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现代架空

爸爸干女儿要_你们跟老外做过吗

曹曲跟夏杏妃欢爱的时候,夏杏妃问曹曲:“曹大人,你可喜欢我的身体?”

曹曲眯着眼睛很享受的说道:“喜欢,太喜欢了!”

夏杏妃低头在曹曲的耳边抚媚的说道:“那曹大人,可否愿意赎我?”

曹曲狂点头:“愿意,我当然愿意!”

曹曲拿出一大堆银票,道:“这是我全部的银票了,都给你……”

“那,你去跟妈妈说,说您愿意赎我!”

“好!”

曹曲起来,醉醺醺的走出房间,大喊道:“老鸨!我要赎夏杏妃,我要她做我的妾!”

“哎哟,曹大人,要赎我们夏姑娘可是要花很多钱的……”

曹曲把银票给老鸨:“这些够么?不够,我在去我家里拿,我虽然革职查办了,但我还是有钱的,不会连赎人的钱都给不起!”

老鸨见到银票就睁大眼睛:“够了够了!这些都够了!”

曹曲把银票给老鸨,老鸨忙拿着银票数,曹曲回了房间,然后上床搂住夏杏妃:“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哈哈哈哈哈哈!”

夏杏妃笑了:“曹大人真是爽快人!杏妃很喜欢你。”

曹曲也笑道:“那我们继续!”

天州衙门,穆柯看到范星儿如此不开心就道:“星儿,你还在想白少泽么?”

范星儿道:“我不想他了,他如此对我,我又怎会再想他?”

穆柯叹了一口气道:“我怎么也想不到,白少泽,竟是这种人!我怎么也想不到,你竟然是个女人!”

范星儿心痛的说:“我一心一意对他,可他竟如此对我!从始自终,都是我自己一个人自作多情!”

穆柯道:“好了,既然你已离开他,就不要再想了,他这种人,不值得你这样。”穆柯说完突然牵起范星儿的手道:“星儿,如今你已离开他,可否愿意跟我……”

范星儿道:“穆柯!我现在还不想开始另外一段感情,我,我……”

“我知道,但我会等你,我愿意等你!”

“穆柯……”范星儿还想说什么,就有衙役禀报:“大人,有人击鼓鸣冤!”

穆柯松手道:“升堂!”

“威武……”

“堂下何人击鼓?”

击鼓鸣冤的是一位寡妇,她披着麻戴着孝,然后一上公堂就跪下道:“大人,请为民女做主啊!”

穆柯问道:“这位姑娘有何冤情?”

寡妇道:“回大人,民女叫凌灵,我前几日,刚嫁给我的丈夫洪峰,洪峰因为钱的事便杀死了我的娘亲,洪峰又因为赌博欠钱不还被赌馆的老板给私自杀死,今日赌馆的老板又逼民女嫁给他,可民女已为人妇,就算,我丈夫死了,我也不会嫁给其他人!”

“凌灵,你的丈夫,死了几天了?”

凌灵道:“五天了。”

“五天?”穆柯道:“既然赌馆老板杀了你丈夫,丈夫又杀了你娘,为何今日才报官?”

凌灵道:“民女不敢报官啊!民女若是报官,他们就威胁我要我死!”

“那今日,又为何来报官?”

“因为民女实在无法忍受了,就算死,也要前来报官!请大人,为民女做主!他杀死了我丈夫,又天天逼我嫁给他,我真的无法忍受了!”

穆柯拍了一下惊木堂道:“你丈夫虽死有余辜,但,赌馆老板也不得私自动手杀人!

“元清!”

“在!”

“叫上几个人,随我去一趟赌馆!”

“是!”

元清在公堂上点了几个人后,穆柯就对范星儿道:“星儿,你在这里等我回来。”

“穆柯,我随你去。”

“你随我去?可是,你不会判案,如果你随我去,恐怕不妥……”

范星儿道:“我虽然不会判案,但我可以保护你啊!”

穆柯犹豫了会儿:“那随我一起去吧!”

凌灵把他们带到赌馆,赌馆的老板一见到官府的人来了,就慌张的上前迎接:“哟,是什么风把穆大人给请来了,霍某真是有失远迎啊!”

“霍凉!别跟我西皮笑脸的,你杀人还强抢民女,该当何罪?!”

叫霍凉的就是赌馆的老板,霍凉一听穆柯的话就道:“大人,小的冤枉啊!”

“冤枉?那你的意思就是说,凌灵冤枉你了?”

霍凉看向凌灵然后对穆柯道:“她就是在冤枉我!大人!她丈夫不是我杀死的!她就是个贱人!看到哪个男人就往身上靠,她如今装作一副善人面孔就是想欺骗你谋害我!大人,千万别听信她的谗言啊!”

穆柯霸气的说道:“冤不冤枉不是你说了算的,凌灵,你丈夫葬在何处?”

凌灵道:“葬在天州的一片小树林里,大人,你问我这个是要做什么?”

穆柯道:“本官要开棺验尸!就算,那个人死有余辜,但是,私自杀人也是犯法!本官不会冤枉好人,但也绝不会放过触犯法律的坏人!”

霍凉一听说要开棺验尸,就浑身发抖,他转移话题道:“哎,大人,你来了这么久也没喝过水,我这就叫下人给你倒一杯茶!我这里有上好的龙井,大人要不要尝一下?”

穆柯拒绝道:“不必了!本官现在要忙着去验尸,元清,把霍凉押起来带走!凌灵,你带路,带我去你丈夫下葬的地方!”

凌灵说道:“是!大人请随我来。”

凌灵把穆柯一干人等带到她丈夫下葬的地方,穆柯叫人把棺材挖出来,然后把棺材打开来,然后叫仵作验尸。

仵作检查了下尸体,然后又把霍凉的手看了一下问道:“你这戒指,还蛮好看的。”

“什么意思?”

仵作道:“大人,凌姑娘没有冤枉霍凉,凌姑娘的丈夫,确实是霍凉杀的!”

霍凉惊道:“你别乱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她丈夫是我杀的?”

仵作道:“就凭你手上的戒指!”

“哼,戒指算什么证据?”

“戒指当然算证据!大人,你过来看。”

仵作让穆柯凑近尸体,仵作把洪峰怎么死的告诉了穆柯和在场的人,霍凉吓得当场尿裤子,仵作看了之后笑道:“如果我说的这些都是冤枉你,那么,你抖什么,又干嘛又尿裤子呢?!”

“我,我,我跟你们拼了!”

霍凉挣脱掉押着他的人,从口袋里拿出刀,想刺向穆柯,范星儿看到后想保护穆柯挡在他面前,可是穆柯却把她推开,于是刀就这样刺中穆柯的身体!

“快,快把霍凉抓起来!”范星儿大叫,跟着穆柯的衙役连忙把霍凉抓了起来,范星儿气愤的对霍凉拳打脚踢!嘴里还骂着脏话!

“星儿,别打了,再打他就要死了!”

范星儿停止打架,然后背起穆柯,往他的府邸冲去!

“林大夫林大夫!”

那个叫林大夫的听到声音后就出来,他看到穆柯受伤了道:“大人怎么了?”

“他被犯人刺伤了,林大夫,赶快给他疗伤!”

“把他放到里屋吧!”

穆柯的大夫给他治好了伤,就很娘很心疼的说道:“不要再让穆大人受伤了!你看他的身体,到处都是疤,我看了都心疼!”

穆柯的大夫叫林远,林远原先是曹曲的大夫,林远的样貌眉清目秀的像个女人,范星儿看着他在心里不爽的想道:这话说的,就是在怪我咯?明明是那个犯人伤他的怎么怪起我来了?

穆柯第二天醒来,看到范星儿趴在他的床上就想摸她的头,林远在不远处看到了就走过来小声说:“穆大人,你醒了?”

穆柯嘘了一下,说道:“帮我拿一下毯子,然后再帮她盖上。”

林远不情愿的去拿毯子给范星儿盖上,可是刚盖上没多久,范星儿就醒来了,穆柯问:“你醒了?”

范星儿担心的问道:“你的伤,痛不痛?”

穆柯摇了摇头:“这点痛不算什么,星儿,你可是在担心我?”

“担心!你是我的朋友我当然担心!”

穆柯心里难受了,他摸了一下范星儿的头发:“到现在,你还把我当作朋友吗?”

“穆柯,可以给我一点时间吗?我现在脑子很乱,我……”

“我不逼你,你什么时候愿意跟我,就跟我说,我会永远等着你,哪怕死,我下辈子也会找到你并且专一的等着你……”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你才不会死,不要乱说话!”

穆柯一脸宠溺的说道:“好,我不乱说话。”

林远看着他们两个如此亲密,心里就妒忌,他清了清嗓子道:“范星儿既然醒来了,就赶快洗漱吃饭去吧,这里我来照顾就好。”

范星儿道:“好,那我先去洗漱吃饭了。”

穆柯道:“去吧。”

范星儿走了,林远心里就舒畅了许多……他问道:“穆大人,现在要吃药吗?”

“等会吃吧!我在睡一会儿,你先下去吧!”

林远撅一下嘴,然后帮穆柯盖好被子,退下了。

林远来到吃饭的地方,他看到范星儿正在吃饭,就道:“你和穆柯认识多久了?”

“好久了吧!怎么了?”

林远摇头:“就问一下。”

范星儿狐疑的看向林远:“你为什么不继续跟着曹大人啊!”

林远回答:“曹曲这个人比较坏,我不喜欢他。”

“原来如此!”

文章内容不代表美好生活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dlelife.org/show/7874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