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惩罚到哭sp甜文 大叔霸道小甜妻阅

安夏抱着他,开始在天台来回走着,想找出离开的办法。

而正焦急间,忽然,安夏发现天台的门,最上面是有缝隙的,而那个缝隙虽然小,但小崽崽是可以过去的!

“有了!”安夏眼前一亮,站在门前,使出大力气才将小崽崽放到了肩膀上。

“乖,踩着我,翻过去。”安夏对他说道:“门那边我记得有很多废报纸什么的,你翻过去,不会受伤。”

小崽崽站在她肩膀上,低头看着她,忽然,罕见开了口。

小奶音还带着点儿慌乱:“宝宝要下去吗?宝宝要下去吗?”

安夏一怔:“你说什么?”

小崽崽见她听不懂,眉头一皱,挑重点重复道:“要下去吗?要下去吗?”

安夏思索几秒,终于听明白他的暗示,于是试探问道:“宝宝要下去吗?”

听她这么问,小崽崽琥珀色的漂亮眼睛,瞬间一亮,小短腿也试图从她肩膀上爬下来。

安夏见状,瞬间恍然。

这个小崽崽,似乎是习惯重复别人问他的话。

想通这点,安夏还是没把他放下来,而是劝道:“那空隙太小了,只有你能出去。你发烧了,要去找你的大人,让他带你看医生。”

在她的不停重复下,小崽崽眉头虽然还拧着,但终于愿意自个儿翻出去。

可没想到,快翻出去的时候,小崽崽竟然猛地又掉了下来。

安夏慌忙接他,可小崽子太沉!

接着他,仿佛在接一个实心秤砣。安夏一个不注意,脚底下踩了什么东西,猛地一滑。

紧接着,重重的摔在地。

小崽崽被她护在怀里,安全的很。可她的脚踝却是被一片碎玻璃给划的满是血。

看到血,小崽崽吓得包子脸都浮现出了巨大的惊恐。

“宝宝要爸爸吗?宝宝要爸爸呢?”他小嘴不停嚷道。

他要爸爸,他要爸爸!

安夏正眩晕,顾不上他嘴里的话。

自从四年前,她大出血失去自己的孩子起,就开始晕血……

但这会儿,她不能晕。

“崽崽,来,我们再翻一次……”她强撑着再次站起来,将小崽崽努力递到了门上。

然后,推着他猛地翻出了门。

将小崽崽送出去后,她猛地跌在地,终于撑不住,晕了过去。

再晕过去的霎那,她还在想着——

如果自己的孩子还在,也应该这么大了吧。

只是,希望他能别像这个胖崽一样,太沉了,她要是天天抱,估计胳膊都要断……

真是可惜啊。

她当年连她孩子的遗体都没看到,就被一心护着安雅的父亲还有林言,给送出了国。

他们断了她的经济,把她丢在一个偏僻小国里,让她自生自灭。

要不是她命大,早就死在外面了。

四年浮沉,她不仅顽强活了起来,还学了画画,天赋出众,被现在这家国内顶尖艺术公司看中,签约进来。

但没想到安雅也在这公司里,并且凭借家世,买通经纪人,处处针对她………

但没关系,她安夏命向来大,而只要她还活着,那她就绝不会放弃,向那些负她害她之人讨债!

而此刻。

在金色会所的贵宾会议室内,乌压压站了一堆人,而所有人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会所的保安队长哭嚎着求饶,跪在他面前,一副天塌了的表情。

曾经他以为,老婆跑了儿子还是隔壁老王的,这就已经够惨了。

没想到,比这更惨还有,那就是——

权势滔天的顶尖世家厉家,他们的独苗苗小少爷,在他们会所失踪了………

深色檀木椅上,厉薄霆俊美恍若天神的面容如覆了一层冰霜般,冷的可怕。

他修长好看的手指,紧攥着椅沿,像在压抑着滔天的怒意。

“厉总,我们都找遍了,没发现小太子爷……”

话还没说完,他胸口就被厉薄霆狠狠踹了一脚,力道大的让他瞬间就咳出一口血来。

“连个四岁的孩子都看不住,你们,都是废物么?!”

他家的宝宝,曾经也失踪过一次,而那一次的经历,至今都是他们全家所有人的噩梦……

要是这次也像那次一样,厉薄霆眯起冷眸,他一定会让在场所有人,都替宝宝陪葬!

就在所有人都吓得快站不住时,门“吧嗒”一声,忽然开了。

一个模样精致的小包子,哒哒哒的跑了进来。

看到他,保安队长瞬间激动的眼泪直飙:“小太子爷!你回来了!”

而宝宝则是看也没看他……

厉薄霆大步走过来,将胖墩墩的小包子提溜了到怀里,原本冷凝的表情划过一抹放松。

而就在这时,厉薄霆在宝宝身上闻到了一股似有若无的香气。

这香味让他觉得莫名熟悉。可又想不起来,何时闻过。

“宝宝要出去吗?宝宝要出去吗?”宝宝在厉薄霆怀里,小身子扭的厉害。

厉薄霆自然了解儿子,于是接口道:“要出去吗?”

宝宝忙点点脑袋,小手指朝着门口一指,示意他爹赶紧把他抱出去。

厉薄霆不明所以,但也一路顺着着他指的方向走。

很快,就来到了天台。

一向懒洋洋的胖崽,能让人抱着就绝不走路。可这会儿,竟然主动挣脱开了他爸爸的怀抱。

他一下地,就用力的拍打着天台的门,急的原本就因为发烧而通红的小脸,脸色更加差。

厉薄霆见状,眼底划过一抹心疼,将他的小胖手捉住:“里面有人?”

会所经理一脸懵:“这天台的门一向是没锁的,今天怎么……”

话音还没落,厉薄霆干脆利落一脚将门踹开。

而门开后,地上那大片鲜血让所有人都心里一悸。

小胖崽挣开厉苒苒的手,扑到安夏身边,小胖手沾上血,整个人都看着慌乱至极。

而也有人想要靠近安夏,可小胖崽却压根不许。

他原本奶气唧唧的小脸沉下来,浑身都紧绷着,瞅着马上就要进化成个暴躁崽了。

“厉总………”会所经理原本想把安夏送去医院,可这情况,他压根靠近不了啊。

厉薄霆这会儿正在看着天台的环境,目光掠过不远处的空地,那还有宝宝的画板,再加上这紧锁的门,他瞬间明了。

他微微蹙眉,大步走上前,将昏迷不醒的安夏打抱入怀。

而此刻,那股子让人几乎要上瘾的香气,更浓了。

胖崽瞅着他爹把人抱起来了,小脸一呆。

厉薄霆低头看他,语气淡淡:“宝宝还要爸爸抱么?”

他家小胖崽,懒,非常懒。

日常走路基本都是小胖手一张,对着他问:“宝宝要抱吗?宝宝要抱吗?”

厉薄霆有时候故意逗他,说:“宝宝不要抱。”

他都能气的琥珀瞳一瞪,当场撒泼闹事拆个家!

认真想了几秒,小胖崽张张嘴,屈服了:“宝宝不要抱。”

听到这话,厉薄霆一挑眉。

呦,真是难得。

不知过了多久。

安夏迷迷瞪瞪的睁开了眼。

而入目的便是一张俊美到不真实的脸。

她愣了下,随后惊恐了。

“我,我死了吗?”不然她怎么会看到天使!

苍天啊,她不就是划伤了脚踝吗?难不成是流血过多……

“放心,你没死。”就在她慌神时,那个俊美无铸的男人,开了口。

只是,说话的语气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冷到让人畏惧。

不过,只要是活的就好。

“这是哪儿?”她问。

厉薄霆一直在打量着她,闻言,冷淡道:“我家。”

安夏愣了下:“我怎么在你家?”

刚问完,她就忽然瞥到另一张床上的小胖崽。

而再看看厉薄霆,妈耶,这相似度简直是高到可怕了。

“这胖崽是你儿子?是他找你来救我的?”安夏傻愣愣的问道。

厉薄霆淡淡道:“嗯。”

安夏:“……”

忽然不知道该怎么跟这个惜字如金的人说话。

就在气氛陷入迷之尴尬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人。

“薄霆,我听说宝宝回来了,来看看。”

进来的女孩儿很漂亮,可安夏看着却越看越熟悉。

“你好。之前的事情我知道了。这次多谢你救了宝宝呢。我叫秦苒,以后你在S市有什么需要,可以找我。”

秦苒?

安夏听到这个名字,惊呆了。

秦苒可是现在最红的影后啊!童星出道,粉丝千万,基本上家喻户晓,就连安夏都蛮喜欢她。

而传闻里,这位影后一直都爱慕着薄氏集团总裁厉薄霆。

想到秦苒刚叫的那个名字,安夏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眼前这个俊美到不像凡人的男子,竟然是——

那个在S市秘闻里,被传是很有名的gay界扛把子?

一瞬间,安夏的脸色别提有多精彩。

尤其是想到厉薄霆在gay界各种猎奇的故事,安夏都开始同情起秦影后了。

看上谁不好,偏偏要看上这个厉总。

难道她不知道,gay跟女孩子之间,是只能做姐妹儿的么?

而厉薄霆也觉得安夏现在看他,似乎不太对劲儿。

他微微皱眉,冷冷开口打断这越发诡异的氛围。

“她需要什么,我会给。”

言下之意,就是不需要秦苒许诺什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066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