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我上邻居老太太_抽插干校花

中年女人问道:“认识怎么样?不认识怎么样?”

老板娘说:“如果你们认识,到可以给你们想想办法。”

中年女人说:“我们一起来的当然认识,这位是我的女儿,这位是我的表弟。”

老板娘说:“那就好办了,我后面有个仓库,装了一屋木板,给你们铺一张凉席,对付一宿行不行?”

中年女人一双美目向我瞅来,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有这样的机会跟两个穿丝袜的美女同居一室,那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呀。我连忙说:“好呀好呀。多少钱?”

老板娘说:“每人五元,三人十五元。”

其实像这样的旅店在当时每个铺的价位不会超过三元钱的,老板娘要这么多钱,分明是敲竹杠。中年女人正要争辩,我立刻掏出十五元钱给了老板娘,说:“好了好了,住下了。”

那间仓库很少,里面堆了一米多高的木板,上面亮着一盏昏黄的电灯。一张凉席往木板上一铺,四周几乎没有空间了。有这两个女人相伴,我到希望空间越小越好。我们往凉席上一坐,中年女人立刻掏出十元钱来还我,我拒绝了。我说:“我们本来素不相识,但是今天晚上能同居一室,这是缘分呀,再也不要提什么钱不钱的。”

中年女人显得很感动,连连点头,接着我们就相互作了自我介绍。中年女人姓刘,说是让我叫他刘嫂。那少女十八岁,叫杏儿,是刘嫂的女儿。刘嫂告诉我,她和女儿来到市里是上访的。七年前她的丈夫给大队采石头,被哑炮轰残废了,下肢不能动,成了废人。大集体的时候大队给包一人的工分,但是现在没有工分了,土地下放了,丈夫的事情就没有人管了。她找了乡里、县里,都迟迟得不到解决,所以就到市里上访了。我听了后十分同情,帮他们狠狠骂了乡里、县里的那些官僚,引起了刘嫂的共鸣。很快我们就无话不谈了,好像认识了多少年一样。在我们谈话的时候,杏儿只是静静地听,安静得像一滴水,看着她那美到极致的样子,我一次次的心猿意马。这时候杏儿将脚上的布鞋脱了下来,侧身躺下了。由于杏儿穿的是布鞋,不透气,再加上可能今天走了不少路,所以她的丝袜的底部被汗水沁透了,还有些污渍。一伸脚,散发出很浓重的脚部特有的汗酸和汗臭的气息。刘嫂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女人是汗脚,走了一天路,脚脏死了,又没法洗一洗。”

我说:“我们都这样熟悉了,又有缘分同居一室,不妨跟你说实话。我喜欢女人的脚,也喜欢女人的脚发出来的味道。这种味别人闻着是臭的,我闻着也是臭的,但是我喜欢这种臭味。闻着这种臭味,我觉得比什么都好闻。”

刘嫂听了这话“咯咯”地笑起来,说:“你这人真有意思,脚味有什么好?”

我说:“你要是不相信,我做给你看。”

刘嫂好像从我的话里听出了什么意思,脸一红问道:“怎么做?”

我一把捉住了刘嫂的两只脚,低下头就亲就舔就闻,刘嫂象征性的挣了一下,然后那对脚就乖乖的不动了。我先是轻轻的在她的脚背上抚摸着,然后手指轻掐着她的脚趾根,脚趾缝,又用拇指按住她的脚心,其余四指按住她的脚背,一下轻一下重的揉捏着,轻声说:“嫂子,跑了一天挺累的,这样好不好?”

她舒服得发出了低低的哼哼声,听我这样问,点点头说:“嗯,舒服,你媳妇真有福气,是不是经常给她这样弄?我可是第一次有人稀罕我的脚。”

给她捏了一会,我的手开始慢慢的往上移动,移动到大腿根,再沿着她的内裤的边沿轻轻的抚摸。她的呼吸颤动起来,呢喃着道:“老弟,嫂子自从你大哥伤了后,就不知道当女人什么滋味了,心里闷着一团火,你可不要给嫂子把这团火燎起来呀。”

我说:“嫂子放心,只要你愿意,我能给你撩起来,也能给你浇灭。”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04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