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都市情缘

快穿之逆袭吧狐狸精 护士老婆被医生操12p

林譞在这病房里坐了一天,中午的时候出去了一遍,还是给李薇买粥。现在李薇也只能喝点清淡的粥,大概四点钟左右时,简安安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她在宿舍熬点粥送过来,叫林譞不用出去买给她。

李薇下午睡了一觉,林譞没有任何的困意。她也想睡,可是脑袋瓜里边转来转去的各种东西让她保持着清醒。

她想出去走走,就算在医院门口转一圈也好。现在也五点过一刻了,可能待会简安安跟陈楚就会过来。她看了一下正在看电视节目的李薇,她现在看着节目解闷。

林譞欲言又止。李薇转头看了看她,皱着眉的小模样。“林譞,你是不是闷了,在这干坐这么久。”

“啊,我,我不是,只是想去外面转一下而已。”

李薇轻轻地笑了一下“那你出去透透气,可别闷坏了。”

“那我出去了?”

“嗯,快去吧。”

待林譞出去后,李薇又轻松地笑了笑。她是很久没有这样轻轻松松的开心笑过了,或许是看到林譞刚刚那个小模样太可爱,又或许是今天重新体验到被人爱的感觉。

林譞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她走出了医院门口又折回来。自己是真的想出来走走还是其他目的?可能连她自己都不清楚。

当林譞又走到大门口时,李倩刚好进来。林譞看到她慌了一下,她想装作若无其事一般,两人相对而过,可她的心让她不可能做到这样。待李倩从她身边走过后,林譞犹豫了一下一直往前走的决定。两个人相隔一小段距离后,林譞调头了。

林譞小心翼翼跟在李倩后边。第一次干这种事,林譞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得快而剧烈,甚至都怀疑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林譞看到李倩并没有上楼梯,而是进到医院大门前边的最右边再往右拐。林譞看到她进了中间的那间病房。这一列总共就五间病房,而这一列前面横着又是长长的一列,呈现T字形。

林譞就这样干站在转角处,露出个头悄悄看着。她到底要不要过去看看。

假装过去看望病人?反正她们也不认识我。林譞这样想着,踏出一只脚后,身体还没出去,脚又缩了回来。

可是不去看看心里乱如麻的。看了如果看到不想看到的心就更加难受。“到底要怎么办?”林譞小声嘀咕了一下。

“小倩啊,我等会就要回家了,你这样跑一遍怕耽误你工作了。”

“叔叔,不耽误。”

宋妈妈坐在一边削苹果,宋锡跟李倩聊得开心,不是当自己女儿就是当做未来儿媳看待。

宋妈妈把苹果分开两半,给宋锡与李倩一人一半。“来小倩,吃点苹果。”

“好,谢谢阿姨。”

“不用客气。”

宋锡转过头来看着老婆道:“小城什么时候过来?”

“可能要再等会,他刚才打电话说开完会就过来。”

林譞踏出了脚步,越靠近宋锡住的这间病房,林譞的心跳得越快,她的整个人仿佛都处于亢奋的状态。

“小倩,你跟你宋叔叔聊会,我收拾下东西,把垃圾倒了。”

李倩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阿姨,我帮你吧。”

宋妈妈用手向下挥了两下,示意她坐下“我自己来就好了,陪你叔叔聊会,给他解解闷。”

李倩只好拘谨地坐下,继续跟宋锡有的没的聊着。

林譞假装从这间病房走过,经过时放慢了脚步,她从门框上面的玻璃看了进去。李倩坐在床边下面的凳子上,病床坐着的那个男人。

林譞感觉自己都快要窒息了,他跟宋城是那么的相似。林譞调过头来往回再走一次。这次刚到那间病房门口时,宋妈妈打开了门,林譞被吓得捂住了心口,在原地跳了一下,她不知道现在是往前走还是往后走去横排病房那边去。

宋妈妈看着这个小姑娘在自己面前咋呼了一下,是不是自己开门吓到了路过的人。林譞与她对视了几秒钟,宋妈妈冲她笑了一下,像是给予林譞安抚。

林譞自己知道她的脸又是通红的一片,她感觉身上有一股热浪。“我,我是,我是路过的。”她磕磕绊绊挤出这几个字。

“我知道”宋妈妈现在是被她给逗笑了,这个小姑娘倒是挺可爱的,林譞的这个样子被人看到的话,以为是宋妈妈欺负了她。

林譞现在是紧张的呀,病房里边那个人跟宋城那么像,该不会是宋城的父亲,那么眼前这个阿姨很可能就是他的妈妈。“对,对不起。”

林譞跟她道歉后向横排病房的方向去了,她加快了脚步,快点离开这个可能是宋城妈妈的人的视线。

“文榕,怎么了?”宋锡与李倩听到外面的声响,看到宋妈妈站在门外跟一个女孩子在说着什么话,因为宋妈妈站在门的正中央,门又被关了,里面的人看不清林譞的脸。

“没什么。”宋妈妈姓文,单字榕。

林譞向横排右边拐一下,在转角处停了下来,拍着胸口,被吓得惊魂未定。

宋城开完晚会后就叫助理停了晚上的工作,去接父亲出院。等下老头子出院,再怎么忙,今晚也要陪他在家吃一顿饭。

今天是宋城这段时间里唯一一次天还亮着就从公司下班回去。每天不是待在公司到深夜就是在酒店喝到夜深。

宋城把车停在了医院停车场,他看到了李倩的车也停在那。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对于李倩的所作所为,他并不是不知道。又或者说很久之前他就已经知道。

两家父亲是多年好友,住的地方又相隔不远。他与李倩两个人也是一起长大的友谊,跟冯子恺差不多。李倩从小就喜欢跟在他与冯子恺的后面,其实大家都知道,她是喜欢粘着宋城。

在Ta们儿时不懂事的时候,大人们都喜欢开他与李倩的玩笑,说等Ta们长大了,让李倩做宋城的媳妇。

虽然在Ta们都懂事后这种玩笑没有了,可看着李倩这样喜欢跟着宋城,心里可是在暗笑。

先前李倩没有做得太明显,对宋城所做的行为还是很含蓄的,宋城明里暗里拒绝过很多次,可李倩就当作不知道,宋城也是没办法,再怎么说大家也算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伤了情面大家都不好。况且还有两家的长辈在,要是小辈闹得不好,也会伤了两家的和气。

可自从宋锡住院后,李倩隔三差五就过来一趟,不是熬汤就是送饭。做得比他这个亲生儿子还要过。让人觉得她是替他尽孝,可这样不就越线了吗?让长辈觉得Ta门两个有怎样不纯洁的友谊。

宋城除了提醒一下李倩外什么都不能做,奈何李倩装聋,假装什么都没听见,自家老子又这样护着她。

林譞平复了心情后,想要离开回去李薇的病房。可当她踏出一步露出半个头后立刻缩了回来。

她看见了宋城走过来。

林譞就这样趴在转角那里偷偷地看着他。

他的头发剪断了,干净利索了不少,穿着一套卡其色的西装。可相比于在小城那里,他的脸看上去憔悴了一些。在小城给人的年轻阳光似乎被成熟老成替换掉了。但他帅气依旧。

他现在比之前像是更有味道了一些。成熟女人讲究女人味,而像他这样的成熟男人呢,是更有男人味。

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林譞都是那么的爱他。他现在这个样子更加的吸引她。可是想想,不止是她,还有更多其他喜欢他的人被吸引。

林譞看着他进了刚才那间病房。她感觉自己整个身体冷了下来。

李倩看到宋城进来后,脸上没有表现什么出来,可她知道自己的心里是多么的兴奋。她知道宋城这段时间忙得不可开交,她见到他的机会几乎没有。所以他几乎天天来宋锡这里,期待能见他一面。可就遇见了一次,还是在四天之前,当她进来坐下不久他就说公司有事处理就走了。

但是今天早上她过来时,宋阿姨说宋叔叔大概今天就能出院。她来之前可是打过电话给宋锡的,问他什么时候回家,她掐准了时间再过来。

她不信宋锡出院宋城都不过来。此时此刻见到他,李倩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宋城这段时间变了不少。比以前多了一份冷漠坚韧,更加的成熟。

她一直深爱着的这个人,她在他的面前显得是那么的柔弱。她就是需要这样一个能镇得住她的人。在他的面前,她甘愿成为他的小女人。

宋城进来当作没见到李倩在场,也没有跟她打招呼,眼神都没有给她一个。

可这在李倩眼里,宋城这样做是说明自己在他眼里不是外人,大家熟根熟底,就当作自家人一般。

宋城进来问母亲道:“都准备好了吗?”他没有问宋锡,既然老头跟李倩聊天那么开心,对他就黑着个脸,仿佛他是别人家的儿子。那就让他跟李倩继续开心做父女,不想理会他。

“都准备好了,就等你过来。”

“嗯。”

林譞看到宋城与Ta们一起出来,他手里拿着一小袋行李。两个长辈走在一起,阿姨扶着那个叔叔,而那个女人乖巧地走在宋城的身边。林譞就这样怔怔地看着这一行人。这样其乐融融的场面刺痛了她的双眼,滚烫的眼泪从脸上滑了下来,掉在了地上,绽开了水花。

林譞擦干了眼泪,可她的心情再不能平复下来。

在这医院里,产科里的欢声笑语,手术台上的生死搏斗,来自全国各地的人行色匆匆,似乎每个人的心里都被大石头给压着,透不过气来。这里是虚弱的人需要爱的集中地,同时也是见证死神最无情的一个地方。

希望与失望无时无刻不同时存在,无尽头地循环着。

林譞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在这个地方游走了,她拖着她的躯体行走在这个既是天堂又是地狱的地方。谁能够告诉我该怎么做?

爱一个人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是相守一生还是说:我爱你但与你何干?

“林譞,林譞......”简安安看着垂头丧气的林譞,她刚进大门时就看见了她。简安安心里疑惑:难道是我喊得不够大声吗?她加大了声音喊了几声也不见她回应。简安安也不敢再喊她,等下周围的人都看着她了。简安安小跑了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林譞,你耳朵聋啦?叫那么大声都听不见。”

林譞见到拿着保温瓶的简安安,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一般,抱住她狠狠地哭了起来“安安,呜呜呜……”

简安安的内心是崩溃的,这是搞哪一出,她就这样被林譞给熊抱着。周围的人都看了过来。

在这个地方放声大哭,其实看的人更多是从内心里给予一份同情,肯定是以为这小姑娘又或许是她的家人遭受了什么重病,内心里承受不住压力了。

简安安听到周围有人叹息,甚至有人过来跟她们说:“孩子别哭了,放宽心。”

简安安才是哭笑不得的那个人,话说李薇不就是闹个胃炎吗,这不是明后天就能回去了吗?至于哭得那么伤心吗?

简安安抬起右手,缓缓地拍着她的后背“乖,别哭,李薇她挂两天糖水就可以收拾铺盖回去了,回去我保证不跟她吵,你就别哭了,啊。再说周围的人还在看着,让别人以为咱们遇上了什么不治之病就不好了。”

林譞从简安安的身上慢慢地挪开,悄悄地看了一下,好像真的是好多人看着她哭,这下怪不好意思的了。她拉起简安安的手往李薇的病房方向跑,到了走廊里停了下来。

“安安,你有没有镜子。”

“有,化妆镜,在包里,我给你找。”

简安安从包里给林譞翻出来递给她,林譞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哭得红红的,脸上还有明显的泪痕。“安安,你说怎么办,等下让她们看到我这个样子怪不好意思的。”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这谁还没哭过?你来到这世上的时候还不是哭着的。再说了,你这是为李薇哭得这么伤心,她肯定是感动的呀。搞得我都想往里边一躺,让你为我哭下。”

林譞心里想着:我可不是为这个哭。但林譞不能跟她讲她是为了什么哭。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她与宋城的事可不好。毕竟她干了不好的事情,插足了别人的感情,这种事让人怎么启齿。

“不行,不能让别人看见。”林譞苦恼了,噘着嘴。简安安想了想“要不我跟你上个淡妆,你脸上平时也不上妆的。”

简安安从包里拿出了小盒化妆品,在走廊里给林譞化起了妆。“啧啧,你这皮肤是真的好啊,化了跟没化差不多,不像我,暑假大夏天的跟着那个老头天天去墓地上晒,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从非洲游了一圈回来呢。”

林譞的心思没在简安安的抱怨上,听到她说化了跟没化一个样时有些急了“我化了妆后没区别的吗?那岂不是化了其他人也能看得出来。”

“哎呀,你别乱动,你是不是傻啊,我这是赞美,赞美啊,你懂不懂的?夸你皮肤好呢,相信我的化妆技术。”

简安安给她上了一层淡淡的口红,再从包里翻瓶眼药水出来,按住了林譞的头给她来了两滴。“你照下镜子,看看是不是不像哭过的样子。”

林譞看着镜中的自己,简安安还给她的眉毛也稍微整了一下,脸上的淡妆配上淡淡的口红,还别说,这张清纯的脸有了那么几分女人味。

“你不许跟别人说我哭过啊。”

“知道了,婆婆妈妈的,脸皮这么薄的呢,我们走吧。”

陈楚比简安安快十分钟左右到了医院,她是从肿瘤医院过来这边。而简安安从宿舍过来给李薇送粥。

陈楚通过导师的关系,找了那家医院在这方面的专家刘主任。

简安安与林譞过来时,陈楚与李薇正商量着话。简安安拉住了林譞,放慢了脚步。简安安听到了陈楚说什么尽快安排手术。

等她们两个停下来偷听时里边的谈话声也结束了。简安安推开了门走了进来。

陈楚先前问李薇要她妈妈的病例时,李薇叫母亲把她看病的全部资料用手机拍了发过来。陈楚把那些资料打印了送给刘主任看过后,此时就这样一沓放在李薇床头桌子上。

陈楚与李薇两个人被简安安吓到了,这人走路怎么没点声音,简安安进来后,身后的林譞也跟着进来了。

陈楚轻微地皱了下眉头:这小丫头怎么还化了妆,平时都不捣鼓这些的。看到她的眼睛,还是会发现哭过的痕迹,早上就发下她有些不对劲。

陈楚也不理会她,现在首要的事是先处理李薇妈妈的病。

简安安拿起了桌上的资料“谁的?”她是有些慌了,难道刚才林譞哭得这么狠是因为这个?

“我妈妈的。”李薇也不瞒她们了,经过这件事,她知道宿舍的这几个人都是可爱的人儿。虽然大家性格各异,但内心深处都是那么的善良。

“啊?你咋就不跟我们说呢?这么大的事情。”现在她算是知道了李薇做这样的工作是为了什么,之前她还这样为难她。现在看来她简安安是干了些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李薇,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这,这个。”简安安手里拿着这沓资料,一会看看李薇,一会又看看它。

李薇知道她想讲什么“安安,你没有对不起我,我还没有感谢你在我需要的时候这样帮助我。”

简安安被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你们在说什么。”

简安安差点就跟林譞说,在说你先前哭的那个。幸好话在嘴边没说出来,她可是答应过林譞的。

简安安把资料递给林譞。

“那你们是怎样打算的?”简安安问沉默不语的陈楚,这家伙知道了也不跟她们说,她又看了看在看资料的林譞,好在自己不是唯一被瞒的。

“已经联系好了医院,打算周末接阿姨出来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医生再做安排。”

几个不同家庭,不同性格的人,此时相聚一堂,只为帮助与她们同住一个宿舍的人。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8036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