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被两个老外搞的感觉_把老婆送给行

徐铭泽与老林用完了饭,正腆着肚子剔着牙悠悠然的走出来,便看见李清着急的一名下属急匆匆的跑过来。

“怎么了?这么慌慌张张?”老林问道。

“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忙着来向你们禀报一下。”

“哦?什么坏消息?”徐铭泽倒是对这个好消息一点不在意,让这个人慌慌张张的只有可能是坏消息。

那人忙说道:“坏消息是李清大人带着你们给的钥匙去到大牢里提押凤华的时候发现凤华老板已经被转移了地方,扑了个空。”

老林皱了眉头看着徐铭泽在一边沉默不语。

“你不会不准备救她吧?”

徐铭泽心想,现在这样的关节,如果贸然去救她,可能正中王凯的下怀,成本太高了,确实不是个好主意,可既然老林这样问了,倒也不好明说,便问那人道:“你知道她被转移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那人摇头,“李清大人已经派人去查了,我来的时候还不知道。”

“哦,这样啊,那你接着去忙吧。”

那人想了想李清的话,还是决定把好消息也说一下,便又说道,“好消息是李红酥和鸳儿姑娘带人把弯月酒楼给端了。”

徐铭泽“哦”了一声,表示知道。

那人见两人也没露出多大的兴趣,不免觉得无趣,但也不再提这其中的曲折过程,“那我先下去了。”

“你准备怎么做?”老林眼见着那人走远后,周围又没有其他闲杂之人,便问向徐铭泽。

“我又不知道她在哪里,我能做什么,何况现在掌管一切大局的都是李清啊。”

“那你就什么都不准备做了?”老林不依不饶。

“王凯现在也只是在做最后的挣扎,我们也不能逼太急是不是,不然狗急了还能跳墙。”他避重就轻的说道“我发现你怎么突然对她的事情这么上心啊,莫不是……嗯哼?”

老林知道他意有所指,瞪了他一眼,“人家毕竟是为了不拖我们后腿,帮我们引诱了那些贼人我们才能顺利带走白宏远。”他根本不想就其他的废话做什么答复,挥了挥手,扭头就走了,“我去看看小语他们。”

徐铭泽看着老林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

……

小航把头放在在比他矮不了多少的八仙桌上,张嘴吐着口水泡泡,无力的瘫坐着。小语端坐在他左手边的长凳上,安静的看着徐铭泽之前买的书,不时抬头看一眼小航,又瞥了一眼不远处端正的扎着马步的丁沐川,笑着摇摇头,又翻过了一页去。

“砰!”只听得小航猛的一拍桌子,吓的坐在窗边矮凳上做着针线活的丁艾一哆嗦,扎到了手指,忙放下了手上的线,用嘴噙着手指头止血,抬眼疑惑地望向小航。“我受不了了!”小航大吼一声,“你们就不觉得无趣吗?从前日里爹爹跟徐伯父出去之后我们就一直闷在客栈里,连平日里的吃食都是由小二送上来的,就没出过这门,又没有玩的又没有吃的,实在是无趣得紧!”说着撅起了小嘴,看着小语道:“我们出去玩吧。”

小语放下了手中的书,看着小航好笑地说道:“你忘记爹爹说的话了,爹爹不在,我们哪里也不能去。何况我也并不觉得无趣啊,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

“噢,完了!”小航捂住自己的脸,“你也变成桃花村廖夫子那样的书呆子了。”小语笑着没有再说下去。

小航只得换个目标,转过头去眼里闪着光芒,看向一动不动的丁沐川,努力的挤出一丝虚伪的笑容,“沐川,哥哥?我们出去买点吃的怎么样?”嗲声嗲气的似乎是有些傲娇的在撒着娇。

丁沐川收了马步,抓了抓脑袋,面露两难之色,似是有些动摇,却听见身后的小语咳了两声,然后丁沐川有些可怜的看着小航,坚决的拒绝道:“老爷不在,我听小姐的。”便又练起了基本功。

小航脸上的表情一僵,脸上的笑容立马垮了下来,哭丧着脸又转身看着小语委屈的说道,“你干嘛啊,你自己不去,还拦着别人也不许去,真可恶!”

小语装作听不懂的样子,笑着说道“我们叫些好吃的怎么样?脆皮鸡?八珍果盘?”

小航又怏怏的趴在桌子上,生气的别过脸去。

丁艾见状,收好了针线,起身说道:“小姐说得对呢,小少爷,外面这两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天天来来往往好些军官老爷,光是我们客栈都来查了好几次呢,说不定就跟老爷他们有关!我连窗子都不敢开,我们还是不要出去了好!你想吃些什么,婆婆我去下面叫小二做去。”

小航倒是知道丁艾说的不是假话,本来他们开了三间房,爹爹和徐叔父出去之后,那些军官来查的时候废了好些口舌解释,怎么一个老人家带了三个小孩子住了三间房,小语索性做了主,就要了间一进一厅的客房,每日和衣而眠,就怕爹爹突然回来要离开。

小航想通了之后也不再闹脾气了,脑海里想了一些好吃的,吞了吞口水,坐直了看着小语认真地说道:“我要两只脆皮鸡的鸡腿!”

“好!”小语笑着答应了,嘱咐了丁艾下楼去叫些好吃的,想了想这么会时间倒也不适合再看书的新章了,便用一块老林削的木质书签做了记,仔细地放在了一处木案上,然后从自己的行囊里拿出一根长绳首尾相接打了结,“我们来翻花绳好不好?”小航手舞足蹈的跳下长凳,忙接过绳子。

丁沐川站在角落看着不远处的姐弟两人,眼里不由得露出一丝复杂的神色,这玩意还是他很小的时候玩过,会很多种花样,只是这些年居然再也没有机会去过一把瘾。

小语看到了丁沐川眼里的一丝怀念与黯然,“沐川哥哥你也过来一起吧?”

“啊?”丁沐川恍惚了下,这些年的艰辛,他早已把自己当成一个大人,哪能再去碰触这些小孩子的玩具。“不用了不用了,你们玩就好。”反应过来却是连连摆手。

小语便不再言语,又从小航手上接过花绳。小航正在给小语翻一个复杂的花样,听的丁沐川如此说来,眉毛一挑,想起了练武时候爹爹说自己不如丁沐川的话,遂愉快的抬起头来灿烂的笑道,“沐川哥哥怕是不会玩?没关系啊,小航教你啊!”

“不是的呀,我还要练武!”丁沐川小时候是孩子王,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不会!

小航自以为终于在一件事情上能赶超丁沐川一头叫的越发起劲了,丁沐川无奈过后,心里竟有些跃跃欲试,便也不顾许多,几步上前与小航小语一起玩了起来。

只听得小航不时传来的惊诧声:“诶?这是什么翻法?你不是不会玩吗?!”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924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