叶凡羽正急着开会才没空管韩子怎么样,况且那本就是她作为秘书的责任,叶凡羽给了她工作让她能继续存活下去,给了这个女人认为他同情范围之内的帮助。叶凡羽也算是仁至义尽了,至于韩子怎么想和他叶凡羽没有半点瓜葛,至于叶凡羽为什么急着开会。如果苏景真的是夏钦,这会夏风竹又打算出国留学,如果是叶凡羽想到的那样,那么这件事问题就大了。但是百草园的时候夏风竹又有意帮叶凡羽,又不像叶凡羽所想那样,如果夏家真的打算趟这趟浑水,当时就没必要帮叶凡羽,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苏景的缘故,才不得已而为之。想的越多叶凡羽的脑子就越乱,在会议上不停地走神,导致无法认真听完别人的汇报,甚至没法给出建议,做出准确的判断。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开完了会,也不知道内容是什么,整个人有些浑浑噩噩了。

医院来头上绑着白色纱布的男人一直盯着窗外看,夏日灼灼,一切事物都随着那一股子热浪在空气中攒动。男人像是纠结着什么,亦或是没有,更多的大概是已经做好了决定吧。病房门外一个少年走进来,坐在边上把一个苹果削的干干净净,递给了眼前的男人:“哥,想好了吗?我们,就快离开了。”

男人接过苹果,盯着看了一会:“想好了,我们就安安静静的离开就好,我也不想进去掺和这事,本来就与我们无关不是吗?既然有人想从中坐收渔利我们何必去抢他的不是?”少年看着眼前这个人,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了,这才是我的哥哥啊:“那哥哥的意思是,我们只需当个听曲人便是了?”男人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咬了口苹果:“还不错。”也不知道说的是人还是苹果的口感。

似乎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呢?病房角落里的白猫突然跳到了床上,到那男人的怀里去了,用那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那人,像是好久不见得主人突然回了身似得。男人用手抚摸着猫儿,嘴里絮絮念叨着:“念儿乖,阿爸不会离开你了。”白色的猫耳像是听懂了似得,舔了舔爪子。安慰的趴在那人的怀里。

顾宅的叶凡离还在挣扎着,心里还在不停地想着如何整治顾南铭呢,娶是娶了本小姐谁知道她是不是没安什么好心,反正看着也不像什么好人。叶凡离看着对了一房间的东西,似乎没有什么东西真的有实质用处。好像清一色都是因为自己没法选出来而不得已全搬来的,现在一看,好像真的没有必要。叶凡离不知怎么的忽然想到顾南铭中午所说要同房这件事才恍然大悟。顾南铭本就没安好心!现在才发现自己中了套,我真好惨一女的。叶凡离呆坐在地上,总要想个解决之道?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08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